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指导案例“暂支单的性质认定”——胡威律师研读

(2014-03-11 15:13:59)
标签:

转载

分类: Legal

暂支单的性质认定

——浙江宁波中院判决永军公司诉林存军民间借贷纠纷案

裁判要旨

职工向单位暂支款项发生纠纷,其法律关系的认定应以暂支事由为前提,若暂支款项系履行劳动合同权利义务需要,则为劳动合同纠纷,法院不能以一般民事纠纷予以受理;但在暂支事由不能认定的情况下,法院可直接依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对其诉请作出处理。

案情

被告林存军系原告浙江宁波北仑永军机械制造公司(以下简称永军公司)的股东之一,并担任公司经理职务,依公司章程主持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工作。200881日,被告向原告暂支1000元,并出具借条一份,借条载明:今借永军公司1000元。200889日至200965日,被告又陆续向原告暂支款项共计28200元,出具暂支单十三份,其中三份分别载明暂支事由为“买油漆”、“支付借款利息”、“买料”,其他十份均未记载暂支事由。多次催讨未果,原告永军公司起诉要求被告立即归还上述十四次借款,合计29200元。被告林存军辩称其为公司股东,所支取款项系用于支付单位对外借款的利息、购买材料或用作招待,而非借款。

裁判

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暂支一般是因履行职务所需向单位支取款项,事后由暂支人按实际支出的费用或相应的票据,并按照单位的财务管理制度进行结算的行为,故其属于单位内部管理的事项,而非平等主体间的民事争议,也区别于通常意义上的借款。其次,根据十三张暂支单中记载的时间、金额、次数及部分暂支单所记载的事由,并结合被告所任公司职务及一般日常生活中的借贷情况分析,该暂支款非借款可能性大。再次,原告主张该暂支款为借款,并从被告工资中“边借边扣”,但该事实在公司记账凭证中未有记载,故原告关于暂支款是借款的主张不予采信。被告主张借条中记载款项也是暂支款,但未提供相应证据,对该主张亦不予采信。据此,法院判决被告林存军归还原告永军公司借款1000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林存军向永军公司领取的暂支单中的28200元款项是否系借款。因涉案暂支单不符合借条的基本形式,且涉案的十三份暂支单中有三份明确载明了暂支事由,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双方就讼争款项达成过借贷合意,该讼争款项不能认定为借款。永军公司的上诉请求,因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暂支单在财务管理中,一般属于单位内部人员支取款项用于公务支出的凭证,之后再由领款人提供相应票据予以核销,故与一般的借据不同,并不能直接证明双方的借贷关系。实际生活中,职工向单位暂支款项的事由可能是公务所需,也可能是个人需要,因此如何处理此类纠纷可能会产生认识上的偏差。

1.暂支款纠纷的法律关系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针对类似问题曾作出以下答复意见(1999民他字第4号):职工受单位委派,从单位预支款项处理交通事故是职务行为,其与单位之间不存在平等主体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人民法院不应作为民事案件受理,职工在受托事项完成后,因未及时报销冲账与单位发生纠纷,应由单位按其内部财会制度处理。由此可知,职工因履行职务向单位预支款项产生的纠纷不能作为民事案件受理,而应按劳动合同纠纷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公布的“上海冠龙阀门机械有限公司与唐茂林劳动合同纠纷”一案,对于职工因履行劳动合同需要向单位暂支的款项按劳动合同纠纷处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民间借贷合同纠纷的若干意见》中规定,用人单位以暂支单形式向劳动者放款,因此引起的纠纷应根据劳动者占有财务行为与劳动权利义务的关联程度区分情况予以处理。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该答复意见是建立在预支款项是因履行职务所需的前提下的,即如果能够确定职工所预支的款项确系履行职务需要、与履行劳动合同内容相关联,则该类纠纷为劳动合同纠纷,应按照法律规定劳动仲裁程序前置。但在前提不能确定的情况下,可以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对其诉请作出相应的处理。本案中,从被告的身份、暂支款项的次数、暂支款项的金额来看,其系因履行职务需要向单位暂支款项的可能性较大(其中也确有部分暂支款注明用途),但毕竟双方当事人对暂支款的用途陈述完全不同且均无确切证据证明,而原告也明确主张暂支款系被告个人借款,应当回归到原告诉请与其所提供的证据间的联系上进行考虑。因原告主张该款系借款的事实证据不足,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2.暂支款纠纷的三种处理模式

