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阳光甘南
阳光甘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842
  • 关注人气:5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光书35:一夜新霜

(2019-09-08 22:08:19)
标签:

原创

哼给自己的歌

分类: 心情文字

一夜新霜

 

时光书35:一夜新霜

  1.

  一定是我的味觉出了问题。

  自从那些红色的果果出现在街头,每次路过时我都忍不住要看一两眼。它们跟我小时候见过的一模一样:红、鲜、萌,还饱满……

  那天中午下班回家时,它又出现在我必经的十字路口。那个用头巾围了脖子跟嘴巴的妇女,正专注地用一个小玻璃杯把它们从盆里舀到塑料袋里,嘴里还数着数。买主是一个小个子胖女人,脸上的粉底厚得让脖子和脸蛋明显成为两个区域。我赶紧把目光移开。

  带着林间香气的果果们一颗颗簇拥在一起,像一团燃烧的火焰。

时光书35:一夜新霜

  怎么卖? 我决定安慰一下我的味蕾。

  头巾女人头也不抬地说:一块。

  “一杯一块吗?”完全等于问了句废话。但头巾女人又瓮声瓮气地回:一杯一块。

  哦,我买上五杯就够了。回去用白糖腌一下,像小时候那样,就可享受美味了!我咽着口水心想。

  五、六、七……红色越来越少,眼看要见盆底了,头巾女人还在继续。我急了:我也要!

  “还有。那边还有……”她朝远处呶了一下嘴。

  终于数够十杯,胖女人付了钱,心满意足地提着袋子走了。

  头巾女人拿起盆子说:走,那边还多呢。

  到了商场门口,她从一个地摊前拿出一小桶果果问:要多少?

  我准备好五块钱说:“五杯。”又问:我能尝一颗吗?

  她挑了一颗深色的说:尝这个,甜。嗯,真的很甜。

  然后,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小塑料袋,小心翼翼地数了五杯,说:二十五。

  我以为听错了,把五块钱递了过去。她又说:是二十五块。

  我讶异:不是一杯一块吗?

  她说:不是。一杯五块。

  可是,刚刚我分明听的是一块。瞬间有点被蒙的感觉。但想了想,又不能让人家再舀回去两杯。于是乖乖付了钱。

  旁边一看热闹的小伙子说:五块也太贵了,杯子那么小……

  摆地摊的老奶奶也说:五块贵了,就是林里的野果嘛……


  路上忍不住吃了一粒,酸晕。

  回家后,一颗一颗捡干净,清理掉叶子和草屑。还好,没发现虫子。用温盐水清洗干净后,把整颗地挑了出来,放入白糖。其余的都碎了,只好将就着吃。一边吃一边回忆小时候在林子里面发现它们时的惊喜和快乐,企图转移一下上当后的心痛感。但很快就吃不下去了:酸,涩,还略带一丝苦味……

  晚上尝了两颗用白糖伺候过的,也是酸倒牙根。真是奇怪:明明就是小时候吃过的,为什么不是那个味儿了?

  第二天,依然酸。白糖完全没起作用。

  第三天,直接倒掉。

  二十五块钱,估计只吃了五块的。

  看来,乡愁这东西还真不是随便就能够告慰的。


  是五天前的事了。之所以无法释怀,是因为记忆太深刻:那么小的啤酒杯,一杯五块。装满了还要再摇出去一些。贵,还酸得无法无天……它们一定就长在当周沟,或者更远一点的林子里面。抛去时间和人工费,那一杯的成本……唉呀罢了罢了,数学又不好,一算账就头疼。

  那时候我们叫它婆烦。是不是这两个字无从考证,反正是这个发音。

  它还有个好听的学名,叫覆盆子。


  2.

  路过东二路桥头时,一只虫子飞进了我的右眼睛。它一定是迷路了,并非喜欢我。

  我快步拐入沿河的林荫道上,拿出手机作镜子,翻来覆去找半天,直到泪眼迷离也没发现它藏在哪里。不舒服,只好边走边用手揉。一个姑娘擦肩而过时盯着我看,她肯定以为我在流泪。

  河边那些植物们依然蓬勃,散发出温柔的光泽,即使秋的气息已经来临。手掌抚过那些叶片时,依然能感觉到筋骨的存在。

  慢慢地,心里的雾似乎散去了一点。

  只要这些绿色尚在,这座小城毕竟还有可去之处。

时光书35:一夜新霜


  东二路。东三路。东四路。东五路。沿着格河,从一条街道走到另一条街道,看两旁的街景在河水里清晰的倒影,听路过的人大声地电话,感受着别人在秋天里忙碌的样子——

  餐馆服务员在路边打球。理发店的黄毛理发师倚着门框煲电话粥。酒吧里传出吉他声。卖水果的小贩推着三轮车一路吆喝……

  看上去,人们都很忙,没有人顾得上滋生伤春悲秋的忧伤。

  好羡慕他(她)们。

时光书35:一夜新霜

  如果这时候提着相机上山,草也倦了,花也一定瘦了。

  不知道干什么或什么都不想干的时候,走路大约是最好的治愈方式。

  哪怕是去逛超市,一遍又一遍地去观察货架上那些摆放有序的货品。

  也不知道超市最早是谁发明出来的营销模式,真的太管用了。每次去都不会空手而归。所有进去的人,都不会空手而归。


  广场上,行人寥寥无几。几个小孩在风中奔跑嘻闹,笑成一片。果然,只有孩子的快乐才是纯粹的。

  小时候真傻,居然盼着长大——

  丰子恺先生这一句,不知剌中多少成年人的心。

时光书35:一夜新霜

  白露了。时间过的真快啊!

  看着被风吹得空荡荡的广场,我听见自己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瞬间,这声叹息就被街头的喧嚣给淹没了。

  可分明,黄昏时分的当周街看上去那么安静。

  

      过了这个节气,草原上该落霜了。

  想想,这么些年来,我对季节的敏感,竟一直都没有改变。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牙科诊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