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温暖

(2011-03-11 18:23:35)
标签:

情感

你来,便有一种温暖潜入心怀。
                                                                                     ——题记
第一次,我们相遇大约是在1992年的冬季。那天下雪了吗?我不清楚,我只记得那天世界很白。你出现了,将我抱起。在抱起我的那一刻,我感到的只有温暖,我停止了哭喊,被温暖环绕的我睡去了。在我醒来时,记忆中多了些色彩,眼前更像一个人间了。这时你正用一手托着我的背,一手在我嫩嫩的肌肤上游弋给我洗澡。你的手大大的,和我身体一般大,很柔软,一点也不刺激皮肤,我边洗边笑,只感觉那个小空间好舒服好暖和。即使后来你说,当时还很穷屋子很小也没有暖气,给我洗澡生怕把我冻出病来。
在你的呵护下,我一直睡着睡着,直到中学外面的各种声音将我叫醒。我醒来后看到了别样的世界,各种思想充斥了我的大脑。我将自己标榜为一个个性独立的90后战士,与整个“腐朽”的世界斗争。同时也将这个时代定义为个性张扬推陈出新的时代。而你正是我眼中“腐朽”世界的一员,你我思想的冲击碰撞,使我们经历了由短暂热战进入长期冷战的过程,我开始不断的和你吵,我开始讨厌你。于是你将我所做的一切归结于叛逆期的正常现象。你一次次无条件的原谅我,与我和解。但我抱着说出自己想法的理念,一直与你碰撞着,与你抗争着。在此期间,我的脚踝突出了一块,不明原因。你看后以为是肿瘤,急忙带我到医院,医生说是什么囊,挤破就没事了。在医生挤囊时,剧痛遍布我全身。我的脸也扭曲的不成模样,你将我一把搂入怀中,一种熟悉的温暖向我涌来,进入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与疼痛细胞作斗争,这是我感到了安全,恐惧消失,我变得更平静。于是我们之间的冰川被你我的体温融化了。
大学我没有选择远离你,我选择了离家近的石家庄的大学。但来到大学的我向平川上脱缰的野马易放难收。我开学后很长一段时间不回家,我总是用各种理由来搪塞你劝我回家的口,最后你总会说,不回就不回吧,那在学校要好好学习啊。我总是以一声“嗯”来回复。我们的通话时间总超不过一分钟。终于我回家了,你如往常一样给我做好吃的,给我洗脏衣服。冬季外面好冷但屋里好暖,是因为家里有你吧!晚上,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你说这样在一起我们好就没有过了,听了我有一丝酸楚。你说最近天冷腰疼了,让我帮你捶捶、揉揉。当我再一次与你肌肤相触时,我感到了你的皮肤不再那样柔滑了,但仍然有那温暖的味道,我于是抱住了你说,妈妈好喜欢你的味道啊。
感谢你,妈妈,是你的温暖给了我重生的机会,有机会认识这世界,如果不是你在那个冬季我可能……你的温暖使我有了感恩的心,使我成长。
                                                       王振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