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鼎湖听泉
鼎湖听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30,803
  • 关注人气:1,7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毛与撒哈拉:一代文青的集体情殇

(2016-12-28 10:27:01)
标签:

文化

情感

她是中华女子自助游的“开山鼻祖“,一生神奇走过59个国家,是她让“出走”成为了褒义词;她是大漠爱情的教母,让世间多少红男绿女神魂颠倒,追踪而去,却很少有人能简单复制;她是和琼瑶齐名的超级畅销书作家,享誉东南亚的美女作家 ,曾获西班牙语世界最高文学奖塞万提斯奖的超级大腕,最后却以最灰色的自杀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令人不胜嘘唏。据说,是因为一生不可遏止的疯狂爱情,让这位才华横溢的神奇女性走火入魔的,并成了一代文青的集体情殇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曾风靡华人世界的台湾传奇女作家三毛离开我们已经足足26年了,突然之间,在这个怀念的冬天,对于曾经深深感动一代文学青年的她,思念便如潮水般渗出,稠如此时此刻的西北风,立马也有了非要为她写点文字的冲动(人很多是怀旧动物)。

三毛与撒哈拉:一代文青的集体情殇

西班牙,我又来了

 

 

 

有道是世界给你关上了一扇窗,又给你留下一道门,人生才在这风水轮流转的涅槃重生中得以延续。终于,经受失恋煎熬的三毛,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心灵疗伤,也顺利等来了生命中最美不胜收的沙漠爱情,那就是她和荷西的堪称经典的生死绝恋,经历了峰回路转要生要死的泥泞情感小路之后,比如初恋的死缠烂打,和青年画家的荒诞不经的“爱情”,以及惨不忍睹的新婚前夜的死神之眷,似乎什么苦难都经历过的三毛,一夜之间成熟于刻骨铭心的灾难之中,从此也悟出了爱情的所有意义的样子,爱确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圣之物,它不会绽放在你苦苦艾艾的路途上,也不会诞生在你顾影自怜的哀求中,它只怒放在创造力强劲的渴望心灵里,也终于奔向了爱情的最高境界,如大漠直孤烟般突兀而招摇的“撒哈拉爱情”。

在讲到三毛最令人荡气回肠的沙漠爱情之前,我们倒是有必要简单了解一下三毛的伟大“爱情道具”之一的撒哈拉沙漠是怎样的一种人间奇观,也正是三毛那如泉涌出的爱情甘霖,让这片常年干涸黄沙滚滚的不毛之地顿时成了很多东方人最神圣的爱情绿洲,原本情爱也可以是人性荒漠之中最动人心魄的仙泉。

据说三毛是无意中翻看美国出版的著名杂志《国家地理杂志》中的一篇关于撒哈拉沙漠的文章,而萌生去沙漠的念头的,一直以来她都想做一个独一无二的穿越莽苍大漠的女探险家,三毛不缺乏理想,也不缺乏付诸实施的大胆行动,她从来是一个敢想敢干的女强人。

何况婚姻失败后重返西班牙的三毛与撒哈拉沙漠只有一水之隔,它就在浪漫西班牙的在水一方。前世的三毛早就把自己整个身心交给了这一片神奇热土,也催生了最神奇最彻底的爱情。

据资料显示,撒哈拉沙漠约形成于二百五十万年前,是世界第二大荒漠,仅次于南极洲,也是世界最大的沙漠。它位于非洲北部,地中海之南,几乎占满非洲北部,气候条件非常恶劣,终年无雨,黄沙弥漫,只有亘古寂寞的雄性大风鬼哭狼嚎般呜咽吹过,连个鬼影都难见到,是地球上最不适合生物生存的地方之一,也是世界上阳光最多的地方,总面积大约和美国国土一样大

撒哈拉沙漠是世界10大奇异之旅之一,古往今来很多冒险家以能穿越这片神奇沙漠为荣。曾有媒体报道美国女歌神麦当娜就想参加撒哈拉超级马拉松赛,需穿越摩洛哥南部的撒哈拉沙漠,总长241公里。也曾有一个小故事说,一个阿拉伯妇女仅靠一个酸不溜湫的桔子带着不灭的信念横穿过撒哈拉沙漠,成了传奇。撒哈拉地区地广人稀,平均每平方公里不足1人。而这片不毛之地,竟然还曾经有过繁荣昌盛、美仑美奂的远古文明,沙漠上许多瑰丽雄伟的大型壁画,据说就是这些远古文明的结晶。