1)暂支单已写明或者双方对暂支事由陈述一致的情况。若事由为“购买材料”、“垫付货款”、“扣缴税款”等履行单位职务所需的费用,应当认定为公务支出,即非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争议;若事由为“个人生活需要”、“家庭应急”、“个人经营需要”等暂支者为了满足自身利益的需求而暂支的款项,应当作为平等主体之间的债务关系。

2)双方对暂支款的结算有约定的情况。虽职工系因履行职务暂支款项,但此后双方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或因其他债权债务原因已对暂支款的归还、抵扣等作出约定、结算,或因此出具相应的借条、欠条的,则可作为平等主体间的债权债务纠纷处理。

3)对“暂支用途”表述不明确或双方对暂支事由存在争议的,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处理。如企业提供的暂支单中未写明暂支用途,双方当事人对款项的暂支事由又陈述不一致的,若企业坚持暂支款项为员工向企业的借款的,可提供公司章程、账册等有明确记载内容的证据,若不足以证明的,则承担该诉讼请求下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本案案号:(2012)甬仑柴商初字第120号,(2012)浙甬商终字第617

案例编写人: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  方指挥  王丽娜

来源:人民法院报(201388日版)

      @胡威律师研读认为,职工向单位暂支款项发生纠纷,其法律关系的认定应以暂支事由为前提。如果能够确定职工所预支的款项确系履行职务需要、与履行劳动合同内容相关联,则该类纠纷为劳动合同纠纷;否则,应以一般民事纠纷予以受理,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对其诉请作出相应的处理,若不足以证明的,则由当事人承担该诉讼请求下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附:上海冠龙阀门机械有限公司诉唐茂林劳动合同纠纷案 

【裁判摘要】

  用人单位在招聘时对应聘者学历有明确要求,而应聘者提供虚假学历证明并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的,属于《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的以欺诈手段订立劳动合同应属无效的情形,用人单位可以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解除该劳动合同。

  原告:上海冠龙阀门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德园路。

  法定代表人:李政宏,该公司董事长。

  被告:唐茂林,男,31岁,户籍地: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高岭乡。

  原告上海冠龙阀门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龙公司)因与被告唐茂林发生劳动合同纠纷,向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冠龙公司诉称:被告唐茂林于20023月以提供虚假学历证书和采用虚假陈述的欺诈方式,使原告公司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与其签订了劳动合同。此后,在原告每次要求员工更新人事资料时,被告均以欺骗方式填写了虚假信息。公司接到相关举报后查实了上述事实,并发现被告在工作中存在虚报合同价格从中赚取差价的违规行为,使公司蒙受经济损失的同时影响了公司的声誉。鉴于此,原告与被告解除了劳动合同。20107月和8月,被告、原告先后向上海市嘉定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嘉定区劳仲委)提起仲裁,同年917日嘉定区劳仲委作出嘉劳仲(2010)办字第18602188号裁决,该裁决部分内容不符合法律与事实。被告以欺诈的方式与原告签订劳动合同导致合同无效,且存在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故原告的行为属于合法解除,不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另,被告未做满2010年第二季度,原告不应支付其第二季度奖金,故请求依法判令原告:1. 不予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81 866元;2. 不予支付被告2010年第二季度奖金32 213元;3. 被告应返还原告200912月至20105月向公司暂支的款项及借款共计28 500元(包括暂支的业务费10 000元、借款15 000元、暂支茶叶款2000元、以工作站房租押金名义暂支的1500元);4.被告应返还原告租房款项8190元;5. 被告应退还三个月的汽车保险费用697.75元。同时,对仲裁裁决的其他内容表示认可。

