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朱刚:开启思想之窗系列(二)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点评及古代史

(2018-07-26 12:08:22)

再说明
前文中所提出的理论假设将被运用于针对当今问题的研究。我们必须非常谨小慎微。为此,在将这些理论假设作为工具加以应用之前有必要先对它们的科学性、客观性加以验证。我有一个直觉:任何优秀的理论不仅必须言之成理合乎逻辑,还应该在时间和空间这两个纬度上具有“普世性”,或者说是那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对以上条件做一些适当让步和放宽,但是任何理论与实际情况不相符合状况的出现都必须具备确实能让人原谅的正当理由。


从现在起,我将运用上述理论假设来点评一些相关的重要理论,并对相关的历史现象予以解读和验证。另一方面我相信研究历史问题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能够把从古至今相关或相类似的现象及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搞清楚,那么我们对当今正在发生的事情及其演化趋势的认识一定会趋于完美。

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点评
英国人,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在1798年发表的<<人口学原理>>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预言:男女两性之间的情欲是必然的,且几乎保持现状;食物为人类生存所必需。从这两个抽象前提出发,可以断定,人口增殖力比土地生产人类生活资料力更为巨大,人口以几何级数(即1,  24,  8,  163264128等)增加,生活资料以算术级数(即1,  2,  3,  4,  5,  6,  7等)增长,因而造成人口过剩。经济状况一旦改善,人口增长一定会快于经济的增长速度,进而形成人口过剩。这种过剩意味着人口对食物的需求量超过了特定土地资源及技术条件下的农业生产力所能提供的食物量。人口过剩了以后会通过饥荒、瘟疫、战争等方式将多余的人口降下来。

我认为,以上马尔萨斯的理论虽有他独到精妙之处,但是仍有非常不足的地方需要改进。首先,人口总量永远不可能超过粮食生产总量所能供养的人口总数。如果超过了,那就意味着至少部分的人类可以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生存,这不都成神仙了吗?其次,粮食生产所能供养的人口数只是实际出现的人口总量在理论上能够达到的最大极限水平。要达到这个极限水平必须符合这样的条件,一旦发生食物短缺整个社会便会绝对均匀平等地分配食物。很遗憾以上条件太扣克了,不符合实际情况。与今日之世界相同古代社会也是有贫富差距的。换言之,当大饥荒爆发以后,富家子弟永远不会挨饿,首先饿死的一定是那些讨饭的人,那些失业游民。由此可见,在特定技术条件下粮食最大生产所能供养的人口量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极限水平。实际出现的人口总量永远无法实现和达到这个水平。另一方面,由马尔萨斯先生所发现的因人类情欲所产生的高生育率倾向于使人口增长快于食物增长,在相当长一段时期那也是一个真实的命题。要调和好以上两种看似相互矛盾的正确命题,最好的解释是当人口总量增长到离上述极限水平(比如说假定)仅差“9%”甚或“7%”时,便会有某些强大的力量自动跑出来来降低人口总量。那么这些会是什么样的力量呢?


马尔萨斯理论的一个重大软肋就在于它单单只从生产能力即供给侧这一边考虑问题。现在让我用需求侧和供给侧共同决定实际产出水平的理论假设来给大家开始讲故事:人口过剩会引致劳动力过剩,劳动力过剩意味着劳动力在市场上的供大于求,会压低工资水平,普通人工资率过低会引起贫富差距的扩大。贫富差距扩大倾向于降低有效需求,让总需求低于总供给,实际产出水平低于潜在产出,经济处于下滑状态,百业萧条。另一方面,古代社会没有社会保障体系,大量的城里人加入失业大军意味着街头巷尾的讨饭大军在不断壮大。这些人实际上正处于生存、生命的边缘状态。另一方面,富人和官员们却似乎变得更富有。杜甫的名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对这种状况的形象描述。这种不平等的状况会引起强烈反差。接下来经济危机会引起政治动荡引爆政治危机,再接着穷人们起义造反,杀土豪分田地,整个社会进入重新洗牌的阶段。国家由和平统一状态转入分裂战乱状态。群雄崛起,军阀割据将成为新常态。在这种新常态下人口总量会出现快速而大幅度的下降。综合以上的故事,本人总结如下:人口增长的程序启动经济程序,经济程序启动政治程序,政治程序启动战争程序,战争程序启动人口减少程序。


那么战争程序是不是会因为人口的大幅度减少而自动停止?就我的直觉而言,这两者没有关系。战争程序一经启动会在何时结束是你我都无法知道的一笔糊涂账,只有老天爷才搞得清楚。在中国古代通常的情况是这样的:不知是哪一位英雄妈妈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接受了哪一个男人的精液,然后生出了一个虎子。这个虎子就是后来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结束战乱一统天下的真命天子秦始皇、朱元璋。这是高度随机的现象,没有客观规律可循。运气差的时候分裂的战乱状态会持续好几百年时间。

真命天子出现以后,就这样一个新王朝创建起来了,并且又开始启动了一个和平统一的新征程。在新王朝的初期阶段,受长期战乱的损耗影响,人口总量已经下降到非常低的水平,出现了地广人稀的局面。这意味着社会的人均资源占有量很高,从供给侧角度看它意味着人均产出能力的大幅度提高。另一方面,从需求侧角度看与资源量相比人口量过低意味着劳动力极度短缺。就业市场上劳动力的供不应求会不断抬高工资价格,进而一个均贫富、收入差距很小的社会便形成了。这是一种理想状态:一方面有强劲的总需求,另一方面又有强劲的总供给相匹配(因为人均的产出能力很高)。此时如果遇上有的统治者奉行轻徭薄赋不扰民的政策,则经济便会自动朝着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方向前进。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和对社会的满意度都会快速上升。中国古代的文景之治、贞观之治所反映的大约就是这样一种理想状态。还有,在这样的社会里老百姓的道德水平有可能出现飙升,也就是说先前的所有“坏人”(=大家)突然之间一下子都变成“好人”了。古时候所谓的和谐社会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形成的。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和谐社会总是需要不断的折腾(战争战乱),才能“折腾”出来。另一方面,一旦过上和平向上的好日子,人口又要开始快速增长了,新一轮的人口增长程序启动了。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最终又会回到前面所讲的人口过剩状态。


综合以上讨论,通过对马尔萨斯人口模型加入需求侧因素及经济、政治和军事因素的考虑,我们似乎更接近了对古代社会事实运行规律的描述。人口增增减减、减减增增的轨迹,正是反映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治乱循环的规律。
以上是就中国古代的情况而言,对于体量不如中国的英国或其他民族(比如说我们北方的少数民族)来说,人口过剩或许更可能意味着要对外部世界发动战争

本期的故事就说这些,我们以后再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