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坡僧人
南坡僧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307
  • 关注人气: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烧山药野趣

(2014-10-25 18:02:44)
标签:

股票


                                烧山药野趣
 
    九月天高气爽,庄禾成熟,正是野外烧山药蛋的好时候。几年了,早有野外烧山药之意,为的是重拾儿时欢乐,可总有冗事缠身,未能成行,一直遗憾在心。今日得清闲,遂呼朋唤友,直奔山里。
    我们路远,等来到山底,马兄早到,已打来山柴,刨得土豆,点燃烈火。看来我等有福,省了劳作,只等土豆进肚了。
    马兄辛苦,我等来迟,海涵海涵!
    罢了罢了,届时多吃三颗足矣!
    戏谑之后马师兄一指身边不远处的人群,诗兄请看,那边是谁?我俩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他年龄比我大点,我喊他师兄,我诗龄比他长点,他叫我诗兄。我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原来来巧了,那伙人竟也是老熟人。漂亮的女制片人是原平电视台的当红花旦杨光,抗机器的是制作部的赵主任,另外几个人也是我们上中学时的老同学。原来他们正在拍一部关于地方吃食的纪录片。和我同行的彭图兄不仅是我同城同行的同班同学,更是我们忻州市几乎家喻户晓的社会贤达。我们一阵寒暄后,他们又要拍吃烧山药了。原来我以为这把火是马师兄放的,想不到他也竟是吃顺食者,着实该打!
    电视拍完了,轮到我们这帮吃货饕餮了。地上是软乎乎的草皮,我们席地而坐,从火灰里扒拉着烧熟的山药蛋。师兄仔细,毕竟是场面之人,总要把黑皮剥得干干净净才入口,另外,为防照相者的偷袭,歪戴一顶草帽,将半个脸遮得严严实实,即使有偷袭者也无从下手。我是山野之人,就没了这份顾虑,谁想拍就让他拍去,拍得好咱还要向他要肖像费呢。几颗土豆进肚,觉得喉咙里噎得慌,遂喊道,拿酒来!马兄保重身体,有几年不喝酒了。我和彭图一边吞咽着白生生香喷喷的土豆瓤子,一边互碰着啤酒瓶,大声嚷嚷着,土豆,土豆,越喝越有!手舞之,足蹈之,嘴乌脸黑也全然不顾。吃着土豆喝着酒,觉得好像还差点什么。我喊道,师兄,你不是原平市的诗霸么,吟诗,赶紧吟诗。此番良辰美景,安能缺诗乎!马师兄扭捏半天,终于吟道:烈火山柴就地烹,皮酥肉嫩野香萌。怵然为烫心切切,挠耳抓腮气横横。大家一片叫好声,不愧诗霸,眼前诗,眼前景,贴切得紧呐。马兄又把皮球踢到我这边来,说是诗兄更得吟一首。我不能推辞,静想一会,说道,眼前有景道不得,师兄有诗在前头。师兄是阳春白雪,小弟无能,只得来点下里巴人了。遂说到,土豆土豆,圆圆溜溜。灰眉土脸,外丑内秀。山柴烧身,黑不溜秋。皮焦瓤白,香味四透。又烧又烫,囫囵进喉。相顾互笑,乌嘴黑手。大矣土豆,最美珍馐。伟哉土豆,粮菜魁首。大家评道,虽是下里巴人,倒也合辙押韵,切合主题,不错不错。
    我俩吟罢,众人起哄道,诗霸也罢,诗王也罢,都是小菜一碟,还得听大作家来一首。彭图忙着喝一口酒把山药送下去,矜持地说道,什么诗霸诗王,扯淡。有酒岂能无歌乎!说完,瞟了我一眼。这一眼,我自然看得明白。这些年来,彭图的歌是声震晋冀豫三省的,人称野兽唱法,逢酒必唱已成了不变的彭氏定律。而我仅仅是个咿呀学唱的小儿。我们这儿时兴挠羊摔跤赛,一开始有帮子娃子乱摔叫打茬的,最后站出来才是挠羊汉。我就是那打茬的混混儿,而彭图不到最后是不开唱的。所以一见彭兄的眼色,我就站了起来,小老儿命苦,生来就是个陪吃、陪喝、陪唱的三陪角色,哪敢劳驾彭大叫兽,我写诗是下里巴人,唱歌也不登大雅之堂,学的些山野小调,为弟兄们唱个民间小曲《刨山药》吧。
    哥哥在那半山腰腰头戴草帽手握镰刀
    嘶噜——嘶噜——
    嘶噜嘶噜嘶噜嘶噜——
    割莜麦。
    小妹妹在那沟里岔里湾里坝里白个膊膊银手镯镯红指甲甲拿着铲铲挎着篮篮
    圪崩——圪崩——
    圪崩圪崩圪崩圪崩——
    刨山药呀么亲亲!
    想不到这小调俚曲竟获得大家一片叫好之声。
    我唱完之后,彭兄当仁不让地站了起来,他没有唱高难度的诸如《天上有个太阳》之类的,也唱了个民歌《圪梁梁》。
    对坝坝的那个圪梁梁上那是一个谁?
    那就是我要命的二小妹妹。
    你在哪个圪梁梁上我在那个沟,
    拉不上的那话话哎呀招一招手……
    声音粗犷,苍凉,沙哑,似公狮怒吼,又间杂着狼的高鸣。何况又是吃饱了山药蛋喝足了啤酒的,声音特别有穿透力,直震得地动尘扬,两丈之内不敢站人。彭兄唱歌,历来是全力以赴,绝没有时下一些歌手的假唱。只见他双手叉腰,双眼凸起,青筋爆出,身体呈30度的前后俯仰,眼角的侈糊历历在目。按照我们唱歌的惯例,一曲唱罢是要敬酒润嗓的,所以我赶紧跑前去递上啤酒。他大大喝了一口,按往常不唱三首五首是不会罢休的,谁知今天却一改常态,温柔地招呼大家靠过来继续吃土豆。我猜,彭兄今天的温情或许是这首歌用力太猛,有伤元气,抑或是今日夫人在场,有些曲目有伤大雅,就此作罢。不管什么原因,西边的高山,天上的流云,都失去一次震撼听歌的机会。
    我们吃土豆,我们喝啤酒,我们唱民歌,我们放浪形骸。或许,那无所不在的摄像机、照相机早已把我们的丑态装进镜头。管它呢,老夫聊发少年狂,有这一回,就够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忙
后一篇:重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忙
    后一篇 >重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