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禅定中发现宗学寺殊胜的第一世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生平

转载 2019-08-05 22:07:51


第一世汤杰千巴蒋扬钦哲旺波的名字是蒋噶旺贝蒋千,第二世的名字是确吉罗卓,第三世的名字是突登却吉嘉措;在这三世仁波切的名字之前,都要冠上「汤杰千巴蒋扬钦哲旺波」,这个名称为蒋贡康楚仁波切所赐。

汤杰的意思为一切,千巴是知道,合译为「了知一切」。所谓「汤杰千巴」意即没有一样不知道的,是全知的;这四个字的涵义是不容易做到。以世间法来说,要精于歌唱、舞蹈等技巧,就得花上一、二十年的工夫,更别提要完全了知了。因此蒋扬钦哲旺波名字之前冠上「汤杰千巴」就是意谓他对一切所知法的要点完全了知,而且对于西藏八大教派,他没有不知道的。

蒋扬钦哲旺波到卫藏、西康等地游学参访十三年,在这十三年当中,亲近了一百五十位上师,接受他们的教法、口传、灌顶及教导。曾依止过一百五十位上师的,在西藏是绝无仅有的。他所依止的一百五十位根本上师都是不分教派的上师,其中不共的根本上师有四位,女性上师也有四位。他将依止一百五十位根本上师所听闻的教法集结成七百大册,这就现在来说是无法计算的。以大藏经为例,共约四百册,而七百册是远大于四百册的,所以它难以计数。即使全世界最大的图书馆里西藏教法的藏书也不可能有七百册,且要七百册均是不同的教法,更是困难。就密续教法而言,目前存在的只有五、六种之多,如:幻化网、喜金刚等,但当时蒋扬钦哲旺波就已听闻到二十七种;他不但将所听闻的教法合集为七百册,并且加以修学,他亲口讲说自己对每一教派都非常熟悉;所以他是经学习后而成为智者、博学多闻的。试问世间能读上七百本书的人有多少?且对于所学的七百册教法,不只是读诵而已,听闻后,又自修自学。且所听闻的是七百大册而非七百小册;因此蒋扬钦哲旺波的博学多闻和智能是不可思议的,这就是所谓的「了知一切」。

其次,「蒋扬」是文殊的名字,即诸佛的智能称为「蒋扬」。西藏有很多上师是文殊的化身,而我们说蒋扬钦哲旺波为文殊的化身,是根据几个原因来说的:文殊真实名经上记载:「赤松德真王是文殊化身」此乃佛陀亲口授记的。

赤松德真王在西藏有身语意功德事业五个化身,如:第五世的DL喇嘛是赤松德真王的事业化身,而其五个化身的总集就是蒋扬钦哲旺波。莲师也授记里赤松德真王的五个化身会总集于蒋扬钦哲旺波,并且说他出生时就有头发。当蒋扬钦哲旺波出生时,果真如莲师授记般,头发长及耳际;也就是一出生就是长发。蒋扬钦哲旺波在他自己的传记也提到,他出生时就得到莲师和文殊的摄受。他出生时,天空中出现「第」字的声音,当时他的心并非一般的意识,而是已瞭知一切法,且对于他以前所有的转世及过去所做的事,嘹若指掌。他对寻获的法本或佛像,一看即刻知道它是写于或制于什么年代。比如第五世DL喇嘛时的法本,他一看就知道是第五世DL喇嘛时代的。再说到蒋扬钦哲旺波有肚子痛的毛病,为什么呢?他回忆起自己还是一位印度班智达时,名叫拿吉宁千。当他在没有人烟的山上修行时,一天一位外道国王带着臣子来到他修持的地方,歌舞饮酒、尽情欢乐;开心之际,他们商议要做一件大事。有臣子建议去抢夺其它国度的村镇,搜刮他们的钱财,有些则认为:「若能毁灭佛教,使他们改信我们的教法,这才是好事。」

