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臻科
唐臻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308
  • 关注人气:2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笔:《“谋杀”爱情的背后黑手》发2019年《神州时代艺术》

(2019-10-30 11:02:27)
标签:

莎士比亚

戏剧

无事生非

评论

分类: 文字评论
随笔《“谋杀”爱情的背后黑手》发2019年《神州时代艺术》第6期。

随笔:《“谋杀”爱情的背后黑手》发2019年《神州时代艺术》

随笔:《“谋杀”爱情的背后黑手》发2019年《神州时代艺术》

        “谋杀”爱情的幕后黑手

       —— 莎士比亚戏剧《无事生非》艺术构架及特色

                     文/唐臻科

英国文学史上最杰出的戏剧家,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最伟大作家的代表人物,当时人文主义文学的集大成者,以及全世界最卓越的文学家之一的莎士比亚,一生共写过戏剧作品40余部。他早期的作品采用当时常规的写法且语言华丽,常常不能根据角色和剧情的需要而自然释放。此时的作品大多为喜剧见长,进入中后期后,他的作品开始转向自然文字写作。往往根据剧情发展的需要来设置隐喻和象征。采用了很多技巧来达到这些效果,其中包括跨行连续、不规则停顿和结束,以及句子结构和长度的极度变化。此时的作品以悲剧见多,如四大悲剧,《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这些悲剧奠定了他在世界戏剧史中悲剧大师的地位。

读莎士比亚的喜剧作品,你总会为某一句精彩的道白,忍俊不禁以至拍案叫绝。在他的戏剧人物形象中,各种生动的比喻、比拟无处不在。通常采取倒述、悬念、照应、联想以及衬托对比、伏笔照应、铺垫悬念等方式,牢牢地把控整个剧情的发展方向,并使剧情在跌宕起伏中得以圆满谢幕。

最典型的一个特征是,利用出场人物那种看似戏谑或者幽默的语言,来进行正面人物反写或反面人物正写,通过以人喻物或者以物拟人来卒章显志、借古讽今。

《无事生非》是莎士比亚戏剧中悲喜成分兼蓄的一篇名作。在本剧中,他依然采用惯常的两条平行主线同时运行,剧情的设计有伏笔、倒述、分插、对比、独白等方式,通过希罗与贝特丽丝两表姊妹的爱情,以一喜一悲的两种结局来深刻揭露,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上层建筑在权力斗争和利益分配之间关系。此剧含有悲剧、喜剧、闹剧三种因素。希罗和克劳狄奥之间的纠葛具悲剧性,培尼狄克和贝特丽丝之间的纠葛则属喜剧性,道格培里等人的行为则颇具闹剧性。

在《无事生非》中,莎士比亚匠心独运,将主要人物女主人公之一的希罗定为梅西那总督里奥那托的亲生女儿,将女主角之一的贝特丽丝定位为里奥那托的侄女。这为希罗在婚礼上遭遇约翰的暗算时,通过假死的方式起死回生,拥有了亲血脉上的道义支撑。

戏剧中希罗和克劳狄奥的婚姻居于理想的传统模式。在一个父亲统治的族长制社会中,女人是男人的财产,结婚之前居于父亲,结婚之后属于丈夫。希罗不仅美貌、善良、温柔,而且是里奥那托唯一的继承人。能够成为麦西纳未来的继承人,是克劳狄奥非常看重的一点。他在向亲王彼得罗亲口求证后,才勇敢说出向希罗求婚的想法。但克劳狄奥向希罗求婚的过程却在希罗父亲里奥那托和克劳狄奥的主子彼得罗之间进行。求婚就是订立合同,而婚礼是正式的财产交接仪式。

希罗软弱、内向,对于爱情却充满了渴望和美好的期待,在深陷不明真相的未婚夫佛罗伦萨贵族少年克劳狄奥,那无端的诋毁和指责其贞操时,她不堪莫须有罪名当即晕死过去。而其亲生父亲里奥那托也因家族名誉受损,也同样痛苦并极度悲愤,恨不得让希罗就此死去,并以此来洗刷蒙受的巨大屈辱。但希罗毕竟是其亲生女儿,他无奈地接受了神父给予希罗假死的建议。并将最终希望寄托在查清实事真相。或许是受传统文化女不嫁二夫思想观念的影响,这个可怜的父亲最终还是将死里逃生的希罗,再次嫁给克劳狄奥。这个悲中有喜的圆满结局,虽然在形式上是喜剧形式,但改变不了悲剧的实事。何况希罗在受屈辱时的长时间失语,似乎也是对当时父权社会宗族势力的无言挑战。 

我想如若换一个人或许就是侄女贝特丽丝或许就没有了这个看似圆满的结局。

莎士比亚在剧中通过阿拉贡亲王唐·彼德罗设计巧局,通过他本人以及希罗等人,在培尼狄克和贝特丽丝之间制造相互倾慕对方的假象,来瓦解根植于这两位独身主义者对于爱情的拒绝和排斥,让他俩在似乎有些善意的欺骗中中箭爱神丘比特。

