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皇帝的练成:伪哥高力士的幸福生活

(2017-03-20 19:42:17)
标签:

历史

二皇帝的练成:伪哥高力士的幸福生活

这一篇,我们来扒扒唐朝大大有名的“二皇帝”式宦官高力士的“幸福生活”。


高力士本身就是一个娶妻很高调张扬的人。话说高力士娶瀛州吕玄晤的誉为国花的女儿为妻(据说少时他们曾认识),立马提拔岳父当四品少卿,相当于副部级或部长助理的中央大官,够张扬了吧?而吕家子弟也都成了诸王傅,可以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嫁个“没把的”伪哥权宦也算是有所补偿了,和开采到金矿差不多吧。估计高力士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想嫁他的人还不少呢,他也不可能有求必应,就比如现在的亿万富翁招老婆还要排队考试呢,有钱当然能使鬼推磨。

 

所以,吕氏(高力士岳母)去世,朝野上下的政治公关又开始了,这次又克隆了老高老妈去世时的悲痛场面,大小官员都争先恐后前去吊唁致祭,当然也不会忘了大包小包地去,总之从他家门口一直到墓地,简直就是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像赶集一样热闹,堪比王侯将相级别的葬礼。即使如此铺张浪费高调腐败,已经腐败惯了的李隆基也当然不会责怪,小巫见大巫也,没什么好说的。


据历史牛书《资治通鉴》报道,从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的时候,李隆基就十分宠信宦官,往往让他们当三品中将,府门前也是旌旗猎猎、仪仗森严,只要他们奉命出使经过各州,那些沿途地方官吏都得侍候大爷一样奉承侍候他们,生怕有了怠慢被他们在皇帝面前阴参一本,到时就够喝一壶的,所以官员们给宦官的贿赂也特别大方,不少于一千缗啊,每次宦官下去视察,相当于是大发横财,肥差也,收钱收到手软,故此京城的豪华堂馆以及郊区的美墅,三分之一以上都挂上了宦官的户头,简直就是房地产爆发户。高力士、杨思勖当然是他们之中的佼佼者,一文一武,最得宠幸,你想想谁家有女儿不挤爆头去攀上这种“金矿”男?基本上嫁进了权宦之家,也相当于跌落了金缸,不是一张长期饭票那么简单也,富可敌国啊。


总之,高力士受到皇帝的宠幸那是前所未有的,从此唐朝宦官的权力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李隆基信任高力士可以达到除皇帝之位一切交办的地步,也可以说高力士是当时的“影子皇帝”,反正高力士几乎每天都在皇宫里帮皇帝看各地奏章,代行皇帝职权,而且小一点的事情由老高帮皇帝代办了,也就是说高力士当时是二皇帝,职权比所有内侍外臣都大,李隆基还十分得意地表扬老高:“高力士当值,我睡觉最安心最香甜。”换句话说,高力士可以是皇帝的“工作替身”也,当然是权势滔天,很多将军大臣都以和高力士做把兄弟为荣,唉,做太监如此威风,夫复何求?


反正,即使是唐朝如雷贯耳的政治人物如李林甫、杨国忠、安禄山甚至于高仙芝都曾出于其门下,是因为极力巴结老高才爬上将相高位的,由此可以一窥高力士“代理皇帝”角色的威风八面。


当然,以“一分为二”的辩证法来看问题,我们也不能把唐朝著名宦官高力士太过漫画化和妖魔化,其实高力士也不算是一个坏得流脓的家伙,尽管有时生活腐化,还强取豪夺,富甲王侯。据说他曾借修佛寺铸钟,大宴公卿,规定击钟一次须纳礼钱十万,简直就和抢劫无异。他虽然讲排场腐败了点,却是真真切切做过很多有道义的事。比如他做事谨慎,能劝谏皇帝,甚至于能不与李林甫等误国奸佞同流合污,也曾让皇帝提防安禄山谋反,最终还能对李隆基忠心耿耿没有二心,最后还成了皇帝唯一陪葬人,这无疑都是他这个据说是历史上第一位公开娶妻的宦官的人性闪光点,有人还据此说他是“千古贤宦”,可能是有点溢美之词,不过他虽然不能和造纸的蔡伦以及下西洋的郑和比美,但他的历史功过还是能“七三开”吧,七分是功三分是过,你意下如何?