这么神奇的地方当然会催生传奇的爱情,热爱奇异之旅的神秘三毛碰上神秘的撒哈拉的时候,会撞击出怎样强大的爱情火花呢?万年荒漠早已纪录了这一精彩瞬间。

最初不经意的你和年少不经事的我,红尘之中谁在乎霎那的失落和温柔,当茫茫大漠裹挟着喜悦经典同时展现在追逐自由和爱情的三毛和荷西面前时,曾经的貌合神离立即如大漠上空的薄层浮云一样烟消云散,一拍即合,从此雨季不再来,阳光将永远普照,直至把爱情的喜悦推向无限高邈的极致,成了令人嘘唏的爱之珠穆朗玛峰!

 

其实,在此之前,荷西在三毛的生活中确实也只是一个“不经意的你”,最多也就是曾令美女心动,帅得惊动党中央的一个不经事的少年而已,远非那种让她意乱情迷把心拴上,可托付终生的很想嫁掉的超级男人,即使是在知道这个西班牙海神式漂亮小伙子为自己守身如玉了六年还无怨无悔之后,三毛心底里的那根最动听的爱之琴弦还是没有选择给他奏响,尽管荷西的信写得可歌可泣如诉如怨令人感动得泪水哗啦啦,三毛还是毫无保留地投入了德国温柔老师的温暖怀抱中,直到死神把心爱的人召唤去了天堂,命运之神又才把三毛送回了令人魂牵梦萦的西班牙,那个天空比大海还湛蓝情歌比夜莺的啼唱还动听的浪漫又神奇的国度,那个有勇敢斗牛士和美丽奔放女郎的自由之乡,那个有美妙足球的梦幻乐土,她要回去,流浪也要去!

西班牙,我又来了。

因为,如果说台北是三毛的“伤心之地”的话,那么马德里绝对是三毛的洞天福地,孙悟空最奇妙的花果山水帘洞是也,那里曾以最美妙的景色和最包容的情怀治愈了自己的初恋创伤,她几乎是以“胜利大逃亡”的心情再次逃离同样美丽如画一派椰风海韵的台湾岛的,古文诗词底蕴很好的三毛走前因为朋友筹集旅费而急就了九首歌词便宜卖出,这其中就有那首风靡大江南北与长城内外的《橄榄树》,成为了经典台湾电影《欢颜》的主题歌(胡慧中也因此片大红大紫让大陆街知巷闻)。与其说是三毛的应付式歌词,还不如说是她的浪漫的“流浪宣言”,因为近处无风景,远方才是流浪的极乐世界,原本三毛的故乡就在远方,就在神秘无名、人迹罕至的撒哈拉,正如三毛在自己的书里所说的:“那期书里,它正好在介绍撒哈拉沙漠。我只看了一遍,我不能解释的,属于前世回忆似的乡愁,就莫名其妙,毫无保留的交给了那一片陌生的大地。”这个简直就是三毛心境的真实写照,是为三毛度身定做的最婉转也最雄壮的流浪进行曲……

喔,那是怎样的一种风情,一种令无数红男绿女梦游般共同拥有的情怀,带一个帅哥(或美女)做个“背包党”驴行在人生最不可预知的环境里,然后让流浪成为人生中最值得回味的字眼和行为!在百转千回的旋律中,在慵懒的午后,让人醉倒在那不可名状的漂泊情境里很多年不能自已,然后让青春挥发如酒成为一个空洞的符号,宛若逃走如飞的小鸟不再归来。

总之,这首歌在三毛逃命般地逃离台湾去了西班牙之后(据说歌词成曲后改了,不过也只是小小改动而已,版权还是她的),随着电影主题曲的传唱,她的歌也从此传遍港台大陆,传遍东南亚,传遍了城市乡村,传遍了所有热爱生活热爱流浪的青年之心,一直超越时空地传唱到了现在,仿佛那生命力极强的古老童谣,活在渴望自由的人们的心中挥之不去,回荡着一个不灭的美丽传说。

