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04
  • 关注人气:1,5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推荐“幻想魔天轮”精品——老钢笔

(2010-03-25 12:56:16)
标签:

2010年3期

幻想魔天轮

老钢笔

慈琪

杂谈

分类: 往期精品

                                   老  钢 

                                              慈琪

 

一、

曾经,有那么一支老钢笔,寂寞地待在书桌左边第一个抽屉中,与杂物住在一起。

每天早晨,老钢笔都会祈祷一次,期望今天主人能够打开抽屉,拿出它,让它与稿纸兄弟们重温令人心潮澎湃的触感;可每天傍晚,它默默地等候了一天之后,都只能听凭比黑夜更黑的黑暗,重新湮没自己。

它深深地感受着自己干枯的脉搏,已经很久没有生命之泉在其中涌动了。它甚至担心,要是自己轻轻滚动一下,就会立刻消散成一堆粉末。假如哪一天,它发现自己的心已经变成了无数微小的灰尘,也许也不会感到惊讶吧。

但就算变成了灰尘,它想,自己也要依附在那些美丽的事物上,倾听花的心跳,水的呢语,依附在最高的枝头,倾听夜空中星星微笑的声音……

每个漫长的夜晚,老钢笔都做这样的梦,日复一日。

 

在一个很不寻常的夜晚,它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新的东西在涌动,在奔腾,比墨水还要热情,迫不及待地想要在稿纸上写下来。

它浑身都被这种激动折磨得战栗,难受地滚来滚去,一下下碰撞着抽屉的内壁。

“那老家伙在干什么?”一枚镀金的假戒指生气地低语,“大晚上的,折腾什么呀?”

“喝过墨水的都这样。”假戒指旁边的烟灰缸懒懒地说,“在主人还用我的时候,我呆在桌面上,就整天看着它在稿纸上跳来跳去的,疯个没完!”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假戒指骂了一句,躲到更深的黑暗里,模模糊糊嘟囔着,“这些文人……”

老钢笔没有听到它们的讽刺,它一下下撞着抽屉内壁,一次又一次,这个抽屉在不断振动着,一点点地从桌肚里振了出来。它滚到了抽屉的最前面,一抹月光静静地扫过它,像一个长长的故事,在抽屉的夹缝里缓缓滑过。

“我想上桌面去。”老钢笔喃喃地说,它被这月光安抚得平静多了,但心跳依旧很快。

“老伙计!”汩汩的声音自头顶的桌面上响起,赫然是老钢笔的好友,许久未曾见面的墨水瓶。

一只巨大的灰蜘蛛沿着桌腿爬了上来。老钢笔叫住它,请它帮个忙把自己弄上桌面。好心的蜘蛛毫不迟疑地吐出丝来,七绕八绕缠住老钢笔,然后将几根很粗的丝绕在墨水瓶身上,将老钢笔拉了上来。期间,在半空中不住晃荡的老钢笔虽然被狠狠磕了几次,却压根儿没感觉到疼。

等到完全抵达了桌面——这久违的工作场所,看到熟悉的光亮,老钢笔激动得在桌面上连滚了几圈,幸好还有灰蜘蛛的丝扯着它,而稿纸兄弟东奔西跑来到四个桌边充当护栏,不然大家就白把它拉上来了。

“悠着点,老伙计。”墨水瓶汩汩地笑道,“咱们的计划,少了你不行呢。”

老钢笔好不容易让心跳缓下来,却被墨水瓶的下一句话惹得又激动起来:

“你是说,咱们一起,帮主人找回灵感?真的?那咱们以后……又能在一起工作了,对吗?天,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寻常的。星空中,二十四颗星星与月亮排成了一条直线,形成了被称作“真实的梦境”的星象。——没有人知道这个,但是那些在他们看来全无生命的东西,却都清楚这件事情。

它们当然清楚,因为每当这个星象出现时,整整一个晚上,所有无生命的东西都将变得自由,而人们则会陷入深深的沉睡,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家的茶壶正在向橱柜投诉火炉的粗鲁行径,更没有察觉到鞋子们一个个蹦到浴缸里去给自己洗澡,拼命挤沐浴露,设法去掉一身的臭味儿;只有宠物猫狗们瞪大眼睛看着它们,看着沙发气势汹汹地要求在猫咪们的身上同样留下抓痕,以及被兴奋的老鼠夹撵得落荒而逃的倒霉老鼠……