  原告冠龙公司提交以下证据:

  1 嘉劳仲(2010)办字第18602188号裁决书,旨在证明本案已经仲裁前置程序;

  2 劳动合同及补充协议,旨在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3 暂支单四份,旨在证明被告唐茂林曾于200912月至20105月期间向原告预支、预借过四笔款项,共计28 500元;

  4 支付凭证一份,旨在证明原告冠龙公司已将2010522日至1121日的房租81 900元支付给被告唐茂林,但被告事后未提供租房合同;

  5 购销合同二份、苏泵泵业有限公司出具的付款证明、现金支票存根及原告冠龙公司律师与需方经理田冬的笔录各一份,旨在证明被告唐茂林曾与客户签订阴阳合同,从中赚取差价;

  6 被告唐茂林向原告冠龙公司提交的学历证明复印件及西安工业大学教务处的证明,旨在证明被告唐茂林存在学历造假的行为;

  7 任职承诺书,旨在证明被告唐茂林曾经承诺“提供给公司的个人材料如有作假,愿意无条件被解除合同”,故原告冠龙公司系依法解除劳动合同;

  8. 2007年版的《员工手册》及被告签字的《认知确认书》,旨在证明原告冠龙公司系根据公司规章制度与被告唐茂林解除劳动合同;

  9. 原告冠龙公司原华东业务部经理马玉新书写的情况说明及马玉新的职务调动文件,旨在证明虽然马玉新在20088月知晓被告唐茂林学历造假一事,但因职务调动原因其未向公司报告亦未进行处理;

  10. 汽车保险支付凭证,旨在证明原告冠龙公司为被告唐茂林支付了2791元汽车保险费;

  11. 《聘用与奖惩制度》和2003版《员工手册》,旨在证明原告冠龙公司招聘业务人员必须是大专以上学历。

  被告唐茂林辩称,虽然被告进入原告冠龙公司时提供了虚假的学历证明,但2008年时原告公司已经知晓实情并对被告作出了处理,且200812月原告又与被告续签了劳动合同,足以证明原告考虑到被告的业务能力较强故不予计较其学历造假一事。故20106月原告又以被告学历造假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系违反法律的行为,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原告在2010630日向被告发出律师函,通知解除劳动合同事宜,故双方劳动关系结束于20106月底,被告已做满第二季度,原告应支付该季度奖金。关于原告提到的暂支款项和借款28 500元,其中10 000元业务款已经花费了6922元,故同意返还3078元;15 000元系被告以私人名义欲向原告预借的款项,但因领导未签字同意,故被告实际未取得该笔借款,不同意返还;茶叶款2000元,系被告拿其领导杨成心的茶叶送给客户。领导要求被告向公司暂支2000元后找发票冲账,但被告一直未找到发票;关于以工作站租金名义暂支的1500元中有1300元系房租押金,182元系电费。因原告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致使工作站使用的房屋提前退租造成违约,上述两笔款项不应返还,现同意返还剩余的18元。租房8190元系经原告副总签字后同意支付的20105月至11月的房租,故不同意返还。三个月的汽车保险费用697.75元,被告同意返还。另,由于原告以无锡市最低缴费基数为被告缴纳城镇社会保险违反了法律规定,故要求原告以被告的实际收入为缴费基数为其补缴20087月至20107月无锡市城镇社会保险的差额。

  被告唐茂林提交如下的证据:

  1.被告唐茂林与马玉新、潘如娟的录音资料各一份,旨在证明原告冠龙公司早在2008年即已对被告学历造假一事进行了处理;                      

  2.电费发票一份,旨在证明被告唐茂林所在工作站在20106月应缴电费为182元,该款包含于被告在2010531日向原告冠龙公司预支的1500元内;

  3.支付凭证二份、出差旅费报告表一份、发票六份,旨在证明被告唐茂林在200912月向原告冠龙公司暂支业务费10 000元后已花费了文娱费、餐费、差旅费等共计6922元。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