建议一提出,国王和其它臣子都一致赞同。当时空行母授记说:必须由拿吉宁千班智达诛除这些国王及大臣才能拯救佛教,若拿吉宁千不将他们诛除,佛教将此毁灭。因此拿吉宁千化为一头牛。牛一出现,国王及大臣们完全还来不及知道它从哪儿来,就以牛角将他们抵死;由于这个缘故,蒋扬钦哲旺波才有肚子痛的果报。

又在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殷切祈请下,蒋扬钦哲旺波写下宁玛巴一百多位伏藏师的传记。这是他于禅定的净相中,了知这百位伏藏师的出生年月、出生地点、父母是谁、住世几年、取出何种教法等等,除了文殊菩萨之外,是没有任何人办得到的。当时若你知道八百多年前有位名叫多杰汤美的伏藏师,其余别无所知,以此请教蒋扬钦哲旺波,只要他稍作禅定,便能清楚的告诉你他是什么时代的人、出生在何处、取出多少伏藏教法、现在仍有多少伏藏教法留存世间。所以他是文殊化身,他的了知是没有任何障蔽的。

钦哲的「钦」是智能的意思,「哲」是慈爱的意思,指对所有的众生就如同母亲对独子般的慈爱。「旺波」是最好的、最上的意思。蒋扬钦哲指的是文殊菩萨现出人身,用意就是为了利益人道的众生。蒋扬钦哲旺波住世七十三年间,所做一切都是利益众生的事,除此之外其它都没做。他如何利益众生呢?可以外传、内传、密传三部分来讲。 

外传讲的是他的父母亲、出生到圆寂前依止的上师、接受的灌顶、教法、如何传给徒弟、一生如何修持、修建几座寺庙、塑了多少佛像等等。这些由蒋贡康楚仁波切写下,已有英文版发行。内传记述他亲见到八大教派的上师、本尊,且得到他们的摄受,并获得八大教派近传承的教法等,这些以我们来看都非常神奇。密传记述他经由不同途径,亲见印度班智达、成就者等传授给他七种教诫,也就是密传中提到的气脉、明点的部份。

佛陀降临世间,转FL是佛陀的利生事业,那么蒋扬钦哲旺波的利生事业又是如何呢?在他的讲述下由蒋贡康楚仁波切写成了五部大藏教法:大宝伏藏、所知法遍布(了解这个法后,其它的法都能了知)、教授藏、噶举语藏、广大教敕等五部大藏。这些教法至今仍然存在,很多上师都还在教授及口传。另有二部是过往印度修行教法全集和续部全集,现今萨迦法王在印度各地都还在传授这二部全集的教授和灌顶,其中续部全集灌顶花了十年的时间。这二部全集是蒋扬钦哲旺波收集后,指示其徒弟写成的;它们的存在是他的恩德,我们才得以修持。

以上为名字的意义-「了知一切的文殊悲智最上」的解说。

蒋扬钦哲旺波出生在白玉县的NaMoNa顶波家族(至今仍存)。他住锡的寺庙是现今的宗萨寺;他因寺名宗萨而被称为宗萨蒋扬钦哲旺波。目前西藏存有四个教派,过去有八个教派,而蒋扬钦哲旺波是通达一切教派。若有人问他,你的教派是什么?他一定回答是释迦牟尼佛教派。在他之前,并无不分教派的教派,不分教派是在蒋扬钦哲旺波时代产生的。各位大部份是宗萨仁波切的徒弟,对自己上师的传记一定要了知。若要考证其是否属实,可以阅读过去所留下的文字。了知以后,就要修学对上师的信心和恭敬之心。经由上师的传记,对上师生起信心,这种信心就十分坚定。

席间有人问:「蒋扬钦哲旺波和伏藏师秋吉林巴的关系为何?」 

蒋扬钦哲旺波有六位伏藏师徒弟,在这六位当中,和他互为师徒的就是秋吉林巴。大伏藏师秋吉林巴是赤松德真王第二个儿子的化身,而蒋扬钦哲旺波又是赤王的化身,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他们二人有七世父子的关系。