可能是逃离台湾的心情太急,又或者是西班牙的魅力没法挡,在奔逃途中还让三毛遭受了牢狱之苦。

因为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者是旧地重游的急切,又或者是投入另一段爱来摆脱爱的伤害的渴望(其实有人还愿意相信三毛再次奔赴西班牙与其说是为了爱情还不如说是对爱的绝望),反正三毛鬼使神差地在香港订错机票又在伦敦下错了机场,这连串的不良连锁反应当然引起嗅觉灵敏的英国移民局官员的怀疑,直至把她以非法出境有偷渡企图 的“人蛇”拘押起来,让三毛歪打正着做了一回“美丽的囚徒”,正经八百地体验起了难得体验的牢狱生活,最后在勇敢三毛的极力抗争下,连移民局的人也怕了这个伶牙俐齿的东方女神,因为她已经不是那个在小学里因放弃“崇高理想”一心想拾荒而被盛怒老师飞起黑板擦严厉警告的胆战心惊的诺诺女孩,也不是初中时被数学老师修理得没脾气甚至于吓得自闭不想读书的那个弱女子了,而是那个在马德里被院长冤枉教唆女同学喝酒还偷卖避孕药的复仇女神,因为曾经十分温文尔雅只会帮助别人的她居然像狂怒的狮子一样对同学左右开弓拳打脚踢,甚至于还能用花瓶狠狠地砸向院长,早已把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隐忍祖训忘到了九霄云外,而是理直气壮地争取自己的正当权利(她就曾为一个有教养的人在没教养的社会里却得不到尊重而痛心疾首),《水浒传》里的母夜叉孙二娘估计也没有身处逆境的她勇猛,以至于移民局的人不得不用局里的专车亲自送这个“美丽的囚徒”到飞机场前往朝思暮想的福地马德里。

这简直就是一种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故事,基本上和书中描绘的一样,到了马德里,这个备受爱情捉弄和折磨的苦命爱情弃儿,又恢复了马德里“无所谓的花蝴蝶”的作派,她可以和一大群青年男女唱歌跳舞喝酒泡吧,有时也可以独自看电影读诗集,或者出去遛狗,最浪漫的就是在马德里瓦蓝夜空下悠闲自在地晒月亮,此时的她眼睛乌黑,长发飘逸,牙齿洁白,两颊红晕,欢声笑语,那是怎样的一种女神姿态,那是多么闪亮的青春日子。

那时候,她和她最爱的人荷西还隔着一段尘世的距离,直至十分别致的荷西,一脸倦容一身脏兮兮破牛仔裤出现在沙漠出现在她面前为止……

 

前世的乡愁

 

 

 

应该说三毛与荷西的经典爱情从来都是好事多磨而不是一蹴而就,有时候还像九曲十八弯的黄河河道一样,令人扑朔迷离看不见底,你认为他们缘分已尽的时候,他们又十分高调地复合,你认为他们从此踏入“爱情高铁”高速奔向爱情极致时,他们又峰回路转地迅速分开,这就是三毛说不得的神秘爱情,这个极品爱情女巫,是不会轻易让人看透她那高深莫测的情感底牌的。

其实细想起来,三毛的这段千古绝唱式的婚姻,还真有大陆的经典婚姻模式“李双双结婚”的异曲同工之妙,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那就是“先结婚,后恋爱”的那一套,居然也能碰撞出最绚烂的爱火,简直就是一种奇迹,三毛这两个神奇无比的字本身就能演绎出“一切皆有可能”的范本的。

因为三毛始终认为自己的“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复杂爱情,让自己变得不再纯真了,她不想糟蹋西班牙帅哥荷西的纯如一张白纸的情愫,如果以爱的名义伤害一个少年纯洁的心,那始终于心不忍,有一种犯罪的感觉,有时候真正的爱情是能够让人高尚起来的。

后来,荷西潜水意外离世之后,三毛就曾动情地回忆说:“在结婚以前我没有疯狂地恋爱过,但在结婚的时候,我却有这么大的信心,把我的手交在他的手里,…… 如果他继续活下去,仍要说我对这个婚姻永远不后悔。”并不住地感谢上苍给自己安排了这美满的六年婚姻生活,让她知道了什么叫做醉人的爱,简直就是浓情化不开,六年绝对是包含了六百年以上的绵绵情份,他们也绝对是俗世婚姻生活中的超凡脱俗的神仙眷侣,在佛面前修了五千年的回眸,才换来的短暂擦肩相拥,在五月醉人的晚上相拥而眠,唯其短暂才趋永恒。

