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开眼界:清朝新鲜事儿

(2012-12-25 23:25:45)
标签:

路卫兵

文化

大开眼界

清朝

分类: 大开眼界

⊙富贵威武贫贱
清朝的六部,户部掌管财政,是最有油水的地方;吏部掌管升迁降黜,被官员们奉为神明。刑部执掌生杀大权,威风无比;兵部掌管选用武官,亦很有权。礼部负责礼仪事务,最为清贫。工部掌管营造工程,经常与木厂商人或老百姓打交道,很被那些上流人士看不起。因此当时人们户、吏、刑、兵、礼、工六部的评价也是六个字:富、贵、威、武、贫、贱。

 

⊙索条子
道光年间,士子来京应试,凡遇到同乡的京官任考官的,考生一定要向其疏通关系,考官便记下考生的姓名,谓之“索条子”。“索条子之”后,考官也不一定会在考试中给予他什么照顾,只是为了多收门生,广交人才,以备将来之用。如果同乡考生不来“索条子”,考官就会认为该考生瞧不起他,就会对他心存芥蒂,搞不好反而会坏事。因此在当时科举中,“索条子”现象蔚然成风。

 

⊙白色春联
清宫内新年贴春联都贴白色的,由南书房翰林用宣纸或白绢书写,因为宫殿的漆柱都是大红色,用白色起到映衬作用,其文体和规格都有定制。此外,各王公府第的春联也是用白纸书写的。

 

⊙挑帘子军机
军机处中排名最后的大臣称为“挑帘军机”。军机处是国家最高机密所在,因而军机处开会,就连平时伺候皇上的太监都得回避,也因此,诸如进门掀帘子这样的事,也就落到那位资历最浅的军机大臣身上。每次开会,该人都要走上前去,然后挑起门帘,让其他军机大臣挨个进入,最后自己再进去。不过挑帘子的不一定没有发言权,孙莱山在军机处时,因为代表着醇亲王,所以虽然挑帘,却发言甚多,而且很受皇帝重视。

 

⊙立得手痛得写得脚痛
京朝各官,人们都以入值内廷为荣,但内廷各官也着实不易。每天垂手侍立,时间一久,则气血下按,十指欲肿。如果做抄写工作,则终日伏案奋笔,两腿不能屈伸。康熙朝时,王炳直奉命书写《华严经》全部,完成后对人说:“伺候时立得手痛,抄录时写得脚痛,这种苦那些外廷的官员哪里知道啊。”

 

⊙四夫先生
京城谚语中,有用抬轿的四个轿夫比喻四种京官的话。前一为军机,扬眉吐气;前二为御史,不敢放屁;后一为翰林,昏天黑地;后二为部曹,全无主意。范鏊先由庶常改到刑部任职,接着进入军机处,最后提拔为御史,于是人们便戏称其为“四夫先生”。

 

⊙十字令
清末,有人针对当时县官的一些做派,作了一首十字令:“一曰红,二曰圆融,三曰路路通,四曰认识古董,五曰不怕大亏空,六曰围棋马吊中中,七曰梨园子弟殷劝奉,八曰衣服齐整言语从容,九曰主恩宪德满口常称颂,十曰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各县的典史虽不入流,但往往作威作福。因而有人也作了一首十字令来讽刺:一命之荣称得,二片竹板拖得,三十俸银领得,四乡地保传得,五下嘴巴打得,六角文书发得,七品堂官靠得,八字衙门开得,九品补服借得,十分高兴不得。

 

⊙红黑章京
军机处的司员称章京,同为章京,地位却不尽相同,民间俗称受上司重视的官员叫红人,反之则为黑。于是便有好事者作了红、黑章京口号诗两首,很是传神。红章京:“流水是车龙是马,主人如虎仆如狐。昂然直到军机处,笑问中堂到也无。”黑章京:“篾篓作车驴作马,主人如鼠仆如猪。悄然溜到军机处,低问中堂到也无。”

 

⊙大臣为何称奴才
满洲大臣奏事,有时称臣有时称奴才。乾隆对此曾专门下谕做了规定:“凡是有关公事的摺奏,都要称“臣”,凡是请安、谢恩或一些寻常的摺奏,则要称“奴才”。不过后来大臣们为了献媚,也不管公事私事大事小事,全都自称奴才。

 

⊙紫禁城骑马
清朝优待有功的老臣,有御赐“紫禁城骑马”之说,虽为“骑马”,但一般并不真的就让他骑马入内。比如乾隆五十五年,乾隆皇帝就发了个上谕,说:“朝内外有功的文武大臣,恩赏在紫禁城骑马,以代替步行。但考虑到那些年纪大了,或者腿上有毛病的人,上马也会觉得困难,特别恩准已经赏马、而又因病疾走路不方便的大臣,可以乘坐椅,在椅子上绑上短木,由两人抬着入内。”

 

⊙纸钞的妙用
咸丰朝时,因为制钱缺乏,户部于是尝试发行纸钞。可是过了不久,纸钞的价格便每况愈下,最后贬值了一半。不但如此,当时人们拿着纸币去市场购物,根本就没人要。即使这样,户部仍然不肯废掉纸币。到后来,纸币已不再是一种交易品,而是变成了婚丧嫁娶的一种馈赠品和收藏品。

 

⊙五种做官方法
嘉庆、道光年间,京城官场有“小官大做、热官冷做、俗官雅做、闲官忙做、男官女做”的说法,意指当时的五个人。德州卢荫溥只是个仪曹郎,却气宇轩昂,议论宏畅,将其放到一、二等大员之中,也丝毫不会逊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多大的官呢,故称“小官大做”。龚丽正在枢府(按:主管军政大权的中枢机构)当值,虽位高权重,揽权揽事的欲望却并不强烈,故称“热官冷做”。杨芳灿原先只是个县官,后来捐纳入了户部,整天与一些名流雅士一起,喝茶唱和,故称“俗官雅做”。周锡章只是个小小的仪曹,却专以应酬为事,终日奔走不暇,故称“闲官忙做”。蔡銮扬堂堂一男儿,却喜欢作艳体诗,常常唉声叹气、顾影自怜,故称“男官女做”。

 

⊙考前中进士
咸丰十年(1860),庚申科会试,因为战乱的原因,各省考生来北京的人很少,还不及往年的一半,特别是一些边境省份,除了云南省来了一个名字叫倪恩龄的考生外,其他省份竟然一个没有。就是云南来的这个,也不是直接从云南省赶来的,而是早年就留在北京的一个云南籍考生。但既然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就无论如何都得录取了。所以考试还没到来,倪恩龄的亲朋好友就开始提前向他祝贺了。倪恩龄中了进士后,先被任命为馆选,后改任编修,最后做了几年的知府。

节选自《大开眼界:1644—1912清朝现场》(江苏文艺出版社)

大开眼界:清朝新鲜事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