秋吉林巴从岩洞中所取出的伏藏教法是意修持、除障的教法及金刚鬘的伏藏法,三者是蒋扬钦哲旺波和秋吉林巴共同的伏藏教法。秋吉林巴共有四位根本上师,其最重要的根本上师和大圆满最根本的上师就是蒋扬钦哲旺波。秋吉林巴在其座下接受萨迦派普巴金刚教法时,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降伏了二十一位的魔障,并在梦中看到蒋扬钦哲旺波就是普巴金刚。第二个接受的是扬大本尊灌顶,灌顶时看到灌顶上师就是本尊,并看到上师背后有空行母,为上师撑着一把孔雀羽毛伞。由于秋吉林巴对上师的虔诚恭敬,在上师的加持下,五轮中喉轮的喉结因此而解开,这使得他在写伏藏教法时,将空行文字写成一般的藏文时,变得非常容易。吟唱道歌,也变得没有障碍。接受贝玛宁体灌顶时,看到的上师蒋扬钦哲旺波就是贝玛那密渣,也看到了一发母护法。当一发母出现时,大地震动。一发母必并说将在三年内赐给上师和徒弟成就。其次,在接受无死度母心髓时,亲见到自己的上师就是度母,在整个灌顶的过程中,秋吉林巴见到自己上师的手、脚掌心上各有一只眼睛,额间亦有一眼、见到上师共有七只智能眼。另外一篇授记文写到「伏藏王的眷属」,伏藏师之王指的就是蒋扬钦哲旺波,而「眷属」在授记文中就写到秋吉林巴。因此秋吉林巴和蒋扬钦哲旺波的关系是非常的深且密切的。

蒋扬钦哲旺波亲见过很多的上师和本尊,包括莲师、贝玛那密渣、依喜措嘉等。他只要念几次七句祈请文即能亲见莲师,然而讲这些亲见上师本尊的情景仿若在讲故事一般,意义并不大。但若依其名号来解释这一段,仔细想想便可知道,蒋扬钦哲旺波已经成佛了;既已成佛则所有业都是清净的,亲见上师本尊、得授记是自然的了。三界轮回中的众生,就是有烦恼障、所知障和习气障,所以对一切法无法了知。如:对于昨天发生的事,今天已不记得;明天将发生什么事,今天也无法预知。为什么我们会不知道或忘记呢?那是因为我们的所知障、习气障并未清除,若能清除则就能瞭知一切了。

视上师为凡人,则自己只是一般凡夫,所获上师的加持,也只是普通人的加持。如果视上师为有功德者,则自己稍微有功德,也能获得上师慈悲的加持,对自己是有利益的。如视上师非常珍贵,上师在此世间是非常稀少,如奇珍异宝般稀少,会非常重视他,加持也就不可思议。

上师的事迹必需与一般上师相符,而共同的事迹又必需不同于其它上师,这才能显出其不共、其特别。钦哲旺波的传记与其它上师相吻合,如:一开始是依止上师闻法,修持、再为他人灌顶,此事迹与一般人相同;另外还要更殊胜、不同:依止一百五十位上师、听闻七百多教法、为别人灌顶次数多到无法计数,还磨破两个宝瓶,受教的徒弟也非常有名,如雪谦嘉察等。可以看出与其它上师相符,但又特别殊胜不同。目前有人到尼泊尔与法王合照,回到台湾后,说他与法王平起平坐,自称为法王,他的行传就与一般人不吻合。

这些年来台湾的上师多如雪片般的降下,其中有真有假,如每位都亲近,也是相当困难,何况依止一百五十位;接受纯正的七百册不同教法、并实际修持,更难以想象;从三十八岁到七十三岁,足不出户闭关,还能完成五部大藏、其利生事业,无法思议。诸如此类,已经了知上师事迹,再思维自己的上师与他人不同,思维后所生起的信心,将会非常稳固。透过这样的观察,会发觉自己的上师比连花生大士、贝玛那密渣还要殊胜,因为连师的行传只是事迹,没有让我们思维、观察的空间,而钦哲旺波,是近代人亲眼见到的,是可以观察思维的。不对自己的传承,仔细观察思维,对传承的信心,即会不稳,随时都会改变。

