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域
西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14
  • 关注人气:1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山水间行走的草——读草馨儿诗集《花开的山谷》

(2014-05-28 10:13:50)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评论

在山水间行走的草

              ——读草馨儿诗集《花开的山谷》

                                                                    西域

在山水间行走的草——读草馨儿诗集《花开的山谷》
    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不太明白作家诗人草馨儿源何以“草”而名,不仅是她的“惊艳之美”堪比“丽花”,也不仅是她为十堰、丹江文化事业一直在高调的做实实在在的奉献工作,而在生活与写作中,她又把自己降下来,低调的安放到“草”的位置。直到我读到他的第二本诗集《花开的山谷》,我似乎才有所理解,她对“草”的一往深情。

天空太高,河流太远/一个人躺在秋天的原野/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草了(《秋草》)”,感觉自己“像草”,那一定不止是生活中的际遇,还有精神上的高度暗合:“除了山野的风知道/头上的闪电知道/偶尔路过的小蚂蚁知道/我仿佛已不在尘世/只活在一棵草的影子里。”但即使是这样的一棵只有小蚂蚁知道的草,也是有思想有灵魂的草:“草有时会无端地思念/草的思念有多远/风就把草的思念带多远/我是草/把我的影子化成风/让风把我的影子带给远方……风停下来的时候/草是原来的样子/世界是原来的样子/我还是原来的自己/我在草里/也在世界里”。在这首《风从远方来》中,“草”把对作为生命存在的如诉如倾的诠释,表达的淋漓尽致。不仅是语言优美,语境纯净,而且是语言后面生长的“草”的芬芳沁人心脾。草因风而动,借以看清自己的“影子”与“灵魂”,而一旦“风停下来的时候”,草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草是原来的样子/世界是原来的样子”,语言的表层内部流动着草自身的坚贞与独立的气质,而这是草的精神,更是诗人的品质。

《花开的山谷》是草馨儿的个人第二部诗集,也是中国第一部写“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诗集。诗集中的大部分作品都是记述丹江口地区的移民生活体裁,纪实性很强,但诗歌并未落入俗套,诗人的笔触在政治语境与个人情感中灵巧的跳跃,融汇,化繁为简,驾轻就熟,虚实相生,而描绘出一幅幅美丽的山水画卷与壮丽感人的移民图景。比如诗集开篇的《丰碑》一诗,著名诗人雷抒雁为这本诗集所做的序言中写道:“(《丰碑》)这类标题,已被人用了无数次甚至会产生审美疲劳,以至于有些人会敬而远之。但草馨儿却写得细致入微……由此可见,她诗意的语言像是从山谷中突然绽开的花骨朵,那种清香,沁人心脾。”。《丰碑》不仅是语言的细致入微,精确到位,而更深沉的是那种埋在心中的对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做出牺牲和奉献的人们”的无限敬仰。这种情感的表述,作者并没有直接的“喊”出来,而是化为“我每天都在仰望/仰望使我的双眼生出一把雕刀/在这里一一镌刻/刻一个个闪光的名字”的具体行为,这种用“肢体语言”来表达情感的方式,更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压抑住抒情,反而更具有情感的抒发张力,这也是现代诗歌的特征性技法,彰显了作者的功力。

惭愧的是,我是从草馨儿诗集中才具体了解到南水北调工程中丹江口市移民的那种舍小家为大家的牺牲精神,了解到移民工作队员们那种心怀群众忘我工作的奉献精神。草馨儿把这一切都写进了诗歌,她用这种形式来纪念一个个可歌可泣的人物与一件件感人肺腑的事情。她写移民老师:“他的目光清的像江汉的水/……他教孩子们一字一句地念/舍小家、顾大家、为国家……”;她写身患癌症的村支书:“年仅52岁的你,为什么/屡次偷偷逃离医院/直接赶赴移民一线……你把属于自己有限的时间计算到分秒/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想着/把风雨掖进怀里”。这样的真实人物与真实事件让人在顿生无限崇敬之时,亦不免潸然泪下。我想不仅是诗人本身固然的良知与大爱激发着她的一颗诗心,而且更多是发生在移民工作中真实感人的人物事迹叩击着诗人心灵的琴弦。甚至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也渗透着情感的温度,如她写一只跟随着主人搬家而进进出出家门的狗:“狗知道主人已经把自己送人了/狗知道主人明早就要启程/狗还知道/任凭自己怎么努力地/来来回回地跪/主人也不会带它一起走”,然而就是这样一只丧家犬:“依旧在雨中/来来回回地/跟着主人跑”。一只狗身上也凝聚着故土难离的家园情结和超越人畜界限而属于生命的那种共同的情感。正是因为诗人的这种对土地、家园、人民的深沉之爱,让她:“每一次经过武当山服务区/一种莫名的酸楚和疼痛/立即涌上心头”。这里,虽然“千百支车队”和“八万多不同批次的移民”已经“向窗外/黑漆漆的夜色/作最后的告别”了,但无数宛如汉江清流的依依离愁还欲走还留的长久驻在诗人的心头。

