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83
  • 关注人气:1,5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愿望年代记(连载一)

(2010-01-11 12:35:31)
标签:

2010年

1期

幻想

连载

李志伟

伊莱

联欢会

播音员

倪晨

杂谈

分类: 往期精品

愿 望 年 代 记(连载一)

                                         李志伟

 

   

    冬天来了。

    每一年的冬季都似曾相识:寒风呼呼地吹,大雪纷纷地飘。雪花落在地面上并不融化,而是一层叠一层,堆起厚厚的积雪。如果这积雪被车辆或行人压平,就成为滑溜溜的冰,大地,就变成一个极大的溜冰场。

    寒冬的到来总是令我兴奋,但今年似乎有些不一样。早上不是闹钟,而是我自己醒来。看看床头的钟,已经七点四十分了。指针还在嘀哒、嘀哒认真地走着,看来昨晚妈妈并没有给我上闹钟。是她忘了吗?妈妈是个细心的人,不会忘掉任何一件事。

    我起床,没有听见妈妈象往常一样喊:“伊莱快点,不然饭菜都凉了。”

    我拉开房间的门:客厅并没有摆上热气腾腾的早餐,爸爸妈妈卧室的门也紧闭着,他们还没起床吗?今天真是奇怪。

    “爸,妈,”我喊道,“你们在吗?”

    “在……”爸爸迷迷糊糊的声音,“是伊莱吗?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早?都七点四十五分了。

    “早餐呢?”我问,“上学要迟到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上学?”妈妈的声音,“老师恐怕都走光了吧?算了,今天你就呆在家里吧,妈妈都不上班了。”

    妈妈的工作就是帮助爸爸管理他那个小小的出版公司,她很喜欢这份工作。但是,她怎么会不去上班呢?

    “那你们睡吧,”我懂事地说,“我在街上买早餐,再见!”

    “再见,”爸爸说,“早点回来。”

    我听见妈妈对爸爸嘟哝:“还用你说?学校肯定不开课了,我估计咱们伊莱不用半个小时就会回来。”

    昨天,我们确实有一堂语文课没有上,因为语文老师走了。但仅过一天就停课了,似乎太夸张了一点。

    我打开房门,迎着刺骨的寒风走出去。

    外面是冰雪世界,一片银妆素裹。大地是白色的,天穹是白色的,天空中飘飘荡荡的,也是白色的雪花。以前的冬季,总有志愿者上街铲雪,但今年却反常的没有。于是大雪堆积在街道上,任汽车轧过,形成厚实的冰层。

    学校远,我上学必须乘公共汽车。但今天因为积雪,公车都停开了,车站上冷清无人。我只好迈开双腿,向学校走去。我估算着大概要走三十分钟,而八点钟就要上课,今天肯定要迟到了。

    街上汽车不多,开得比蜗牛还慢。摩托车也好象变成了四个轮子:两个原装轮子,另两个,是骑车者的双腿,分开支撑着地面,生怕一个不当心连车带人摔倒。“四足鼎立”确实有效,滑倒的摩托车不多,但撞到路牙上的可不少。因为只要摩托车的龙头一歪,即使刹车,车子也不能马上停下来,而是无可奈何地向前滑去,最后哗啦一声,人和车都倒在路上。

    自行车更危险,轮子窄不说,因为不能拧拧油门就产生动力,不得不一只脚蹬车,另一只脚摩擦着地面。如果是等边三角形的“三足鼎立”,也许稳定性还高一些,但骑车者只能做到“等腰三角形”,一个不小心,就会咣啷一声摔倒在地。摔倒者马上爬起来,自嘲地哈哈大笑。

    相对来说,走路就安全得多,但速度也快不起来。我会溜冰,不禁忍不住双腿用力向前一滑——嘿,一下就溜出去好几米!这真是个好办法,我边走边滑,很快就走过了一半的路程。

    此时我身上已经热得冒白气了,虽然没吃饭,也不觉得寒冷。经过一家早早开门的电器商店,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我停下了。寒冬中的暖流,如同盛夏中的清风一样可人。

    电器商店门口站着很多人,我想一是为了取暖,二是为了看电视。

    电器商店最招摇的是那台豪华纯平电视,播放着早间新闻。

    “大家好,”播音员声音爽朗地说,“现在播送有关时间旅行的最新报导。”

    “时间旅行”是我们这个年代最热门的话题了。我挤了进去,在人群中好暖和啊!

    播音员说:“大家还记得三年前吗?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吃螃蟹者’,超级大富翁夏文先生乘坐‘时光飞船’,进入一千年后的富裕年代。当时人们还对他此举表示怀疑:既然已经富可敌国,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去一个陌生的年代呢?”

    我想起来了:三年前确实有一个大富翁花了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移居到富裕年代。这是那年的爆炸新闻,由此而产生了“富裕年代移民公司”这一新鲜事物。但此事对老百姓的生活影响不大,因为移民费用太高,且后果难料。

    那么,今天就要揭晓这个谜底了吗?