第二世

蒋扬钦哲旺波在他所寻获的伏藏法中,授记到他圆寂后,他的心会融入五台山贝玛那密渣的心中;融入之后会再转世到西藏来利益众生和佛法。转世后,会有身、语、意、功德、事业五个化身,五个化身又各会有五个化身,总共会有二十五个化身来利益众生。蒋扬钦哲旺波的五个化身,将会由自己的徒弟来护持和照顾,并住在他们的寺庙中。例如:蒋贡康楚仁波切就是主要护持者之一,他所认证的一位蒋扬钦哲旺波化身,出生在北瑞称北瑞钦哲,迎请入寺庙后称为巴旺钦哲仁波切,曾为蒋中正迎请至中国。蒋贡康楚仁波切并认证另一位化身,住在宗萨寺,十三岁时圆寂。卓千寺的卓千仁波切也护持一位旺波的转世。雪谦嘉察仁波切认证的转世住在雪谦寺中,即是顶果钦哲仁波切。还有噶陀寺的却吉罗卓也是经由蒋贡康楚仁波切所认证的,是蒋扬钦哲旺波的事业化身。

却吉罗卓仁波切生于蛇年,父亲是位大伏藏师。十三岁时由噶陀寺的锡度仁波切将之迎请至噶陀寺,在寺里住了五、六年之后,恰遇那位住锡宗萨寺的钦哲仁波切圆寂。当时护持宗萨寺的是蒋扬钦哲旺波的侄子,向锡度仁波切禀告后,即将却吉罗卓仁波切迎请回宗萨寺。到了宗萨寺却吉罗卓仁波切也经由不断地学习,学问渊博而通达。他有四位不共的根本上师,其中萨迦派的上师是洛卓旺波,在其座下受教,由于上师的加持使他亲见到自心的实相。

第二位根本上师噶陀锡度却吉蒋措,在其座下接受了三种戒律(别解脱戒、菩萨戒及密乘戒)。第三位根本上师即第三世多竹千仁波切登多宁玛。第四位是安卓竹巴仁波切,在其座下接受了大圆满心髓的教法。以上四位为主要上师,其它尚有五十一位上师,共依止了五十五位上师。而和却吉罗卓仁波切互为师徒的,有现住在尼泊尔的贾札仁波切及在锡金钢铎的多竹千仁波切,还有顶果钦哲仁波切等主要的徒弟。在却吉罗卓仁波切徒弟当中,就我所认识的,仍在世间的尚有一百多位。例如:住在锡金钢铎的佛母、储熙仁波切、敏林赤千仁波切、萨迦大部分的上师和白教的上师都是钦哲仁波切的徒弟;西康也有五、六位堪布。堪布贡噶旺丘和堪布阿贝也是他的徒弟。

却吉罗卓仁波切一生闭关的修持,前后加起来有十四年之久,毕生的著作有二十二册,他二十五岁创办康杰宗萨佛学院,一直到现在,西康、印度也都有宗萨佛学院。又如:佛陀的教证二法中的教法之所以能在西藏历久不衰以及萨迦巴的教法之所以能住世,完全要归功于钦哲仁波切。他为了要执持正法,在嘎巴嘎仓设有关房让行者在此修持八大教派的教法。并于德格印经院成立关房,让行者修持道果的教法。他一生都在给予灌顶和口传,而他所塑的一尊青铜塑金佛像,在西康是最大的一尊。以上是却吉罗卓仁波切共通的外传。

却吉罗卓仁波切共通的内传-他小时候住在噶陀寺时,噶陀锡度仁波切常问寺庙中年纪轻的转世祖古,他们的梦境为何?有的说梦见喇嘛,有的说梦见到班智达或大成就者,只有却吉罗卓仁波切一再地梦见自己是在家人,留长发、绑辫子、身穿丝绸的蓝袍,右耳戴着松耳石的耳环。当时锡度仁波切就说这是非常奇异的。其它的祖古于是称他为在家祖古。其实他所梦到的这位在家居士就是赤松德真王。还有当他于噶陀寺寒林(尸陀林)中修行时,有天晚上,当他念诵到一位本尊咒语时,月亮现出,他看到萨迦寺在月中,如此景象浮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他有一世曾为萨迦家族后代的原因。有时候他的心不知到哪儿去,当前的景象消失了;有时又浮现出第五世DL喇嘛的转世或第六世DL喇嘛或大圆满的上师吉美林巴的景象。在宗萨寺他亲眼看到汤东嘉波坐在宗萨寺上师的座椅上,手拿水晶为他指示心的实相。有次当却吉罗卓仁波切一大早起来修十六罗汉供养仪轨时,看见释迦牟尼佛及声闻众的徒弟和十六罗汉从虚空中飘降,进入宗萨寺内。还有一次,在十五月圆时,看见了宗喀巴祖师在月中,结说法印、穿三法衣,并见他融入自身。而密勒日巴尊者的习气也经常在他心中显现出来。还亲见宁玛巴的祖师龙钦然蒋九次。