  被告唐茂林系上海市外来从业人员。200231日唐茂林进入原告冠龙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入职时,唐茂林向冠龙公司人事部门提交了其本人于20007月毕业于西安工业学院材料工程系的学历证明复印件,双方签订了期限为200231日至同年1231日的劳动合同,合同约定200231日至同年81日为试用期,此后双方每年续签期限为一年的劳动合同。20071225日,唐茂林签署《任职承诺书》一份,内容为:“本人作为上海冠龙阀门机械有限公司之员工,特作如下承诺:……本人以往提供给公司的个人材料均是真实有效的,如有做假,愿意无条件被解除合同……”20081223日,原、被告双方签订《劳动合同补充协议》,约定原劳动合同有效期限顺延至20111231日。冠龙公司在南京、无锡两地均设有办事处,后在常州开设工作站(受无锡办事处管辖),由唐茂林任工作站站长,无其他工作人员。冠龙公司允许唐茂林以个人名义租赁房屋作为办公地点开展工作,租房费用由公司承担。20091025日,冠龙公司向唐茂林支付汽车保险费2791元。20091225日,唐茂林向冠龙公司提交暂支单(有部门主管杨成心签字)并支取业务费10 000元,201017日唐茂林花费了文娱费、餐费、差旅费等共计6922元。2010211日唐茂林填写了暂支事由为“借款”、暂支金额为15 000元的暂支单,但该单据未经主管领导签字确认。2010423日,冠龙公司向唐茂林支付了2010522日至同年1121日的房租(含税金)8190元。2010531日,唐茂林填写两份暂支单并经部门主管杨成心签字确认后向冠龙公司支取了工作站房租押金1500元及茶叶款2000元,在关于茶叶款的暂支单上记载有“找发票冲账”的字样,事后唐茂林未向冠龙公司提交茶叶款发票。2010628日,冠龙公司向唐茂林出具退工证明,但唐茂林不同意接受,201072日唐茂林收到冠龙公司的律师函,其中载明“鉴于你在求职时向冠龙公司出具的有关材料和陈述有虚假,且在工作时间没有完成公司规定的业务指标,没有遵守公司规定的工作纪律和规章,故从即日起冠龙公司对你开除,即解除与你的劳动合同关系”,落款日期为2010630日。冠龙公司未支付唐茂林2009年第四季度奖金(提成)剩余差额20 493.89元,未支付唐茂林2010年第一季度奖金(提成)1198.40元及第二季度奖金(提成)32 213元。此外,在20088月,唐茂林的上级主管领导马玉新(冠龙公司华东业务部经理)通过他人举报得知并证实唐茂林存在学历造假一事。2008121日后因工作调动,唐茂林所在辖区不再受马玉新管理。冠龙公司在劳动仲裁阶段陈述,办事处招聘员工,实际操作中由办事处主任进行核实和担保,办事处主任再向公司提供员工的学历证书复印件就可以了。

  2010111日,西安工业大学教务处在原告冠龙公司出具的被告唐茂林毕业证书复印件上书写“2000届毕业证中无此人”的证明字样并敲章确认。冠龙公司《员工手册》中有如下规定:“新录用的员工报到时应提供以下证明文件的正本供人事部门复核,同时交复印件一份供人事部门存档:(1)身份证;(2)学历证明……”“员工有下列任一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情况的,公司将予以解雇,且不给予任何经济补偿:……以欺骗手段虚报专业资格或其他各项履历……”对以上内容,唐茂林已签字确认知晓。2010719日、811日唐茂林与冠龙公司分别就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返还暂支款项等事项向嘉定区劳仲委提起仲裁,2010917日嘉定区劳仲委作出嘉劳仲(2010)办字第18602188号裁决书,裁决内容如下:一、冠龙公司应一次性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81 866元、2009年第四季度奖金(提成)差额20 493.89元、2010年第一季度奖金(提成)1198.40元、2010年第二季度奖金(提成)32 213元,合计人民币235 771.29元;二、唐茂林应一次性返还冠龙公司20091225日的业务费暂支款10 000元、2010531日购买茶叶暂支款2000元、2010531日的工作站房租押金1500元、2010211日的借款15 000元、汽车保险费697.75元,合计人民币29 197.75元;三、对唐茂林的其他请求事项,不予支持;四、对冠龙公司的其他请求事项,不予支持。冠龙公司不服部分裁决内容,遂提起诉讼。

