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83
  • 关注人气:1,5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怪兽爸爸(大结局)

(2009-09-22 09:57:09)
标签:

第9期

连载

狼人

怪兽

头饰

汉斯

鲍贝瑟

天主教堂

杂谈

分类: 往期精品

              我的怪兽爸爸(大结局)

                     忆秋

 

 

                                     疯狂的万圣节

    万圣节曾经是我最喜欢的节日,每年的这一天,街道上都张灯结彩,打扮得光怪陆离的人们,聚集在镇中心的牧民广场,进行一年一度的狂欢。可是今天,我的心里却充满了对这个节日的恐惧。我知道我的担心并不能阻止夜幕的来临,街上的霓虹灯还是渐渐地亮了。

    可怜的爸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还在懵懵懂懂地指导我:“凯丽,你不出去吗?看,街上多么热闹啊。不过,你准备的狼人头饰还是不要戴了,以免被警察误会。我看你还是打扮成森林精灵吧,你的那一对翅膀真是漂亮。”

    我根本没有心情理会这些,我听见街道上有兵靴沉重的走动声,还有鲍贝瑟的声音:“你们要特别注意这一地区,我敢肯定,怪兽一定会在这条街上出现。”该死的鲍贝瑟,他把我们的路堵死了。

    “爸爸……”我想劝爸爸逃走,虽然说服他很困难,可总归这样会有一线生机。等我回过头,让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爸爸剧烈地喘息着,双眼渐渐变得呆滞起来,黑森森的毛发像雨后的小草竟相钻了出来,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化了。我几乎快要疯了,在这关键时刻,怎么他偏偏失去了控制?“爸爸。”我大声尖叫着,哀求他:“求你不要这样!”回答我的,是一声陌生的悠长的狼嗥:“欧……!”

    我赶快趴到门前,看到鲍贝瑟果然听见了动静,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在那边,快,在韦恩斯先生家!”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急忙锁死了房门。我知道这种阻止只是暂时的,我拼命叫着爸爸的名字,推他踢他:“快逃,快逃啊,再晚就来不及了!”可他根本听不懂,他已经完全丧失了人的理智,变成一个野蛮的生物。

    警察们已经开始撞门,金属锁栓已经变形,眼看快支撑不住了。千钧一发的瞬间,我突然看见了我买的那个狼人头饰,急中生智,我抓起头饰从后窗跳了出去。我把头饰高高举起,顺着爬满喇叭花的篱笆一路狂跑。从外边看,只能看见一个巨大的人形狼头在移动。鲍贝瑟果然上当了,他不再砸门,而是带着手持真枪实弹的警察追了过来:“在那里!快追,别让他跑了!”

    突然,我手上一震,有人开枪了,子弹把那个纸糊的头饰打了个稀巴烂。我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说不怕那是假的,如果子弹再低一点,碎的恐怕就不是头饰了。鲍贝瑟气喘如牛地跑过来,却大失所望。“是你?你这个不可理喻的疯丫头!”鲍贝瑟气急败坏,一挥手,“快,我们上当了,他一定还在韦恩斯家!”

我不敢怠慢,也跟着他们跑了过去。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也不能放弃。看来鲍贝瑟的愿望注定是要落空的,屋子里空空荡荡,别说狼人,就连一只老鼠都没有。我松了一口气。爸爸每次发生基因裂变,都会消耗大量热量,这让他饥肠辘辘,他一定是出去寻找食物了,我想。

    鲍贝瑟恶狠狠地瞪着我,大吼:“快说,他去什么地方了?”“我怎么知道?”我视若无睹,从他面前轻盈地走过,把森林精灵的翅膀套在了背上,朝他一挥手,“再见,鲍贝瑟先生,我要去玩了,祝你万圣节愉快!”我走出了屋子,抛下了鲍贝瑟气得铁青的脸孔以及一群目瞪口呆的警察。

    牧民广场的人可真多,人们打扮得千奇百怪。有的踩着高跷,装扮成高大的树妖;有的佝偻着腰,扮成尖耳朵的精灵射手;还有人扮成从天而降的仙女,最奇怪的是杰森,他在身上套了一个南瓜外套,扮成了一个笨拙的会走路的南瓜。我正自得其乐地坐在石椅上品尝果汁,一个窕绰的蝴蝶女王向我走来,尽管她脸上戴着面具,我还是认出了她,是维琴尼亚夫人。

    “凯丽,你爸爸呢?他不来参加万圣节狂欢?”

