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戏梦将军 by Yvonne

(2016-11-17 16:07:05)

转载一篇小说,只因文末那一句“你迟来了着许多年,我仍乐意见到你。“

命犯桃花

    戏梦将军

    我娘告诉我,我出生时恰逢惊蛰,有花名桃,是月始开。

    有一青衣道士路过,给我留下一句话——

    鲜衣怒马少年时,命犯桃花误终身。

    青衣道士说我这一生无甚作为,全囿于一“情”字。

    所以自小,我娘将我当作女孩儿来养。

    十六岁那年,我方知女人是何物。


    那一日,暮灯寥廓晕黄,四月里起了风,挟裹温柔的凉意,一柳腰细眉女子与我在窄巷狭路相逢。

    擦身而过那一刹,仿佛四月春风吹皱一池静水,我心里惊起微澜。

    那女子低头一笑,执我来到一处院落,上书“戏梦楼”三字。

    楼里红灯高挂,隐着淡淡雾气,一个个姿态妖娆的女子朝我招手嬉笑。

    一时间,目眩神迷,我贪婪呼吸着戏梦楼里的诡秘香气,感觉身体微微散着热气。

    我喜欢这种气味,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情欲的气息。

    就这样我神思恍惚,随柳腰女子入了她的红纱帐,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种温软香甜。

    到了十八岁,我承了我爹的爵位,成了风度翩翩的少年将军,睡遍了城内外各种不同的女人。

    戏梦楼里的莺燕娇媚,闺中女儿的宛转蛾眉,十六岁的娇俏,三十岁的风流。

    可是我的心里却再也没有惊起过波澜。

 

    世人笑我整日游闲,纵情声色,伤了不知多少女人的心,给我起了戏梦将军的名号。

    同年,敌国入侵,我行军时,还不忘带了戏梦楼里的姑娘们同行。

    我向我娘辞行,她戳着我脑袋,骂我不争气,坏了我爹一世英名。我嘿嘿一笑:

    饶是那青衣道士早定了我的命数,我便这般活着,娘,天命难究,好好看看你儿,怕是一去不回呢。

    不顾我娘的哭骂,我搂着莺莺上了马车。

    莺莺便是那一日叫我识得女人的莺莺了,她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仍记得她。


    丑女桃花

    我第一次见到桃花,吓得不轻,实在没见过长成这般的女子。

    那一日,出了暖暖的太阳,莺莺将她带到我的屋内。

    她的左脸晕着一块淡淡的花斑,像一摊撒在纸上的墨迹。

    莺莺说她是戏梦楼里最好的歌女,虽然长得丑了点,但歌声婉转犹如天籁。

    她叫桃花。

    桃花?我说,你且唱一曲来听听。

    桃花一出声,我便被吸引住了,她的歌声有着仙气,起承转合,像精灵在我心尖一下一下温柔的跳跃。

    那一刻我似乎回到十六岁那年,心里再一次惊起了微澜。

    可是我一睁眼,看见桃花脸上的花斑,顿时心里面的微澜便消失了。

    一曲终,我不看桃花:

    桃花,你以后脸蒙黑纱,夜夜给我唱安眠曲吧。

    正是战事吃紧,两军胶着,我怕我不明不白就死去,夜夜无法安睡。

    自从桃花来给我唱歌,我才能睡个安稳觉。


    惊蛰一过,雨水便多了起来。夜里,桃花依旧来给我唱歌,我闭眼昏昏欲睡,可是歌声却戛然而止。

    怎么了?

    将军,你听,雨声。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桃花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让我感觉安静。

    昏黄的灯影下,她在我床边席地而坐,随着雨滴的节奏,轻轻哼唱。

    天地间一片祥和,她的手抚上我的额头,触感冰凉。

    除了你微皱的眉,人世间一马平川。

    她轻轻的唱着。

    我在睡着之前,看见她的眼睛,那是一双桃花眼,那是一双剪水之瞳。


    误了终身

    虽然我睡了很多女人,可是我从来不知道爱是什么,情又是什么。

    青衣道士说我一生囿于“情”之一字。

    可我至今没有尝到情的滋味,又谈何困囿。

    时值立夏,阳光已有了微烫的温度。我问桃花:

    何为爱?何为情?

    桃花蒙着黑纱的嘴角微微牵动:

    感觉幸福安宁。

    那什么又是幸福?

    幸福就是有人唱歌有人和。


    那一瞬,我清醒的看到桃花眼中跳跃的光彩,我忍不住轻轻吻了她的眼角,那样小心翼翼。

    就像回到十六岁那年,我被小心翼翼的带领,落定入红尘。

    我心里又有了波澜,每一次看到桃花,听到桃花,我的心里就会惊起波澜。

    我再也不想跟别的女人睡觉了。


    桃花依旧夜里来我屋里唱歌,可是我再也睡不着,我总是看着她眼睛。

    黑漆漆的眸子里满是温柔与沉静,我忍不住轻抚那双眼睛,忍不住颤抖着声音:

    桃花,让我抱抱你吧。

    这一抱就是天旋地转,我想带着桃花一同落定入红尘。

    夜里,桃花就离去了,她走的时候对我说,你误了我修行,我本该杀你。


    莺莺说,桃花是敌军的奸细。

    自此,我不再消沉,为了再见到桃花,再听见她的声音,再感受她带给我的悸动,我开始上战场杀敌。

    可是一年又一年,我却再也没有见过桃花。

    我依然和别的女人睡觉,可我再也感受不到幸福了。

    思念着桃花,一年又一年,我慢慢变老。

    

    战事结束,我便归隐了城外的桃花山。

    这一年,春雷始鸣,天气回暖,屋外桃花开了满坡。

    朦胧树影间,我仿佛又看见桃花,静默、羞怯,一双桃花眼,含着清澈的水光:

    我本是桃花山上桃花仙,奈何你戏梦将军误我修行。吾乃妖。

    她一笑,脸颊上粲然开出一朵桃花,我道:

    我本鲜衣怒马少年郎,风流不问人间事,汝误我终身。不弃。

    

    你迟来了这许多年,我仍乐意见到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