高力士原本也是一个官宦世家子弟,隋朝大将曾孙,因株连罪被抄家,后成了小阉儿,曾“二进宫”,初被武女皇赏识,因小事被逐出,中人高延福收为养子,一年多后,武女皇又召力士入宫侍奉左右。据说高力士考古身高175(不是二等残废也),家学渊博,能文能武,有着非凡的政治眼光和处理政事的决断能力,史曰:“善于骑射,一发而中,三军心服”,所以李隆基给他二皇帝的权力也是有理由的,因为他确实有政治才能,他曾参与了李隆基前期的两次重要的政治斗争,在拥立李隆基为太子和皇帝的两次宫廷政变中,他都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李隆基一边,并积极出谋划策,颇有大将之风,所以深得李隆基的信任和宠爱,从此不离左右,和皇帝称兄道弟、情同手足,引为核心决策层人员,直至李隆基驾崩而为之呕血殉死,人品爆发也。


从这些历史资料,我们就知道高力士还算是一个比较有骨气的正直之人,绝非戏剧脸谱化了的小丑形像,尽管没有他的墓碑碑文那么的赞赏有加,人格高大完美,不过还算是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人,有时还会有一些令人惊喜的政治动作,连开元贤相张说、张九龄都十分尊重他。


比如他曾极力反对武惠妃和李林甫立倒霉李瑁做太子,而是拥护李亨;又比如奸相李林甫虽然走过他的后门,不过后来他见到李隆基被李林甫蒙蔽耍得团团转,他还是能“顺而不谀,谏而不犯”。当李隆基征询他对权势滔天的李林甫的观感时,他不仅不阿谀奉承,还能坦诚直率地指出了李林甫的奸佞。


朕自住关内向欲十年,俗阜人安,中外无事,高止黄屋,吐故纳新,军国之谋,委以林甫,卿谓如何?李隆基曾这样问老高。


军国之柄,未可假人,威权之声,振于中外,得失之议,谁敢兴言?伏惟陛下图之。老高爽直地回答皇帝。


高力士居然没有对隆基“劳苦功高”的族叔李林甫加以恭维,还提醒皇帝说权柄不要轻易授人,不然的话被其利用权力兴风作浪,国家堪忧也。玄宗听后立马感到十分不快,你这不是变相骂我老糊涂吗?你是在批评皇帝托所非人也。


皇帝不高兴,后果很严重。善于变通的老高也立马做了自我批评,说昨天黄豆吃多了专说屁话,皇上不要和臣计较什么的,你就当我胡说八道就行,李隆基一听到老友如此一说,于是又亲热地拍着他的肩膀说,俺们是休戚与共的同一战壕战友,没事。来,喝酒,于是又当没事发生过一样,这也就是老高的所谓“谏而不犯”吧?


原本,这事应该也是老高没错的,当时李隆基早就被胜利冲昏头脑,面对盛唐的大好形势不思进取,逐渐沉迷酒色娱乐,荒废朝政,作为皇帝的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又不能太过放肆直接强硬干预皇帝的生活,那样相当于自己申请上断头台,所以老高可能才用上“顺而不谀”的曲线救国政策来影响皇帝决策的吧,忍辱负重就是这个样子了,反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那是拦也拦不住的,也只能用怀柔方法尽量减少损失了,谁叫李隆基是人主呢?