    “呃,他有事……是的,他不能来了。”我含含糊糊地说。就在这时,我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我的左边似乎出现了一个我非常熟悉的东西。我扭头一看,在那个巨大的古希腊勇士雕像的旁边多了一个同样巨大的黑影。我险些叫出声,是爸爸,他来这里干什么?几乎与此同时,广场的西南角一片骚动,一个扮像逼真的吸血鬼出现了,他煽动着蝙蝠一样的翅膀,站在一头小牛身上,做出各种引人注目的造型,博得了一片掌声。

    是柯蒂斯,他曾经对我说过他要扮成一个吸血鬼。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骑一头牛来。那头小牛叫汉斯,是头正宗雪花牛,虽然只有20月龄,可在饲养的过程中,已经用特殊方法把小牛肋骨间距拉大了,看起来膘肥体壮。这样一头牛,正是肉食动物垂涎三尺的佳肴。我情不自禁地站起来,一边飞快地跑向柯蒂斯,一边大喊:“柯蒂斯,快离开那头牛!”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团巨大的黑影猛地蹿了出来,他的速度简直就像闪电,还没等大家看清那是什么,他已经把柯蒂斯从牛背上撞了下去。受惊的雪花牛不顾一切地在广场上狂奔,广场上顿时陷入了混乱,尖叫声、怒喝声、呼儿唤女的声音响成了一片。当爸爸出现在灯光下的时候,大家终于看清了他。“是怪兽,大家快跑啊,怪兽来了!”恐惧像瘟疫一样传播,人群像炸了锅一样散开。

     柯蒂斯却吓傻了,愣愣地望着这个庞然大物。狼人没有扑倒小牛汉斯,把一腔怒火全发泄在柯蒂斯身上,向他拍去狠狠一掌,那力量足以把人拍成肉饼。“不!”我捂住了眼睛,大叫,“不要杀人!爸爸,求你了!”我瘫软在地上,不敢去看。天啊,如果爸爸杀了柯蒂斯,我该怎么办啊。

     有一双手从背后扶住了我,是维琴尼亚。她低声对我说:“凯丽,不要哭,你看,他听见你的话了。”我鼓足勇气,定睛一看,狼人巨大的手掌在空中凝住了,他沉重地喘息着,眸子里开始现出一丝人类的理智。暴戾与犹豫、怜悯与凶残,各种表情在他丑陋的脸上交织变幻着。最终,他放弃了柯蒂斯,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再次向那头发疯一样的雪花牛扑去。

    “凯丽,你刚才叫他爸爸,难道他是……”

    我点点头,把头埋进她的怀里,流着泪说:“是的,他就是我的爸爸韦恩斯。他无意中吃了改变基因的药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我向她求助着。“不要怕,孩子,总会有办法的。”她轻轻地拍着我的背。

    这时候,狼人已经追上了汉斯,一掌就拍断了小牛的颈骨,汉斯轰然倒地。狼人伸出锋利的爪子,掏出小牛血淋淋的内脏大嚼起来。广场上的骚乱惊动了鲍贝瑟,他率领一队警察赶了过来。“人群紧急疏散,枪手射击!”爆豆一样的枪声响起,狙不及防的狼人中弹了,可他不但没有倒下,流出的血反而激发了他的暴戾。他发出一串惊天动地的吼叫,向警察冲了过去。警察们吓得屁滚尿流,一轰而散。

    狡猾的鲍贝瑟扯断了广场中心的音响电线,甩到了狼人身上,顿时火花四溅,狼人痛苦地挣扎着,那团线却越扯越乱,紧紧缠住了他。“韦恩斯,快跑!”维琴尼亚勇敢地冲了上去,拉下了电闸。广场上顿时暗了下来,借着月光,狼人飞快地蹿出了广场,消灭在天主教堂的尖形塔顶之中。

    “我们去追,他在天主教堂的顶层,他跑不掉的!”鲍贝瑟恶狠狠地说。可是却没有人回应,他走了几步才发现并没有人跟上来。“你们怎么了,你们这群懦夫!”他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半响一个警察才怯生生地说:“镇长先生,你都看见了,那怪物根本不怕子弹。人的生命是宝贵的,我们可不想白白送死!”

