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83
  • 关注人气:1,5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精品小说欣赏——谁拿了我的米饭(原载于2010年10期)

(2010-11-01 10:10:24)
标签:

2010年

10期

阿杰

福兴路

米饭

小谷

门票

杂谈

分类: 往期精品

                               谁拿了我的米饭

                                       徐 玲

 

“沙滨”杯五人制足球比赛已经开锣,而总冠军争霸赛定在十天后,那将是本市历史上最值得一看的足球比赛。

对于热衷足球的我来说,拥有一张总冠军争霸赛的门票当然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

想想罢了,怎么有钱去买呢?除非一个月不吃饭不买水喝。

失望之时,小谷突然冲过来朝我叫:“有救了!有救了!便利店有门票,不用花太多的钱……”

“有这么好的事?”

我兴奋地跟他一起推车出校门。

阿杰从后面超上来,“喂喂喂”地吼。

到了便利店,小谷飞一般冲向冷柜,翻出花花绿绿的一盒饭,哭丧着脸说:“怎么只有一盒了呢?”

我接过那盒米饭,看清楚透明的保鲜膜上醒目地贴着一个标签:吃米饭,赢“沙滨”杯足球总冠军争霸赛门票。

“哟嗬!”我觉得喜从天降,“归我了归我了,这米饭!”

“我也要!”阿杰把米饭夺去,流着口水说,“给我得了,我给你5块钱转让费。”

我问售货员:“这米饭明天还有吧?明天我来多买几盒。”

“明天米饭是有的,但赢门票的活动今天结束。”售货员说。

郁闷!

“不行不行,”我一把将阿杰手上的米饭抢回来,死死地捂在胸口,“我不转让给你。”

“求求你给我吧。我出10块转让费。”阿杰低三下四地说。

我晃晃肩膀。

小谷发话了:“都是哥们儿,争什么嘛!又不是一定能中奖。反正我是不行,每次刮奖都空手而返。”

“我运气很好,”我说,“上次我妈买了刮刮卡,我当场就中了2块钱呢!”

“切!”阿杰说,“有一次平安夜吃饭店抽奖,我中了一台微波炉呢!”

“吹吧你!”我从口袋里拿出钱,对售货员眉毛一扬,“我买。”

阿杰气咻咻地拱鼻头,转身离开。

“不得了了!快倒了快倒了——呕捂——”小谷在门口喊。

可不是嘛!

我买了饭走出去,看见便利店对面的港湾酒店4层高的大楼摇摇欲坠,然后“轰”的一声巨响,OK了!

“这种危房早该拆了,”小谷说,“听说这块地皮马上新建的门面房要5万块一个平米!”

“不会吧!这么贵!”阿杰说,“我妈正寻思着买一间呢。”

“干嘛?”我摸不着头脑,“你妈不是在外地做物流的吗?想回来改行开店啦?”

“还不是为了管住他!”小谷蹭我的肩,“你瞧瞧他,要是再不被人严加管教,都快变成女的了!”

阿杰眉毛竖起来:“你说什么!”

小谷跨上车疯跑,阿杰扭着屁股疯追。

我在后面紧赶慢赶盯着,怕他俩打起来。

小谷说得没错,阿杰真的需要管管了。不好好学习,平时只知道听流行歌曲,还夹着嗓门学女歌星唱歌,真是没得救了。

不过,要是开起战来,小谷可不是阿杰的对手。别看阿杰瘦骨嶙峋,还留了长发,手劲儿可大着呢!

我追上去,说说笑笑岔开话题,他俩才没打起来。

到了家,我猛喝两杯水,往沙发上一倒,才想起足球赛门票的事。

赶紧找米饭。

妈呀,米饭不翼而飞!

车篮里没有,书包里没有,咯吱窝里、口袋里都没有,该找的地方找遍了就是没有。

我气得跳脚。说不定这盒米饭就中奖了呢!这下糟了。

我急得团团转,踏上自行车沿着回来的路一路找过去。

没找着。

我再次回到家,站在门口冥思苦想。这盒米饭我明明是买下来的,当时为了要看酒店大楼倒下的精彩瞬间,慌忙之中把它塞自行车侧面车篮里了。

现在米饭不见了,谁拿了呢?我想至少有以下几种可能:

1、  路上丢了。

2、  小谷拿了。

3、  阿杰拿了。

4、  他俩合谋一起拿了。

5、  陌生人拎走了。

6、  陌生狗衔走了。

7、  上帝拿去了。

车篮不是很浅,路上丢了的可能性不大。

小谷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拿米饭的可能性也不大。

陌生人不会为了区区一盒米饭戴上抢劫的罪名吧!

陌生狗没那么胆大敢拿我米饭。我看起来很凶的。

至于上帝,那就更不可能丢人现眼拿我一盒米饭了。

这么说,只有阿杰最有可能作案。

真想给他去个电话好好骂他一通,但为了不至于把事情弄得太大,我先打给小谷。

“我的米饭不见了。阿杰拿的。”我说。

“不会吧!”小谷嚷嚷,“你凭什么这么说?阿杰不是那种人!”

