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卫兵
路卫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64,668
  • 关注人气:8,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句气话招来杀身之祸的皇帝

(2010-07-15 10:02:35)
标签:

路卫兵

文化

五胡

分类: 五胡乱

探寻血染百年的历史疑云•五胡乱华之人物篇(二十六)

 

也许吕光早已料到身后之乱了。这个念头一直在他心中徘徊,临终前则表现得尤为强烈。作为后凉的开创者,如何让帝国的生命延续下去,是他的责任所在。为此,他也做了不懈的努力,退位为太上皇就是最好的证明。太子吕绍还很年轻,能否驾驭应对复杂的局面,还是个疑问。他要不遗余力的培养锻炼他,扶上马还要再送一程。为了给吕绍营造一个宽松的政治环境,吕光临终前对人事做出了如下安排:任命庶长子吕纂为太尉,统帅三军。另一个儿子吕弘为司徒,掌管朝政。军政分开,相对独立,有两个哥哥辅佐,吕绍这皇帝当的就不会感到太吃力。

 

就能力来讲,吕绍远不如吕纂和吕弘。但吕绍是嫡长子,吕光立他,也是出于稳定人心的需要,后凉后期已是繁华落尽,再也禁不起什么折腾。吕光特别交代吕绍,“恭己无为,委重二兄”,当皇帝做做样子就行了,甩手掌柜,落个潇洒。这也是出于保护吕绍的目的,将权力下放给他的两个哥哥,在兄弟之间寻求一个平衡。这样的安排可谓用心良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他们“兄弟缉穆”,共同构建和谐后凉。然而,事与愿违,吕光最不愿看到的“内自相图”(《晋书》,在他死后还是无奈的上演了,而且很激烈,很血腥。

 

皇位的继承问题,一直是宫廷政变的导火索。如果竞职上岗,在路卫兵看来,当时后凉的夺标热门应该是吕纂。吕纂是吕光的庶长子,岁数比吕绍大,“功高年长”,也是吕光诸子中立功最多、威望最高的一个。吕绍其实也感觉各方面都不如他这个哥哥,所以在吕光死后,曾“以位让之”(《晋书》)。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故意抬高吕纂的做戏,总之,吕绍既表现了他的谦卑,也表现了他对哥哥的尊重。如此大度而又推心置腹,反叫吕纂感到不好意思,心里也能稍稍平衡,不至生出异心。如果吕光就这两个儿子,相信他们一定会君臣和睦、荣辱与共。可惜的是,在吕光另外两个儿子的挑唆下,这种暂时的和睦并没维系多久,后凉宫廷终于还是酿出了祸端。

 

与吕纂意见最大的是吕超。他首先发难,挑拨吕绍说,吕纂在父亲的葬礼上,“临丧不哀”、“恐成大变”,父亲死了都不疼不痒,如此不孝之人定然十分危险。其实这是冤枉吕纂了,吕纂当时“排阁入哭,尽哀而出”,还是非常悲伤的。吕超这样说,无非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为达到除去吕纂的目的,找个噱头和茬口而已。按说都是亲兄弟,能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啊?问题就出在吕超是个十分要强的主,而且好大喜功,吕纂的风头盖过了他,让他心里很不爽。但这话是上不得台面的,他总不能说吕纂“统戎积年,威震内外”,我很嫉妒他吧?显得也忒没水平了不是?这种因妒火而产生的愤恨是极其可怕的。吕绍接见吕纂时,吕超在一旁“执刀侍绍”(《晋书》),怒视吕纂,就可见一斑。

 

应该说,吕纂最初并没有反意。他是一介武夫,其“少便弓马,好鹰犬”(《晋书》),从小就是喜欢武力,带兵打仗是把好手,但却没有太多的心机和谋略。在性格上,他属于那种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说了就忘。他最终因为一句气话而招来了杀身之祸,就是最好的验证,这个我们一会再说。性子直正自然是好事,但这种人也有个缺点,就是特别容易冲动。吕纂受着吕超的夹道气,本来就很憋屈。可巧,吕弘又给烧了把火,这下吕纂想不反都不行了。

 

司徒吕弘和吕绍的意见,纯属一种心劲的较量,积蓄日久,绝难调和。原来,早年吕绍曾经走失过,吕光就想立吕弘为太子,可是后来吕绍找到了,也就没吕弘什么事了。吕弘的皇帝梦一下子被浇灭,由此“有憾于绍”,把气全憋在了吕绍身上,吕绍当皇帝让他很不舒服。所以吕弘不断挑拨吕纂,说你“威恩被于遐迩”(《晋书》),这皇位本就该是你的,吕绍何德何能,能和您比呀。吕纂脾气一上来,又想到了吕超的夹道气,终于下了决心,和吕弘一起发动宫廷政变。最后结果:吕绍自杀,吕超出逃,吕纂当了皇帝。

