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2010-08-11 00:55:45)
标签:

gay

潮流

感悟

猛男

男模

男男

情感

人体

时尚

体育

同志

文化

性感

休闲

娱乐

分类: 光影苑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但顽强地存活着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临的不是严酷的迫害和极端的仇视,而主要是主流社会的忽视和蔑视。这本是一种稍好的处境,然而,也因此使中国的同性恋者滋长了一种苟且偷安的心境,希望永远躲在阴影中生活,与世无争,不愿也不敢发起激烈的改造。这种“中庸”的处世哲学深种于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和心态之中。因此,这种情况看来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西方同性恋权利运动取得更多进展,例如在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争得合法地位、同性婚姻权利、平等就业权利,在世界上更多的人们对同性恋的看法有了更大的改变之后,中国的同性恋者才有可能在更大的程度上为中国社会所接容纳,得到较好的待遇。

  与同志们的处境相同,国内的同志电影始终发育着却不能得到家长备至的呵护,无法迅速地扩大规模和影响力,长时间不能为当局和公众所坦然接受和承认。在大陆,由于媒体的回避,90年代以前的电影里基本上看不到任何与同性恋相关的形象或内容,即使在90年代以后,同志电影也一直以地下电影的状态艰难但顽强地存活着,在此不得不提的是电影《霸王别姬》。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陈凯歌《霸王别姬》(1993)

  1993年由张国荣主演、香港汤臣公司出品的影片《霸王别姬》,是大陆电影中最早触及同性恋题材的作品。电影的时间跨度很长,从晚清开始到文革结束。表面上看,片中程碟衣对段小楼呈现一种单方面的同性之恋,但影片却远没有这么简单地为我们提供一份可以指认的同性关系,而是把这份情谊转移到由程碟衣扮演的虞姬对由段小楼扮演的霸王的誓死忠贞上,可以说,程对段的爱意不过是程碟衣延续了戏中虞姬的身份而继续在现实中充当“女性”的角色,也就是所谓的戏里戏外的“从一而终”。所以,程的这一段爱情是包裹在古老的英雄与美人的异性恋当中,影片成功地呈现了程碟衣是如何一步步被形塑成女性的身份的,也就是说程碟衣的同性恋倾向是一种文化的产物,并且它巧妙地包装在《霸王别姬》这出传统剧目中。《霸王别姬》是陈凯歌的巅峰之作,首部获得戛纳“金棕榈”奖的中国电影,并拿到1994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及最佳摄影两项提名,真是前无古人,以后也难有来者。但因为影片涉及文革和同性恋两个敏感题材,在国内遭全面禁映,在戛纳获奖后迫于压力,经大量删节后才得以公映,但是不允许作宣传,也不能参加金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百花等奖项的评选,这真是国内电影的悲哀。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何建军《邮差》(1995)

  除了张元崔子恩等人的作品,何建军编导的《邮差》和康峰编导的《谁见过野生动物的节目》都片断触及了同性恋现象。《邮差》拍摄于1995年,在荷兰鹿特丹电影节的资金资助下才得以完成,此片后来先后参加了希腊国际电影节、鹿特丹电影节与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并先后摘取了金亚历山大奖、最佳青年导演金虎奖和朱丽奖等奖项,由于此片剧情涉及同性恋、吸毒、自杀、婚外恋等等,极端放大了社会阴暗面的描绘,也使得其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不会摆脱禁片的身份。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张元《东宫西宫》(1996)

  由王小波编剧、张元导演的《东宫西宫》是第一次把同性问题作为主题的中国电影,影片讲述或呈现了一幕同X欲望被勾引的故事。虽然在阿根廷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导演、最佳编剧和最佳摄影奖,并在意大利托米纳国际电影节上荣膺最佳影片,但此片的解禁恐怕也会遥遥无期。

  而在港台,如《喜宴》、《蓝色大门》、《春光乍泄》、《蓝宇》等,这一类同志电影的模式都非常大众化,有的是充满诗意的爱情故事,或者是喜剧片,且都由影视名星出演,所以更易进入主流行列,市场也有保障,且越来越多地涌入中国市场。台湾除了蔡明亮一直在拍摄同性恋题材之外,还有虞戡平的《孽子》,杨凡的《美少年之恋》、《游园惊梦》,林正盛的《美丽在歌唱》、《春花梦露》,徐立功《夜奔》等,数量较少,但相应的对女性有所关注。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李安《喜宴》(1992)

