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缨枪
红缨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15,452
  • 关注人气:5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俄罗斯曝:中国在美国连连败北

(2014-06-03 10:15:10)
标签:

军事

对于中国一些工业巨头来说,它们在美国股市遭遇到了寒冷的冰河之季。在今年上半年,已经有19家中国公司在纽约股市被停牌。这一内容是安永国际会计公司在其一份报告中披露的。目前,仅有一家中国公司的股票还能够在美国的股市上存有一席之地

根据这份报告,去年有41家中国企业在美国股市被停牌。而2010年被停牌的公司数量仅有3家。可以发现,世界投资商对中国工业和能源企业有失去兴趣的趋势。失去信任成为“罪恶的渊薮”。仅在2年之前,美国纽约股市和纳斯达克股市曾经有42家中国公司在里面进行着交易。然而,时过境迁。2011年,仅剩下3家了。今年就更惨了,仅有一家在维持。对这种趋势,俄罗斯财经大学专家鲍里斯·鲁布佐夫进行了分析。

他说:“在最近的一些年里,中国公司已经成为在国外发行股票的积极者。他们的股票充斥着世界股市,而中国在这方面也变成了领头羊。中国公司在美国股市的数量在萎缩,说明这些公司的状况不佳。显然,它们正在经历着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

这些中国公司进入美国股市的目的不一。有些公司进入美国股市,其目的仅是为了宣传作用,希望能够被列入到已经在美国股市进行交易的受尊重的名单之中。而另外一些公司在这些股市上销售股票确实是为了招商引资。这是一个比较高的层面,可以提高公司的市场价格。不管怎样,对于任何一个与此有关的公司来说,“冰封期”都不是什么好现象。有的公司是被要求离开的,有的公司则是自动闪身的。专家鲍里斯·鲁布佐夫认为,尽管情况各异,但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

他说:“如果那些被停牌的公司是因为财经状况不佳所造成的,显然,这将对公司形成很大的打击。如果公司是自动离开,那么,受打击的程度要弱些。然而,不管情况如何,都会对这些公司的市场声誉造成负面影响。”

就此,中国公司遭受了直接的经济损失。因为按照美国股市交易规则,外国公司股票是不能在股市上直接交易的。它首先需要将股票换成专门的美国保管凭据。这是一种专门可以在美国领土内流通的股票。通常情况下,为此需要支付印制费用等,这个费用当然要由感兴趣的那个方面来承担了。如果在股市上能够成功地进行交易,那么这些花销是可以被抵消的。但这些中国公司交易失败,只能就此认赌服输。中国公司美国讨债忙

经常被外债问题困扰的多为中小型制造、加工、贸易类企业。图为义乌一袜子生产车间。

给追债公司高额佣金,一般情况下,占到讨回金额的30%至50%。虽然国外不乏收费在10%至20%的追债公司,但他们主要靠“骚扰战术”办理业务:不停打电话、发邮件,当债务人不予理睬时,这招就不奏效了。出口企业应该“留一手”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企业的外债发生率在全球都处于较高水平。商务部研究院院长柴海涛今年9月指出,中国外贸企业国际业务的坏帐率高达5%,是世界平均水平的5倍,发达国家的10到20倍,每年的出口都要新产生300亿至350亿美元坏账。费鸣认为,这与中国中小企业的风险管理水平普遍偏低有关,经常被外债问题困扰的也多为中小型制造、加工、贸易类企业,这些企业内部普遍缺乏一整套系统、完善的信用管理制度。

 “追债是退路,防债是出路。”在刘海善看来,企业完全可以采取措施防债。他建议,为防止债务发生,中国企业在将货物卖给外国企业时,要坚持签订订单、合同,并把发票、装箱单、提货单、质量合格验定书等保留5至6年。美国法律规定,一般不超过6年的欠款都在可追回之列,而且,出口企业最好通过货运部门拿到货物安全运抵美国以及购货方提货完毕的证明。 “中国企业还要建立‘良商’档案,在签下订单、合同做生意之前,获取购货商的相关资料。”刘海善认为,中国制造商或出口商应尽量在贸易发生前,要求美国公司提供或者通过其他公司得到进口方在国外注册的营业执照、信用报告和法院债诉记录,而这些资料在国外花少量费用就可以得到。本文选自《国际先驱导报》2008年第84期,敬请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今年底到明年初,中国企业的美国外债危机将迎来雪崩式爆发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王晓洁发自北京

 “我看,还是不说了吧。”电话那头,广州一家五金公司的负责人不愿讲述这些天辛酸的讨债经历。美国五金公司Shapes的破产,让广州、沧州、上海三家供货商瞬间面临货款无法追回的风险。

正在帮其讨债的,是位于纽约的美中资产管理公司。该公司总裁刘海善最近明显感觉到,金融危机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生意。每天,他都会接到来自许多中国企业的电话、邮件,问题只有一个:怎样才能尽快把美国公司欠的债讨回来?

