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身心灵整合家园
身心灵整合家园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2,048
  • 关注人气:13,8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冷酷还是爱?——杨力虹与家排工作坊学员沟通记录

(2016-02-20 20:15:29)
分类: 家园日志

冷酷还是爱?——杨力虹与家排工作坊学员沟通记录

 

* 小同——家排工作坊学员
* 杨老师——杨力虹

 

小同:
杨老师您好!我是今年元旦您在北京的关系疗愈工作坊上第一个做个案的学员,不知道您是否对我还有印象?您当时给我做的个案对我个人的震撼和影响非常大,可以说是极大地改变了我当下的生命状态。回来后我在待人接物方面都有了很大的变化。真心的感谢您!

 

今天之所以要加您的微信与您直接沟通,是因为当时在上您的课时,您的有些做法让我非常困惑。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在您第三天的课堂上那个遭遇家暴的女孩子情绪很激动地请您为她做个案的时候,您当时拒绝了她;当在课程结束之后那位曾经身患中风的阿姨哭着请求您为她做个案时,您也拒绝了。应该说,这两件事情对我的震撼有点大。在我看来,您既然有那样的大爱,为什么不能够帮帮她们呢?对就当事人而言,这都是非常重要的生命议题,为什么不可以在当下帮她们解决呢?当然,我理解您众生平等的说法,只是每件事情的重要程度还是有差异的,不是吗?我也知道后来她们找您做了一对一的个案。

 

因此,我对您的一些动机产生了怀疑,或者说不认可。不过出于礼貌,这些东西我一直压抑在心底,直到今天看到了王同学的分享,我终于有了想向您一吐为快的冲动。我是课堂上唯一一个抽中一等奖,可以半价上您的“安心正念——杨力虹系统排列导师班”课程的学员。可是到目前为止我一直在犹豫,因为我觉得我要追随的老师,一定是要有大爱,而且各方面都让我钦佩的人。我对您的课程非常感兴趣,我也有意成为系统排列导师。所以我真心地希望您能帮我解答困惑,这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我如鲠在喉。当然,我提出的这个问题对您的确有诸多冒犯,还请您原谅!

 

杨力虹老师:
非常好,这样的话是需要表达出来的,不然会在你心里形成一个心结。我反复强调,我给学员的只会是他们需要的,而不是他们想要的,就是Need 和Want的区别。你讲到的这两个个案,当时她们最需要的,就是暂停,而不是在她们正在情绪波浪中,我去替她们做什么。这个时候你做不了任何事情,所以需要让她们按下暂停键,等这个暂停达到一个平稳的状态后再做疗愈,那就事半功倍。正如我说:清水才能照见明月。

 

万法唯心,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了收她更多的费用来接她的课后一对一个案,实际上她们的个案是因为我的机票航班取消,改期才接的,这就是因缘,我也理解你如此的揣测,中国人“信”太难,疑心强大。如果她还在受害者的情结里不出来,任何人都帮不了她。一个受害者永远不可能被疗愈,因为她不愿意向你打开这扇门,当她沉浸在她的剧情里面的时候,你无能为力。

 

如果当她们在情绪中我为她们做个案,也收不到理想的效果。“受害者”的惯性模式是责任外化,永远都是别人的错,同时还自怨自艾,以博取别人的关注、同情来填补自己的能量坑洞,有些灵修者称这样的人为“盗能者”。对于这样一个完全不想为自己生命负责的人群,用海灵格老师的话来讲,“不理他”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疗愈,这也是他最需要的。当他惯用的那些模式突然遇到这样一个所谓表面上看起来冷酷无情的“不理”的时候,他才有了一个回到自己内在的机会。所以海爷爷经常被人诟病非议,说他冷酷无情,在我看来,他才是最有情有义有爱,与道同行的人。相反,我参加过其他一些老师的工作坊,你会发现某些学员跟着这些老师,花了巨资,上了各种系列课,仍然习性未改,原地打转。你说,送给一位吸毒者毒品,是为他好,还是害了他?所以,每个人每个案主的状况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我会愿意当下给他做个案,但有的人我不会。我会观察,当他时机到了,真正准备打开的时候,我才会给他做。

 

小同:
杨老师,谢谢您给我的回复,我想我明白了。当时这两个案主都还处于情绪比较激动的状态,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很难做到对自己负责,因此做个案也会事倍功半。那我还想问一下,NLP里面有对情绪进行处理的很多技巧。我们是否可以先用NLP的方法先帮助她们处理了情绪,然后再为她们做个案呢?