  本案一审的争议焦点是:被告唐茂林在入职时向原告冠龙公司提交虚假学历证明的行为,是否构成冠龙公司合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之一。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欺诈的认定标准之一为相对方是否知晓真实情况。原告冠龙公司的马玉新系管理公司华东地区所有办事处的业务部经理,其对所辖办事处员工招聘、解聘等工作系其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200812月,在马玉新知晓被告唐茂林提供虚假学历的情况下,仍然作出与其续签劳动合同的决定,表明冠龙公司已经知晓唐茂林学历造假仍继续予以聘用,即不予追究唐茂林提供虚假学历的行为。且冠龙公司对销售人员的学历设置准入资格应为保证销售人员的工作能力,唐茂林于2002年进入冠龙公司后双方一直续签劳动合同的事实亦从侧面证实冠龙公司对唐茂林的工作能力予以认可,故冠龙公司主张唐茂林欺诈的理由不能成立,冠龙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系违法解除。

  据此,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条、第三十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于2011321日判决:

  一、原告冠龙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唐茂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人民币181 866元、2009年第四季度奖金(提成)差额人民币20 493.89元、2010年第一季度奖金(提成)人民币1198.40元、2010年第二季度奖金(提成)人民币32 213元,上述四项合计人民币235 771.29元;

  二、被告唐茂林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冠龙公司20091225日暂支的业务费人民币3078元、2010531日暂支的工作站房租押金人民币1318元、2010423日支取的工作站租房款人民币6370元、汽车保险费人民币697.75元,上述四项合计人民币11 463.75元;

  三、驳回原告冠龙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冠龙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冠龙公司上诉称:1.冠龙公司与被上诉人唐茂林解除劳动合同合法有据,不应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首先,唐茂林存在伪造学历的欺诈行为,唐茂林采用欺诈方式骗取冠龙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按照冠龙公司规章制度及双方约定,冠龙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是合法的。冠龙公司招聘员工时要求应聘者提交学历证书原件,唐茂林在2002年应聘时亦提交了伪造的学历证书,现冠龙公司仅留存有唐茂林提供的学历证书复印件,原件已交还唐茂林本人。冠龙公司认为,即使冠龙公司在录用唐茂林时未就学历证书尽审查义务,也不能就此抵消唐茂林学历造假的责任。另,冠龙公司的马玉新经理不是整个华东地区的业务经理,其只是苏州片区的业务经理,不具有人事处罚权。即使马玉新经理知悉唐茂林伪造学历证书的事情,也不代表公司也知悉了该事并已作处理,且事实上马玉新也已证明未就此事上报公司。冠龙公司与唐茂林续签劳动合同时马玉新经理也已调任他处工作,冠龙公司与唐茂林续签劳动合同时并不知道其学历造假事宜。其次,唐茂林在工作过程中还存在其他营私舞弊行为,唐茂林与常州苏泵泵业有限公司签订过一份阴阳合同,给客户的那份合同约定的价格为2115元,但给公司的合同价格只有1407元,冠龙公司实际收到的现金只有1407元。常州苏泵泵业有限公司也就此出具了证明。唐茂林这种徇私舞弊的行为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冠龙公司与唐茂林解除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冠龙公司无需支付唐茂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撤销原审法院判决第一项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判决,要求改判冠龙公司不支付唐茂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81 866元。2. 原审法院认定唐茂林应返还公司15 000元和10 000元暂支单款项的事实与实际不符,冠龙公司认为这两项应全额返还。关于15 000元暂支单款项,冠龙公司认为,唐茂林将其签过字的借款单留在冠龙公司,说明唐茂林已实际取得上述款项,原审法院认为此款项唐茂林未实际取得缺乏依据。关于10 000元暂支单款项,冠龙公司规定员工报销业务费用须在费用发生后一个月内交给主管审核,唐茂林直至仲裁时才主张该业务费用报销,不符合规定,应全额返还该笔款项。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改判唐茂林全额返还冠龙公司暂支款25 000元。