本剧的另外一条主线是贝特丽丝与帕度亚贵族少年培尼狄克的爱情故事。莎士比亚用很长的篇幅,不惜浓墨重彩的笔墨来描述两位主张独身主义者的对话以及主张。他们表面上排斥爱情不接受丘比特之箭的神奇眷顾,但隐晦在灵魂深处,那种渴望来自异性的欣赏和倾慕的情怀始终在怀。贝特丽丝表面上认同独身主义,骨子里其实有着丰富的人情味,对于妇女的屈辱地位有颇强的反叛意识。而作为男主人公的培尼狄克,更是傲慢地像一头非洲雄狮抑或是翱翔在蓝天的帕拉斯雄鹰,在他的自留地里自由飞翔。他嘲弄女性、爱情和婚姻,但骨子里隐藏着爱情欲望,最后不得不向爱情屈服,象征着爱情最后战胜虚矫。

女主人公贝特丽丝能言善辩,她打破常规,拒绝接受社会结构中的女性地位,不愿找个丈夫来养活她。她是一个在睡梦中都能笑醒的开朗女性,与培尼狄克一样,开始坚决反对婚姻。当信誓旦旦要保持独身的贝特丽丝听到培尼狄克爱着自己时,她的“耳朵里火一般热”,并一定报答培尼狄克的爱;从此把这颗狂野的心收束过来,转变为“温柔的态度”。在准备希罗的婚礼的头一天,她“心曲乱的很”,“浑身有说不出的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的心里暗语,莎士比亚是有很深的用意的,一方面希罗的结婚对她来说意味将失去一位无话不说的闺蜜,毕竟希罗已为人妇,有她另外一个天空。这种不舒服在另一个方面,也预示了希罗在接下来婚礼上要遭遇的屈辱,毕竟这个表姊妹以及发小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实事上也正是如此。殊不知一双幕后黑手,正在悄然向希罗靠拢并在瞬间扼杀她那原本美好的爱情。

正如本戏《无事生非》剧名所示,本剧的反面人物,阿拉贡亲王唐·彼德罗的胞弟唐·约翰就是一位劣迹斑斑且无事生非的主。他因仇恨亲王权势并殃及到亲王的肱骨之臣克劳狄奥,采取收买同样是愚蠢自信,且利益熏心的道格培里这个小丑,采取伪造假象、假言唆使、挑拨离间等手段上演了一场以假乱真的希罗婚前行为不检的事实,来蒙骗亲王唐·彼德罗和克劳狄奥,致使克劳狄奥在婚礼现场对希罗进行百般羞辱,且有唐·彼德罗的有力旁证。

在本剧中,唐·约翰虽然戏份少,出场次数不多,但他的出场是本部戏剧不可或缺的重要点睛之笔,没有他和道格培里则等众小丑的出场,戏剧达不到跌宕起伏的闹剧效果。也达不到戏剧所要深刻揭露的现实社会问题。仔细揣摩这个人物形象,不难看出,这是莎士比亚想要通过唐·约翰的出场,来刻画他那自私自利、尖酸刻薄的形象。实际上通过这个典型人物,代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一些失势者,在权利旁落时那种仇视现实,阻碍社会向前发展的众多没落贵族的集体亮相。

阅读莎士比亚的《无事生非》,你能感悟到他那天才性的创造能力和想象能力。这不仅体现在他对心理流变的精准控制和深刻把握上,还表现在戏剧中展示了不同的喜剧特色,即以谎言假象与真实之间的错位来营造浓郁的喜剧效果。剧中人物自身的情景虚构经由人物心理的酝酿,造成喜剧现实。这种不同于以人物实际行动的偶然凑巧来营造喜剧氛围的风格,无疑是莎士比亚的杰出创造,并显示了他那独特的技巧和艺术特色。

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中,他崇尚高尚情操,常常描写牺牲与复仇。在《无事生非》这部戏剧中,他同样有着如此的原始创作心态。在阅读过程中,我很欣喜希罗最后在百难之后,还是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婚姻,这似乎是一个理想化的结局。然而,对于同样是曾经羞辱并摧残这个弱小女子的克劳狄奥,亲王唐·彼德罗,虽然他俩也有蒙蔽之嫌,但他俩自始至终是肇事者,需要承担不可推脱的责任。到底谁又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当然就是以这两人为代表的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权利主宰者和王权代表者。

悲剧是当权者自己造成的,他们再假惺惺地去进行修复。而唐·约翰也只是他们在驭权过程中的一枚棋子。我们不妨在本剧的结局中可以找到这种迹象的蛛丝马迹。肇事者唐·约翰被抓住,可唯独没有对他处罚进行任何交代,一场悲喜兼具的闹剧最终草草收场,这是否在无形中维护当时的社会秩序以及贵族和当权者的形象?我不得而知。或许古今中外一些无形的权力幕后黑手,在历史的背面,上演了多少精彩绝伦欺世盗名的逆天骗局。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