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2010-03-30 08:36:17)
标签:

杂谈

分类: 品味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文/刘亚伟(济南)

第31期《万年基业》

刘亚伟,笔名亚子,原籍山东曲阜,北师大研究生学历,资深记者、作家、文化学者。出版有长篇小说《报社》、《今夜与谁同眠》,历史纪实《孔府大劫难》,以及《孩子可以说不》、《少儿科普三字经》、《中华环保三字经》、《远去的历史场景——祭孔大典与孔庙》等。另有中短篇小说、童话、散文、随笔、诗歌、评论等散见于各报刊。

1、在产品中生活
写下这个题目,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否定和批判,只是想客观地陈述一个已然的事实: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这大概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所取得的最伟大的两个成果。
作如此感慨源自一件小事:朋友在一个新建小区买了一套房子,前几天搬家后,扔下一屋子东西,花了好几天时间才清理完,少数留了下来,多数卖了废品。其实里边很多东西都能用,只是旧了点,或是“过时”了。朋友说:“扔了真有点可惜了。”但谁家里也没闲空放这些东西,只好当废品处理了。
这应该不是个别现象,现在的人们总是觉得新房子里应该摆放新的家具,这才有个新家的样儿。望着那一屋子旧东西,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的生活已经完全产品化了。
想想吧,在现实生活中,是什么包围着我们?是产品,真可谓无所不在,随手可触,举目皆是:我们吃的是粮食蔬菜等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企业生产的各种食品副食品;我们喝的是自来水、瓶装水、灌装水以及各种各样的饮料、奶制品和酒类产品;脚上穿的是皮鞋、运动鞋、旅游鞋、登山靴、拖鞋;身上穿的是西装、中山装、休闲装、运动服、职业装、裙装;我们住在房屋这种建筑产品里,用来搭建堆砌房屋的各种建筑材料也是产品,我们出门使用的交通工具——轿车、公交车、自行车、电动车属于交通类产品;我们脚底下的道路是筑路企业的产品;我们使用煤气灶、电磁炉、微波炉、烤箱、饼铛、炒锅、煎锅、高压锅、电饭煲做饭,用天然气这种产品作燃料,用电灯泡照明,用电热水器或者太阳能热水器洗澡,用电动剃须刀刮胡子,用去屑止痒洗发膏洗头,用卫生纸擦屁股,用吸尘器打扫卫生,用电熨斗或者立式熨衣器熨平衣服上的褶皱,用助听器恢复失去的听力,用口香糖去除嘴里的异味;夏天我们用空调驱暑,冬天我们用暖气御寒;人们甚至把心脏起搏器植入体内帮助心脏输送血液……水务公司、电力公司、燃气公司、通讯公司、电视节目提供商,通过粗粗细细的管道、花花绿绿的电线电缆,把他们的产品送到我们家中,甚至在空气中也飘动着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移动通信信号,那也是产品……还有很多很多,不胜枚举。
看看吧,我们身边、我们周围,还有什么不是产品?
我只找到一样东西——空气。
可是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我们也要为每时每刻呼吸的空气买单。

2、第二景观
工业革命近三百年来,人类日新月异的生产能力,已经使他们制造的产品成了第二自然,成了地球上除上帝之手创造的自然景观之外的第二种最为庞大的系统景观。
我曾带着小女儿到央视的电视塔上去过,站在那个角度看北京,我发现自己正置身于楼海之中。大机器工业出现,在使城市成为真正生产力意义上的城市的同时,也使城市变为最为庞大的产品组合:城市的各种建筑物(民用建筑、工业建筑、商业建筑、公用建筑等)和各种基础设施,包括给排水设施(包括水源地、自来水厂、上下水管网、污水处理厂等)、交通设施(包括航空、铁路、公路、城市道路、桥梁、公共交通设施等)、能源设施(包括电力、热力、煤气设施等)、邮电通讯设施、环保、环卫、园林、绿化设施、防灾设施(包括防火、防洪、防震设施等),其结构部件以及它们本身,哪样不是产品?
因此可以说,所谓城市,不过是产品的堆积物,一个越来越庞大的产品堆积物,或者说是一个由各种产品组装起来的体积庞大的产品。所谓城市化过程,其实是人类社会产品化的过程,同时也是地球被产品化的过程。