    “请回味一下当年的录像,”播音员说。

    电视屏幕上显示出三年前的录像:大胖子富翁向众人挥挥手,半是兴奋半是担忧地弯腰钻入“时光飞船”。众人退后,“时光飞船”运转起来。嘭的一声,“时光飞船”被一团蓝色的电光笼罩;接着嗤啦一声,电光中的“时光飞船”不见了。电光散尽,再也没有大胖子富翁的踪影。众人怅然若失。

    画面切回到播音员,“现在,由于‘时空穿梭’技术的完善,我们的记者终于可以跃迁到一千年后的富裕年代,对大富翁进行跟踪采访了!”

    播音员对导播一点头,画面切换到最新型的“时光飞船”内部。里面很狭窄,两排长椅上坐着四名记者。发现镜头对准自己,一名记者亮出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妈妈我爱你,我还会回来。”

    我身旁的观众们都笑了。我也跟着笑了一下,笑声很短促。我太关心记者的命运了。

    “倒计时开始,”电脑机械的声音说道,“十、九、八、七……”

    嘭的一声,记者们被蓝色电光笼罩,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无踪。电视画面黑了片刻,然后亮起来。四名记者已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准确地说,是陌生的“年代”。在这里,建筑物全是合金浇注,找不到砖墙的痕迹;天空中飞翔着奇形怪状的飞行物。

    “我们到了,”一名记者对着摄像机说,“跟我来,我们去采访大富翁夏文。”

    记者们叫了一辆空中出租车。司机说,这是“超时空汽车”,只要说出目的地,瞬间就能跃迁到达。当然,如果你想欣赏一下城市全景,也可以象一只鸟儿一样在天空自由地翱翔。只听嘭的一声,蓝光闪过,他们已经来到一栋豪华的金属城堡前。

    下了车,记者按门铃。

    “你好,请问你找谁?”一个金属的女声问道。毫无疑问,这是城堡的中枢电脑,俗称“电子管家”。

    “我们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先锋电视台’记者,想追踪采访大富翁移居富裕年代的生活情况。”

    “请他们进来。”一个沉稳的男声说道。

    门开了,四记者走进城堡。他们前后左右地观望,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确实,城堡太豪华了,用“金碧辉煌”来形容绝不为过。

    “你们好,”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迎上来,“欢迎光临我的‘富裕城堡’。”

    “你的?”一个记者问,“这城堡应该是夏文先生的吧?”

    “我就是夏文。”

    “你?”四个记者的脸上同时显露出不相信的神色,“据我所知,夏文先生移居富裕年代时,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翁,而你……”

    “才三十多岁,是吗?”年轻男人发出爽朗的笑声,“别忘了我生活在一千年后!在这个富裕年代里,科技非常发达。只要你花钱购买‘纳米健康机器人’,植入自己体内,成万上亿肉眼看不见的纳米机器人就会勤劳地清除你体内的垃圾,再造你衰老或遭到损伤的器官。这样,我就返老还童了,由七十岁变成了三十岁。其实我还可以变得更年青,但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看起来让人不放心,所以我就预定自己的年龄为三十五岁,果然,纳米机器人做到了!”

    “真是神奇呀!”记者们说,“您想跟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就是一千年前的观众们说点什么吗?”

    “快来富裕年代吧!”大富翁张开双臂,“这里虽然不是遍地黄金,但这里胜似遍地黄金!”

    啪的一声,电视屏幕突然黑了,大家惊讶地叫起来。一个店员板着脸走出来,“你们又没钱去富裕年代,看什么看?我看你们是想沾点暖气的光!”

    原来是店员不满意把电视关了。反正新闻已经看完,我急急忙忙往学校赶。来到校门口我抬腕一看:糟糕,已经迟到十分钟!

    “张大爷对不起,”我主动跟门卫说,“我签个名吧。”

    “不用了,”张大爷摆摆手,“反正今天也不上课。”

    我一愣,“什么,不上课?”

    “对呀,”张大爷说,“好多老师都移居到富裕年代去了,没有老师,这课还怎么上?”

    “可是,”我怀疑道,“移居富裕年代需要很多钱的,老师们普遍没有钱……”

    “你说的是三年前,现在‘富裕年代移民公司’的成本已经收回,价格也就降下来了。很多老师砸锅卖铁凑足了钱,拎着行李就到富裕年代去了。”张大爷说着,叹了口气,“唉,是呀,我们这个年代人口多,经济不发达,一样的教书,在富裕年代能拿咱们年代一万倍的工资,人家老师能不走吗?可惜我这个看门老头,没赶上好时候啊!”

    看来真的上不成课了,但我看见铅灰色的天幕下,教室里都亮着灯。有灯就有人。

    我匆匆跑进教室,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我没有喊“报告”,因为讲台上没有老师。教室里很静,同学们几乎都没有看书,却也不说话。有几个座位空着,难道那些同学也去了富裕年代?