可惜,这种欢乐的夜晚每十年才能出现一次。

而就在这个难得的夜晚,在老钢笔被囚禁于抽屉之中三个月零二十八天后,一次伟大的计划开始了……

 

二、

关于老钢笔的主人,作家先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失去灵感。要知道,从前的作家先生可是非常非常有激情的,看到什么都像故事,然后随手写上几笔。几笔几笔地积攒起来,就变成了一篇篇质量上乘的童话,小孩子们成天泡在书店里看他的作品。

然而现在,他看到什么,那东西还是什么,一点儿都不走样。他看看桌子,桌子自顾自平静地站在那儿;看看窗户,窗扇随着风悠闲地来回摆动,理也不理他。他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一个写童话的人,失去了童话的感觉,那么这个世界也便和其他人看到的世界相同而无味了。

就这样,专门用以定稿抄写的老钢笔,被他丢进了书桌。

三个多月来,作家先生都只用铅笔在稿纸上涂涂抹抹,不顺心又擦掉,糟蹋了好几摞稿纸后,他连铅笔都丢掉了,在大前天的早晨,郁愤地收拾行李出门散心。这天晚上,电话告诉大家,主人大概明天就会回来。

“咱们得抓紧时间了!”墨水瓶腆着大肚子跳起了桑巴舞,“想想,怎样才能将主人的灵感从外头撵回来?”

 

三、

大门忽然被打开,是作家先生提前回来了。他一脸倦色地将行李一扔,习惯性地坐到书桌前,深深叹了一口气。

当然,在此之前,桌上的一伙早已各就各位了,老钢笔也躲到了镇纸的后面。

“已经四个月了……四个月了。”他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桌上的日历,然后疲倦地垂下头,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该改行了?也许现在,连一个小孩子都比我写得好……”

“才不是呢。”墨水瓶忍不住偷偷说了一句,镇纸急忙碰了它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这下,它们把主人的视线吸引过来了。作家先生疑惑的目光从墨水瓶移到镇纸,眨眨疲惫的眼,然后打了个哈欠,径自回卧室睡了。“真实的梦境”的魔力将他很快带入了沉睡之中。

“也许,电视会有办法。”当主人离开之后,椅子率先提议道,“它什么都知道。”

于是,立式台灯一颠一颠跳过来,将老钢笔和它的伙伴们接到客厅里去。那里,茶几上的杯子们在兴高采烈地进行叠罗汉的游戏,而电视机正在给自己放碟片玩儿。

墨水瓶小心翼翼地在台灯边缘站稳脚跟,清了一下嗓子:“咳咳,打扰一下好吗?请问你知道什么东西能够——唤起人的灵感来的?”

电视机不悦地哼了一声:“等等,我找找看。”

电视屏幕上开始连续不断地闪现一些画面,那是电视在通过卫星查资料。从冰川到火山的最细小的地方都看得一清二楚。

忽然,墨水瓶激动地大喊一声:“停!”

电视机差点刹不住车,晕头转向好一会儿,才低声抱怨着把刚才的画面调出来。

没有人理它,老钢笔、墨水瓶、稿纸、甚至台灯都屏住了呼吸,直直盯着电视屏幕——

那是一大片花地。遥遥望去似乎是一片纯白,一点点闪烁在微风中,然而细看每一朵花,竟又能看出不同的颜色来,无论哪种颜色在花瓣上,都美得夺人呼吸。每一朵花,都是梦栖息的温床。鸟儿们都被吸引在这片花地里熟睡,各种温柔的色彩一抹抹藏在花丛中,发出平静而幸福的呼吸。

“简直不敢相信,这太美了!”老钢笔兴奋地说,“光是看看,我就感觉到有一肚子故事想写出来!”

“噢,留着以后再写吧,老伙计。”稿纸兄弟们沙沙地催促着,“别忘了,明天一早,咱们就都不能动了,电视机的画面在启明星升起时,就会消失!”