3、水被产品化的见证
人造产品的兴旺发达,使那些原本属于自然物品的东西也成了产品,比如水。
记得小时候吃水是从城外的甜水井里挑来的,城里也有水井,但井水是苦的,只能用来洗衣洗菜。大人去城外挑水时我常跟着去玩,一根扁担串起两只陶罐,一团井绳挂在扁担头上,穿过一条长长的胡同,再钻过一个城墙洞子,就到了城外,护城河里已经没有水了,八字形的两道大斜坡连接着两岸,挑着满满两罐子水上下这两道斜坡对于挑水人是最大的考验。甜水井离城墙不远,把陶罐挂在井绳上,顺着井筒送到水面,陶罐两头小中间大,从井里把水打上来得有点技术,井水一般都很深,看不大清陶罐在井里的情况,全凭手上的感觉。我挑不动水先学会了打水,这是我喜欢跟在父亲后面去挑水的原因。让井绳顺着手掌慢慢滑下去,放着放着手里的绳子一松,你就知道罐子接触到水面了,这时要把井绳左右轻轻摇晃,同时一收一放,罐子就翻了过来,罐口朝向水面,“噗”地一声,手里的绳子发沉,你就知道水已经灌满了。父亲接过井绳,双手交替着往上拔,一把两把三把……不一会儿,清澈发亮透着一股子寒气的满满一罐子水从井口就冒出来了。各家各户除了两只陶罐,还得准备一口大缸储水。
等我长大些勉强能挑得动水时,我老早就学会的打水的本事却用不上了,城里各处有了自来水站,一分钱两担水,这促使许多人家把陶罐换成了容积更大的铁皮桶。也可以用水车拉水,水车是用大汽油桶与地排车结合起来改作的,可以装八九担水,一车水三分钱,比大铁皮桶又划算多了。但是我们那个小城里水车没几辆,能用上水车的人家不多。碰巧父亲工作的那个单位有一辆水车,我和弟弟妹妹常用水车去拉水。
再往后,就到了八十年代,自来水通到家里,一拧水龙头,水就哗哗地流出来了,陶罐、铁皮水桶、水车就成了历史。九十年代初,当第一次听说瓶装水这个词时,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水竟能以这种产品形式包装出售。现在,大家又不喝自来水了,城市里又出现了水站,不过不是自来水站,是桶装水站,打个电话,一桶矿泉水就送上门了。
水的被产品化只不过是地球被产品化过程中的一个典型事例。
偶尔也有例外,在济南的黑虎泉,从早到晚都有许多人用塑料桶接泉水回家,这是当地市政管理部门做的一件好事,在改造护城河为环城公园的时候,专门为周边的居民留下了泉水的免费接口,这个例外保留了济南作为泉城的特色。

4、它们不再是植物
我家的阳台上摆放着一些观赏植物,它们被栽植或者说盛放在精致的或不精致的容器里,它们不再是自然界的植物,它们是我从花市上买回来的花农的产品。
人类的文明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看做是产品的文明文化。人类的文明史,可以从产品发展史这条线索上看到清晰的轨迹。
人们把土和砂石从乡下运到城市,把花木从山上移进苗圃,就成了可以放到市场上卖钱的东西。更极端的例子是“地皮财政”——人们根本不用做任何加工或者包装,只是凭借政府的权力,用红线在图纸上把地球一块块切割开,就可以直接出售牟利。
人类社会的发展越来越表现出一种不可遏止的趋势:人类正在努力把地球上的一切都变成产品。如果说,产品化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一个突出特征,那么,被产品化已经成为地球上的一切事物的宿命,甚至包括地球本身在内。
产品化的人类与被产品化的地球,这两件事是同时发生的,也可以说是一件事情的两个后果。