  二审期间上诉人冠龙公司提供了两组新证据:

  1.被上诉人唐茂林于2002年入职时所写的个人自传,称其毕业于西安工业学院材料工程系,旨在证明唐茂林入职时就学历情况作了虚假表述;

  2.上诉人冠龙公司人事资料卡两份,填写时间为200869日、2009430日,填写人为被上诉人唐茂林。其中“教育程度”一栏均填写为毕业于西安工业学院,旨在证明唐茂林就学历情况欺骗公司,并在2008年续签劳动合同后仍继续欺骗公司。

  被上诉人唐茂林辩称:1.其进入上诉人冠龙公司时根据冠龙公司招聘人员的要求提供了虚假的学历证明,20088月后冠龙公司内从上到下对于唐茂林提供虚假学历证书的事情均知晓,因此未对唐茂林进行升职,这就是冠龙公司对唐茂林的处理。200812月冠龙公司与唐茂林续签了劳动合同,说明冠龙公司考虑到唐茂林的业务能力较强而不再计较其学历造假事宜。同时唐茂林认为,其在职期间工作业绩一直很好,完全具有任职人员所应具备的能力,从公平合理的角度看,不能仅以学历造假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合同。2010年冠龙公司以学历造假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是公司清退老员工的借口,冠龙公司应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关于15 000元暂支单款项,因该借款单未经公司主管签字,唐茂林实际未拿到此款项,不同意返还。关于10 000元暂支单款项,冠龙公司操作流程规定员工报销业务费用有一定限额,故致唐茂林该笔款项未及时报销。唐茂林认为原审法院所作判决是适当的,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冠龙公司上诉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唐茂林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法院认为上述两组证据是上诉人冠龙公司对原审证据的补强,冠龙公司虽在二审时才提供,但被上诉人唐茂林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并未予以否认,法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

  另查明,上诉人冠龙公司《员工手册》第三十四条规定:“员工有下列任一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情况的,公司将予以解雇,且不给予任何经济补偿:……(2)以欺骗手段虚报专业资格或其他各项履历……。”

