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淵堂主人
思淵堂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656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族裔撕裂和意識形態專權,華人怎麼辦?

(2015-01-15 05:09:11)
标签:

技s警察

族裔

意識形態

華人

分类: 美国乱弹

族裔撕裂和意識形態專權,華人怎麼辦?

紐約市最近出了一件大事,轟動了全國:兩名警察遭到行刑式的謀殺。
殺害警察的事件,時有發生,但多是在警察執法過程之中。明目張膽地謀殺警察,在我移民美國,在紐約市居住25年間,尚為首次聽說。世界日報1606期風向專欄撰文批評市長的愚蠢和淺薄,頗有道理。
此事引起極大波瀾,緣於幾個原因。第一,一般而言,即使在治安極差的地區,謀殺警察也極為罕見,潛在罪犯即使有槍,也不直接挑戰警察。其次,警察代表執法,是司法制度的最前線。任何對於警察執法的懷疑與挑戰,無疑動搖美國司法制度。因此,美國民眾對於接受執法、不服則到法庭的程序,非常了解。被警察逮捕和拘留,不代表犯法;所謂嫌疑人不需要分辨自己無罪,舉證其有罪的責任在於警方,在於檢方。第三,紐約市警察被謀殺是在全美警民關係非常緊張的時刻發生的,或者可以說,某些政客因為選票和意識形態專權而放縱抗議警察濫用執法權力,是一個間接因素。當市政府不支持其所屬的警察局執法,只允許其消極和防衛式地阻攔示威遊行者破壞治安和社會秩序 ,會產生什麼鼓動作用,可想而知。然後,激進和憤怒往往會搶先佔據思維的高峰,且不僅僅限於一般民眾。在世界周刊前兩期中(1602期),就讀到了一篇文章,以“為虎作倀的大陪審團”為標題,其實是引述批評者的言論,但傾向性還是很明顯,因為個案而質疑這一美國行之已久的司法制度,認可修改這一制度之議論。當時,謀殺警察的大案尚未發生,全國上下聲討警察執法、乃至懷疑司法制度風行一時。該文章顯然受其影響,立論和推理跟著群眾運動跑。也許,謀殺警察的事件令許多人頓然醒悟了吧!
被謀殺的一位警察其中一位是華裔,另一位是西班牙裔。1228日,西裔拉莫斯的葬禮在紐約舉行,備極哀榮,場面前所未有。當天,華盛頓郵報和美國廣播公司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不同族裔民眾對於美國司法和警方執法的公正性看法,存在天壤之別。只有10%的非裔認為,司法公正。而持這個看法的白人,多達50%!  還有六成西裔認為,警察區別對待白人和少數族裔。除了族裔間的差別,不同意識形態也造成看法的不同:三分之二白人共和黨人認為,司法給予白人和少數族裔同等待遇,而持同樣觀點的白人民主黨人只有30%。同理,超過八成的白人共和黨人認為警察執法時平等對待白人和少數族裔,而在白人民主黨人士中,這個數字不超過50%
民意調查沒有包括華人的看法,也沒有反映兩黨意識形態下華人的意見差異。我們身為華人,對於華人身為少數族裔所受到的司法和執法公正性,自然尤其關注。華人在美國社會中被界定為少數族裔,可是,這是一個與非裔和西裔在許多方面不太一樣的少數,在某些方面如入學、收入等領域,華裔被視為多數,即若以在社會中待遇看,華裔是既不同於白人也不同於其他少數族裔的族裔。這是微妙而尷尬的一種情形。
因此,華人對於警察執法的態度,對於整個司法制度的信任程度,也是模糊而微妙的,在華人社區看得很重的自我判斷和定位,卻可能被以白人為主流一方,以非裔為抗議一方的社會中,基本被忽略不計。這是非常不幸的,說明華裔尚待成長。
其實,華裔中間也存在類似共和黨與民主黨人的意識形態分裂意見,存在類似白人和非裔西裔的種族差別。既有認同進步派民主黨人士者(如紐約市市長白思豪), 以及因生活條件不足而支持民主黨福利政策者,也有傾向於共和黨人的中產階級人士,相信成功在於努力,信賴美國司法制度,信賴警察執法按照程序,公正執法。前者會支持遊行示威、群眾性和草根性的請願活動,後者寧願不預設立場,把對於不公正執法的疑問,交給司法制度來處理。除了一般觀念之外,個人經歷,如是否受過罪犯侵害造成身體和財產損失,如和警察與司法體制交往的歷史,也會造成認知的差異。身處紐約這個大都市,對於自身以及家庭安全的考量,也可能加重對於警察在維持治安方面的依賴,而對於警察執法的程序和不講情面多一些理解。生活在長島小鎮、新澤西普林斯頓的民眾,其對於警察的看法也可能與生活在曼哈頓哈林區的華人有相當的差別。
這些差別,並不是是非問題,而是生活環境、理念和觀念差異所致。在整個美國族群撕裂到如此地步的時候,就華裔本身去判定是非,毫無意義。畢竟,民主社會的優勢就是各自有權表達意見,而不否定對方的權利甚至在道德意義上貶低對方的立場。民主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個代價之一就是因缺乏統一步調而造成的緩慢,導致的低效率。華人生活在美國,習慣和理解這個特色,不是選擇,而是不得不然。由此產生的結果,是好還是不好,也是冷暖自知。但是,基本的社會治安是在和平環境中“同意彼此之不同”的前提。如果連警察自身安全度不能保障,一般民眾處於驚恐之中,那麼,民主殭屍一句激進派高喊的空話,其將剝奪的是大多數人的權利。只有在尊重現有司法制度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彼此尊重不同意見和方式,不做道德判斷,容忍相異意見,實踐一個民主社會的華人公民的基本功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