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蟒仙香火盛衰记

(2009-03-26 22:55:22)
标签:

洞嘴

传说

蟒仙

治病

仙洞藏春

庙宇

杂谈

  

    

     蟒仙香火盛衰记

 

 

    我们村北二里许,有个好的所在,叫洞嘴。其实,这地方并没有什么好的景致,洞嘴也不过是座百八十米高的扁扁平平的土山包。不过这山包倒有点特别,一长溜土山梁呈南北方向排列,到这儿,突然折向正西,远远望去,像一条巨蟒把头伸向滹沱河伏在哪儿喝水呢。

    据老人们讲,早先我们这儿平平展展的,并没有什麽土山包。不知从什麽时候起,从东山窜来一条大蟒。这蟒倒是与人为善从不伤人害畜,只是每天晚上星星出来后要到滹沱河边喝水,然后就伏在那里静悄悄地修炼,直到星星落了才回大山,多少年一直这样。后来,邻村有个财主听说这大蟒修炼了几百年将要成仙,这蟒身上有颗宝珠,价值连城,就想伤害大蟒攫取宝珠,便派狗腿子暗地里在大蟒每天爬行的路上埋下尖刀。那蟒本是慈悲为怀,一点没想到有人会暗中伤害它,结果肚皮被无情地划开了,它把刚喝进的水吐了出来,把那财主连人带院冲了个一干二净。可大蟒再没力量回大山了,只好静静伏在那儿一直到今天。大蟒未能修成正果死了,但它的灵魂没死,仙气没散,于是后来洞嘴上便出现了一座蟒仙庙。这庙建于什么年代,老人们谁也说不清楚,只是说蟒仙爷灵验得很,于是这香火便延绵不断。

    蟒仙除了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享受跪拜着的香火外,真正的节日要数农历的三月初一了。三月初一是当地善男信女专为蟒仙量身订做的年代久远的古庙会。据说这天是蟒仙爷结婚娶媳妇的好日子,三村五地的信民总要庆祝祭祀一番,照例要请一两班响器呜哇呜哇地吹上老半天。除此之外,当然少不了的还有一班念经人。按说,为蟒仙爷过节要请道士做场才对,但那时的道士可谓凤毛麟角哪里寻得着啊,只好用佛家的招数来顶替,虽说从未和它老人家商量,不过自古佛仙是一家,对于信民的这一创新,蟒仙爷理应表扬才是。

    我对蟒仙的认识是从奶奶那儿开始的。从我记事起,她就给我讲述蟒仙各种各样惩恶扬善的传说,直说得我头皮一乍一乍的,便对蟒仙产生一种神秘感和畏惧感。后来听得多了竟从里边听出一些破绽来,大概是初生牛犊的缘故吧,有一天就理直气壮地去问奶奶:蟒仙爷一年娶一个媳妇,那么多的媳妇它养活得起吗?干嘛我爷爷爸爸才只娶一个媳妇?奶奶一听,马上一脸恐慌,敲敲我的脑壳说,小娃娃千万不敢胡说,蟒仙爷可是什么也能听得见看得着的,老人家怪罪下来,咱家可要遭大祸了。这话立马把我的疑问闷回肚里了,并且连想也不敢再想,我才真正感到蟒仙爷那无所不在的威力了。我奶奶虽然不识字,年纪也上七十了,但她会念很多经文,念得十分好听。使我感到高人一头的不是她那一肚子善神恶鬼、轮回报应的故事,而是她是一年一度念经班的当然入选人。每逢她开始频繁温习经文时,我就知道,又该给蟒仙爷娶媳妇了。那时的三月一,对我们这帮子小家伙有特殊的诱惑力,不必说那吹鼓手和善男信女的千姿百态,也不必说那响得叫人心跳的炮仗,单听奶奶那唱歌一般的念经声,也比在街头玩个弹子、在教室念bpmf有意思得多。

    叫人神往的三月一还有一个迷人的去处。土山背阴的陡坡上有个大洞,洞中土坚,色赤,气温。隆冬榻居,春意盎然。据旧县志记载,这个洞是我们县的八景之一,叫什麽仙洞藏春。当然,这是我长大以后才知道的。那时的我,只听人说,那天,趴在那早已倒塌得只能看见黑乎乎饭锅一样大小的洞口,有福气的人能听见里边喧天的鼓乐声,或者还能听得到新媳妇因想家而发出的嘤嘤哭声呢。我十二岁那年的三月一,禁不住好奇心的诱惑,决计要去听个清楚。姐姐知道了马上表示反对,她的理由太简单又很有说服力:能听得到有福气的人毕竟不多,如果听不到呢,不就说明自己没福气吗?可那时我仗着不少人说自己聪明将来有出息,便不听姐姐劝说,硬是趴在洞口听了足足半个小时,结果自然是什麽也没听到,因此心里便惴惴不安了许久。这年三月一之后,果然,接二连三的晦气紧紧跟上了我。夏天上崖玩耍,一头栽下去,差点要了小命;秋天上树掏鸟窝,踩断树枝,吊了一个多月胳膊;冬天过滹沱河,别人都能过去,我却偏偏掉进河里;第二年一开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不知怎么就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东西了,医生检查后说是近视了。  

   我倒点霉倒不要紧,没想到蟒仙爷也和晦气打上了交道。四清那年,工作队进村没几天就把就把蟒仙庙拆了个片瓦不留。虽有人咒拆庙人不得好死,可事实上这些人一直到现在还活得挺好。四清过后,虽然庙不存在了,香案不存在了,但总有人偷偷摸摸地让蟒仙享受点香火。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一来,阶级斗争的大网一撒,蟒仙爷的香火才算彻底断了,生产队甚至在庙的旧址上开荒种了地。有次我上洞嘴拣地皮菜,看着往日热闹非凡的地方长满了荒草和庄稼,心中不由产生一种恋恋之情。

