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养心兰
养心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054
  • 关注人气:9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绪的颜色

(2009-08-18 22:05:45)
标签:

咖啡

麻辣烫

艳遇

心情日记

杂谈

分类: 原创散文

心绪的颜色

  文/养心兰 

  

    今天心绪莫名地有些低迷,在回首与不回首之间,我时时坚定地用双手把头扭向前方,并告诫自己:都已过去了,什么也不看了,什么也不想了,也就什么都没了。那就闭上眼睛,索性静养。院后榆树上的秋蝉竭力地叫着,那一声声长鸣直让我听的有点喘不上气来,它撕扯着寂寞的网,锋利,从东到西划破太阳的外衣,把一生的情瞬间倾尽。看来是静不下来了,那就胡涂几句。

   已走出很远
   请不要再回望
   什么都不想了
   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一片秋叶
   旋转着  轻舞着
   冷艳的唇终于热吻了
   滋养她一季妖娆的情人

   秋蝉的一声鸣叫
   撕破  东西
   一生的情瞬间倾尽

   累了  就休息
   大地最坚实

   这样的心绪不适合写什么,知道残缺这几天有大动作,得赶快去看看,说不定能坐上他家的沙发舒舒服服地享受一番美味,果不然,大餐已上座,《爱不后悔》,是写银娣的康巴子,只这题目就让我两眼放光,随即把刀,直插入秀色的盘中,这时听到有人大叫:“心兰!别挤我,我急!”还没回神,已被一股热热的暖流淹没了,原来是廷珍的血在崩裂在汹涌,徜徉在这暖暖的海洋,我撞大了,值!

 
   “姐姐,我的野女人。”
   “康巴,我的野兽,我的爱人。”

    雪山崩裂了!哪天我要去西藏看看,如果雪山真融没了,银娣要和你的康巴负重要责任的。残缺坏笑:去吧!小心连同你也融掉。想想也是,他们这把火都能把高原千万年的石头化成的沙子,何况我这小小的人呢?还是离远点看吧! “有爱就有痛,有相聚就有离别。可是这爱的结束与缘尽无关,与爱恨无关。”是的,残缺的这句话用在这里极贴切。这才是银娣式的爱,爱不一定就要终身相守,爱不能成为一潭死水,爱者也不能成为困于潭中鱼,只有两个灵魂自由飞翔的的人才能酣畅淋漓地爱,潇洒决绝地别。“我要不停地行走,让血液流动,否则我的生命就会枯竭。在一个地方筑巢只是暂时的,我的命就是永远行于途中。”银娣你真是一只翱翔蓝天的神鹰,一只撩开一个一个梦幻神秘之门的美蝴蝶,一只向着理想执着狂野的大漠狼!天空,山峦,广漠,才是你一生不能舍弃的爱人。你必须一次次和他们约会,与他们谈情,与他们做爱,才能丰润你的生命。“‘有意思,游走的路上,捡了一枝桃花,还在眼睛里开了。’她没醉,我醉了。”我也醉了,让残缺用银娣这杯酒把我灌得酩酊大醉。不行,我得找个地方去透透气。去苤莒家喝杯咖啡吧,这个主意不错!

 
    咱先享受几首极有情调的小诗,《思念》,“带走春光的/是独坐空堂上/白发三千丈/不是鱼戏荷叶间/的杜鹃/不是霜中道离人泪/少年时稚气的誓言/走春光的/是绵绵的思念”看看人家这思念的长度,色泽,质感,何人能敌?“带走爱情的/是冷月寒星/碧海青天/不是荒烟衰草/落花流水/不是燕语喃/孤雁的呻唤/带走爱情的/是沙尘里的一声/轻叹”这一声轻叹不亚于张爱玲的那一声既然她们都能在一声轻叹中看空了一切,我还回望什么?呵呵!傻!但却又忍不住去看她的《美丽的陷井》,“任我窘迫任我呼唤/也不愿伸出双手//那就索性把我彻底淹灭吧/从灵魂最深处,向你潜泳”呀哟!羡慕死了,咱咋就遇不上一个泥坑陷井什么的,也让咱享受一下痛苦挣扎的滋味,享受一下潜泳的快感,只可惜咱不是一只会游泳的鱼,会淹死的,算了吧!还是食点人间烟火是真。
    打开散文《平淡的幸福》,简单的,慵懒的,漫不经心的,微微熏熏的暖意和爱使我的心彻底柔软了,静的透的像一湖碧水,此时的思绪也不由得穿上了苤莒飘逸的风衣,长发芳菲地在成排的汽车停止在红灯后面的十字大街潇洒轻盈地飘过。

 
    喜欢现在这样的心绪,也只有在这样的心绪下才适合去品廷珍的野味。《阅尽天下春色之简爱》,从没如此深的走进简的内心,“简,你没有爱上罗切斯特,真的。你爱上的是一种你不熟悉的阶层,你爱上的是你的渴望,你的仇恨,你压抑在心底愤怒。因为你不漂亮,你没有显赫的家族,你没有被男人重视,你在春天没有收到秋波,你被百媚千娇忘记了,你是女人,你要一簇簇爱慕的眼神击溃你,可是没有,你要像火山爆发一样报复那些该死的秋波,那些永远也不能将你击溃的眼神。”看看,廷珍锋利的小刀直把简的五脏六腑都剖出来了,气味鲜活的飘着,让你叹为观止。“爱没有等次,可是,爱有道理,有理由。上帝给了简理由,上帝给了简机会,爱的机会,害的悠长悠长的悲苦。”是的,只有上帝,也只有上帝才能抹平这爱之间的高低不平。我在疑问,廷珍你的心一百多年前是不是长在了夏洛蒂勃朗特的胸中?你这麻辣烫真够味!让我过足了口福,这不,一直打嗝不停。还得转悠转悠,消化消化。 
   

   复到残缺家。“割裂很痛,可我自私的逃了,逃向了遥远的远方!”“我再一次呼唤:我的康巴,我走的很远了,别恨我,别怨我,我的命在途中!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人,一口气。我就要这些,我只能要这些,已经足够!”银娣你这是干什么?你留在残缺家的这一杯也太浓烈了,你醉哭我了,我哭!撕心裂肺地哭!痛痛快快地地哭!稀里哗啦地哭!55555.....银娣,算你狠!我回家了!

 
   刚进家门,就被廷珍的一口气吹上了天,看来她知道我哭了,想让我高兴高兴。别说,飘着的感觉还真不错,那我就飘飘!你可得在下面看着,掉下来还得你接!说什么今晚就睡我家了,你想让我挨揍吗?你家那几十号人可不是好惹的,等急了,什么事都干的出。那天晚上去你家拼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抢了一个座,差点被人给黑了,吓出了我一身冷汗。你还是喝杯茶,偷闲一会儿回去吧,顺便记得把你那仍在垃圾桶的情诗给咱留着,也让咱这辈子艳遇艳遇,不要只顾你们艳遇而把我忘了。

   还是赶快睡觉吧!好梦招手了。呵呵!大家晚安!拜拜

                                                写于 2009.08.17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每次相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每次相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