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卫兵
路卫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64,877
  • 关注人气:8,6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比花木兰还厉害的奇女子

(2010-06-13 12:22:33)
标签:

路卫兵

文化

五胡

分类: 五胡乱

探寻血染百年的历史疑云•五胡乱华之篇外篇(二十)

 

鼓声雷动,气氛显得有些紧张。远处,几名矫健的骑士挥鞭策马,正在展开激烈的角逐。战马如飞,腾起一路烟尘,时而稍有间隔,时而挨得很近。他们都拼命想甩掉对方,或是优势超越对方。跑在最前面的那人尤为抢眼,单就其一身的铠甲披挂和精湛的骑术,谁也看不出她是一个女人。只是,她的脸上更多了几分英气和霸气。她与另外几名久经沙场的战士一起,“或齐镳战场,或并驱林壑”(《魏书》),引来将士们的阵阵欢呼。

 

这不是在拍电影,也不是马戏团的马术表演,而是当年古战场上的一副真实场景。这个一身戎装的女子,也不是那个妇孺皆知、替父从军的传奇女英雄花木兰。花木兰是个文学人物,其事迹在正史中并无记载。她的原型是谁,一直也存有争议。而眼前这位女子,却是在《魏书》中实实在在有着专门记述的。她姓潘,和花木兰同时代,人称“潘将军”。

 

潘氏没有花木兰“千里赴戎机”的诸多悲剧色彩。上面这一幕,是她到军中省亲,看望丈夫杨大眼时发生的。大眼“令妻潘戎装”,和骑士赛马,有点搞怪的意思。如改编成电影,也是个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潘氏的丈夫杨大眼是清水氐人,也是位响当当的人物。杨氏一族在十六国时期,曾两建仇池国,打造了一处乱世中的“桃花源”,颇具传奇色彩。杨大眼的祖父是后仇池大秦王杨难当,后仇池被刘宋灭国后,他举家逃往北魏。作为游牧民族的后代,杨大眼“少有胆气,跳走如飞”(《魏书》),自小练就一身好功夫。

 

杨大眼的功夫有多神奇,北魏尚书李冲最有发言权,用他的话说,就是“自千载以来,未有逸材若此者也”。评价相当高,也是他的心声。孝文帝拓跋宏让李冲为朝廷选拔人才,大眼前去自荐,李冲开始并不认可他,大眼说你不认没关系,让你瞧瞧真本事,“便出长绳三丈许系髻而走”,用一条三丈长的绳子绑在头发上,撒丫子狂奔,“绳直如矢,马驰不及”,脑后的绳子像箭一样飘直了,马都追不上,速度之快可想而知。这有点像《功夫皇帝方世玉》里,方世玉在四百米接力赛时的最后一棒,当时方世玉的辫子也飘直了。看到杨大眼如此功夫,围观之人无不惊叹。李冲当即录用,拜为统军。李大眼跟随拓跋宏征战疆场,“所经战陈,莫不勇冠六军”(《魏书》)。官也越做越大,最后升至辅国将军、游击将军。

 

潘氏“善骑射”,功夫不知是不是杨大眼教的。潘氏长得什么样,我们无从得知。不过一个女扮男装的人,要想在军中不被认出来,长相最起码要中性化些。柳叶眉杏核眼,说话甜美圆润,再走个模特步挽个兰花指啥的,你再看不出她是女人,眼神也忒差了。所以,私以为,当年的潘氏,也应该有几分现代“超女”的风采。这样一个女人,又好舞枪弄箭,在性格上应该是爽朗型的。与骑士们赛完马,大家回到营中,潘氏“同坐幕下,对诸僚佐,言笑自得”(《魏书》),一点也没有小女人的扭捏,已足以说明其性格上的男性化。将士们称他为“潘将军”,还是很贴切的。

 

花木兰的故事是否取材于潘氏,或者有着潘氏的影子,我们无从考证。在路卫兵看来,花木兰应该是众多像潘氏这样的群体女人的一个提炼与升华。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南北朝时期,女人舞刀弄枪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北朝民歌中,还有一首与《木兰辞》相媲美的《李波小妹歌》: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裳逐马如卷蓬。左射右射必叠双。妇女尚如此,男子安可逢!一个劲马疾风,射箭百发百中的女英雄跃然纸上。

 

之前的十六国时期,也有个了不起的女人,就是前秦王苻登的皇后毛氏。虽贵为一国之后,却是“美而勇,善骑射”,身手了得,绝对偶像级人物。苻登被后秦大军突袭,攻入大营,毛氏“弯弓跨马,帅壮士数百力战”(《通鉴》),杀死了七百多敌人,比起男人来有过之无不及。花木兰、潘氏、毛氏,还是李泼小妹,既有正史记载的真实人物,也有文学刻画的典型形象,却也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女人骑马射箭,在当时是比较普遍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呢?在路卫兵看来,其根源,还要追溯到十六国时期。那是一个思想冲突、文化冲突最激烈的时期,对后世的影响颇深。这一时期,由于战乱频仍,人口锐减,造成兵源及劳动力的严重不足,这就在客观上不再允许女人再在后方享清闲,她们也要抛头露面,承担起更多的事情,甚至是去补充兵员。

 

主流意识发生改变,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应该说,对于民族之间,文化总是相互学习,风俗总是相互影响的,只是强弱不同罢了。游牧民族进入中原,他们在接受中原先进文化的同时,其风俗习惯也同样影响着中原。在这种情况下,中原的主流意识也在发生潜在的变化。

 

比如在男女禁忌上,游牧民族就相对随意些。随着游牧民族的进入,中原的儒家道德理念也相应受到冲击。比如晋惠帝的皇后羊献容,被匈奴王刘曜掳去纳为皇后,刘曜让她比较他和司马衷谁更强,羊皇后说“自奉巾栉已来,始知天下自有丈夫耳”(《晋书》!嫁给你之后,才知道什么是真男人。一方面,我们看到了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另一方面,也说明儒家的道德观念在她心中已十分淡薄。

 

再有,就是北方的尚武精神。连年战乱,群雄割据,武力成为维系政权的首选。乱世的治安肯定无从谈起,即便不上战场,也要习武自卫,否则就会丧失生存的基本。这种尚武风气会影响所有的人,包括女人。总之,在这一时期,女人开始逐步渗透到男权社会,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女权的一大进步吧。(文/路卫兵)

                                                                       戏说影响历史的五次蝴蝶效应

声明:本博中的文章诗词均为路卫兵原创作品。报刊转载须经本人同意,个人转帖请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作者联系方式详见本博首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