  在《喜宴》中,导演李安在东西方文化冲突的层面上,呈现了同性恋与异性恋的冲突,最后异性恋与同性恋在异域的美国达成了和谐共存的美丽结局。该片本身就交叉了东西方、不同时代的人物对待同性恋的态度,以及不同的处理方式,但是还应该看到,影片所表现的“同志”面貌遵循的依旧是异性恋模式,并似乎再次强调正常的伦理道德中的异性男女与家庭关系的必要性。这还是李安在当时对待同性恋问题的初级态度,而从他在十余年后《断背山》中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受到了西方同性恋文化的较大影响。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关锦鹏《愈快乐愈堕落》(1997)

  20世纪50、60年代的香港,同性恋元素是一个不容公开的禁忌,因此从没有一部正面表现同性恋的电影出现过,直到80年代,港片才开始正面触及同性恋议题,如《唐朝豪放女》。90年代是香港同志题材电影颇为热闹的时期,但只是以商业角度出发,将“同志”元素作为搞笑噱头,作为赚钱机器,对同性恋形象并不尽是正确再现,相反,究其实质,大多数影片反映出的是对同志情欲的恐惧甚至排斥:男同性恋者的形象大都猥琐可笑,或者以变态、危险分子的面貌出现;而女同性恋者则更多被作为色情对象,以满足男性观众的窥视欲。但在另一方面,也不能忽略一些好的艺术作品,如关锦鹏的《愈快乐愈堕落》(1997)和《蓝宇》(2002)。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关锦鹏《蓝宇》(2002)

  《愈快乐愈堕落》和《蓝宇》均没有刻意从异性恋、同性恋或双性恋的分界点对人予以分割,而是把目光集中在人对人的兴趣上,并流露出“不应被社会、法律、婚姻、性别等现实所框限”的态度。性别已经不在是感情的障碍,在《愈快乐愈堕落》中,一个男人可以爱上了一个已婚男人,另一个男人也可以爱上一个已婚的太太,同时又对这位太太的丈夫心怀爱恋。《蓝宇》中关锦鹏也并没有探讨更多关于同志的话题,而是非常深情地想把这陈捍东和蓝宇两个男人的爱情故事演绎地丝丝动人。本身就是同性恋的关锦鹏,并没有在他的作品表现出愤世嫉俗或者强烈批判的姿态,也没有加重人与人之间的危机的企图,反而构造出幻梦般的欲望,某种程度上,可能也是对社会现状的一种无奈的反讽用法。在这两部电影中,同志之间的爱情表达则成了自然而然,就像司空见惯的异性恋一样,成了可凄可泣的感情。

 

 

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

王家卫《春光乍泄》(1997)

  两个身处阿根廷的华人,在异域经历了感情的悲欢离合。影片开始,两个人便展开了激烈的床上戏,好像用的是黑白镜头,一种真实的朦胧把两个人的关系清楚地呈现出来,而一句“好的,让我们重新开始”成为这对恋人进行感情的动力和借口。镜头语言的晃动、光影的变幻,还有画外音的缠绵,都构成了王家卫电影的风格。这是一部专门拍给年轻人看的电影,男主角之间的同性恋情节发展不是最重要的,片中只想表达一句话,“重新开始”,所以没有结果看来也不全然是件坏事。影片以描述普通故事的泰然,举重若轻的手法,试图使之成为没有异性区别而只有单性和“爱情”主题的同志电影。

  同志们不愿意总在“地下”工作和生活,他们希望大家能进一步理解他们,社会能承认他们的地位。随着人类文明的推进,同性恋这回事应当象许多其他生理及心理现象一样受到公正的对待,同志总有一天会在世界上被人们接受,同志文化也应自然地出现在各类主流文化当中,从而成为人类文化的一部分。现在,我们能从电影中听到更多同性恋者的声音,并且能够坦然地听取这些声音,同性恋电影由边缘电影的地位,发展到今天的正渗进主流,甚至在西方形成一种新的电影类型,追溯根源,这一突破不仅得益于日渐宽松的审查制度,更得益于是渐宽容的社会环境。2001年12月14日,中国首届同性恋电影节成功在北大开幕,这个举动也许对大陆今后的同志电影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诚如王小波所说,“有的人渴慕异性,有的人渴慕同性,但大家对爱情的态度是一样的,歧视和嘲笑是没有道理的。”我们关注那些处于边缘地带的人们,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正是我们内心曾企图忘记的人们,而透过电影所折中国同性恋电影:艰难存活的同志情爱出来的,也正是与社会进步和理性思考相呼应的态度。西恩·潘在第81届奥斯卡颁奖礼的最后还说:“我还要感谢眼下的电影界,赋予了同志题材电影更多的自由与空间。”说得好,感谢电影,羡慕所有电影人,时刻能在时代的前方奔跑。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