在此,不禁令人想起了三毛编剧的摘取了台湾金马奖创纪录八项大奖的经典电影《滚滚红尘》里的经典片断,那就是女主角林青霞光着脚丫踩在秦汉的鞋上在阳台相拥甜蜜蜜地跳舞的那一幕。当台湾“音乐教父”罗大佑作词作曲的《滚滚红尘》的主题歌如诉如怨悠扬曼妙地响起时,很多人早已掉落在那种隽永得不能言语的动人时光里回不来,凝固如一尊石佛,只能用回忆来穿越时空地打救。

于是,不禁要问,生命中谁人不曾在回忆中甜蜜地等某个人?

 

三毛就是这样的奇女子,只要她真心实意地投入一份爱,那么管它外面是炮声隆隆还是黄沙漫漫,宛若世界只剩下了卿卿我我的两个人,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只要能和心爱的人渡过这片刻的安宁静美,能在爱人的温暖怀抱中同舞共醉,就是不毛之地的沙漠也成了爱情绿洲,此生便别无所求,心满意足得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当然,在三毛拥有最纯美的沙漠爱情之前,还有一段艰苦跋涉的情路要跨山过海,而且三毛的沙漠爱情也是本文的重点之一,一定不吝笔墨大写特写,那确实是三毛一生中最美不胜收的爱情,高潮的部分,我们怎么能视而不见忽略过去呢?

不过,要弄清这段突如其来的爱情高潮有时居然有点困难,因为它本身太完美,太白璧无瑕,以至于在红尘中颠倒的十分普通的我们,都感觉这是一种“董永和七仙女”式的神仙爱情,不可能降临人间,这种疑问就像荷西的年龄,以及三毛与荷西年龄之差距困扰过很多人很多年,我就从三毛的一些传记和怀念文章中看到了荷西之死的不同年龄,比如有的说是三十岁时死了,有的说是二十八岁时死的(也就是说荷西或者就生于1949年,又或者生于1951年,简直就成了春秋战国时期的考古年龄了,难怪有质疑者甚至于提出爱神荷西是否实有其人,好在年代还未久远也),甚至于三毛比荷西大四年还是八年也让人纠结了很多年,扑朔迷离如大漠狂暴的风沙也。

那么三毛是如何和若即若离的荷西走在一块的呢?让我们再从头说起吧。

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三毛再次出现在西班牙并不是直奔荷西而去的,正如我们也不能确定她是不是因为爱情的绝望而直奔西班牙一样,因为三毛再次踏上如梦似幻的浪漫西班牙时,荷西还在服兵役。而且三毛在台湾收到荷西令鬼神动容的不惜为她殉情的求爱信后,也只是轻轻一声叹息而已,叹息居然有这么帅气的海神这么痴情的男子,却没有任何亲热的表示,照样投入到别人的爱里不能自拔,基本上也只是把荷西当成是马德里大学女生轻蔑称呼的“表弟”的那种啦,甚至时隔半年才去的西班牙。

我不知道三毛在荷西的蜗居里,看到那整面墙铺天盖地贴满自己泛黄的放大黑白照片时,是不是感动得眼泪哗啦啦,反正三毛在马德里,还经历了一段嬉皮士般的游戏人生的多彩夜生活,放浪形骸得可以,直到玩够本了的三毛说要做穿越沙漠的女探险家,而酷爱航海的荷西服完兵役后,本来想有一个穿越地中海航行到爱琴海的壮游,最终为了一圆三毛的沙漠之梦,先期去了撒哈拉,从此他们的千古绝爱“急转直下”,玉汝于成。

七个月后,他们终于修成正果,在沙漠中结了婚,成了沙漠最幸福的一对儿。因为六年来荷西每一次想念三毛,上天就下一粒沙,直至堆成了神奇爱情绿洲撒哈拉,了却了这份蓄谋已久的“前世的乡愁”……

大漠之惊世“神仙眷侣”

 

 

 

原本,三毛的此次西班牙之行,并没有特定的爱情命题,至少荷西不是直奔主题的那种清晰而明确的爱情目标,甚至连“标本”也不是。

 

