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庆元虐童事件”,青少年暴力何药可医?

转载 2015-06-23 00:42:39

邓海建

    日前,有网友爆料:浙江省庆元初中一学生将一名小学一年级学生关在黑屋子里暴力殴打,用香烟烫。当地警方“@庆元公安”迅疾在官微回应,“已介入调查”。随后,最新消息称,“受害人小学生已经找到,殴打小学生时在场的四人也已经到案,均为未成年人,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6月22日《法制晚报》)

    在一个法治社会,以暴制暴或私力救济的逻辑,是危险而退化的。但,当被害男童恐惧又绝望的眼神出现在视频里,正如网友所言,身为父母者或有对施暴者千刀万剐之心。情绪归情绪,理性归理性,但不过才十来岁的未成年人,扇耳光、香烟烫、绳索绑、拍视频……如同玩弄小白鼠般虐凌自己的同类——人性中基本的是非心何在?

    事后的诘问最是苍白无力。是的,我们早干什么去了呢?

    近年来,青少年霸凌现象已成为隔三差五就出现的焦点议题。仅以近期为例:4月24日下午,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北斗中学一女生,上学途中被5个女孩拉到校外的小巷子里群殴;4月27日,浙江金华市区读技校的小高和小李在秋涛街上被一群小学生围殴,原因是“朋友被欺负”,结果却“可能打错了”;5月初,福建平和2名十六七岁女子对一初中女生踢打扇耳光,肇因竟是“女生多看了她们几眼”……至于逼同学吃屎喝尿、乃至逼受孩子跳楼的极端个案,也不算鲜见。

    荷尔蒙不是犯罪的理由,青春期也不是暴虐的借口。何况,这些暴力的孩子,不少还真的只是乳臭未干的孩子。这些大人眼里的“熊孩子”,却在孩子们的江湖扮演“小霸王”。任其发展下去,台湾影片《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恐怕真要成为现实的镜像。究竟是什么,让青少年暴力事件难以禁绝呢?

    这个问题,答案也许并不复杂。一则,我们始终认为青少年暴力是“没多大的事”,从顶层设计到基层教育,防暴制暴之心都异常淡漠。翻遍制度规章,仅2007年制定的《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中,曾抽象地提到一句:学生要“了解校园暴力造成的危害,学习应对的方法”。即便是2011年修订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也未曾提及反青少年霸凌问题。二则,因为“未成年人”的身份,施暴作恶的青少年有了法外豁免权。好像就算打死人,也是受害者活该。反正家里管不好、学校管不了,加之打人成本非常低廉,于是,恃强凌弱的快意,成了想出手时就出手的随意。公众并未真正意识到:孩子之“恶”,并不比成人来的柔和。

    最近,美国司法局为了研发抑制青少年暴力冲动的游戏及相关网络教育视频而投入近80万美元的预算资金。我国台湾地区的儿童福利联盟等组织更是早早就提请公权部门关注少年儿童霸凌现象。面对泛滥的青少年戾气,对它一而再再而三的沉默,也许意味着对未来罪恶的骄纵与熟视无睹。“庆元虐童事件”再次提醒职能部门:建章立制、依法严惩,制衡青少年暴力,已不能再忍、不能再等。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鏄ュ煄鏃惰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44,65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