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2015-08-07 01:30:14)
标签:

高尔夫

黄药师

英伦球场漫步

卡诺斯蒂

十八号洞佳话

 

       接下来的这些球场都是现在THE OPEN的举办地,由于有电视转播的印象所以都非常期待。卡诺斯蒂是2007年英国公开赛的举办地,那一年哈灵顿在这里取得了他第一个大满贯的冠军,当然比赛的过程也是非常有戏剧性的,上一届法国人范德维德的记忆和图片想必大家都知道吧 ,最后一洞的故事加西亚保帕一推滑洞而出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有了这么多素材的重叠,对于卡诺斯蒂当然心有所盼。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捧着英国公开赛葡萄酒壶在卡诺斯蒂的会所上面也来一张吧,装装也精神!哈哈。。。

 

          当汽车穿过弯弯曲曲的小街道来到了这个海边的球场时,眼前的景色和建筑出乎我的预料,怎么这么大名气的卡诺斯蒂就是这样一个类似公众球场的景象呢?那些赫赫有名的故事都是从这么不起眼的小镇边的这块球场产生的吗?球场的另一面是另外的一个高尔夫球场,中间一个白栅栏分割过去了就OB了!平平的地势一片平静的气氛长草不长球道不窄果岭不崎岖,好像一个有名的名人你也会在早市的菜市场看到他和你一样砍价挑选,你总是有很多的疑问他就是这些大块头巨著的作者吗?

 

           打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2012年来到圣安德鲁斯,打过老球场之后,在镇上的东海餐厅等候吃饭,巧逢几位中国的高尔夫球友,听说他们去打了卡诺斯蒂,心里很是羡慕!对于我们打金仕班等而不去卡诺斯蒂遗憾不已,哪知道这几位老兄说你不去也就不去了,也就那样,还不如金士班呢!我倒是充满了好奇,到底是风景不同?还是难度不同?长草呢?风雨呢?心里长上了思念的草。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这是新会所,低矮的平房土里土气的,哪里有咱们的会所高大上啊?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你能想象一下这就是100多年的老会所吗?同样也是不起眼的,而且在酒店的侧面。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旁边的这座高尔夫商店应该是最古老的一个高尔夫商店了。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白色的房子是酒店,方便客人到此打球,现对于前面的鹰阁以及后面的坦伯利没法比。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从新会所的楼顶上俯瞰第十八号洞,这中间的一条小水沟就是故事的起源地。

 

           球场的旁边就是火车站,飞驰而来的列车倒是方便球迷到达看球,我们准备四人一组开球,磨拳搽掌地斗一斗体验一下这个球场的厉害,没成想出发员把我们拦住了,因为我们的四人组前面的两人组人家不让下场,得了,三三组合吧!可是过了不久我们发现后面有英国的背包球手两人一男一女同组下场,这是为何呢?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球场的景色确实有些乏陈可新,阿峰说不拍了拍了也差不多,也许这就是最如实的评价。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终于有了这个果岭的造型,有点儿意思,你的球是准备滚上去还是直接落点?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后九洞要比前九洞曲折一些,主要是弯曲的小溪切割了球道,造成了不确定的障碍。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长草呢?长草呢?长草呢?大风呢?大风呢?大风呢?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法国人范德维德在这里的一个经典瞬间,老范遇上大麻烦啦!结果你都知道的。

球叙英伦(三)平静的卡诺斯蒂
                  十八号洞果岭前的这条小溪有故事,您瞅瞅这么深的水我纳闷那法国老范怎么去救球呢?

 

        看来卡诺斯蒂跟我所想象的不一样啊?赵哥说了历史统计数据卡诺斯蒂更难,可是我们一路打过来就是球道果岭都很硬,长草稀稀疏疏,球道倍儿宽阔,怎么想象一下这里会有更大的风雨呢?

 

          故事得从上一届的比赛说起,那一年球会的草坪总监把这个俱乐部改得完全不一样,球道加长而且长草迎风飘扬,球道倍儿硬最窄的收球区只有十码左右,想象一下从300码以外的大力挥杆球会击中十码左右的球道?加上寒风侵袭,球手们苦不堪言,我是能够体味到这个布局的厉害!别的不说,US OPEN的比赛球道的处理就是这样,长草硬果岭这俩要素就够了,球手根本不是为了抓鸟而是为了保帕!所以那一年的成绩非常难看,听说加西亚刚从莱蒙湖打了个62杆高高兴兴地来到这儿,两轮下来加了三十杆回去哭晕在妈妈的怀抱,对了那一年他是初出茅庐的小年轻。

 

          英国的老派讲传统,所以每一届的英国公开赛在这里打的时候都是这个模式伺候,但是我们是看不到了,因为今天的卡诺斯蒂是如此的平静,你想象不到这样的球场到了THE OPEN期间会是怎样的狰狞?球手们在这样的布局下会是怎样的挣扎?

 

         我和老候以及老男人三人一组出发斗地主,只斗一个最好成绩的人,领头的那个永远一打二压力大着呢!没成想第一洞开球我一个大右曲去了右边,不长的长草死活找不见,只好+3出门,老男人救帕成功我跟着拔了头筹。后来慢慢地找回了状态,卡诺斯蒂地势较为平坦也有两个洞有障眼法,就是在球道上突兀一道横切土坡让你看不见果岭,打过去才觉得没有什么,如果没有这个土坡球道也就太平坦了。一路相安无事,这样的斗地主和谐的成分多一些。

 

          一个五杆洞500来码,左边有OB桩,主要是跟左边的球场分割开,我开球有些拉左又打了一颗也是同样的方向,过去一看两颗都在测距仪量了一下220码左右到果岭,小鸡腿一个发力却打进左边的长草中。。。后来张宇跟我说那个点就是本霍根第二杆进攻果岭的位置!哈哈。。。傍上名角了。

 

          这场球最出彩的是老男人,一个464码的长四杆洞竟然打鸟?!接下来的一个230码的长三杆洞竟然打帕?!我惊喜的是在这一洞的右侧竟然找到了我一号洞开飞的那颗球,就在中草区一点儿也不难找,开局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

 

          但是最后的闪光点是属于我和老候,最后一洞很长而且要过两道水,开球得直第二杆攻果岭也得精准。果岭沙坑保护,更重要的是不要忘了两边看台那些黑压压的观众群,我觉得这个洞可以列入世界名洞有打头!顶风400多码我和老侯都三上,最后的一杆都打得非常漂亮留下一码多一些的距离,保帕成功!

 

          打过了之后再回头看看两届大赛中的领先组最后的处理:法国老范两次下水,挽起裤脚准备救球但是水太深了,可能涨潮了,最后放弃吃了三破击进入加洞赛输给保罗劳列,今年的保罗劳列前三轮在老球场还打得相当不错!再过来的一届哈灵顿一路领先,没成想这一洞两个下水吃了双破击,如果后面的加西亚保帕冠军就要易人了,可惜西班牙的这位帅哥保帕推滑动而过。。。

 

         卡诺斯蒂,平静而又不平静,对于我们观光球友来说友善而又平凡,对于THE OPEN来说却暗藏杀机让大牌们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去面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