    世界上有好多事是难以料及的,我做梦也没想到,粉碎四人帮之后没几年,蟒仙爷竟又重振神威,越发名闻遐迩了。以前的蟒仙爷不过是惩恶扬善、劝人吃斋信道罢了,想不到经过十年多的苦心钻研,它竟治得一手好病了。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此话一点也不假,蟒仙爷治病救人的消息沸沸扬扬越传越远。近则太原、大同,远则内蒙、陕西,不少人风尘仆仆远道专程来求神药。至于本地人,更是天天有心诚者上山。

    我这个自认没福气的在晦气了一些年头后,时来运转,也考上了大学。上学期间,对此有所风闻,但鉴于前车之鉴,决计不问此事,于是也不知蟒仙是如何给人看病的。毕业后呆在家里听候分配,有一天,母亲忽然端来一碗有点发混的水让我喝。我有点纳闷,问是什么水,母亲说是从蟒仙那儿求来的治病救命的神水。经过母亲的一番讲述,我才明白了这神水的来历。这洞嘴不高,但上面绝对没水,求药者须事先带一些水(井水河水自便),上山后,把糖果糕点让蟒仙尝了,把各种纸帛烧了,磕头许愿,然后从山上随便掐点嫩草塞进带来的水中,把这水带回去熬沸去渣,这水就有了质的变化,包治百病。听母亲这么一说,我倒有点踌躇了:人非神农,只得随便采摘,倘若弄点有毒的回来,这命还保得住?这种想法自然对蟒仙不太恭敬,但事关性命,是决不应该马虎的。不管我怎么想怎么说,母亲却是决不依从的,她不依不饶地非要我喝了它。看着她那印有灰土印记的膝盖,我只好认了,量它区区一碗水不至于把我五尺男儿怎么样了。我一扬脖子把它喝光了,没什么异样的感觉,只是觉得胃里热乎乎的。后来,妈曾几次提及神水治好了我的老胃病。其实我的胃病在上学期间就好了,但我不愿辩白,去伤她的心。

    蟒仙虽说名声大震,香火不绝,但一直没个遮风避雨的栖息地,这很使那些受老人家恩泽沐浴的信徒们不安,背地里老嚷着重新修盖新庙宇。可这不是件小事,没有人敢出来领头干,所以吵了几年,洞嘴上一直还光秃秃的。

    前年夏天,邻村有个妇人突然瘫痪,躺在炕上不能动,据说喝了求来的神水竟好的和正常人一样。她逢人便说蟒仙的大恩大德,为了报答,她决定领头盖庙。这消息顿时传遍全乡,真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没几天工夫,各种材料已齐备,并开始动工了。据说动工那天,那妇女正给蟒仙磕头长拜,竟有两条蜥蜴围着她打转,这蟒仙显灵的说法传到我的耳朵竟是蟒仙派了两个小童儿(胳膊粗细的大蛇)向人们显神致谢。我不在现场,当然不能妄断真伪,不过我想,如果真有这么粗的大蛇出现,尽管是虔诚的弟子,当场也会吓昏几个的,然而未听说有得惊吓病的。动工那几天,我正好回家度假,不断声的爆竹的脆响震得我坐不住了,就随着赶车挑担的人流涌向了洞嘴。一上洞嘴,嚯,真见了世面,木工使锯的使锯,弄斧的弄斧,泥工  敲着瓦刀,大声吆喝着帮工的下手;一伙伙的善友有的刮砖,有的砍橼,有的担水,有的和泥,整个山顶闹闹攘攘,乱作一团,有些老弱病残插不上手,被挤得团团乱转。忽然,从拥挤的人群中我发现了年迈的母亲,她刚把挑着的砖放下,马上下山去用脸盆端水了。我心咯噔一下沉了下去,不愿再继续呆下去,匆匆回家了。事后,母亲还一直埋怨我,嫌我空手上山,年轻轻的不肯给蟒仙下点力。

    只半月功夫,一座漂亮的新庙宇盖成,还特意举行了庆祝仪式。一个男的买了几百     块钱的炮竹叫人们去响,一个女的更出奇,把几张拾元的人民币扔进火里,说是让蟒仙花花真票子。

    说来也怪,盖庙之后,蟒仙的灵气竟都转到瘫而复愈的那女人身上了,一时求医者蜂拥而至,大把大把的钱落进了蟒仙奶奶的腰包。看来,蟒仙虽然超脱,但终未能脱俗,沾上了青睐女人的时代病,就免不了有男女授受不亲和任人唯亲之嫌了。

    庙盖成后没几天,上边的人来了,强令几个领头的领头又把庙拆了。这庙来得快去得快,仅仅一个月时间,这洞嘴上便上演了一场闹剧,蟒仙爷终未能捞个像样的住处。

    庙的两次被拆,我总觉得这蟒仙也太善良甚至有点窝囊。不是神通广大麽,怎么就连气也不吭一声呢?要是换上我,别人捣毁我的窝巢,说什么也得跟他们斗个高低。可我的这种想法根本得不到乡民的认同:咳,俗话说,男不跟女斗,鸡不跟狗斗,神鬼还怕恶人嘛。

从第二次拆庙至今已有几个年头了,我一直懒得去打听蟒仙的命运。最近准备回老家过春节了,妻子却跟我叨叨过几次,不知哪神水能不能治好她的腰疼病。于是我想:庙只是一种愚昧和忠诚的存在形式,只要有人在,庙的香火是断然不会绝的。我相信,若干年后,我的家乡即使不出现新的蟒仙庙,也会出现一些别的什么庙宇的。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诗意洞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诗意洞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