5、人,一种离开产品就无法存活的生物
人类发明并生产了产品,产品也塑造着人类。人一旦骑惯了自行车,就不大愿意再徒步;一旦用上了电动自行车,脚踏车就很快被淘汰;一旦家用轿车成为一种现实选择,人们的兴趣很快就转移到了这上面来,努力加入有车一族,成为人们生活中追求的新目标。这时,购买一部小轿车,不仅仅是为了实用,也关涉到面子。
人与产品的关系,犹如吸食毒品,一旦使用、习惯了某种产品,就会产生依赖性,很难离开,除非有同类的升级换代的产品出现。而某种产品所谓的升级换代,无非是更多的功能,更便捷的操作,更高的效用,其结果,就像是纯度更高的毒品,只能使人产生更深的依赖。这就是我们身边日常生活中已经和正在发生的事实。
产品的发展进化在满足和刺激人们欲望的同时,也一步步养懒了人,削弱消解了他们的本能。人类陶醉于自己制造产品的能力,兴致勃勃地用丰富多彩、花样翻新的产品装点自己的生活,也改变着自己的自然属性。以至于我们的生活变成了与产品发生各种关系(发明、制造、销售、购买、消费……)的生活,我们的思维成了围绕产品的思维,我们的理想和追求成了有关产品的理想和追求。
不是别的,正是人类发明制造的产品帮助人类一步步脱离了自然界。甚至可以说,正是凭着各种各样的产品,我们成为今天的人类——离开产品就无法存活的生物,这大概可以作为对人类的最新定义。
这不是危言耸听,2008年初的那场雪灾就证明了这一点。大雪不过是使高速公路、国道、汽车、火车等交通工具类的产品无法发挥正常功用,切断了生产电这种产品所需的燃料类产品的正常供应,就演变为一场灾害,使一座座现代化程度很高的大型城市陷入瘫痪。

6、被异化的人和被扭曲了的产品
在人类创造的无所不在、无所不是的产品面前,科学主义者看到的是人类创造发明的能力,环保主义者看到的是对大自然的掠夺和破坏。乐观的人看到的是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悲观的人看到的是欲望和陷阱。
人类发明某种产品,最初的本意肯定是为了某种便利,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的自由正一点点被产品消解或剥夺。买了车,你就必须分出精力与车辆管理部门、与交警、与保险公司、与出产商、与修车厂打交道,就等于多了几个能管得着你的人;用分期付款方式贷款买了房,每天睁开眼你的理智就会提醒你,欠了别人多少钱,督促你卖力工作挣钱还贷。
有段时间我居住的小区水压不好,水送不上我居住的顶层,与水务公司几次交涉无果后,听别人的劝告花了几百元买了一台水泵安在家里,没多久水压正常起来,水泵就闲置起来,突然有一天,水压又小了,就想起动用水泵提水上来,谁知水泵不工作了,只好打电话请来经销水泵的商家上门维修,检查原因是久未使用,里面生了锈,维修人员告诉我们,必须每隔一段时间把水泵启动一下,才能防止水泵再次生锈。于是,我和家人就又多了一份牵挂——隔上十天半月就得把那台水泵开动一下。
当然也不是每件产品都得人这样去伺候,有的产品可能终生不需维修,有的产品也许一年半载才会维修一次,但是搁不住家里的产品太多了,不是这个出问题,就是那个生毛病,一个月中,总有两三次,有时候打电话咨询一下就能解决问题,有时候就得请人上门来修,这种情况要花上门费、材料费不说,约了人来,你就得请假在家等着,花时间陪着。
人的异化从未像今天这样深刻!
产品不仅改变了人类的自然属性,而且更深刻地控制和奴役人类,君不见,“房奴”、“车奴”的队伍在不断扩大吗?尽管采取了高压的态势和严厉的打击措施,吸食毒品的人不还是前仆后继、不绝如缕吗?电玩成瘾不是已经严重干扰了青少年的正常学习和生活,危害着他们身体健康和心理发育吗?
人类生产的目的本来应是不断满足人们对于物质商品和文化商品的需求,可是现在我们看到,在许多情况下,人类制造产品的生产不再是一种必须,而是变成了一种炫耀,一种力量和能力的显示,是为了比赛而生产,为了竞争而生产,为了压倒别人而生产。产品似乎具备了某种灵性,拥有了某种意志力:产品绑架了人类,使人类屈从于产品的意志。
或许可以说,不是产品改变了人,而是人改变了产品的属性,把本来具有实用意义的产品变成了人类欲望的符号。比如手机,本来是为了方便人们随时随地联络的工具,由于人们为了做大手机市场这块蛋糕,不断地把一些本不相关的功能附加到手机上,使得手机型号款式不断更新,人们的玩心、好奇心、攀比心一次次被调动起来。产品过于频繁的更新换代,使产品变为垃圾的周期大大缩短。
从这个意义上说,许多产品从被生产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变成了垃圾。
人类没有节制地扩大着资源消耗,没有止境地发展着享乐方式,加大马力生产着为满足奢侈享乐而制造的各种产品。
过度的生产已经使地球显示出被产品化的趋势,而地球被产品化的后果是地球失去生机,变为一个垃圾球。

