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教派分别运动发源地
无教派分别运动发源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7,626
  • 关注人气:3,6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Lion's Roar《狮子吼》雜誌独家专访明就仁波切中文译文

(2015-11-28 23:54:48)
分类: 修行生活

Lion's Roar雜誌独家专访明就仁波切中文译文:
在這篇首次的獨家專訪中,明就仁波切透露在他成為遊方瑜伽士的四年中發生了什麼事
─文:《獅子吼》工作團隊/2015/11/27
-中譯:台灣德噶志工



Lion's <wbr>Roar《狮子吼》雜誌独家专访明就仁波切中文译文


前言:回顧2012年3月,我們刊行〈遊方行者〉一文,報導藏傳佛教導師詠給.明就仁波切消失在我們眼前去進行4年遊方閉關的秘密計畫。11月初有了消息,仁波切回來了。現在,《獅子吼》獻上這篇明就仁波切回來後,即時由其資深弟子進行的獨家專訪。

問:仁波切,是什麼啟發您去進行這種遊方閉關,跟印度的苦行僧一起在街上生活,及在喜馬拉雅山上的山洞裡禪修?
仁波切:我完成過傳統的三年閉關,但從孩童時代起,我就有一種非常強烈的願望,想要從事遊方閉關。我喜歡山,喜歡山洞,並且受到過去一些偉大禪修大師以及我的上師如紐修堪仁波切的極大鼓舞,他們做過這類的閉關。

問:為什麼你沒把計畫要做的事告訴任何人?
仁波切:我父親祖古烏金仁波切告訴我,他曾想做這種個人獨行的遊方閉關。但當他準備要去的時候,弟子們就懇求他回到寺院,他的上師們也鼓勵他留下來。他跟我說,如果我真的想做,就不要跟任何人談起。他說:「直到閉關回來前,不要跟任何人說你在做什麼。」

問:從一個安居寺院的重要佛教導師,變成一個隱沒無名,在印度街上乞討過活的印度苦行者,是什麼樣的狀況?
仁波切:我有強烈的決心,要去過流落街頭的生活,但太過天真的以為馬上就可以做到。放下僧人身分的認同是一回事,並且當然我也要放下想要舒適、食物、基本生活需要的欲求,甚至必須放下安全的欲求。這是實修放下的好辦法。

問:您最好的體驗是什麼?
仁波切:實際說來,是在拘尸那羅發生的瀕死經驗,這裡是佛陀般涅槃的聖地,時間就在我開始閉關之後沒多久。我在上吐下瀉中病得很嚴重,有一天我的健康極度惡化,確定自己就要死了。
當我重病時,感覺像是穿越了某種固實的執著-對我的身體、我的舒適、我的衣袍、甚至對明就仁波切這個概念的固實執著。我慢慢的放下、放下、放下、放下。最後,連自己也放下。我想:「如果我就要死了,好的。如果現在就要死了,沒問題。」那一刻,我沒有絲毫恐懼。
我經歷了某種消融經驗,就如經典所描述,並且和我的肉身完全失去了連結。接下來我有了殊勝的體驗,這裡面沒有念頭、沒有情緒、沒有概念、沒有主體和客體。心澄淨而醒覺,像是有著太陽閃耀的藍空,全然澄澈而且遍在。很難、很難描述,沒辦法確實化為文字。
然後到了某個時點,有個念頭出現:「好的,這還不是我死亡的時刻。」某方面這和悲心有關。然後我又可以感知到自己的身體,之後張開雙眼。我站起來,想去打點水,接著突然就失去意識,摔倒在地。我在一個地方性的小診所醒來,發現手臂上打著葡萄醣點滴。第二天我復原了,離開診所。

問:此後發生些什麼?
仁波切:這次經驗以後,我的心感到非常鮮活,禪修真正進步了。我可以感恩一切,所有抗拒都消失了,感覺自己好像與週遭合而為一。我可以回到街上,可以隨喜任何事物。在此之後,再沒有碰過什麼大問題。

問:您接下來幾年的閉關如何過來的?
仁波切:夏天我會前往喜馬拉雅山區,到佛教聖地像是措貝瑪湖、拉達克等,冬天則下到平地,在印度和尼泊爾山脚下平原的佛教和印度教聖地度過。
最棒的是可以自由遊走,沒有承諾、任務或行程的羈絆。這是完全的自由,就像鳥飛在天空。當然,這不是說沒有任何担心的事,我沒有家,時不時身上沒有半毛錢。我會去乞討,人們會給一些錢或吃的東西,而有時候人們就只是叫我走開。
我讓自己的禪修保持單純,不修什麼大的儀軌,身邊只帶了少少幾本典籍。在一些山洞裡,我甚至沒有佛壇,連一張佛像也沒有。非常簡單。

問:現在您回來了,這些經驗會如何改變您教導佛法的方式?
仁波切:我想用更為經驗式的風格來教導-不只是禪修和修持,也包括行為舉止-三者合一是非常重要的。或許過去我對見地和禪修更多著墨一些,現在我想強調禪修如何轉化我們每天的生活,頭腦、心、以及行為,三者一起。
我覺得真正可以在感恩和隨喜中發現快樂。任何事物都是明性、愛、與智慧的顯現。這與金剛乘佛法的主要見地有關:我們全都是佛。此一證悟本性不僅僅在你之內,也遍在一切處。你能夠看見它並且由欣賞它,這就是快樂的主要因素-感恩和欣賞。
這次遊方閉關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我禪修了很多年,並且當然我是個禪修老師,但我仍有微細的傲慢、微細的自我。現在,藉由這個閉關經驗,我感覺自己很自由,就像翱翔天空的鳥,我很自由,可以飛翔在任何地方。(這不表示我會飛,好嗎?別認為我會飛!)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