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阳光甘南
阳光甘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291
  • 关注人气:5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陟彼南山

(2016-07-21 22:02:28)
标签:

哼给自己的歌

心情

分类: 心情文字


陟彼南山



     陟彼南山

那座叫录豆昂的山上,去年忽然多了一处观景台。

沿一条土黄色的木栈道抵达坡顶,便能在那个大号的摇篮里依着栏杆一览羚城全貌了。在晨雾未散的晨间去会更好,城市朦胧而草木清新,潮湿的木台阶发出的声响低沉而憨厚,加之夜间褪去的喧嚣还不曾浮现,世界安静如初。第一次去时,我觉得那个摇篮实在是打坐和冥想的理想之地。后来又去,摇篮已被一群聊天抽烟玩手机的人给占领。只好绕道。

观景台出现之前,我不知道那座山确切的名称。只根据方位称为西山坡。春天来临至花草未枯去之前,我会偶尔光顾。从山的这头走到那一头,再走回来。除了蒲公英,蓝到忧郁的马兰花会最早开在山坡上,一丛紧挨着一丛,彼此爱慕又相依为命的样子。入夏,花开的就更多了,黄的紫的白的蓝的,攒出了一片万紫千红。可很多时候,它们会藏起内心的热烈,一个个看上去孤傲又独立,让喋喋不休的我们自惭形愧。我一直相信草木是有语言和感情的,只是不屑于跟人类交流而已。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自作多情地陪它们坐上一会儿,在清晨或者黄昏。

录豆昂这个名字好记。因为是音译而来,当地人一直把“昂”读成“nang”。我更希望有人能把“录豆”读成“绿豆”,但是没有。比起西山坡,我喜欢当周沟更多一点。当周沟在小城南侧,说是草原,其实就是一条狭长的山谷。闲时,我去当周沟的次数要比录豆昂多的多。甚至有一年冬天,我也光顾过寂寥空旷的当周草原。那天,清澈的阳光匹配着更为清澈的天空,让人心动不已。空无一人的当周草原,只有呼啸的风声旋转翻腾,成为世界上唯一的声音。牛羊都在向阳的山坡上静卧,却不见牧羊人的身影。脚底下的草色和远处的草色,都透着无垠的寂寥。远处的山头,被积雪凛冽的光芒深深覆盖,春天因此显得遥遥无期。瞬间,心底生出莫名的绝望和孤独,无所适从又知逃离无用,开始后悔。但是,我竟模仿牛羊的样子,在向阳避风的山坡上坐了下来,似乎是为了细细探究自己的内心: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季节来到无花无草无人烟的南山?难道只是为了遇见一群没有牧人的牛羊?

人其实是读不懂自己的。很多时候,我很欣赏那个陌生的自己。因为陌生而彼此吸引,和自己成为知已,应该算是一件幸事吧?很多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想要什么。且我相信,一个胆小又易触景伤情的人,选择在冬天爬一座人迹罕至的山,肯定不是为了挑战自己。也许是心底里有着小小的叛逆。

夏日的当周草原喧嚣得不成样子,大批的“羚”们纷涌而至,在山坡上、在树林边、在帐篷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响彻山谷,藏歌,或者DJ。但那只是帐篷的主人招览生意的手段,他并不在意山上的花草和头顶的云朵到底喜欢听什么。骑白马上山的并非王子,在摩托车上尖叫的也不是诗人,但他们都很快乐。至少看上去是。可是,我仍然喜欢当周南山曲终人散后的宁静,就像我昨天黄昏时去过的那样。哪怕每次出现在山头的除了羊群,还是羊群。

倘有可能,我希望汤唯能坐在寂静的当周南山上读吴秀波写给她的信:最近出差,不能按时给你回信了,你要好好的……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卓尼札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