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83
  • 关注人气:1,5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好看小说推荐——我曾是“线下生”

(2010-01-25 15:49:05)
标签:

早自习

晚自习

中考

教室

芳子

云和

2009

11期

悦读越读

精品

分类: 往期精品

                       我曾是“线下生”

                                        周 

 

那年中考我失利了——我以为用“失利”并不准确,因为这个词更贴近那些“种子选手”吧,而我不是。所以我去学校拿成绩时,老师对我并未表现出扼腕痛惜,但当我接过那张窄窄的分数条时,心中还是涌上了浓浓的失落。

那时,社会上还不流行划“调节线”招“调节生”,但几乎每所学校都会因顶不住各方面压力招收一批“线下生”。我想读的那所重点学校很绝,每年都把“线下生”编在一个班,统称“线下班”。在我看来,这种做法对“线下生”简直是种羞辱,因为进这个班意味着向全校昭示你是靠“关系”“走后门”进来的,对于那些凭实力考进重点的人来说,恐怕是最瞧不起的吧。

我渴望读重点,但坚决不肯进“线下班”。最后,父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塞进了这所学校的普通班而不是“线下班”。

从第一天坐进教室,我就很紧张,我好怕有同学会问我的中考分数,我虽好面子,却不齿撒谎。所以只要身边有人谈论这个话题,我就选择回避——整个人逃离现场的回避。

我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个秘密,将它化作学习上的动力——我不能露怯啊!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的排名很争气地挤到了中间。我暗暗舒了口气,幻想:假如我考了第一,是不是就敢扬眉吐气的宣布“我是线下生”,以洗刷郁积在心中的耻辱呢!随即,我又笑自己简直是痴心妄想,周围的同学论基础,论智商,论勤奋,哪个是“吃素”的?

学习在紧张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就在我快要淡忘我的“秘密”时,迎来了期末考试。

那是一个晚自习前,我同好友云,昕从校门经过,那里正围着几个打听今年分数线的家长。我下意识地加快脚步。

“喂,清清,怎么从没听你说过你的中考分数啊。”云很随意地问。

“这,没什么好说的啦。”我觉得大脑嗡嗡作响,思维就要短路了。

“唉呀,这有什么好保密的,你又不是线下生,考进来的分再低也不丑啊。说嘛。”昕嗔怪道。

完了,我不知所措了,我要窒息了。我只想赶快逃离,越快越好,于是我拔腿就往教室冲,全然不顾身后云和昕地莫名其妙目瞪口呆。

待云和昕踱进教室时,我的心还在狂跳——刚才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在跑哇。

“你突然跑什么呀?”她俩不解地问。

“嗯…有晚自习啊…要上课了。”我简直有点答非所问。好在此刻铃声响起,真是救命的上课铃。事后,她们也不再提这个话题。我相信,她们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并不是存心要打听什么。过了这个“多事之秋”就会平息的,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没料,打击接踵而至。

一天的自习课,班主任老肖急冲冲地走进教室:“刚开班主任会,说线下生要再交500元的线下费,请我们班的同学明天把钱带来交给我。”

我的头像被人重击一般,懵了,捏着笔的手定格在那儿,同桌估计都能听到我心脏的狂跳声吧?

“老师,您搞错了吧,我们不是线下班的。”老肖的得意门生大勇问。

“我知道。”老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学校今天才告诉我,我们班有个线下生,他们也不记得名字,我嫌去查档案麻烦,就这样通知一下。唉,这个鬼学校,怎么做事的。”我分明看到他脸上的不满——是为班里居然塞进了线下生而不满吧。

“那个同学,明天记得来交钱啊。”老肖又强调了一遍,大大咧咧地走了。

我以为随着老肖的离开议论会风起云涌,但没有,大家只是或面面相觑,或用眼角扫视探寻,或嘲弄似地嘴角微微上扬。我没有胆量和任何人交换目光,也没有资格装模作样打探别人,我没权利这么做,因为我就是班里的不速之客。我就那样呆呆地坐着,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我甚至想是不是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才更不会让人看出破绽?那是一个多么漫长而难熬的下午啊。

晚上,我在台灯下把钱仔仔细细使劲地卷,希望它们能小些,再小些,这样就方便我明天能不显山不露水地把它交出去。我甚至怨自己的手怎么没能再大些,好像捏一枚硬币一样把那卷钱藏在手心该多好。

