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养心兰
养心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500
  • 关注人气:9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时候

(2008-10-27 08:57:33)
标签:

情感

分类: 原创散文

               亲情篇

                         矫健的身姿

  小时候对父亲的的印象很少,因他常年在外村教学。一天和小伙伴去父亲任教的邻村打醋,顺便到父亲所在的学校想去看看父亲,当经过学校的操场时,看到一群人正在打篮球,其中一个身穿枣红色绒衣身姿矫健的背影牵引了我的目光,只见他手托篮球,轻轻向上一跃,球进了,场上一阵喝彩,我也更是心花怒放。他便是我的父亲,自此一个活力四射,青春向上的父亲形象便永远留在了我的心。
                            

                            温暖的大手

  每年春节过后,总喜欢踏着积雪像个小跟屁虫似地跟父亲及俩个哥哥去给亲戚拜年,哥总是取笑我:“拜年是男人的事,你女孩家跟去干啥?”但父亲不管那些,仍旧喜欢带着我去,他常披着一件棉大衣,用他那宽大的手牵着我的小手一路前行,当时就觉得父亲的手好温暖,自己好幸福。在以后的岁月里每每想起那种温暖的感觉依旧永存心里。

 

                             小推车
    大人们经常有事忙,于是陪我和大妹玩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大哥和二哥身上,他们用粗的带叉的蓖麻杆做成所谓的小推车,推我和妹玩,大哥推我,小哥推大妹。他们在后握着俩个柄推,我们则坐在前面的叉上,他们一路推一路模仿着汽车行进在不同路况的声音,而我们则配合着做各种表情,或得意,或惊恐,或高傲,或高兴,总之仿佛自己是世界上最骄傲,最美丽的公主。


                              叫起床
  长大上学后,每逢星期天,和我同睡一张大床的大妹总想睡个懒觉,抑或我醒来也不想起的,一曲一曲地自我陶醉地唱着自己喜欢的流行歌曲,感觉美极了。而此时父母便会叫我们起床,叫妹:“起来,去生火。”叫我:“起来,出去遛遛,吸吸新鲜空气。”也许有人不信,但这是真的。因妹从小就像个野男孩,而我则身体瘦弱,所以常得到父母乃至俩位哥哥的偏爱。


                                学习
  整个小学不知咋读完的,只记得到五年级时才来了一位女老师,她是父亲高中的学生,也就是她的到来,我才学会了拼音。之后父亲又教了我正负数,坐在自家院里高大的皂荚树的浓荫下,做着父亲给我出的数学题,感觉学习是很轻松而有兴趣的一件事情。自此我爱上了学习,而且数学成绩尤为突出。


                           童趣篇

                             上树
  大妹喜欢在疯玩,像个男孩子,尤其喜欢爬树,身姿敏捷不亚于猴子。每年春天她都要爬上我家院里的洋槐树,从不用镰刀,而是用手采摘最适宜吃的洋槐花,让妈给我们做菜团吃。或爬上主干很高的香椿树折香椿的嫩牙做菜吃。夏天她也常会爬上茂密的树上,躺在树杈上,一阵微风吹过,树枝轻轻摇动,她得意极了,仿佛她躺在大自然最舒适的摇篮之中。每每此时我很羡慕,也曾试着费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去过,但只能到第一个大树杈就不敢再动了,紧抱着树枝看着地面,一阵眩晕,仿佛树枝会突然折断把自己摔下去。


                              偷吃西红柿
  伏天的正午,阳光刺眼,人们都吃过了午饭躲在家休息了,整个村子显得异常寂静,只有不知疲倦的蝉儿起伏不断地鸣唱着。我和大妹躺在裸露在空中半圆形的皂荚树根上,妹半眯着眼,瞄着邻家菜地里的西红柿,一颗颗红红的西红柿像一个个灯笼很是诱人,馋猫的她苦于带刺的篱笆无计可施。我看透了她的心思,抑或自己也很想吃上一颗,于是就怂恿着她回家拿割麦用的镰刀,我握着长长的带柄镰刀,偷西红柿就轻而易举了,先割下西红柿,再扎出来。吃着酸中带甜的西红柿,我和妹做着鬼脸,心中直为自己的聪明窃喜。

 
                       在家看弟
  后来有了小弟和小妹后,照看孩子的事自然就落到我和大妹身上,我还兼做家务。妹是在家呆不住的,但出去玩带着弟又很不方便,于是她想出了怪招,哄弟睡觉。她常用手捂住弟的双眼,坚持好长时间,这样弟便会真的睡着了,她的计划也就得逞了,但也有失败的时候,当她看到弟已睡着,正蹑手蹑脚走向门外时,弟便醒了,这时她总会很无奈很生气,有时还会打弟。当看到家里有人时,她便会偷偷溜出家门,当母亲发现后便叫,遂答:“上厕所。”但这一去便没了踪影。


                 第一次做饭
  小时候我很文静,心灵手巧,在家常帮爸妈做家务。一天全家都到地里干活了,只留大妹看家。快到做饭的时候了,母亲让我回家做饭。当走到半路时,看到神色异常的大妹正往地里的方向走去,问,不答,眼不转,头不回,脸上的表情好像谁欠了她什么似的。回到家中,刚到炉台旁,脚下就被什么绊一下,随即听到了碎瓷的声音,打开面瓮,一块还未成型的面团躺在里面,我明白了一切。一定是大妹趁家人不在时想做饭给家人吃,但笨手笨脚的她却弄巧成拙了,不小心摔碎了面盆,她怕受责备,只好逃离了现场。长大后她的厨艺仍不佳,每隔一段时间,她就要领着孩子们到我家吃上一顿我做的小时候常吃的家常特色饭,过足口福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朋友
后一篇:心兰感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朋友
    后一篇 >心兰感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