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宗学寺之我见我感

转载 2019-11-01 18:47:45

文/噶玛雍殿桑波写于台湾桃园


1981年自军中退伍后,因家道中落,亟思驱吉避凶之法,心想学习易经,应为可行之道。乃前去拜访ㄧ位易经学者。经说明来意后,他说:不如我带你去精舍,学习佛法。就此,进入了研习藏传佛教之门。彼时,有关藏传佛教的书籍,并不多见。曾在书局里,买了一本,古代西藏佛教史。往往在翻阅时,都会停留在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的传记的章节里,而且屡读不厌。后来,又买了一本创巴仁波切的英文书,里头有遥唤上师祈请文,也常拿起来念诵。

1991年,第三世蒋贡康楚仁波切来台宏法时,乃鼓起勇气,向其求得了上师相应法。本想未来修法历程,有明师指点,应可较顺遂。未料,隔年四月,仁波切出了车祸,慷慨赴难。致使学法,顿失所依。

宗学寺,忘了第一次是从哪里听到的。秘书处曾在第四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年幼时,出版了一张碟片,封面即是宗学寺。环山绿野中,矗立着寺院,让人感觉到祥和宁静。心里想,若有机会,必当一朝。  

数年后,有幸,随着一位师姐,到了参札仁千札,朝礼洛竹泰耶大师常居之地。跨进了大师房间,却见空荡无物,礼拜三次后,将哈达系于柱上,以表虔敬之意。门外,有一颗松树,在风中,昂然不动。捡起了地上,四颗松子,以便回台后,置于大师塑像旁。

2015年,费了一番功夫,辗转连系到了北京程师兄,述说欲朝宗学寺之意。程师兄说,今年已去过,明年吧!只得等到隔年。

20167月,终于踏上朝礼宗学寺之路。由程师兄带领,团员包括了七位来自台湾的师姐和我。途中,宿了两晚。第三天早上,翻越了数个山岭,来到了宗学寺对面的山头。盼望已久的宗学寺就在眼前,随即俯身礼拜。团员们皆欣喜,大家拍照留念。

尔后,我坐了下来,闭目静心。忽见身前,左一女,右一男。女对我说:走!带你见莲师。随即跟着脚步,进入了一殿。莲师坐于法座上,乃驱前礼拜。隔了一会,莲师说:去见你师父。即起身移步,不一会儿,忽闻:上车了,灌入耳中,即回到了静坐的山头。未见到师父,颇为遗憾。哇!莲师与弟子,还在宗学寺呢!

当晚,高山症发,无法成眠,太太甚至呼吸急促,头痛严重。隔日,辛苦熬过了一夜后,只得做了下山的决定。也结束了第一次的宗学寺之旅。

同年9月,我们同一批人,朝礼五台山。适巧,不久前,第四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发表了还俗的声明。因此,我在每一尊文殊菩萨前,顶礼祈请:请您照顾您的化身康楚仁波切啊!

回台后,某个夜晚,梦见一着白短上衣,白长裤之少年,与我同在宗学寺的莲师洞。心中立知,其为第四世仁波切。仁波切在左面墙壁,开了一道门,嘱我进去。当我走入其内,见到了莲师。

2018年,再次回到了宗学寺。在莲师洞,特地问了管理的喇嘛,墙壁有门吗?回说:哪里有门啊!

当晚,吃了缺氧丸,虽无症状,然不易成眠。裹在睡袋里,忽见一女,面带忿怒,对着我说:交换灵魂。知其非善类,乃不理她,心中即诵,莲师心咒。如此僵持,有一会儿。突见该女,飞快离去。紧接着,感知莲师在门外,望着该女,离去的方向。噢!原来是,莲师来解围了!

宗学寺,乃当年莲师与卑玛拉密札,率同25弟子,闭关之圣地,一人一洞。在新殿的左方,循坡而上。可先看到移喜措嘉的洞,洞口较小,洞内亦小。再往上爬,可见与莲师亦师亦友的卑玛拉密札的山洞。

续往新殿的后方移动,可见莲师洞,为窄而较高的山洞。回到居士林,在其左方,有一小径,贴着山壁,仅走数分,即见有一木门的山洞,洞内不大。此为毗卢遮那大译师的闭关洞。毗卢遮那大译师为证得虹光身的第一位藏人。

利美三师,常于宗学寺聚首。邱林伏藏的形成,初由邱吉林巴以身取出,再由蒋贡康楚译写成文,后由钦哲汪波心意抉择。三位大师,皆为伏藏师,可谓莲师的身口意三密化现。

莲花生大士、卑玛拉密札和毗卢遮那大译师,为前宏期宏扬大圆满的三位祖师。时至19世纪,卑玛拉密札与藏王赤松德赞转世为蒋扬钦哲汪波,毗卢遮那大译师转世为蒋贡康楚洛竹泰耶,藏王二子牟如赞普则转世为笛千邱吉林巴。以此三人为主,开启了利美的世代,影响了后代甚钜。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鏃犳暀娲惧垎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0,95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