当时,奸相李林甫早就知道李隆基只想娱乐不再勤政爱民,于是就动歪脑筋专门惑主(说白了就是要圈养皇帝),用增加京畿近道粟赋和采用和籴之法,有意充实关中,造成京畿蓄积殷富的假象,让李隆基产生天下到处富得流油、国泰民安的错觉,用以助长李隆基志得意满、骄傲自大的情绪,以便他不再励精图治,荒废朝政而把握权柄兜售其奸。


果然不出所料,后来李隆基以为天下如此富庶,自己也算是功德圆满,对得起李世民的殷切期望了,于是常在高力士面前说天下也没有什么令我操心的了,干了这么久革命工作也该歇歇了,那就娱乐享受一下吧,于是退隐之意立现,诸事让自己勤奋又可爱的族叔林甫同志打理,大有“你办事,我放心”的豪情。某天,李隆基在大同殿参禅念道,等旁边无人时,便和侍候左右的高力士“咬耳朵” 讲悄悄话,于是有了上文引用的关于“军国之谋,委以林甫”的高论,高力士也感到李隆基受李林甫迷惑得晕头转向,有点不像话的样子,这哪是以前我追随的英明皇帝啊?连权力都下放于人了。于是好心地劝谏李隆基:林甫用变造之谋,仙客建和籴之策,足堪救弊,未可长行。恐变正仓尽即义仓尽,正义俱尽,国无旬月之蓄,人怀饥馑之忧,和籴不停,即四方之利不出公门,天下之人尽无私蓄。弃本逐末,其远乎哉?讲得正气凛然的样子。


关于高力士,曾有人总结了他的三大性格特点:一是无限忠于李隆基;二是做事非常谨慎,没有大的过错;三是特别精明特别有政治头脑。


说到高力士的忠心,大家可能也知道高力士给李隆基殉葬之事。《新唐书·高力士传》载曰:宝应元年赦还,见二帝遗诏,北向哭欧血,曰:大行升遐,不得攀梓宫,死有馀恨。恸而卒,年七十九。也就是说,高力士因为太过保护恩主李隆基,而得罪他原来的手下即当时炙手可热的权宦李辅国,被流放湖南,被赦还时,当听到李隆基驾崩遗诏令其为死后的唯一陪葬(因为李隆基已经把高力士当成是除杨贵妃之外最亲的人)的消息后,悲痛异常,绝食七日,恸哭呕血而死……这忠心在此就不用再多说了。


讲到高力士的政治智慧,正史也有不少记载。《新唐书·高力士传》载:初,太子瑛废,武惠妃方嬖,李林甫等皆属寿王,帝以肃宗长,意未决,居忽忽不食。力士曰:大家不食,亦膳羞不具耶?帝曰:尔,我家老,揣我何为而然?力士曰:嗣君未定耶?推长而立,孰敢争?帝曰:尔言是也。储位遂定。也就是说唐肃宗李亨的太子位是高力士给力争的,高力士本身就是李隆基肚子里的一条蛔虫,知道李隆基为立谁做太子犯难时,是高力士一锤定音的,如果不是他,立的可能是倒霉的寿王李瑁,历史可能又会改写。不过唐肃宗得天下后并没有念及高力士的拥储功劳,还纵容李辅国迫害流放恩人高力士,也算是恩将仇报了。


他还看出了安禄山的狼子野心。史载:天宝中,边将争立功,帝尝曰:朕春秋高,朝廷细务付宰相,蕃夷不龚付诸将,宁不暇耶?对曰:臣间至阁门,见奏事者言云南数丧师,又北兵悍且强,陛下何以制之?臣恐祸成不可禁。其指盖谓禄山。