  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1.上诉人冠龙公司解除与被上诉人唐茂林的劳动合同是否合法,冠龙公司应否支付唐茂林违法解除合同赔偿金;2.唐茂林应否全额返还冠龙公司主张的两笔款项。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被上诉人唐茂林在入职时提供虚假学历并做虚假陈述的行为显然已经构成了欺诈。但唐茂林于200812月底与上诉人冠龙公司续签劳动合同时是否构成欺诈存有争议,此问题关键在于续签劳动合同时冠龙公司是否知晓唐茂林学历造假一事并作出了错误的意思表示。首先,唐茂林提供有马玉新的录音资料,欲证明续签合同时公司已知道其提供虚假学历一事,但上述录音有许多语意模糊的地方,并不足以证明马玉新已经将唐茂林伪造学历之事告知冠龙公司。第二,冠龙公司提供的马玉新的书面证言称因工作调动未将唐茂林学历造假之事上报公司,亦未对此事作出处理。虽马玉新系冠龙公司管理人员,与公司方有一定利害关系,但该证据不是唯一证据,其证明力可以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判断。第三,冠龙公司提供的调令显示,冠龙公司与唐茂林续签劳动合同之前,马玉新确实已调任他处。第四,唐茂林2009年填写的人事资料卡“教育程度”一栏仍填写为西安工业学院材料工程系。综合双方当事人举证情况分析,可认定唐茂林对其入职时提供虚假学历一事一直采取隐瞒的态度,唐茂林亦无证据证明其提供虚假学历之行为已为冠龙公司知悉并已获得了谅解,故唐茂林在200812月续签劳动合同时仍然构成欺诈,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九条明确规定,以欺诈的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劳动合同是无效的,用人单位可以据此解除劳动合同。故冠龙公司与唐茂林解除劳动合同有法律依据,不应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此外,我国劳动法律在充分保护劳动者合法权利的同时亦依法保护用人单位正当的用工管理权。用人单位通过企业规章制度对劳动者进行必要的约束是其依法进行管理的重要手段。冠龙公司《员工手册》第三十四条规定,员工以欺骗手段虚报专业资格或其他各项履历,公司将予以解雇,且不给予任何经济补偿。审理时,唐茂林对该《员工手册》的真实性并无异议。唐茂林提供虚假学历之行为亦系冠龙公司规章制度严令禁止,冠龙公司依据企业的规章制度与唐茂林解除劳动合同,系其依法行使管理权的体现,亦无不可。而且,唐茂林于2007年签署有《任职承诺书》一份,内容为:“本人作为上海冠龙阀门机械有限公司之员工,特作如下承诺:……本人以往提供给公司的个人材料均是真实有效的,如有做假,愿意无条件被解除合同……”。此任职承诺书是唐茂林与冠龙公司基于诚信原则的约定,唐茂林对于违反约定义务的法律结果应是清楚的。双方的约定未违反法律规定,是合法有效的。故从该承诺的角度出发,冠龙公司在查知唐茂林伪造学历后,基于承诺而解除合同亦是有依据的。至于冠龙公司认为唐茂林与客户签订阴阳合同,赚取差价,严重违规,要求唐茂林解除劳动的主张,因依据不足,难以采信。但这并不影响冠龙公司依据唐茂林伪造学历、欺骗公司,违反劳动合同法及公司规章制度及其本人承诺的理由行使合同解除权。一审法院关于冠龙公司解除与唐茂林的劳动合同不合法、冠龙公司应支付唐茂林违法解除合同赔偿金的认定不当,应予以纠正。

  关于被上诉人唐茂林应否返还系争款项的问题。该争议焦点双方分歧在于上诉人冠龙公司主张的15 000元借款事实是否成立,唐茂林提交的6922元凭证是否属于冠龙公司应予报销的范围。对此,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应当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对于冠龙公司要求唐茂林返还的15 000元暂支单款项,根据唐茂林提供的暂支单凭证可认定冠龙公司对暂支款项实行的是领导审批制,需要填写暂支单后提交主管批准签字,而该笔借款的暂支单未经主管签字,冠龙公司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其已向唐茂林支出该笔款项,故一审法院认为借款事实不成立理由充分。对于冠龙公司要求唐茂林返还10 000元业务款的问题,唐茂林在冠龙公司工作期间因工作需要为业务支出的费用,冠龙公司应予报销。现唐茂林已提交证据证明因业务花费6922元,而冠龙公司并无证据证明上述费用系用于唐茂林个人,故对上述费用,冠龙公司应予报销。现唐茂林同意返还余额3078元,于法不悖。冠龙公司以报销业务费用须在费用发生后一个月内交给主管审核为由不愿予以报销,缺乏依据。一审法院对此两笔款项认定事实清楚,所作判决并无不当。

  据此,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九条之规定,于2011725日判决:

  一、维持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0)嘉民四(民)初字第418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二项;

  二、撤销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0)嘉民四(民)初字第418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第三项;

  三、上诉人冠龙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上诉人唐茂林2009年第四季度奖金(提成)差额人民币20 493.89元、2010年第一季度奖金(提成)人民币1198.40元、2010年第二季度奖金(提成)人民币32 213元,上述三项合计人民币53 905.29元;

  四、上诉人冠龙公司要求不支付被上诉人唐茂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予以支持。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网站(www.court.gov.cn2012-12-25 16:15:0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缘分真奇妙
后一篇:白月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缘分真奇妙
    后一篇 >白月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