 

杨力虹老师:
情绪处理也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当下是可以缓解的,可以让他进入一个相对平静的状态。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那个时空点上,让他按下这个暂停键,让他回到自己,跟自己连接,这样会比较好。一脚踏空时,经常会有开悟发生。你说的那个NLP的方法,有时候我也会用到,但是针对不同的案主,我也是有不同的方法的。

 

航班改期,我们无法看到后面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推动。所以就顺应吧!我能做的就是顺应这个因缘。我没有任何预设,没有任何精明的安排。就像在课堂上,我只跟随每一个缘起。我是一个永远不知道自己钱包里有多少钱的人,家人称我为马大哈!我不算计,只是尊重并允许金钱流动。是的,一分钱都带不走,执着它干嘛?当然,我说这些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你来上我的课,来跟随我,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尊重。因为只有真正地热爱,真正地信,这条路才走得通。

 

冷酷还是爱?——杨力虹与家排工作坊学员沟通记录

 

小同:
您放心,这个道理我明白。实际上,正因为我爱,我想要走这条路,所以我才会非常地纠结,我到底要跟随什么样的老师。我觉得只有跟随对了老师,我才会有真正的发展。我还想冒昧问一句,学完了您的正念课程,我们是否也可以对案主有这样明确的了解与认识?既然案主想要的、需要的都是我们导师的判断,那么有没有可能导师也会判断失误呢?

 

杨力虹老师:
如果你是听头脑的话,有可能。要证明小我的时候有可能扭曲。所以要完全让自己放空,让能量自然呈现,顺着流走,那就不会判断错误。最重要的是,成为那个案主找回自己力量的支持、陪伴者。

 

小同,非常好,我们这段谈话你可以整理出来成文字的东西给大家看一看,给其他有同样疑问的同学以启发吧!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我当初也这样过来过。我做主办方的时候,也接触过很多灵性的老师,会发现他们的任何一个不让我舒服的举动都会让我有愤怒,有不满,有不解,甚至怀疑等等。现在走过来以后才清楚,这些情绪其实都是我们内在的投射,当初却都信以为真,落入自己的故事里面去了。

 

我还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个例子,就是2010年海灵格老师在香港开家排工作坊,当时有两三位内地学员冲上台去,又是朗诵诗,又是指着海爷爷鼻子,各种各样的表演。海爷爷当时反应就是目光完全不落在他们身上,当时对我影响很大的一句话就是,海爷爷说,对他们最好的治疗就是不理他们。所以这个当机对症很重要。就是那个场域能量,你会清楚地感应到当下,对案主来说,最好的疗愈是什么,而不是一味地去顺从案主的各种需要。如果这样,案主会上瘾,短暂地得到满足后,又很快陷入过去的模式里不断重复。这对他的长远人生来说是没有帮助的,只会让他耽溺在这个情境里面,这就是你们为什么会经常遇到“课虫”的原因。海爷爷遇到这样的案主时,有时也会说“请你下去,我不会替一个孩子做工作。”还有,有些案主上去,他会说“我不会陪你玩这个游戏。”就这样一句话,这个案主就会被赶下台去。我给你讲海爷爷的作法,也许你会更清楚理解我当时的举动。

 

而事实上,那两位后来做了一对一个案的案主,收获都非常大。时机成熟时,一切就会刚刚好地发生。我从来不追踪案主的反馈,我不会借由这些个案的成果来满足我的小我,我不需要靠这些来确立自我价值。我只知道,因与缘的结合,必定有果。没有什么偶然,一切皆是最好的安排。

 

小同:
以上就是我今天上午跟杨老师的全部沟通内容。整理出来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应该说在今天和杨老师沟通之后,我发现自己对这条心灵成长之路更清晰了,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方向——我要走上系统排列导师之路,自助助人!在此,再一次衷心地感谢杨老师,谢谢您。也谢谢群里所有人一直以来的陪伴,谢谢大家!

