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阳光甘南
阳光甘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842
  • 关注人气:5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采访手记:雾里舟曲

(2018-06-07 23:24:43)
标签:

原创

哼给自己的歌

分类: 小的人间
采访手记:雾里舟曲

采访手记:雾里舟曲

采访手记:雾里舟曲


坪定
“山路十八弯”一定是用来形容舟曲的吧?无论去哪个乡哪个镇哪个村,几乎都要不停地爬山绕弯,一直绕到你恐惧到麻木、再从麻木失去恐惧感。
去坪定的那天阳光很好,路过的那些杨树叶呀槐树叶的,都有了薄如蝉翼的质感。如果不是风尘仆仆地赶路,我很想停下来触摸一下,好让笨拙的手指也沾染一些那样的透明。
爬山下坡穿过大片绿荫,终于在人困马乏之时抵达那个叫坪定的小村。村子不大,和乡政府的楼房错落在一起,藏在绿荫遮蔽之中。村口早早地有人在等候,我们绕道跑了好久,也不知道他们等了多久。蜂农家的屋檐下,喝到了新酿的百花蜜。透明的塑料口杯里,兑了开水的蜜汁一点点融化开来,口感清香迷人,轻啜间已是唇齿芬芳弥漫。斜着一顶蓝帽的养蜂人面相憨厚,典型的农民形象。养蜂养了30多年的他,已跟蜜蜂成了相依为命的知己。他解释说,因为先是梨花,再是油菜花,最后开了槐花,所以称之为百花蜜。油菜花常见,也不稀罕。独觉身体里面瞬间渗透了梨花槐花的味道,整个人都有了芬芳宜人的通透感。很想买一罐回去,想了想,终没敢开口。
陪我们同去的杨厂长,大约50岁左右。或者要更大一些,因其两鬓斑白眉目间已微露慈祥。他告诉我,飞过我们头顶的那些飞机,是西南航空公司的航班,兰州到成都或到其他地方,这里是必经之路。仰头,看到机翼划过天空时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不知飞机上昏昏欲睡的旅客中,有没有人在低头时,会看到这个叫坪定的小村。
穿行村里时,路边有一头线条优美的驴在低头吃草,我转头问身边的厂长:“咱村里是不是有养驴的传统?”厂长善意地纠正说:“那是骡子……”
想起去年路过康多峡,从车里看到有人拿着奶瓶在喂小鹿,于是摇下车窗惊呼:“看,小鹿!”一车人笑得前仰后合,才知那是刚出生不久的小牛犊。
……
临离开时,终于想起出发前特意装在包里的几颗水果糖,分给了村口的孩子们。

采访手记:雾里舟曲

采访手记:雾里舟曲


曲告纳
舟曲的很多地名都是意译而来,所以一般人是不会理解地名的含义。我的意思是说,我就是那个很一般的人。
曲告纳在地理位置上已算是陇南了。车子驶出两河口,拐入通往武都的方向。我们要采访的那个致富带头人是个名副其实的带头人,开着自己的大奔一路狂奔,带我们去往曲告纳他经营的种植基地。
那天的雨来得一点征兆都没有。完全是突然间落下来几点雨,然后瞬间就成了倾盆之势。
雨刷器来回晃动,视线一片模糊。
迷蒙间,见大奔拐进一家山庄。山庄出现得也很突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突然就一片柳暗花明。
下车时,庄主已将雨伞撑到跟前。第一次因性别而享受周到服务,多少有点受宠若惊——这么些年,一入工作状态似乎就忘了自己是个女生。
午饭时,雨仍未小。很担心被困在这里,于是忍不住地问一些白痴问题:“这儿经常下这么大雨吗?”“会不会一直下到天黑?”“这里会不会有泥石流?”还好,被问的人都很有耐心,答案也都满含安慰意味。
在曲告纳的采访,完全是冒着雨进行的。村民们可没庄主那么有眼色,并不会因为你是女生就把自己头顶上的伞移给你。衣服、头发都湿了。最难过的是双脚,完全被浸在了水里,凉到腿肚子疼,只好忍着。在村里找厕所时,一大帮男人居然没有人告诉我谁家的可以用。最近一位村干部想了想说:村委会原先有,后来拆了。要不,你往前再走走去路边吧……
天哪!
雾很重,在半山腰缠着。路边的灌木丛中开满了白色的小花。形色告诉我,它叫蔷薇。
这些小花,是那个小村留给我的唯一的一点好印象。

待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