虽然也不好说她是为了爱情的绝望才去的西班牙,以便从轻松浪漫的异国情境中,把自己奄奄一息的生命意识在重重苦海中打捞上岸。与其这样说,不如说她是在寻找新的彼岸,把被爱折磨得百孔千疮的破如棉絮的沉重心情抛在故园,然后轻装上阵在浪漫奔放的国度西班牙“重整河山待后生,洗心革面做新人。”

果然不出所料,三毛最初是以嬉皮士的姿态出现在西班牙的。

也许是有一种爱让她心太苦,可能她就是刻意想麻痹和冲淡这种爱的伤害,刻意要忘记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才又刻意要当有点玩世不恭的嬉皮士的。不然的话,你很难想像,一个原本有点刻板而且薪水不高的小学英文老师,会变得如此的“放浪”,可以在旧城区的小酒吧里不停地唱歌跳舞,有时还会喝得烂醉如泥,甚至有时候还会从很瘪的钱袋里狠心地拿出大张钞票置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行头,把自己想像成为莫泊桑笔下的那位到皇宫跳舞的充阔“项链夫人”,一袭长长晚礼服袅袅婷婷地曳地而行,裘皮大衣,戴着风铃般的长耳环,云鬓高缬,趾高气扬示威般地带领小姐妹去看高雅歌剧。这就让人嗅出了一点不对劲,如果不是刻意要回避或忘记点什么,这也太不像我们曾经十分自闭的陈家二小姐的派头,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很多人曾猜想她是为了绝望的爱情而把自己放逐天涯的,我们确实不能腹黑此类事情,至少她那么惊鸿一瞥地逃离故园,是有一份要对于亡人的淡忘,对自我的拯救,爱情应该是用来享受,而不是用来折磨自己的。

也许,我们从这也窥见了迷茫珍妮的一段迷情和故作潇洒的挣扎。

这也是她没有急着寻找西班牙“海神”荷西的原因,尽管通常来说失恋的人很想胡乱抓住一些聊以自慰的爱情“救命稻草”,不过我们的三毛不是普通人,更加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她原本心里还装着德国教师,还要努力淡忘他,所以她不想荷西冒冒失失地又冲进自己百孔千疮的爱情领地里左顾右盼,那样太惨不忍睹,那也对荷西十分不公平,她始终是一个对于圣洁的爱情,抱着“宁缺毋滥”的态度的超脱之人,如果心中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渴望,她是不会轻易以身相许的。

这就是我们的别具一格的三毛,一切唯美到极致的三毛,情愿自己心中受苦,也绝对不会为了一时的寂寞慰藉而让爱情缺席地苟合,不然的话她也不配拥有天上神仙般完美得令人嫉妒、令人感觉不真实的爱情啦。

何况那时候痴情而倒霉的荷西还在服役期。

 

据说,当时狂放不羁的三毛心里虽然装着海神荷西不曾忘去,不过玩得性起的她却没有要去找他的意思,这也是很多人猜测三毛重返马德里是为了爱的绝望,而不是为了爱的“明证”。

也许三毛当时还卸不下某些陈年情感,又或许她不想玩“姐弟恋”,再者可能她一开始就没有看好和荷西的感情,反正她就是让自己一次玩个够,爱情早已“退居二线”成为了西班牙狂飙岁月的陪衬,因为为情所累的三毛可能不想再让它伤害自己更深,让爱疼痛整天青春期。

好在幸运的爱神荷西,有一个美丽动人又善解人意的好妹妹伊丝贴(据说荷西的庞大兄弟姐妹团中,还有他的二哥夏米叶也和三毛很亲密,当年她没和荷西结婚时,还曾结伴做疯狂驴友环游西班牙呢,巴塞罗那等著名城市曾留下他们青春的足迹),歪打正着做了“红娘”,是做“月下老人”业余媒婆的她用“缠劲”,让当时潇洒不羁的三毛稍微停下疯狂的玩劲,然后在伊丝贴近于哀求的眼神下不大情愿地写了一封信给荷西,大意也就是说自己又重返西班牙啦什么的,有空来坐坐,祝你快乐什么的一大行文字,口气冷淡得比普通朋友还甚,因为经历了太多情感波涛被呛得晕头转向的三毛,好像已经是看破红尘的大彻大悟样,在她高傲的心中,基本上也是把痴情的荷西当作一个帅气的小弟弟来看待,并不曾在心中掀起很大的情感涟漪。