 

2016年2月17日

 

 

工作坊学员群   分享讨论

 

冷酷还是爱?——杨力虹与家排工作坊学员沟通记录

 

■ 老师的话我非常赞同,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去追随术的原因,术只是一种方法,治标不治本。

 

■ 我也借此机会分享我在课堂上的一个小片段。刚上家排工作坊时,对这个课有许多排斥,找了时机跑去问杨老师,您这个课接下来要讲什么,其实之前的时候我已经问过了负责的工作人员了,但是据说主要是随性的。就越来越想走,杨老师当时听到我的问题很惊讶地回答我说:我怎么知道?!我没办法帮你做决定…… 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什么老师啊,有一点不爽,回到座位上。但是后来我才发现这是我其中一个模式,我很喜欢问各种人,我该去怎么选,很多的问题,前男友的问题,我该不去做这个,我做这个是否合适?我发现当老师拒绝我以后我竟然觉得这样很好,我就自己回去安静地去思考了,有的朋友每当我问怎么办的时候,就帮我想怎么办,就总是和我说既来之则安之,然后自己顾自己做事,不理我,事实上,后面的这个朋友我很喜欢和他分享,分享完我就知道怎么做了。“当有人回绝我说,你自己去选的时候!所以这句冷酷后面的爱,这个才是叫无条件的,对我有帮助的方法!” 赞杨力虹老师!

 

■ 我也分享下我的感受吧。 其实那天在做个案之前我是犹豫的,一个原因是之前通过各种方式寻找过这个答案,另一个原因是这么重要的决定不想由别人帮我去做,尤其怕给老师添不必要的麻烦(看起来像是因为本身是老师才这么选的)。但是缘分真的很奇妙,其实报这个班之前我就想学家庭教育相关的,但是当时脑袋短路,真没把家排作为其中的重要环节。 最后又出了“安心正念——杨力虹系统排列导师班”,简直有种狼见了肉的感觉…… 而且即使之前尝试种种方法,心里面还是有纠结,不够肯定,怕影响父母朋友等等…… 做个案之前就有感觉我会被选中,但没想到是老师半指定的,所以有些小惭愧,还要谢谢大伙…… 个案最后当我和“理想职业”拥抱痛哭的时候,几乎和老师同时说出我好想你,而在此之前我还看到他恐惧的后撤,老师说是和父亲的关系问题,我恍然大悟。想到我是多么想改变我的父亲,我尤其记得十年前我为什么想学心理学(虽然后来没学 ),当时我心里面想的其实就是“拯救”我的父亲,当然更深一层可能也包括拯救母亲。现在选择的教育行业和工作中做的很多事,也很大程度上有这样的潜意识情结。明白到这里,后面就是一步步的疏通,只是后面的疏通少了很多头脑的计量,更多是由心出发。现在平时走路做事也是这个状态。顺其自然,当我真的内心迫切想做的时候我再做。感觉很快乐,在时刻的觉察中体会成长。 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我先分享到这里~

 

■ 我也一样,看到了个体的差异性。当时我也很同情那个遭遇家暴的女孩,很想老师把那个机会给她。但看到老师拒绝了,我的心里又是很舒服的,老师的拒绝让我看到了真的有公平存在。课程结束,阿姨提的要求我猜想老师也会拒绝。我在生活中就是想要这样的存在,但实际上我们生活充满了腐臭味,阿谀奉承,贪官污吏,花言巧语等等,我觉得一切都是“关系”维系的,没了关系,寸步难行。相反地,如果老师当时满足了她们要求,也许就不会有我今天的突破了。


 

冷酷还是爱?——杨力虹与家排工作坊学员沟通记录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sxlzhjy.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