    “那你想要我怎么样?想要我请求火力增援吗,把飞机、大炮都调过来!”鲍贝瑟大发雷霆。“还是让我和凯丽进去吧?任何事物都不会凭空变出来的,也许我们可以和他沟通。”维琴尼亚说。“沟通?”鲍贝瑟眨了眨眼睛:“你认为他能听懂你的话?”“我是说也许。”维琴尼亚想努力说服鲍贝瑟。

    鲍贝瑟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反正这件事对他有利无弊。“维琴尼亚夫人,我不得不提醒你,这种行为是你自愿的。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嘿嘿,本人概不负责。”

    就这样,我们走进了尖顶楼,在塔顶我们看见了狼人,他正像所有的受伤动物一样舔着自己的伤口。看见我们,他开始愤怒的咆哮,绿幽幽的眸子里闪出仇恨的光。他的样子让我害怕,我躲在了维琴尼亚的身后。维琴尼亚却没有退缩,迎着他走了过去:“别这样,韦恩斯。你应该明白,你是一个人,而是不是一头野兽,不要让兽性战胜了你的人性。在你兽性大发,准备杀死柯蒂斯的那一刹那,凯丽叫了你一声爸爸。我观察到你颤抖了一下,这说明在你的基因链里,人类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么,你为什么不继续呢?压制住你内心的兽性,表现出人性的光辉,我知道你一定能够做到的。因此不管你成了什么样子,在我眼里你始终是一个人,是那个文质彬彬的君子韦恩斯。”

    维琴尼亚慢慢走到了他的身边,她的话语仿佛有一种魔力,狼人的咆哮渐渐平息了下来,眸子里的狂野也渐渐消散。维琴尼亚轻轻地抚着他的头颅,轻言细语地说:“韦恩斯,我知道你有苦难言,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狼人呜咽着,蹭了蹭她的手,泪水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可是韦恩斯,你不能因为事情越来越糟,就自暴自弃。任何问题都有解决的途径的,只要你肯努力面对。”

    她站了起来,接着说:“韦恩斯,现在需要你和我去证明自己,趁着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当我们出现在众人面前,黑压压的人群都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警察都举起了枪。他们不可置信地望着我们,不相信刚才那可怕的怪物会像小狗一样温顺地趴在维琴尼亚身边。“你们把枪都放下。”维琴尼亚平静地说。她镇定的表情感染了人们,骚动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鲍贝瑟却大叫起来:“举起你们的枪,你们都忘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吗?他会把我们撕成碎片!”听了他的话,犹豫的警察们又举起了枪。广场上,狼人发狂的样子给他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听我说,你知道你们要射杀的是什么吗?他不是野兽,他是一个人!我们都知道的好人——韦恩斯先生!”这话就像石块投进河里,激起了一片涟漪。“他竟然是韦恩斯?”“不会吧,这简直不可思议。”人们议论纷纷。

    维琴尼亚继续说:“对,他就是韦恩斯。他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大家又何必非要咄咄逼人,致他于死地呢?致于他伤害的牲畜,我会以我牧场的名义补偿大家的。韦恩斯为了改变狼的习性,发明了一种基因药水,这大家都是知道的。正因为他误食了这种药水,才会变成狼人。归根结底,他也是为了大家才成了这个样子。好在只有月圆的时候,他才会产生基因变异。但大家要相信韦恩斯,他既然能够发明这种药水,就一定能解除这种基因变异。”

    “不对,你说他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可他伤害过我!”鲍贝瑟忽然跳出来说,“所以他是可怕的,必须消失的异类。”维琴尼亚斜睨着他,问:“鲍贝瑟先生,你说他曾经伤害过你,也就是说你曾经亲眼目睹了他的变异过程,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他是韦恩斯,是不是?”

    “是,不是,不是。”鲍贝瑟点点头,又摇摇头,慌乱中他露出了马脚。“韦恩斯先生伤害了你,是因为基因发生突变,在完全丧失了理智的情况下,他才攻击了你。而你呢?你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明明知道他是一个人,还故意扭曲事实,图谋射杀他。这是什么行为?这是犯罪!”

    鲍贝瑟汗都下来了。他拼命狡辩:“不是,我刚才记错了。我的伤,是下楼梯时不小心摔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狼人就是韦恩斯先生。”“爸爸,”旁边的杰森不解地扯了扯他的袖子,问:“你昨天不是说,你会要了韦恩斯的一条小命的吗?”没等他说完,鲍贝瑟就一巴掌扇了过去:“混帐,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简直胡说八道!”

    “是不是他胡说,我不是法官,所以不会下任何结论。不过,鲍贝瑟先生,不久你就接到一张法庭的传票,我向你保证。”维琴尼亚转过头,对我说,“凯丽,还有你韦恩斯,我们回家。”

    “好的,妈妈。”我愉快地答应了。维琴尼亚却一愣:“宝贝,我刚才没有听清,你叫我什么?”“妈妈。”我咬着她的耳朵说,“我相信,你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妈妈。”维琴尼亚热泪盈眶,和我紧紧拥抱在一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