大意也就是说,天宝十三载(公元754年)六月,剑南留后李宓进攻南诏国,出师不利损失二十多万军队不说,奸佞中的极品杨国忠还捂盖子报喜不报忧,昏君李隆基被蒙在鼓里还浑然不知,以为是王师战无不胜呢,就知整天和如花美眷喝花酒,灯红酒绿、风花雪月的不知今夕何夕,爽死了。有一天,李隆基不知想到了什么,沾沾自喜地对高力士说:我也老了,朝事有精明宰相帮我妥善处理,而边事也有诸将扛着,我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对于这些事,参与处理政事的高力士当然心中有数,他也知道绝对不是“好得很”的那种,不过处事谨慎更加不会拂了主人脸面的他,却不敢把所有情况报告给皇帝听(这也是老高耍滑头的一面),不然的话龙颜大怒虎躯一震办了他就有点得不偿失了。不过良心未泯头脑也相当清醒的高力士,还是以圆滑的手段给皇帝敲了一通边鼓:我曾间或去阁门,常听到一些人上奏说云南数丧师,再说北方边将又拥兵自重,一旦发生叛乱,不知陛下将用什么方法来对付掣肘他们呢?这怎么能说是高枕无忧呢?


其实,稍为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知道高力士说谁了,那当然是不点名批评安禄山也,也算是高力士给昏头昏脑的李隆基旁鼓侧击地敲了一下警钟,尽管非常暧昧,也不敢真的点名安禄山(因为老安早已把李隆基玩得团团转),不过李隆基还是有点间歇性醒悟的样子,当即表示:卿勿言,朕徐思之。 也就是示意老高不要再说了,我会慢慢考虑这些问题的。


当然,我们也不能太奢望和相信当时已经脑残了半边,只会玩架子鼓和俗世爱情的李隆基可有可无的政治保证了。因为后来的历史也告诉了我们,高力士的诤诤谏言,李隆基基本上当是放屁一样,依然宠信奸相和野心家边将,没有任何改变,不然的话历史也终将改写。


这年秋天,滂沱大雨连续狂下了六十多天,有点天怒人怨的味道,各地受灾严重,庄稼减收了一大半。这次,奸相杨国忠还是按照以前轻车熟路的那套做法,也就是隐瞒灾情,坚决不报忧,总之各路地方官都封锁消息(那时还没有网络视频嘛),没有一个敢言灾情者。


李隆基看到天公发怒,自己居然也有点心慌,下了两个月的大雨,大唐的锦绣河山也顿时成了水乡泽国,他认为是上天对他的谴告,于是偷偷地对高力士说:自天宝十年之后,朕数有疑,果致天灾,以殃万姓,虽韦(见素)、陈(希烈)改辙,杨(国忠)、李(林甫)殊途,终未通朕怀。卿总无言,何以为意?力士即回奏说:开元二十年以前,宰臣授职,不敢失坠;边将承恩,更相戮力。自陛下威权假于宰相,法令不行,灾省备于岁时,阴阳失度,纵为轮虑,难以获安,臣不敢言,良有以也。


这次,高力士居然没有再耍滑头,甚至于是有点严厉地批评了恩主李隆基不理朝政、荒淫误国的错误做法,可能也算是生命中最激烈的一次了,因为事情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可能连生命也置之度外了,做宦官做到这种爱主爱国程度,虽然不能与造纸的蔡伦和航海的郑和的历史地位相比,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虽然知道很不妥,不过年事已高又不思进取,甚至于蜕化变质的唐玄宗还是不能改变晚年的腐朽统治,终于酿成了祸国殃民的安史之乱,自己屁颠屁颠地沦落到做逃亡皇帝为止,不听老高言吃亏在眼前也。


据说当李隆基听说太子李亨于灵武即位时,面带得意之色地对高力士说:我儿嗣位,应天顺人,改元至德,孝乎惟孝。卿之与朕,亦有何忧?以为他的宝贝儿子一即位,就能立马天下太平不再烦忧了。高力士一听,又正色道:陛下躬亲庶务,子有黔黎四十余年,天下无事。一朝两京失守,万姓流亡,西蜀、朔方,皆为警跸之地;河南、汉北,尽为征战之场。天下之臣,莫不增痛。陛下谓臣曰:卿之与朕,复何忧哉!臣未敢奉诏。臣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死辱之义,职臣之由。臣不孝不忠,尚存余喘。亲蒙晓谕,战惧伏深。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心里亮堂的高力士还是点出了时局的严峻和扑朔迷离,并十分委婉地给智商返童的李隆基之盲目乐观思想浇了一盆冷水(当然也就是委婉点破而已,不会太拂了皇帝之面子,所以其一生无大过,除了议论天灾的那次)。只是高力士的劝谏开始时李隆基还听听无妨,劝得多了就有点自找麻烦,因为皇帝会很不高兴,事实上从来昏君也不可能听进谏言,不然的话他就不是昏君了。