正是这种奉献与牺牲精神,成就了南水北调这项宏伟工程的顺利实现。在这里有一组数字可以见证:仅2011年为了确保丹江口大坝加高项目完成,丹江口市先后组织移民外迁68批次919039259人,投入移民干部达到3.1万人次,累计装运货物1.2万立方米,整个搬迁过程做到了无一户强制执行,无一例安全责任事故,无一起群体事件,实现了安全,有序,和谐的搬迁目标。这里面无不凝聚着包括草馨儿在内的移民工作队员的心血与汉水。

 

除了移民体裁的作品,诗集中还有一部分以书写生活情感与个人思想的诗歌与散文,它像一扇敞开的窗户,从中你可以分明的看到和感受到草馨儿那明丽的心灵与广阔的精神世界。像《均陶》、《别》、《满地桐花》、《雪印》等都是融浓郁情感为淡淡感伤的优秀之作。尤其是《雪印》一诗,简洁、纯净、优美:“下雪的时候,我喜欢/在无人的旷野//一串串长长的脚印//一个童年的孩子/恶作剧地回头,还傻笑/继而,泪流满面//我不知道,我踩下的脚印/到底能保留多久/我更不知道,你寻着这浅浅的/还未被新雪覆盖的脚印/是否/能真正找到我”。这首诗虽然浅显,但浅显中又似乎蕴含了无限的爱的深刻,尤其是结尾:“我更不知道/……是否能真正找到我”,语言不骄不躁,情感不卑不亢,具有“乐而不淫,衰而不伤”的独立、自尊的气质。你很难想象一个可能历尽世情,披阅沧桑的成熟女子,竟然不失“踏雪寻幽”的赤子情怀,这是在当下的这个浮躁的时代,尤为可贵的与须要珍视的水晶般的品质。

还有像这样的亲情:“拥有蜜橘和红枣的山岗/那老槐树下的村民/是我梦回的家园……看到了吗/灰黄的土屋/金黄的稻场/我的爹娘/正在晾晒庄稼/白发苍苍的母亲啊/她又倚坐在门槛之上/正以满目的慈爱/向着我的方向/遥望/仿佛我是她/离不开的故乡”。读这首《家园》,让我忽然想到了海子的那首著名的《死亡之诗》:“当我没有希望坐在一束/麦子上回家/请整理好我那凌乱的骨头……但是,不要告诉我/扶着木头,正在干草上晾衣服的母亲。”虽然两首作品角度不同,但都以一种切身的痛感写到了母亲,具有同工异曲的亲情之美。虽然《家园》没有《死亡之诗》:“但是,不要告诉我/扶着木头,正在干草上晾衣服的母亲”的那种透骨凛冽,却也具有自身:“向着我的方向/遥望/仿佛我是她/离不开的故乡”的那种宽阔无边的深沉与厚实。

雷抒雁老师还在那篇序言中写道:“草馨儿的诗,既紧贴了时代火热的生活,又艺术地挥洒着诗意的想象与意境的深远与辽阔。她让平常变得不平常,她让宁静的水流产生诗的波浪”。而这一些的源泉,都源自于她对生于斯长于斯的那片仙山秀水的热爱与感恩。雷抒雁老师可能不知道:生活中的草馨儿喜欢摄影,她总是随身带着摄影装备,边走边看,边看边记录。她想把这片土地上的风物与美都融进生命的底片,于是她在诗歌中把自己化为在山水之间行走的草,站立大地,仰望天空,感受日出日落,花谢花发。

2014527于房县


在山水间行走的草——读草馨儿诗集《花开的山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