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酉妈虎妈
酉妈虎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500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求医记

(2015-07-31 12:14:44)
标签:

健康

澳洲求医

百日咳

抗生素

whoopingcough

分类: 酉妈的生活
      最近的一段求医经历,感慨万千,有必要给大家分享。

      酉肥7月4号开始出现咳嗽,我以为是我传染给他的感冒,没有多加重视。

      咳嗽第2天,全家回到悉尼。咳嗽第4天,全家出发去艾尔斯岩。当天晚上咳嗽严重,影响睡眠,阵发性,时有痰音。

      咳嗽第5天,一边在暴走乌鲁鲁,一边打电话给当地诊所,诊所说因为当天预约已满,需先打求助热线,如有需要再跟他们联系。然后打求助电话,问了详细病史和家族史和地址等等等等,认定我们可以去看。再打给诊所,才求得可以见当地全科医生的机会。

      见了医生,询问病史,测体温正常,听肺部正常,说,可能就是因为从滑雪地到沙漠孩子不适应,没什么事,两天后真不行再来一次。要求配止咳药,他说他们药房没有,超市里有卖,但没有证据证明那些超市里卖的咳嗽药真的可以止咳。。。(先汗一个)

       咳嗽第6天,晚上有更严重趋势,一晚上估计只有三四个小时的睡眠,一直在不停的咳咳咳。

      咳嗽第7天,打电话给诊所要求复诊,给我们约了一个临下班时间硬挤了进去。医生态度已经没有第一次好,觉得没什么事怎么又来了(而且正逢他下班时间)。再次测体温正常,肺部正常,说,估计要你们回到悉尼才会好。要不你们去超市买瓶咳嗽药吃吃好了,完全没有当时说咳嗽药无效的记忆。
      根据他的推荐,去超市买了咳嗽药(但结果没有一点好转)。

      咳嗽第9天,飞回悉尼。第10天,约了看村里医生,结果当天事情太多我忘记了,错过了预约时间(这也是预约预约的讨厌之处,每人每天都要根据记事本做事,每天上发条似的,不能想到什么马上去做,要等!)

      咳嗽第11天,到学校上学。医生的不重视导致家长的不重视,依然送去上学不说,下午的球赛训练也没落下。
      咳嗽第12天,找村里全科医生,同样测体温正常,听肺部正常,给配了一个Puff(每次往嘴里喷两喷的喷剂),说不含激素无依赖性,喷到不咳为止。我回家查了,是奈多罗米钠,平喘药。这一天,还是没有抗生素。

      那平喘药没有起一点作用。咳嗽依旧,阵发性,偶有痰音,夜间或运动时更重。

      咳嗽第19天,我在白天暴走5公里后开始发病咳嗽。

      他第20天,我第2天,按预约时间去看村医生,到我们的点了前面还有两个等着没看(估计还要半小时),因为我们后面还有其他课,只好离开,没看成。

      他咳嗽第21天,下午学校回来发现发烧,同时我咳嗽第3天,又去见医生,测体温38.2,给儿子开了5天阿莫西林,并开了一张X光检查单,说如果两天后体温下降咳嗽好转就不用去拍片,反之,去放射中心拍片。于我,沾了酉的光,他认为我俩是同一个病,所以直接开了抗生素,查纪录2月份(当时刚从国内回来也是咳嗽)曾经用过抗生素,于是开了和当时一模一样的罗红霉素。

     他咳嗽第22天发烧依旧,第23天晚上,温度勉强退下不再回升。第24天,因为医生的话,我认为阿莫西林有效了,没有带儿子去拍片,还送他去了学校。

      对于我,咳嗽第6天,罗红霉素吃了三天没有任何感觉,咳嗽越来越重。

      正好有政府免疫部门来信说小虎的4岁免疫针统统漏打希望及时补上(4岁时也没人通知,半年后才被通知),这一天,我带他打了百白破和麻疹疫苗等,顺便我要求自己再看一下,因为完全没有好转迹象,他把我的罗红霉素改成了阿莫西林克拉霉素钾,我强调我们咳嗽很厉害,咳的时候象要死过去一样。他很不以为然的建议我去药房买不要处方的澳洲版的白加黑。。。 

      这个时候我终于坐不住了,咳在儿子身上没有足够体会,咳在自己身上就知道这次病好凶险,咳得实在太厉害。于是想到了在隔壁大村Chatswood有一个华人口中的神医,关于这个神医,我先要做一下交代。

      他是六七十岁的香港人,很中国化,看病不给预约,谁早到谁先看。看病态度严肃和本地鬼佬医生相比很不和蔼可亲,还不让我说话,一定要他问什么我就答什么,不肯听一句我由他的问题延伸出去的任何话。 我们刚移民过来,就有朋友热情推荐这个医生,跟他打了一次交道,我感觉我仍在国内看病,排长队,态度不好,更蹊跷的是,他开出来的防疫针要我自己掏钱买,他那里看病自己要掏钱,政府只分担其中一部分。这是之后我搬离Chatswood酒店住到St Ives时见到另一个上海裔的女医生后发现的。上海医生一看说,老大的防疫针都没有强制要求的,不打也没关系的,而且,她说防疫针不要出钱买,都是免费的呀。从国内刚出来的我还一度怀疑那香港老先生是不是拿防疫针的回扣才让我去自费买针的? 从此不再去看他不说,还把那防疫针给退了。

      这一天,在我觉得走投无路,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下,带着儿子去他那里排队等待。还是同样一句话,我说咳起来象要死过去一样,他听了愣了一下。之后,给儿子开了X光单子,让我们赶紧去做,下班前还能出报告。放射中心在离他的诊所200米的一栋房子里,中间隔着很多商店,两个红绿灯。拍片是全免费的,拍完有片子拿,但是报告直接传真给医生,我们看不到,我们唯一能做的是逛会儿商场一小时后去医生那里等结果。

      一小时后,医生告知胸片正常,他怀疑我俩得的是百日咳!!!我靠!我整个人都傻掉了!他跟我说:我们新州有这个病的。我说我们小时候都打过防疫针的呀!他:去年打的都没用!!看我傻成那样,估计看不下去了,安慰了一句:我说是可能,不能排除,但还没有确定!