这个从后来她的的所作所为就表露无遗。

因为她的亲爱荷西收到她的“问候信”后,欣喜若狂地夺路狂奔回马德里探望她,大情大圣的三毛居然还能忘记了约会的日期,就当帅哥荷西是透明的,照样和女朋友们出去游山玩水,直到日薄西山彩云归,尽兴之后回来的三毛才知道,有一个男孩给她打了几十通电话,好像有很急的事要找她的样子,居然她还不能想得出是谁给她打的电话。

悲剧啊,如果打电话的荷西知道,又不知要哭几回鼻子呢!这难道就是传说 中的好事多磨?

果然是好事多磨,那边是发了疯要见“白雪公主”的痴心荷西,这边却是悠哉游哉在猜谜的三毛,弄不清马德里居然有谁在惦记她。

终于,电话铃声又响起了,这回找的还是三毛,不过却不是男孩子打来的,而是和她相熟的一位太太,弄不清这位太太会有什么急事,居然叫自己十万火急赶到她家去,莫非这位太太出了什么意外?

三毛不敢怠慢,一种对朋友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当她虚汗兮兮地赶到女友家中时,居然女友却神秘兮兮让她乖乖坐下,这还不打紧,居然又要三毛乖乖地闭上眼睛,这哪跟哪啊?让我眼冒金星跑到你这来,难道就是让我闭上眼睛捉迷藏呀,这也太逗了吧?

总之,三毛只能是张大个口像个洞,不知女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唱的哪出戏,反正连古灵精怪、脑里很多歪点子的三毛也猜不出女友要自己做什么。

那么,发生了怎样的惊喜事了呢?以下我们还是援引三毛自己的叙述吧:

 

当我闭上眼睛,听到有一个脚步向我走来,接着就听到那位太太说她要出去了,但要我仍闭着眼睛,突然,背面一双手臂将我拥抱起来,我打了一个寒颤,眼睛一张开就看到荷西站在我面前,我兴奋地尖叫起来,那天我正巧穿着一条曳地长裙,他穿的是一件枣红色的套头毛衣。他揽着我兜圈子,我嚷叫着不停地撞打他,又忍不住捧住他的脸亲他。站在客厅外的人,都开怀地大笑着,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和荷西虽不是男女朋友,感情却好得很……。” 

 

呀,看这文字简直就充满了戏剧冲突的情节,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小说情节差不多”,俗话也说“无巧不成书”也,这三毛和荷西的重逢马德里啥就会发生得这么巧,这么充满戏剧情节,偏偏她又在茫茫人海中碰巧遇到了做自己哥哥红娘的西班牙美女伊丝贴,伊丝贴又碰巧想要三毛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并不惜代写信封“强迫”三毛给荷西写看不懂的鸡肠英文信,荷西碰巧来马德里找她时她却出行在外,然后三毛与荷西又碰巧以小说悬念式的在旧友家里闭眼相见,一睁开眼睛,居然就见到了自己六年前十分心仪的西班牙大帅哥。这么多的“碰巧”,甚至比小说故事还富于戏剧性,不由得人们怀疑三毛的沙漠之行和沙漠爱情是用了小说般的春秋笔法!

看来,三毛的生活太多戏剧色彩,尤其是三毛的沙漠爱情,有时会令人如身置梦中一样感觉不真实,当某种生活太多巧合时,基本上很多人以自己的切身经验,很快判断出这不是真实的生活。

当然,大多数人的判断也不一定就是对的,因为凡事都有例外。比如我们说“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大多数人的判断,也算是一种真理,直到有人看到了白乌鸦……

我不知道三毛的沙漠爱情是否有“造马”嫌疑,我只知道此时此刻以此种小说悬念方式重逢的一对璧人,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很难想像荷西当时是怎样的一种狂喜,是全身颤抖还是干脆麻木没有痛感,我们也不得而知。不过,苍天有眼,又把自己钟情多时的爱人送回西班牙,送到自己身边,那份情难自控一定是在所难免,这难道不是命运的暗示吗?“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我相信在那时分里,荷西一定千百次地念叨以后成为三毛“绯闻男友”的王洛宾的歌词的。