直到杨贵妃命丧马嵬坡(一说流亡日本),李隆基才悔恨交加地对高力士哭诉道:悔不听卿言,致有今日之祸!其实李隆基也曾对死鬼张九龄悔过,这也是他晚年的主要语言方式,听腻了,天下没有后悔药也,更没有比后悔更大的损失了。


总之,高力士是盛世唐朝很有个性的大宦官,尽管他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绝对是盛唐的一个不可忽略的历史人物,以其独特的政治智慧,影响了皇帝的决策甚至于政治的走向,是一个不同凡响的宦官,至少他面对气势汹汹的李辅国的屠刀时,不顾自身安危拼命护主,就彰显了他人格高贵的一面,不是墙头草式的小人,而他与一代帝王李隆基那种超越主仆君臣伦理的生死与共的兄弟般情谊,在尔虞我诈、亲情泯灭的政治斗兽场上,更是闪烁着人性的光辉,简直就是一种不朽的传奇。


在此,不如再讲讲高力士是如何英勇舍己救人的故事。话说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做太上皇已久的皇室“三无人员”(无面、无权、无职)李隆基,总是闷闷不乐地想找人聊天,了解国内形势,以解老来之寂寞心灵,即使是如此可怜的愿望也让人加以阻拦,因拥立太子为帝有功的大宦官李辅国,知道肃宗父子心有芥蒂互相提防,也怕李隆基暗中发力卷土重来,于是诬奏李隆基与高力士日与外人交通,有不轨举动,密谋把李隆基从兴庆宫迁至太极宫加以管制。


他们先骗李隆基到太极宫玩乐,当李隆基骑马行至睿武门时,以李辅国为首的五百名全副武装的禁军,借机拦住了李隆基一行的去路,命令他们全部移居太极宫,李隆基受惊差点整个人掉下马来。本来就颇有政治智慧的高力士,当然看出了曾是他的手下的李辅国来者不善,一边稳住唐玄宗,一边上前厉声斥责李辅国:五十年太平天子,李辅国汝旧臣,不宜无礼,李辅国下马!这气势简直就是领导命令下属的口气,不可一世的李辅国果然呆了呆,回过神后才阴阳怪气地冷笑道:高公公,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以为你还是领导啊),你还真是榆木脑袋不开窍!这个当然是赤裸裸的威胁,随后还气急败坏地一刀砍死了站在高力士身边的一小宦官。

 

高力士知道李辅国来横的了,求饶也没有用,再也没有退路了。丰富的从政经验使他立马有了应对措施,于是直接对那五百禁军士兵大喊道:太上皇诰曰,将士各得好生!意思就是质问他们拦住前皇帝的马头不怕王法侍候啊,精精的就先来赔礼道歉。居然五百禁军都被高力士的气概镇住了,然后跪倒齐呼太上皇万福。


剑拔弩张的局面总算是解除了,不过聪明伶俐的高力士也知道死罪可恕活罪难饶,去太极宫受监管那是不可避免的了,于是索性讨彩般地命令道:李辅国拢马!骄横的李辅国居然也鬼使神差没脾气地乖乖把马缰绳拉住,与高力士一左一右牵着唐玄宗的马,一路顺风顺水地把李隆基平安护送到了太极宫。后来李隆基还握住高力士的手千恩万谢地说:没有你我早就成为刀下鬼矣!由此可见高力士是何等有料之人,不愧是盛世大帝的强力好帮手和贴心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