传记中也提到却吉罗卓仁波切亲见到印度的大成就者沙拉哈,在其座下接受了密咒乘不共的第三灌和第四灌的近传承和教法。钦哲仁波切的日记中统计,自己到铜山净土面见莲师,接受灌顶、授记、口传共达九到十次之多;依喜措嘉佛母和他也是如影随形不分离,经常给予授记并为他清除障碍。他在为徒弟灌贝玛宁体时,也经常见到贝玛那密渣坐在坛城内蓝色的光圈中。传记中提到他到印度喀林邦山上看日初时,心中想着东方有五台山,五台山住着贝玛那密渣;于是太阳一出现,马上转为贝玛那密渣为他灌顶、授记。

他并亲见过莲师几位重要的伏藏徒弟,从那儿接受了伏藏教法和灌顶。例如:他亲见到在吉美林巴的顶上有持明总集的坛城,里面有持明圣众。在其喉轮处出现单尊依喜措嘉的坛城,坛城内亦有依喜措嘉的圣众。其心轮出现八大嘿噜嘎坛城及圣众,在脐轮处看到普巴金刚的坛城及圣众。密轮处见到一发母的宫殿。当他祈请时,见到各轮圣众身上放光为他灌顶,之后光再收回本尊圣众身上;光在放收之后,吉美林巴五处的圣众身上都放光,融入吉美林巴的身上和吉美林巴合而为一。之后再见到吉美林巴化光融入他自己的身上,此时吉美林巴与却吉罗卓仁波切无二无别。

再如大宝伏藏里面有二千多个坛城的本尊教法,却吉罗卓仁波切知道噶玛巴的儿子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大宝伏藏的传承非常纯净、非常好,他想得到这个传承的灌顶。于是当他祈请时,就看到康楚仁波切和莲师是一体的,且由他心中放光,放射出无量无边的本尊空行圣众,再从无量无边的本尊圣众中化现出大宝伏藏中所有教法的坛城,在坛城内又有主尊和眷属圣众们。他不但看到不同的坛城和本尊圣众,而且在同一时间,于不同坛城前接受所有不同本尊圣众坛城的灌顶,之后这些本尊圣众全部融入莲师身上,莲师再为却吉罗卓仁波切灌顶,再化光融入却吉罗卓仁波切的身上和他合而为一。像这样的事迹是一般凡夫所难以想象的。

还有当他见到蒋贡米帕仁波切时,米帕仁波切身穿游牧民族的衣服,不断向他祈请之后,米帕仁波切转变成四臂双运文殊菩萨,他看到四臂佛父佛母的文殊,在其顶喉心脐密五处有身语意功德事业五部的文殊和佛母双运;亲见这个景象后,看到文殊菩萨手上的剑朝他砍来,当时他的执着心全部消失,心的意识转为「第」字进入对生文殊口中,到文殊身上的五处,受不同文殊的五个灌顶,受完后从文殊密处出来,「第」进入坛城中,转为却吉罗卓仁波切的形相,文殊菩萨则转为米帕仁波切,手拿一法本(法本发出子、元音的咒音)为却吉罗卓仁波切灌顶。当他接受灌顶后,他把法本全部吃下,子元音的咒字和「第」字刹时遍满全身,他的身体如彩虹消失在虚空中一般,完全化空。