“嘿,难道不可以请求外面的朋友帮帮忙吗?”此时,向来笨笨的镇纸居然想出了一个主意,“找到这种花儿,弄一些种子种在咱这里,怎么样?”

“你真有出息!这个主意真妙!”墨水瓶激动得一下子扑上镇纸,差点把自己磕碎。

 

四、

凌晨两点钟时,花地那边的风儿将消息反馈回来了:

“很遗憾。”本地的风儿以这样的话开头,使得伙伴们心里都是一缩,“那些花儿们是很想帮忙,但它们太特殊了——它们的名字叫做采雨花,花开十年,然后凋谢结籽。它们下一次结种籽,还要等到明年呢。”

这个糟糕的消息使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静默了几分钟,所有的稿纸都开始抽抽搭搭,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它们想,反正主人也用不上自己了,湿了就湿了吧……墨水瓶与老钢笔互相搭着肩叹气,进行早晨来临之前的最后话别。

忽然,一阵莽撞的风儿闯了进来:“最新消息!几只山雀正带着采雨花的种子往这边来呢!”

这巨大的反差,将几个伤心人惊呆了,好久才想起来,这时应该大笑才对。

由于很多风儿热情相助,山雀们很快就抵达了。它们飞进窗口,将一团雾蒙蒙的种子小心翼翼地搁在桌面上。

“不是说这花——采雨花还没到结种子的……时间吗?”老钢笔结结巴巴地问,激动得话都说不清了。

一只难过的大山雀回答了它:

“采雨花们为了帮助你们,每朵花都自愿减少了一年的寿命。”

震惊过后,老钢笔拉着墨水瓶,一起走到那团种子面前,弯下自己僵硬的身体,深深地鞠躬。

几阵风儿在旁边催促道:“你们想好要种哪儿了吗?得抓紧时间啰!”

“就种在窗台下吧,也许当它长高的时候,我们都能看得见呢。”

于是,几个老伙伴来到窗台上,看着朋友们忙忙碌碌:山雀起劲地用爪子在松软的泥土里刨了个坑,将种子放进去,顺便施了点“肥”,然后用土盖起来;风儿们将一朵不情不愿的云推过来,硬是拧出一些水来,才让云眼泪汪汪地离开。

老钢笔,墨水瓶和稿纸们就这样一刻不停地注视着那片湿漉漉的泥土,眼中漾出了浓浓的希望……

 

五、

作家先生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当他习惯性地走进书房时,在房间中央停住了,一眼看到书桌正上方那稍显凌乱的窗台:

墨水瓶的瓶盖打开着,镇纸斜靠在窗棂上,好像想要探出头去张望似的;一旁,钢笔的笔帽掉在笔身旁边,那陪伴自己多年的笔尖,正静静地反射从窗口洒进来的晨光,也许是染了些云朵的颜色,那光芒白得明亮而温柔。

作家先生对这种情形感到迷惑不解,想了半天也无从得知原因。

末了,他只好收拾好所有的东西,然后走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

一踏上门口的台阶,他又吃了一惊:门旁的书房窗台下面,竟钻出了很多粉白色的嫩芽,一棵棵小竹笋一样幼嫩,太阳花一样朝气蓬勃的嫩芽。

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些芽儿十分亲切。看着看着,他的脑海空灵起来,心中突然涨满了澎湃的情绪,就像很久以前,那种灵感扑面而来的极度惬意的感觉。那时,他意气风发地握着钢笔,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问候和笑容……

“你们好啊。”他很自然地冲着它们微笑道,“欢迎你们在这儿安家……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也会成为我故事的主角的,对吧?”

 

一阵风吹过,嫩芽儿们齐刷刷地抽出了几片小叶子,两片两片排列着,像是一个个微笑。

几只山雀忙着在屋檐下飞进飞出,还不时跳到地上,蹭蹭嫩芽儿新发的小叶子,如同最尽职的园丁。

风儿们在天空中窜来窜去,一直注视着地面上的情景,对着作家先生发出快乐的呼啸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