破产案中,被拖欠货款的企业就包括国内厨具业“老大”苏泊尔。就在本报截稿当天,记者又收到刘海善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包括美国著名电脑品牌商Gateway在内的母公司MPC Computers刚刚申请破产,债务总额高达2.78亿美元,江苏某知名IT企业将因此担上约720万美元的无保障债务。中美律师组成追债大联盟在中国,讨债并不是新鲜生意,不过多年来,国内讨债公司大都只从事国内业务。但随着做外贸的中国企业飞速增多,国外追债业务的市场也大了起来,从事相关业务的多为律师事务所、商务咨询、调查公司。上海信诚律师事务所的姜涛律师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对于中国律师而言,处理海外追债案件,跨国司法合作至关重要,信诚律师所就与美国部分律师所成立了追债联盟。办理中外追债业务的费鸣律师也坦言,当年留学澳大利亚攻读法律硕士时建立的海外关系,给工作带来了极大便利。作为清华源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费鸣从2006年开始办理跨国追债业务,凭借遍布全球的律师人脉,费鸣与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律师所、专业追债公司都结成了合作联盟。

 2006年注册于纽约的美中资产管理公司,也与6家不同规模的美国律师所联合建立了中美追债律师团队,接案律师都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我对接案律师有三条要求,一是在相关行业从业10年以上;二是要对中国友好,富有正义感;三是能承担风险,先追债,成功收款后再按比例提取服务报酬。”刘海善表示,因为有些案件虽胜诉或协商赔款,但收款成果不佳,“这也是美国绝大多数的律师都要求提前拿到服务费用的根本原因。” 讨债过程多艰辛 “没有容易的案子,都很难。”费鸣这样形容追债之艰辛。通常情况下,追债公司先调查债务人的欠债原因及还债财力,并将证据搜集齐备,与债务人沟通。如果债务人有意协商还债,欠款则由庭外解决收回;而当这种做法行不通时,就必须经过法庭诉讼程序。不过,如欠债的公司已在国外宣告破产,或已关门,债务就很难追回了。而且,如果债务发生超过6年、债权人方存在偷漏税、故意改换产品名称及产地来源、仿冒专利产品等情形,或产品确实存在质量问题和出货时间差错等,追债也会困难得多。 “旅行社的债特别不好追,口头协议多,取证太困难,实在很难接手。”刘海善无奈地表示,这些案件的规模动不动就有几十万美金之多。此外,追回的欠款常常要打折,刘海善最近处理的一桩案件中,一家美国进口商便以六折向中国债权人分期支付了30万美元的欠款。而在他看来,这样的企业已经算“厚道”了。即便得到了大部分欠款,债权人也要按照约定付

美国企业破产殃及中国

“本月初我刚刚帮助三家中国公司讨回150万美元。”刘海善无法抑制住兴奋之情,“平均追回率在70%,很难得。”一年多来,这家专注美国讨债业务的公司已为中国企业追回约500万美元欠款。

其实,做刘海善这行的人还有很多,500万美元的讨回额也不过是沧海一粟。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贸易室主任刘旭近日指出,拖欠货款已成为美国企业在金融危机中转嫁损失的一种办法。统计显示,仅今年前5个月,浙江企业的海外坏账就达10亿美元。

“今年底到明年初,中国企业的美国外债危机将迎来雪崩式爆发。”刘海善对此不无担忧,“美国金融危机的进一步恶化,最终将给中国出口企业制造沉重的债务包袱。”