他也一再亲见到宁玛派中重要的教传派和伏藏派的上师,从他们接受了不共传承的教法。当他修护法的时候,他曾见到雷登护法(四臂智能尊的护法),对他非常的恭敬,弯着身聆听他的指示。

他也曾亲见一发母;在浓烟中只见一发、一眼、一齿、一乳的一发母在听他的指示,之后即融入他的脐处,拙火阿喜里面。也曾亲见大护法贝噶王骑大象来到宗萨寺,然后将象系在门口,自己徒步入寺见他,向他顶礼并聆听吩咐。

像萨迦巴的祖师毗哇巴,也亲见过几次。一次亲见毗哇巴传道果时,毗哇巴用脚踢他的身体;当他被踢到时,整个身体顿时消失,心念进入到无念的境界中,身体消失转成为喜金刚。毗哇巴也转成喜金刚的形相,手拿宝瓶为他做瓶灌等。获得了道果近传承的教法。凡接受道果教授的第子,都知道这个过程。

乌金督佳仁波切接下来要说少一点,若就仁波切所知,恐怕要讲上七天。

其次他在贡噶桑波座下接受过几次的比丘戒。他在禅定中见到萨迦班智达,在其座下获得有关因明的教法,如四量论、量明宝藏论等的因明教法近传承。在迦巴蒋千上师座下,亲见迦巴蒋千并获得喜金刚道灌。并亲见过萨迦祖师贡噶宁波三次,获得完整的道果近传承。他将所亲见到的贡噶宁波形相塑成像供奉在宗萨寺。在德格有个地方叫忍叩,有一个护法殿叫那吉滚康,殿中有元朝帝室八思巴所塑的智能尊护法,因为有点破损,却吉罗卓仁波切就为他修护并开光,开光是要迎请智能尊降临融入护法塑像;当其专注观想迎请智能尊降临时,护法像的身体突然动了起来,当时事业金刚正拿着除障香来到护法像面前,护法像的脚因踏动的关系,所以地也跟着震动;这时事业金刚以为是地震,害怕的逃到外面去了。

接下来为亲见噶举巴的上师:当他到尼泊尔帝诺巴修行的山洞时,见到了帝诺巴;到玛尔巴的住处时,见到了玛尔巴,并在他身体的五处看到上乐金刚,同时接受上乐金刚的灌顶。到那西当处见到密勒日巴。见到冈波巴时,达波仁波切和帕莫是没有分别的,并在他座下接受咒的灌顶。在黄教中,他亲见到许多祖师,例如宗喀巴、帕当哇桑杰获得大威德金刚的灌顶以及玛姬瑙准并获得施身法的近传承教法。

到菩提迦耶金刚座朝圣三天时,三天当中都见到了塔里的释迦牟尼佛穿著化身的三法衣。释迦牟尼佛心中有蓝色的金刚持,蓝色金刚持心中有普贤王如来佛父佛母安坐。在金刚座菩提树下禅定时,于面前虚空中看到千佛、佛父佛母在转FL,周边围绕着无量无边的诸佛菩萨。他将所见到的景象逐一写下来有一大册之多,因遭受到中共的迫害,现所存的一册大约只是二十年所见的纪录,而非一生所见的全部景象。一九五九年六月一日,确吉罗卓仁波切六十五岁时,当天晚上天空出现如太阳般的强光,地上微微的震动;当时他在住处,身坐直,手结旗克印,面向西藏,手指天,口念「啊!啊!」示现涅盘。

现今

蒋扬确吉罗卓圆寂之后,有三位转世,其中经萨迦法王和顶果钦哲仁波切认证的就是突登却吉嘉措,现在的宗萨仁波切。萨迦法王受托寻找转世,寻到之后保密了七年,并说:「在这三位转世中,若认证敦珠法王长子董谢听列仁波切的长子为宗萨寺确吉罗卓仁波切的转世的话,对众生和佛法会有最大的利益。」

在萨迦法王未认证之前的二年,听列仁波切曾带他的儿子到菩提迦耶朝圣。当时顶果法王也在菩提迦耶,曾对罗卓仁波切的侍者札西南嘉说:「这就是确吉罗卓仁波切的转世。」侍者问:「要是萨迦法王认证另一位怎么办?」顶果法王回答:「如果萨迦法王有神通的话,就只会认证他。」