      然后开化验单,血检查和咽部检查,还加急的,去另一个方向另一栋楼的验血中心,距他的诊所300米,我之后忽然戏剧性的发现这个拍片验血看医生的过程其实很像国内在一个医院大楼里,只是把上楼下楼的过程变成了走平地,中间还可以逛马路,而全科医生就分散在商场马路附近的各个角落。
      除了开单他把酉的药改成了克拉霉素,看到我那一天才改的阿莫西林克拉霉素,他说已经改了就先吃吧(我知道他也很无奈,因为我去药房买这个药的时候被要求拿医疗卡在网上登记备案了的,他不想当天再改其他药了)

      他咳嗽第25天,我第7天,继续咳嗽。这一天,我已经在家带上了口罩,但是孩子还是继续上学去了,因为医生没有说不可以,我也当然很不希望是这个病,虽然谷歌了百日咳以后越来越确信自己得的就是它。

      他咳嗽第26天,我咳嗽第8天,中午接到香港医生的诊所电话,我把儿子从学校接出来去医生那里,我们被宣判:百!日!咳!

      当时的心情我此刻无以言表。

      他给其中一家药店打电话找人,一通粤语后跟我们说不要去其他药店,就去这一家,找某人,买这个药!(要在2年前,我肯定又要怀疑这是在拿回扣吗?其实人家只是慎重对待此事而已。)

      宣判百日咳的同时,他还宣判我还有救,儿子就不一定,但一样给他吃药,这次吃了有救最好,没救就要继续咳到4个月!我靠!!!4 个月!我提高了嗓门!他头也不抬的回我:不要这样瞪着我(他怎么知道我瞪着他?)!不是我说的,是这个病就是这样的求医记。 三个礼拜内吃药有效,三个礼拜外就没效!然后迅速打了一张儿子必须停课5天的纸让我们交给学校。
 
     然后他翻查儿子的病历,狠命的敲着桌子对我说:看看!看看!你不听我的话!两年前我就要他去打这个针,你都没有打!

     然后他把前台叫进去让我在里面付账,让我们从侧门离开,以免影响前台等待看病的其他孩子。

     出来见到某人,泪如泉涌,觉得太对不起儿子了,白白耽误了这么多天病情,真要咳上4个月,可怎么办?!

     小虎和他爹也必须看了,因为虎是2天前刚打的针,就给某人配了免疫针街上药店买回来打了。但俩人都还是有在打免疫针前就已经感染上的可能。医生开了两个血单以备咳起来的时候直接去化验。还在电脑上给我们放了一段影像,一个婴儿患百日咳后的表现,告诉我路上遇见1岁以下的婴儿要尽量避开。

     回到家,开始骂那两个延误病情的庸医。在艾尔斯岩的庸医不属于新州管辖不知道这个疫情,你村里的庸医总该知道的吧?!

     然后,我翻了一下,查了一下香港医生配的貌似神秘的5天救命药:阿奇霉素!我又被震惊到了!我在国内的时候感冒黄脓痰我就要上这个药一吃就要吃两盒十天的好不好?!这三片药5天能管用吗?

     给在悉尼的朋友说起,了解到最近朋友孩子的两个不同的学校都有发现百日咳的病例。还有朋友说这个病年年有疫情的。也了解到孩子班里期间有7个孩子请病假没去上学。我不敢说我们就是罪魁祸首,但是罪魁祸二肯定有的。我们递交病假条后,学校马上发文给家长了,说四年级有孩子确诊百日咳,然后把百日咳的相关信息都转发给大家看了。仔细一看,这个国家的规定免疫针里面,四岁打百白破之后的下一针加强,是孩子在high school的时候。

     真是太操蛋了!!试想一下,假如我家酉是传染源头,假如我们在国内,他肯定会在发病一周内吃上阿莫西林,三天后没效肯定要换药,三换两换肯定就换到阿奇霉素了,这不就得了,两周内吃上,两周半就能控制疫情了。而且吃抗生素的中途本身已经减弱传播力。根本不会有咳上4个月的机会啊!
      他们明明知道年年有疫情,为什么不告知不强迫打免疫针,而且为什么各村的庸医都不知道这么基本的东西。
      还有哦,我们这样的疑似病例居然在确诊前可以去学校上学,我也是醉了。

      分析来分析去,悉尼的朋友给了总结:凡是看病不要钱的都是庸医,凡是看病要自己掏钱的,就是神医。我发现这条是真理,艾尔斯岩的庸医和村里的庸医看n次都不要钱,这次香港医生,我们全家先后六人次自费掏了共335刀,医疗卡返回256刀,相当于自费79刀,药费:两人抗生素加喷剂加起来共121刀,全部自费。(这里药费国家不负责,除非是能拿养老金的时候,国家报大部分)
      
      再让我总结一句,这里不是天堂!

      至于我的咳嗽到底会不会好什么时候好,儿子会不会真的要咳四个月,就等我们吃了5天药再看吧,反正到今天第三天,还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求医记

      这病有7-20天的潜伏期,至今,我都没法弄明白儿子的传染源在哪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