第二天一早,我背着书包绕到肖老师办公室——早自习前一般不会有同学在这里,这时是最安全的。可是,办公室的门上挂着冷冷的铁锁。我只能回教室。每隔几分钟,我就偷偷溜到老师办公室瞅瞅,同桌惊奇地问:“你是不是坏肚子了?怎么一趟趟去厕所?”我听了,很没底气地胡乱点点头。直到早自习铃响,他还没来。整个语文早自习我心不在焉,眼睛总往门口瞟——他每个早自习都会来巡视的,但他始终没出现。早自习的下课铃一响,我又攥着钱去他办公室“经过”,仍没见到他。第一节课是他的,等下课再瞅准机会把钱交了吧,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我都能感觉手里的钱已被我捂得“汗流浃背”了。

第一节课,进来的却是物理老师。“肖老师家里有点事,请假了,今天的数学课上物理。”看来,钱只能明天交了,本来还心事重重的我顿时有了片刻的如释重负。

晚自习的铃刚响,管学籍的方老师站在了门口:“班上是不是有叫代清的同学?”一种不祥的预感向我袭来,我缓缓起身。“线下生要补交500元的线下费,昨天肖老师说了没?你带了吗?” 她大声问。也许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我觉得世界突然安静下来,静到每一个角落都只回荡她的声音,那声音如阴霾一样将我笼罩,我无处可逃。我机械地点点头,机械地伸手去摸那卷委屈的钱,木然地走到教室门口递给她。我的眼睛虽始终平视前方,但我好像什么也没看到,我清晰地听到心中一直被我小心呵护的什么东西瞬间就支离破碎了。我以为自己会哭,但我比自己想象的要坚韧得多。我对自己说:就这样吧,该来的终于都来了。

晚自习总算结束了,我迅速拎起已收拾好的书包,没跟云和昕打招呼,一人独自去车棚取车——她俩都是班里的尖子生,现在我该识趣的与她们保持距离了吧。

“嘿,真不够意思,也不等等我们——走,去吃烤臭干子,今天该我请客了。”不知云和昕啥时跟上来的,昕搂着我的肩膀如同往日一样亲热地说。

“今天去大胡子那家吃,他的辣椒正宗,辣得过瘾。清,你爸四川人,你妈湖南人,你最怕不辣对吧,趁早把我俩吃辣带出来,暑假跟你回四川玩好饱口福。”云冲我阳光地笑着。

我也想还她们一个灿烂的笑容,但嘴角终究只是微微牵扯了一下,是个苦笑吧。

我们三人推着车出校门。一路上,我有些沉默,她俩聊今天的课程,聊老肖的请假,聊同学的糗事,却一点儿也不提方老师收线下费的事,就好像这件事根本不曾发生过一样。

 

几天后的一个课间,同桌芳子与几个同学说起今年学校中考录取线的事。当个人的秘密变成全班的秘密后,我反而不再逃离。

“唉,今年录取线比我们去年低10分呢。看来今年生源不如我们。”芳子骄傲地说。

“也许是今年试题难度大些呢?”有人说。

“怎么会,我从报纸上看了中考题的,难度也就那样吧——呃,代清,你中考到底考了多少分呀?”她突然将矛头转向我。

我不想理她,我真的不喜欢她。

上次历史竞赛,我考了年级第一,她在班里有意无意地说:“听说隔壁班提前考的那套试题,不会有泄题现象吧。”

得知我是线下生的第二天,她笑着对我说:“我还一直把你当竞争对手呢——你上次期中考试成绩是不是真实的?”

我不理她,我没必要和她计较,我想我只能用成绩说话,用分数证明自己!

“清清,出去走走,老坐在位子上干嘛。”云和昕走过来,“有句话叫‘好汉不提当年勇’你都不知道?”昕冲芳子丢下这句话,拉着我的手高傲地走出教室。

我很感谢云和昕,她俩一直小心翼翼地呵护我的自尊,并默默地给与我所有的帮助。

 

我的学习状态越来越好。

外语老师说:“这次月考代清考了135分,第5名,你们学着点,要像她一样踏实,她的基础不算好,但人家刻苦,成绩不就突飞猛进了吗。”

物理老师说:“昨天试卷最后一大题,全班就7个人做出来了,而代清的思路和表述是最清晰的。”

语文老师说:“来,欣赏篇作文,代清写的,文笔幽默蕴藏哲理。”

云和昕娇嗔地对我说:“清清,你太厉害了,我们都嫉妒啦。”

“就是,我俩都要失宠了。”

“什么呀?你们犯得着跟我这线下生吃醋吗?你们可是正宗嫡系部队耶。”我脱口而出。

线下生?我居然自己说出了这句话?!三人一愣,旋即抱在一起笑了。是的,我不介意了,原来我已经释然了。

日子依然平稳地向前滑行。

当光阴牵着岁月的衣角走过这么多年,这段青涩的记忆却清晰留在了心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