从事了一年多的追债业务,刘海善最有感触的就是:美国大牌也会破产,并欠下巨债。他所说的“追回150万”案件,债务人就是知名服装零售商Steve&Barry's,美剧《欲望都市》中的女一号萨拉·杰茜卡·帕克就拥有其旗下品牌。今年7月18日,这家企业申请破产,因此拖欠全球1700多家公司2.5亿美元货款,中国50余家公司受到牵连。给追债公司高额佣金,一般情况下,占到讨回金额的30%至50%。虽然国外不乏收费在10%至20%的追债公司,但他们主要靠“骚扰战术”办理业务:不停打电话、发邮件,当债务人不予理睬时,这招就不奏效了。出口企业应该“留一手”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企业的外债发生率在全球都处于较高水平。商务部研究院院长柴海涛今年9月指出,中国外贸企业国际业务的坏帐率高达5%,是世界平均水平的5倍,发达国家的10到20倍,每年的出口都要新产生300亿至350亿美元坏账。费鸣认为,这与中国中小企业的风险管理水平普遍偏低有关,经常被外债问题困扰的也多为中小型制造、加工、贸易类企业,这些企业内部普遍缺乏一整套系统、完善的信用管理制度。

 “追债是退路,防债是出路。”在刘海善看来,企业完全可以采取措施防债。他建议,为防止债务发生,中国企业在将货物卖给外国企业时,要坚持签订订单、合同,并把发票、装箱单、提货单、质量合格验定书等保留5至6年。美国法律规定,一般不超过6年的欠款都在可追回之列,而且,出口企业最好通过货运部门拿到货物安全运抵美国以及购货方提货完毕的证明。

 “中国企业还要建立‘良商’档案,在签下订单、合同做生意之前,获取购货商的相关资料。”刘海善认为,中国制造商或出口商应尽量在贸易发生前,要求美国公司提供或者通过其他公司得到进口方在国外注册的营业执照、信用报告和法院债诉记录,而这些资料在国外花少量费用就可以得到。

本文选自《国际先驱导报》2008年第84期,敬请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90%的债务几乎都无法追回了,剩下的10%,平均追回率也只有50%。因此三家中国企业平均70%的债务追回率很不容易了。”刘海善感叹,幸亏这三家企业反应及时,在规定期限内通过法律途径提出申报,才得以从接手者那里讨到欠款——欠款为法院拍卖原公司资产所得,十分有限,晚一步可能就要不到了。

其实,刘海善干上这行,就是因为他在2006年接触到三家知名美国企业破产案时,看到中国出口坏账明显增加的隐患。三家破产企业中,LG美国子公司的名气自不必说,Oneida也是拥有150年历史的家居大牌,美国电影里的烛台、银具几乎都来自Oneida,GHP则是在美家喻户晓的厨具品牌销售商。而且,债权人也常常位列行业龙头。GHP破产案中,被拖欠货款的企业就包括国内厨具业“老大”苏泊尔。

就在本报截稿当天,记者又收到刘海善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包括美国著名电脑品牌商Gateway在内的母公司MPC Computers刚刚申请破产,债务总额高达2.78亿美元,江苏某知名IT企业将因此担上约720万美元的无保障债务。

给追债公司高额佣金,一般情况下,占到讨回金额的30%至50%。虽然国外不乏收费在10%至20%的追债公司,但他们主要靠“骚扰战术”办理业务:不停打电话、发邮件,当债务人不予理睬时,这招就不奏效了。出口企业应该“留一手”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企业的外债发生率在全球都处于较高水平。商务部研究院院长柴海涛今年9月指出,中国外贸企业国际业务的坏帐率高达5%,是世界平均水平的5倍,发达国家的10到20倍,每年的出口都要新产生300亿至350亿美元坏账。费鸣认为,这与中国中小企业的风险管理水平普遍偏低有关,经常被外债问题困扰的也多为中小型制造、加工、贸易类企业,这些企业内部普遍缺乏一整套系统、完善的信用管理制度。

 “追债是退路,防债是出路。”在刘海善看来,企业完全可以采取措施防债。他建议,为防止债务发生,中国企业在将货物卖给外国企业时,要坚持签订订单、合同,并把发票、装箱单、提货单、质量合格验定书等保留5至6年。美国法律规定,一般不超过6年的欠款都在可追回之列,而且,出口企业最好通过货运部门拿到货物安全运抵美国以及购货方提货完毕的证明。 “中国企业还要建立‘良商’档案,在签下订单、合同做生意之前,获取购货商的相关资料。”刘海善认为,中国制造商或出口商应尽量在贸易发生前,要求美国公司提供或者通过其他公司得到进口方在国外注册的营业执照、信用报告和法院债诉记录,而这些资料在国外花少量费用就可以得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