“可是我的米饭真的不见了,不是他拿的难道是你拿的?你瞧他成天一副不三不四的样子!”

“哎呀,八成是你自己不小心掉了嘛!”小谷说,“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不要随便冤枉人。”

搁下电话,我窝在沙发里生气,越想越觉得那盒米饭里就有足球赛的门票。

但为了不至于跟阿杰撕破脸面,我没给他去电话。

第二天,阿杰没事人似的过来踢我脚:“嘿,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

“你的米饭中奖了吗?几排几座的门票呀?”

他歪着脑袋冲我笑,让我有一种被嘲弄的感觉。要不是小谷及时赶来拉我上厕所,我一定会好好地问问他米饭的事情。

奇怪的是,两天后的早晨,我刚进教室便见阿杰疯子一样站在椅子上炫耀:“总冠军争霸赛的门票,快来看哟!看一看不要钱哦——”

男生们一窝蜂围上去,羡慕得一个个说话发酸。

我的酸劲儿最大,冲上去问:“哪儿来的门票?哪儿来的呀?”

“吃米饭吃到的!”阿杰神气活现地扭屁股,“前两天我舅舅在便利店买了一盒米饭,一不小心吃到了这张门票。啊哈——他对足球赛没兴趣,这门票归我了!”

我气得说不出话!

明明就是我的米饭,我的门票,还编出胡话来唬人!

“喂!你也买了那种米饭,有没有中奖啊?要是中了,我们一起去看足球赛!”阿杰这么对我说。

我的胸脯一颤一颤,捏着拳头的手心直冒汗。真想戳穿他,可没有证据。

我咬咬牙去找小谷评理。

“这不是明摆着阿杰拿了我的米饭吗?他居然好意思说是他舅舅给的!”

“是他舅舅给的,”小谷说,“阿杰干嘛骗我们!”

“哪有那么巧的事?我丢了米饭,他得了门票!我才不信!”

我决定寻找证据,证明那张门票不是他舅舅送给他的,而是我的。

早就听阿杰说过,他舅舅在贸易街修汽车,租了四间房,雇了7个修车工,生意做得很红火。

午饭后我找到那家汽车养护中心。工人们正忙得不可开交,我说我要找老板。

一个打领带的伯伯问我:“什么事?”

“您是阿杰的舅舅吧?”

“阿杰?”

“朱子杰。”

伯伯木讷地摇头:“不认识,没听过。”

“您不是朱子杰的舅舅?可是他说您是他舅舅。”我张大嘴巴。

“我是阿杰的舅舅,你找我吗?”

一个穿着工作服满手油腻的年轻叔叔笑呵呵走过来。

我傻了。

这么说阿杰的叔叔根本不是老板,只是个小伙计。

没什么问的了。从头到尾阿杰都在说谎。

我一鼓足气开回学校。

阿杰还是那么得意洋洋。

下午第一节是语文课,老师看他不顺眼,请他站起来背诵《桃花源记》中的片段。

阿杰疙疙瘩瘩背不出名堂,还把《小石潭记》的句子混上去,惹得同学们拍桌子大笑。

“哎呀,我昨晚上没睡好,今天有些恍惚……”阿杰为自己辩解。

我忍不住了:“你是蒙在被子里听歌听得睡不着,还是做了亏心事睡不着呢?”

阿杰转过脸看我,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为了给他留一点儿尊严,我没有再说下去。

我不可能原谅他,他也不想再搭理我。

哥们儿做不成了。

离总冠军争霸赛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的失落感也越来越大。真的好希望去看一场那样的比赛,在激烈的赛事中酣畅淋漓地呐喊,让自己的身心得以放松。

小谷一再安慰我:“不会是阿杰拿的,真的不会,你要相信他!”

我听不下去。

周末放学后,阿杰一把拽住我的手臂。

“干架吗?”我怒视他。

他鼻子里呼呼地冒气,吹在我脸上。

“拿去。”他把什么东西拍在我手上,然后歪着脖子走开。

我垂下头,才看清楚是那张他宝贝至极的足球总冠军争霸赛门票。

“物归原主啦?”我笑出声来,“这还差不多!”

那小子头也不回。

小谷走过,我心情大好,赶紧截住:“吃冰淇淋吗?我请客。”

我们走进那家便利店。

付款的时候,售货员瞪圆眼睛激动地对我说:“是你!就是你!”

“没错!”另一个售货员也说,“就是他!”

没等我问怎么回事,她们给我一张硬币大的标签:“那天你匆匆忙忙地走,米饭都忘记拿了。米饭过期了,但我们帮你把奖券刮开来看了!你看你看中奖了!快去福兴路的总店换足球比赛的门票吧!”

上帝啊!

“哇!太好了!这样你可以和阿杰一起去看比赛咯!”小谷兴奋得给我一拳,“你这家伙运气怎么就这么棒!”

我站在那儿说不出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