7、关于一件产品的记忆
1974年,一个老人带着一幅他作的画走进日本广岛电视台,画的题目是《1945年8月6日。约下午四时,Yurozuyo桥附近》。这激发了电视台的灵感,他们邀请其他幸存者也把自己那天的记忆画出来,不久,近千幅图片纷纷寄来,这些由原子弹投掷那天在广岛的幸存者所作的绘画和素描,组成了一个展览,后来又出版了一本名为《难以忘却的火》的书。图片大多配有文字,摘录几则:
位于Tenma河上的Yokogawa桥,1945年8月6日,早上8:30。
人们哭喊着、呻吟着,跑向城里。我不知道为什么。Yokogawa火车站的蒸汽机在燃烧。
奶牛的皮粘在电线上。
女孩臀部的皮肤垂着。
“我的孩子死了,是不是?”
我今年78岁,原子弹爆炸那天,我住在绿町,大约是早上九点,当我向窗外望去时,我看到几个妇女鱼贯从街上走向广岛医院。我第一次意识到,正如有时候人们所说的,当人们非常非常害怕时,头发会竖起来。这些女人的头发确实是竖着的,她们胳膊上的皮肤脱落。我猜测她们大概30岁上下。
8月7日,大约下午三时,我走在Hihiyama桥上。一个女人,看上去像是孕妇,死在路边。在她身旁,一个三岁左右的女孩用一个捡来的空罐子盛了些水,她正试图让她母亲喝水。我看着这个悲惨的情景下可怜的女孩,我紧紧地搂着她,和她一起放声痛哭,我跟她说,她母亲已经去世。
65年过去了,我们今天仍生活在这种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巨大阴影之中。而且这种武器正在被扩散,数量还在增加,投放工具还在改进。许多国家还在热切期望自己加入到有核国家的行列中来。
关于这种产品的生产和存在,在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仍占主流地位的今天,人们自有许多正当的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毕竟已经有超越了国家民族之上的价值存在,比如欧盟,使用着统一的货币,人们在这些国家间流动,已经不用签证;比如刚刚闭会的哥本哈根大会所讨论的议题;比如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国际法庭等超越国家的存在。这也许预示着人类社会的一个前景。
我们有理由做这种预见。曾经普遍存在的家族间、村庄间的械斗不是已经很少发生了吗?国家、民族间的征战不过是乡村家族械斗的升级版。
我想象着,如果有那么一天,国界不再存在,那时的人们回望今天的我们对核武器的狂热和崇拜,也许会笑着感叹:那些愚昧幼稚的先辈。

8、未完的话题
关于这个题目,我还有许多话要说,比如绿色产品,清洁产品,奢侈产品与必需产品,积极产品与消极产品,等等,但是已经太长了,我不得不考虑在什么地方结束,否则的话,这篇文章也会有消极产品的嫌疑了。
我最后想说的是,也许应该考虑给人们的生产活动立法,就像立法控制人类自身的生产活动那样,首先限制那些奢侈性产品的生产和消费,比如别墅,面积过大的公寓,第二套住房,使用动物皮毛制作的衣物服饰,排量过大耗油太多的汽车,私人飞机,火车包厢,高尔夫球场,高级酒店,豪华宴会,用野生动物加工的食品,等等。
也许应该倡行这样的理念,制造奢侈性产品的生产活动应该被视为谋杀,购买消费奢侈性产品的行为应该被视为同谋。这么说也许有点激进,但是古人云:矫枉过正,不过正无以矫枉。
人类居于地球生物圈的顶端,这个位置意味着责任、带动和引导。
约束人类的非理性的生产行为和过度的消费行为,让人类的生产——这辆在欲望之路上狂奔的马车回到理性的路上来,应该成为建立地球生态新秩序的开端和起点。
这一切的转变应该从提倡和树立一种理性的消费观念开始,从管住我们每个人的嘴巴开始,从倡行一种简单简约简朴的生活方式开始。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产品化的人类和被产品化的地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