 

矛盾总是在变化的,一个问题的解决,并不代表了问题的结束。对于吕纂来讲,吕超的问题没了,吕弘的问题又来了。吕纂和吕弘的联合,本就是双方利益的驱动,吕弘为泄一己私愤,吕纂为了当皇帝。当各自的目的全都实现后,这种联合就会变得苍白乏味。特别是吕弘,折腾半天,仅仅是出了口气而已。吕弘内心的真实目的,还是想自己当皇帝,而把吕绍拉下马,自己仍旧没能如愿。这下,他对吕绍的不满,犹如风向标一般,转向了吕纂。

 

吕纂也曾效法吕绍,礼貌性的让位给吕弘,吕弘心里想的很,但却不敢接受。因为那样一来,自己的私心便如同置于阳光下暴晒。想而不能达,也不能说,大概是一个人最难受的事情,吕弘内心的矛盾可想而知。而吕纂呢,自己能当皇帝,吕弘是立有大功的,所以不能不有所表示,于是封吕弘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司马、录尚书事,给了他兵权。如此委以重任,并非出于吕纂本心,其心里实是“深忌之”(《晋书》)。两人的这种矛盾积蓄到一定程度,也就理所当然的爆发了。吕弘终于二次起事,最后被吕纂诛杀。

 

吕纂谋反也好,诛杀吕弘也好,应该说都不是出于本意。比起那哥几个,吕纂应该够得上一条有情有义的汉子。宫变时,吕纂曾被左卫将军齐从砍伤了额头,吕纂不但没记仇,还“善遇之”;吕弘反叛他,他一怒之下,对吕弘的住所东苑,“纵兵大掠”,并“以东苑妇女赏军,弘之妻子亦为士卒所辱”,表现出其兽性的一面。但当下属劝阻他,说吕弘篡逆,罪在当诛,但他的妻子何罪之有?那是你的弟媳妇啊,你干嘛让士兵去糟蹋她们呢?吕纂听后立刻“改容谢之”(《晋书》),还厚抚吕弘的家属妻女。这些例子,都能看到吕纂仁义和人性的一面。

 

凡事都有两面性,你的仁义未必就能得到对方的认同。比方说吕超,吕纂对吕超还是顾及手足之情的。吕超容不下他,千方百计想除掉他,结果吕纂当上皇帝后,不但没杀吕超,还派人把吕超找了回来,官复原职。够仁义吧?然而,他无论如何不会想到,他的这个大度的善意之举,却最终让他搭上了卿卿性命。

 

要说这个吕绍也确实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性情上,绝对属于那种狂放不羁、无组织无纪律的。他在没有请示汇报的情况下,擅自攻打境内的鲜卑人思盘的部落,思盘惹不起,就派遣弟弟乞珍到吕纂那里告御状,寻求组织解决。吕纂于是招二人入朝问话,并训斥吕超,说“要当斩卿,然后天下可定”。你怎么老惹事,也不汇报,把我当什么了?看来只有杀了你,天下才能安定。吕纂说这话,无非就是武夫之语,就像两个闹别扭的人,气头上大叫我非杀了你不可,其实是一种心情的宣泄,并不一定会做出实际的行动。

 

按说吕纂这样做一点错也没有,一来是吓唬吓唬吕超;二来也好堵堵思盘的嘴。就像孩子在外面惹了事,人家找上门来,大人总要训斥自己的孩子一番。但尽管嘴上骂的厉害,其内心还是向着自己孩子的。吕纂也是一样,仅仅是骂了吕超几句而已,并没有其他进一步的惩罚措施,事后吕纂还专门设宴款待了二人。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吕纂说说就忘了,这吕超可是真往心里去了。在宴席上,吕超和哥哥吕隆这哥俩就一个劲的向吕纂劝酒,把他灌醉了。吕纂借着酒劲,就想搞点娱乐活动,带着吕超吕隆哥俩乘车去游玩,结果走到僻静处,吕超一剑就把吕纂给杀了。(文/路卫兵)

                                                                       戏说影响历史的五次蝴蝶效应

声明:本博中的文章诗词均为路卫兵原创作品。报刊转载须经本人同意,个人转帖请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作者联系方式详见本博首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