这次的见面之后,荷西也完成他曾向三毛承诺的四年大学和两年兵役的六年“爱情合约”(尽管是单方面的,三毛甚至没有签字画押),他自己也真诚地守约了,成了自由身的他更加有时间和精力来全程投入对三毛的爱,简直就是一尊爱佛的化身。

此时的荷西也已经是“邻家有男初长成”,这个从来痴情于东方女性的乖巧邻家男孩,也已经长大成人,身型虎虎生风,眼睛炯炯有神,像一棵西班牙南部庄园里的挺拔橄榄树一样令人眼前一亮,帅得一塌糊涂,美不胜收的样子。

而当荷西煞有介事地告诉三毛,不想强迫自己做的事就不要去做,比如此前曾经说过的他说服三毛辞去杂志专栏写作的事,而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就知道,这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渴望自由、渴望流浪不喜欢一成不变的刻板生活的主,从她听从荷西劝告辞去专栏作家的头衔以后,她自己突然长大了(尽管她曾经总是躲在有荷西的爱情日子里出不来长不大),知道自己需要怎样的生活。

最重要的是,在那一瞬间,她也意识到了荷西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被人轻蔑的西班牙“表弟“,那个腼腆地捏着一顶法国帽羞涩得不敢进会客室的大大咧咧西班牙中学生了。他已经长大成人,一个很有思想和见地的热血青年,一个无师自通的不错的生活哲学家。

总之,三毛和荷西在那一瞬间全都长大了,也酬了少女时代总是向往长大的三毛的夙愿。

“长大,在那种对于是囚禁苦役般的童年里代表了以后不必再受打击而且永远告别书本和学校的一种安全,长大是自由的象征,长大是一种光芒,一种极大的幸福和解脱,长大是一切的答案,长大是所有的诠释。”三毛掷地有声地说。

是的,自从把专栏作家的头衔弃如草芥,她已经长大了,因为她那时候的心是自由的,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长大是自由的象征”,是的,她自由了,她也长大了,可以随处飞翔了,我们甚至可以肯定,就是荷西的看似随意却深奥的“园丁理论”打动了这个知性女孩,并萌生和坚定了穿越沙漠之心的。

追求内心世界无比华丽而坚强的知识女性,终于也向哲人荷西伸出了“爱情橄榄枝”,再也不是一只容易受伤、容易退缩的柔软又坚硬的“爱情蜗牛”,随时随地缩回自己的保护壳中,而是“蜗牛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上爬”,勇敢地向荷西敞开了心扉……

因为三毛知道,她已经找到了生活中的知音,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最佳眷侣,而不是当初那个在圣诞烟花照耀下,有点炫目得不现实只能满足虚荣心的那个男孩子了,她确信她需要的正是这种和自己有同样信念和生活理解的爱情伙伴。

从此以后,他们拥有了更多的谈情说爱空间和时间,终于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爱情速配”一日千里,就如一个史前被压抑的爱之活火山一样喷礴而出,熊熊燃烧,他们都让爱的灼热岩浆烫得不知所措。

从初恋到热恋,三毛和荷西跨过了长长的六年,这是一段不短的青春隔膜,人生有多少个二八年华的金不换六年青春给人尽情挥霍?六年青春又可以谱写出多少华美的爱情圆舞曲和咏叹调?就在那个下雪的马德里之伤感黄昏,他们结束刚刚萌芽的情愫之后,荷西就早早开始了爱之炼狱般煎熬。

“过了这么多年,也许你已经忘了西班牙文,可是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在我十八岁那个下雪的晚上,你告诉我,你不再见我了,你知道那个少年伏枕流了一夜的泪,想要自杀,这么多年来,你还记得我吗?我和你约的期限是六年。”这是荷西在三毛再次奔赴西班牙的半年前给她的炽热爱情告白,也是一种变相的爱情缺席履约,尽管之后还是聚小离多,最终上帝被荷西的真情打动了,七个月后,他们破天荒成了沙漠第一对正式注册结婚的幸福一对儿。

 

可以想像,两座爱情的活火山遇到了情爱的井喷期,那是怎样的一种摧枯拉朽的喷礴而出,然后熔化一切……。


如今,三毛曾经的爱情圣地撒哈拉,又下起了缠绵如爱情般的纯洁白雪,远在天国的她知道吗?或许正在和她心爱的荷西倚窗欣赏也不一定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