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阳光甘南
阳光甘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174
  • 关注人气:5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光书•15

(2016-05-22 22:09:26)
标签:

原创

哼给自己的歌

分类: 心情文字

错过

去乌镇,真的只是为了看一眼木心先生的故居,想隔着远走的光阴和他说说话。想借他的暖,来忘记尘世间的凉薄。想在小桥流水与白墙黛瓦间再重温一遍“每夜,梦中的你。梦中是你。另一些人,扮演你入我梦中。哪有你,你这样好,哪有你这样你”的深情。

那日途中,江南的烟雨始终缠绵于车窗外。细碎的雨滴落在玻璃上,汇成小溪,像我心底的期许一样逆流成河。是的,对于乌镇,我是抱有期许的。我以为从路上开始,就能避开游客的身份和心态,以虔诚和安静的姿势一点一点去靠近木心先生的温暖。我以为抵达后,能在他的小院儿里一直坐到黄昏。

一个拒绝被社会治愈的“病人”,见了先生该跟他说些什么呢?那么多话,从哪里开始才是合适的?或者,叙述中会出现逻辑混乱和辞不达意。但先生一定不会介意这些吧。

 

窗玻璃上的小溪随着雨滴的大小不断变换流向。车上的人都在昏睡,他们对玻璃小溪完全没有兴趣,到此一游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我当然清楚,没有人会像我一样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所以,我一直能够完全认同和接纳自己的孤独,也不必去解释别人眼中的孤傲。这样,我便不会为了苟同别人就假装自己是个健康无恙的社会人。疼痛,更能让人适时保持灵魂的清醒。

3月底开始读先生的《文学回忆录》,读的非常慢。因大部分时间都不属于我自己,只能临睡前读两页。有时读到喜欢处,还要忍住放下,第二天再复读。期间终于懂得,他为什么能写出那么多温暖得令人流泪的文字了。他讲宋词讲到《风入松》时说:最后两句不敢去解释,一解,就破坏掉。忧伤到极点。最后两句是: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很多时候,感觉先生更像个孩子,天真、澄澈。又如阳光,春日雨后干净的阳光。而我幸运,终于可以在初夏时节,披一身江南的迷蒙烟雨去靠近寻求已久的温暖。

 

司机师傅兼了导游,下车后瞬间变身为职业导游模样,购门票定路线定时间。在他大嗓门的警告声中,我听到了梦想破裂的声音。一路冒雨满怀期待而来,还是沦落为一名眼神迷茫脚步慌乱的游客,被陌生空洞的人流胁迫前行。乌镇的游客多到惊人,每座小桥的两旁需得工作人员声嘶力竭提着喇叭喊,人群才会慢慢蠕动。我开始嘲笑自己的幼稚:为什么那么笃定地以为来乌镇就能完成梦想呢?为什么老是分不清幻想和现实?

失落。回程坐船,并没多少喜悦。潮湿阴冷的氛围中,我无法辩出木心先生曾经居住的大致方向,只能在心里默默跟他道别。见不着他,意味着我得继续陪伴寄居我灵魂里的那些“暗疾”,听任它们的抚慰或折磨。也意味着我蓄积已久的泪水仍然寻不到适合的出口。

我开始羡慕那些可以在乌镇住下来的人。哪怕他们只是为了去看风景。

 

十五年前,阴凉的晨

恍恍惚惚,清晰的决别

每夜,梦中的你

梦中是你

……

船靠岸时,人声嘈杂。我默念一遍这些暖心的句子,黯然离开。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江南小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