    一会儿,数学课代表跑进来了,口鼻里喷着热气。

    “课上不成了,”他气喘吁吁,“其他老师说,昨天下午,数学老师移居到富裕年代去了。”

    教室里象开了锅,同学们都哇的一声叫起来。是的,数学老师是我们最喜欢的老师,他没有老师的架子,上课轻松又幽默,人也显得非常乐观。可就是这样一个乐观的人,也会离开自己的“母年代”,迫不及待地移居到陌生的富裕年代吗?

    看来,谁都无法抵挡金钱的诱惑啊!

    或许,不是金钱,而是机遇的诱惑。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但是现实却逼得你承认自己“与众相同”。所以大家都会这样想:在富裕年代,我就会脱颖而出吧?

    你不了解一个时代,就会想当然地认为它美好。等你去了,也许那里确实美好,但也许它一点也不好。

    我正胡思乱想着,倪晨跳上了讲台。

    “同学们,”他大声说,“既然数学课上不成了,我们不妨开个联欢会吧!”

    “联欢会?”同学们嚷起来,“为什么开?”

    “为了……”倪晨的语调突然降低,“为了我即将离去……”

    “你?”很多同学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你到哪里去?”

    “富裕年代,”倪晨语调沮丧。

    “倪晨啊倪晨!”倪晨最好的朋友,于健站起来说,“想不到你也成为了金钱的俘虏!”

    “我也不想走啊,”倪晨说,“可是我父母说留在这个年代没有前途,不如到富裕年代去碰碰运气。他们要走,难道我能一个人留下来吗?”

    “别怪倪晨了,”我说,“既然他非走不可,我们为什么不快快乐乐地送他走呢?咱们开联欢会吧!”

    我们搬桌子弄椅子,弄得教室里闹哄哄的。居然没有人来管,因为校长和教务主任早在两天前就移民了。

    联欢会临时举行,同学们都没有准备节目。我们就玩最常见的“击鼓传花”,鼓停时花在谁手中,谁就表演节目。我们没有鼓,就敲桌子;我们没有花,就传课本。后面几节课都没有老师来,我们就一直不停地击鼓传花,几乎让每位同学都表演到了。大多数同学只能哼两句歌,还跑调。只有我表演了一段孔雀舞,赢得满堂喝彩。这孔雀舞还是我上幼儿园的时候阿姨教的呢,想不到中学倒用上了。

    最后,是倪晨作“离别报告”。他吸了很长一口气,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同……同学们,”他说,“我……舍不得离开你们啊!”

    话没说完,倪晨就哭了。

    这个足球场上的健将,这个班级中的优秀生,此刻再也忍不住发自内心的伤感,让泪水不受控制地渲泄出来。目睹这一情景,我心里冒出一个词:“大雨滂沱”。

    倪晨哭,同学们也跟着哭。联欢会联欢了半天,最后成了“悲伤会”。

    一放学,我就背着书包拼命地跑,跑出这所伤心的学校。街上还是冰雪世界,我没跑了两步就摔了三跤。我不跑了,小心翼翼地行走。回到家里,我大声说:“我回来啦!”

    没有人应答。

    我奇怪了:妈妈不是不上班吗?他们到哪里去了?

    他们哪里也没去,爸爸躺在卧室的床上看电视,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声不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儿。我不敢多说话了,我知道家里肯定刚刚发生过一场“家庭战争”,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我的家庭一直是幸福和睦的,但自从越来越多的邻居移居富裕年代,爸爸妈妈的争吵就开始了。据我的经验,这时候不能直接问原因,否则很可能引发另一轮争吵。

    “我……回来了,”我小心翼翼地说着废话,“妈妈,你没上班吗?”

    妈妈的话里带着火气,“上什么班?”

    “那爸爸呢?”我循序渐进,“他是自己的老板,也没上班?”

    爸爸的私人出版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业务还挺多。如果一天不在,按他的话说,就会“乱翻了天”。

    “问你爸爸去!”妈妈把脸偏向一边。

    爸爸正在看电视,聚精会神。

    “爸,”我轻声说。

    “伊莱啊,你回来啦,”爸爸瞟了我一眼,“我光注意看电视了,没留意你。”

    “您怎么……没上班?”我问。

    “上了,回来了。”爸爸的回答很简短。

    “为什么?”

    “因为没事可做呀,”爸爸终于把脑袋转过来,“我的出版公司里一共有十二个职员,现在跑了八个,你说还怎么干活?”

    “再说,”妈妈在客厅里插嘴,“我们年代的人都跑光了,你爸爸印出书来,给谁看?”

    “老婆的话总是有道理,”爸爸不与妈妈正面交锋,“所以,我就回来喽。”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么说:爸爸……没工作了?”

    “是啊,”爸爸轻描淡写。

    “这就是我跟你爸爸争执的原因!”妈妈总不忘关键的时刻插上两句,“既然没工作了,我就跟他说:你看大家都移民到富裕年代了,咱们也去吧。可你爸那个榆木脑瓜,居然不同意!”

    总算引出真相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伊莱一家会移民到富裕年代吗?请继续关注下期,精彩继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帮帮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帮帮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