宗萨仁波切七岁时,顶果法王在锡金的寺庙,为他举行坐床典礼,并择吉日给予他无死度母心髓长寿灌顶;还教导他藏文字母GHAgakhanga等,自此以后,在顶果法王座下接受上千灌顶。

宗萨仁波切从萨迦法王座下接受道果传承教法及续部全集的所有教法的灌顶,可以说萨迦派的灌顶在法王座下都已完全获得。截至目前为止,宗萨仁波切共亲近了五十位上师,在其座下接受灌顶。虽然不像第一世蒋扬钦哲旺波接受七百大册的教法,但是在当今所有转世的上师中,他已算是接受最多教法的一位。

他的第一位指导老师是罗卓仁波切的事业金刚确滇。确滇在指导宗萨仁波切的期间,身体无任何病痛,有天晚上自然入睡,隔天早上就圆寂了。第二位老师为上一世的一位出家众徒弟苏渣,他是一位很好的僧侣。第三位老师是邬金仁波切寺庙(秋林寺)的一位喇嘛,他负责教导念诵读写。之后为乌金喇嘛和香窦贡噶(前一世的徒弟,也是一位很好的上师)。

萨迦佛学院一成立,宗萨仁波切就在堪布阿贝的座下研读经论约七年之久。他的学习无人能比,尤其善于辩论。至于闭关的修持,六个月的关共闭了四次,三个月的关约六、七次,为徒弟灌顶,第一次是在不丹给予敦珠新岩藏的灌顶,总共有一万五千人受灌,为时一个多月。

又在不同的时刻传了一次,共给了二次敦珠新岩藏教法的灌顶。另外在比尔给了秋吉林巴新岩藏宝藏教法的灌顶。在西康宗萨寺给了教法全集及前世仁波切的教法和灌顶。至于其它国家给了什么灌顶我不是很清楚。

乌金仁波切和宗萨仁波切非常的熟,也很了解他的个性。他总把最不好的表现给别人看,但一个人独处时,最好的部分就完全展现出来,这就是他独特的个性。他做别人没有做的事,在世间法上,绝不依传统、反传统,创造自己的风格。但仔细观察现今世上,法上应怎么做就那么作,真正如法去做的就是宗萨仁波切了。他不高兴把他所做的事告诉别人,他一定会问其它人,我说了什么?他有没有说我作了什么坏事,有没有说我有很多女朋友。因为没有人说,他很痛苦。不像有些上师暗中做些隐密不为人知的事情,虽隐密在做,却为大众流传着。宗萨仁波切常问-为什么我都在做,别人却不讲,到底是何原因?例如:我有很多女朋友,萨迦法王一定知道,也应该有所听闻,可是他从不问,也不提这件事,这实在令我担心。还有一次宗萨仁波切自己向顶果法王报告,他有多少女朋友这件事。而顶果法王却只有双手合掌说:「是的。」,也没骂他,这为什么,令他很担心。前几天,他跟我说:「我做了很多坏事,萨迦法王却对我愈来愈好,这是为什么呢?」他的个性就是要大家说他不好,可是没有人说他不好。

有一回,他在巴黎,戴着很长的假发和胸罩走在香榭大道上,要我走在后面注意有没有人看他。很多人走在路上却不看他,当我告诉他:「路人都是看我们这些穿喇嘛服的。」,他立刻把假发和胸罩都脱掉,嘴里直嚷着:「这真没有用!这真没有用!」。他在加拿大,只有他一人的时候,他就穿僧服修法。课诵时,必须要没人看到,他才做功课。人多的地方,他就会带很多女朋友去看电影,他说要让很多人都看到;但没有人会去说他这些事。有时候他问:「堪布贡噶旺秋常会指责徒弟,要他们做一个好的出家众,可是他从未责骂过我,这是为什么呢?」

仔细观察他,不管他有多少财物,只要用于法上的,他毫不吝啬;不是用于法上的,他就不会去花这个钱。至于供养上师的物品,他也绝不吝啬。萨迦法王有次到比尔,他把前一世仁波切珍贵的佛像、经典和塔都供养给法王。供养前还问我「好不好?」我是觉得可惜,可是他一点也不觉得。他可以说是一位很特别的上师,愈是亲近他就愈能了解到他的深处。他的口中是什么都说得出来,但他内心所想的是绝不会说出来的。例如:他要往东去,他定会说往西走。我经常跟他说-钦哲仁波切有七种不同的法必须由他取获和修持,而你除了这七种之外,还要加一种,就是「说谎」。

他的确是第一世、第二世蒋扬钦哲旺波的转世,但他自己却不认为他是一位这么重要而珍贵的转世。我们常跟他说第一世和第二世仁波切是多么重要和珍贵的上师,但他却不这么认为,他说他们没有到过洛杉矶、好莱坞,也没坐过飞机,他们一点都不重要,我才是全世界三十七个国家的上师。嘴巴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在他心中第一世和第二世仁波切和佛是无二致的。

平常他都说他不会卜卦,但其实所有的事情,他是完全了知的;关于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知道的。有时候他会说,在那个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由此可以确定他对于情况是了知的。还有前二世的钦哲仁波切都是修持大威德忿怒文殊有成就的,因此这一世也必定有极大的慈悲和力量;但是他总说自己没有任何的能力和力量。他说:「我的功德主们经济情况愈来愈不好,不管我修多少法,他们的情况都是每况愈下。」

实际上,他和其它人是不同的。看他所行的事业就知道他都是在弘扬护持佛法的。他护持西藏及印度的宗萨佛学院,还有西藏闭关关房的费用。在印度、不丹也有他护持闭关的行者;可见他的确有能力护持弘扬佛法事业的。他绝对不会浪费他自己的时间,只要一有时间,他马上修法或举行大法会,他所做的事,绝对是有利于佛陀教法的讲说和修行。有时候他会说该有一部好车子,可是他又说这在因果上是不容许的,因此而作罢。嘴巴去讲这是合法不合法是容易的,人人会讲,但是像这样真正去想这是合法不合法的人,却是非常的少。如此观察他隐密的作为时,可以发现他许多特殊不共的地方。如果你愈观察宗萨仁波切,你会愈觉得他好;但是你若不观察他,你会觉得他是一个疯子。

宁玛巴曾在菩提迦耶举行一次会议,会议中有几位转世仁波切建议成立一个团体,并应迎请宗萨仁波切参加。当时有位祖古提到宗萨仁波切是萨迦巴,绝不能让他加入。宗萨仁波切听了之后,表示非常的高兴,且从没有这么高兴过。那一年会议结束后,宁玛巴在菩提迦耶举行大法会时,宗萨仁波切决定把他在菩提迦耶原预定盖萨迦寺的一块很大的土地献给了宁玛巴。他所做的事就像这样-在萨迦巴说宗萨仁波切是宁玛巴,在宁玛巴说他是萨迦巴-他却很高兴。

在没有神通的众人中,我算是最了解他的。他有时会叫我到他身旁,然后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但我知道他讲的都不是实情。我坐那儿是要看他做什么事情,而不是听他说些什么事情。要是我听到有人说宗萨仁波切要去当小偷,我可以肯定他一定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如果有人说宗萨仁波切是小偷,我绝对不会相信的。我对宗萨仁波切是有这样的信心,他是个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的人。例如:他会说谁是他的女朋友,实际上他和那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观察过几次,当他这么说时,根本和那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管第一世、第二世或这一世的宗萨仁波切都是不分教派的上师。在教派上绝不会有偏失、偏颇的。对人种他也没有分别。但是如有西藏人在场时,他定说西藏人不好;有不丹人时,则说不丹人不好;他在东方人面前会说欧美人的头发、体态等多么的优美;到欧美国家则说东方是个非常美的地方,佛法非常的兴盛,你们就像猴子一样。他虽年已过四十,但是习性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根本没有改变过。八岁时作的表情,现在还是这样,所以我相信他一定会非常长寿的。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鏃犳暀娲惧垎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0,95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