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卫兵
路卫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64,540
  • 关注人气:8,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支用人肉作军粮的虎狼之师

(2010-06-11 11:29:37)
标签:

路卫兵

文化

五胡

分类: 五胡乱

探寻血染百年的历史疑云•五胡乱华之篇外篇(十九)

 

一个帝国,犹如一座高塔,筑到顶峰绝非朝夕之力。它需要夯实基础,然后逐级累加,一点点的直通云霄。前秦也是一样,经过苻洪的奠基、苻生的疯狂、苻坚的修缮,这座帝国之塔最终屹立在了云端。塔越高,就越雄壮巍峨,也就越脆弱松动。淝水之战犹如一场强劲的飓风,让它轰然倒塌,破砖碎瓦洒满北方大地。然而,即使风暴再强烈,它也绝不会连根拔起、瞬间消失。苻坚死后,在苻坚后世子孙的维系下,前秦仍坚持了将近10年之久。这个功劳应该记在苻登身上,他率领的那支以人肉当军粮的悲悯之师,为维护帝国的荣耀,做了最后的艰苦努力。

 

苻登是苻坚的族孙,不是皇脉正统。如果不是苻坚的淝水落败,也许他一生都不会和皇位有缘。然而,随着帝国的四分五裂,也给苻登创造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苻坚死后,北方再次进入乱世,各族势力纷纷割据,战场主要有两个:关中和冀州一带,也就是羌族和慕容氏最为活跃的两个地方。苻坚的庶长子苻丕在晋阳(今山西太原)继位后,与慕容氏对决,最后战败被杀,在位仅一年。而与此同时,远在凉州的苻登,却接连挫败姚氏的羌军,打出了前秦的威风。

 

就性格来讲,苻登个性鲜明,是个性情中人。“少而雄勇,有壮气,粗险不修细行”,年轻时的苻登,是个血气方刚、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粗人。长大后的苻登,“折节谨厚,颇览书传”(《晋书》),能文善武。苻登最初在前秦任羽林监、扬武将军、长安令,后来因犯了事,被降为狄道长。犯的什么事,我们无从考证。狄道一地,就是现在的甘肃省临洮县,狄道长也就是临洮县的县令,长安是前秦的都城,那么长安令该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市长。从省部级一下降到县处级,看来犯的事不小。

 

苻登粗归粗,却是粗中有细,做事极有原则。他不但有自己的想法,还能坚持自己的想法。更难能可贵的,他有着自己做人的标准,从不用自己的恩怨得失,去指导自己的行为。他被苻坚降职,却没因此而怨恨苻坚。相反,在他当上皇帝后,却立誓要为苻坚报仇,足以说明问题。也足见苻登是个性情直率的血性汉子。单就这一点,就很值得后人敬佩。

 

有的人天生只适合当一把手,在辅助别人上表现并不突出,苻登便是如此。关中大乱后,苻登在哥哥苻同成的介绍下,投奔镇守上邽(今甘肃天水)的毛兴,担任司马一职。毛兴其实是赏识苻登的,每次有事让苻登拿意见,苻登“出言辄析理中”,说的头头是道,毛兴嘴上不说,心里很服气。可服归服,却“敬惮而不能委任”。为嘛?皆因苻登不大合群,想法也和别人不一样,“度量不群,好为奇略”,你的意见再正确,不占多数,自然就会被别人排斥,领导也不敢重用。苻同成也曾对苻登说过,“汝后得政,自可专意”,现在人们不认可你,等将来你自己说了算,你再去实现你的想法吧。于是苻登“屏迹不妄交游”(《晋书》),独来独往,落得清闲。

 

苻登执掌兵权是在毛兴死后。毛兴部一直受到姚苌的弟弟姚硕德的进逼,搞的毛兴焦头烂额。毛兴临死,交待苻同成,让苻登统帅军队,说“殄硕德者,必此人也”(《晋书》),能消灭姚硕德的,只有苻登了。苻登做了统帅后,果然没令毛兴失望,不但大败姚硕德部,还杀退了赶来救援的姚苌,其部将啖青更是一箭射中姚苌。6年后,姚苌箭伤复发而死,这是后话。

 

苻登为什么能打败风头正键的羌军呢?除了苻登“好为奇略”的军事才能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他训练了一支嗷嗷叫的虎狼之师。与姚硕德交战时,赶上年景不好,适逢大旱,“道殣相望”,饿死的人遍地都是,军粮供给不上,士兵吃不饱自然就无力作战。于是苻登又为“奇略”:“每战杀贼,名为熟食”,用杀死的敌人做军粮。苻登在号召三军做动员讲话时说,“汝等朝战,幕便饱肉,何忧于饥!”你们早上杀死敌人,晚上就可以吃他们的肉,怎么会饥饿呢!于是三军将士“啖死人肉,辄饱健能斗”。姚苌听说后,连叫额滴娘哎,还有这样的军队!急忙召回姚硕德,说“汝不来,必为苻登所食尽”(《晋书》),哥们赶紧给我回来,否则部队全被苻登吃光了。足见当时苻登这支军队之恐怖。

 

苻登敢让士兵吃死人肉,在路卫兵看来,一方面是粮草不济的无奈之举;另一方面,也饱含着苻登对羌军的刻骨仇恨。姚苌曾为前秦效力,是苻坚最为信任的部将,结果不但背叛了前秦,还杀死了他昔日的恩人兼主子。这份仇恨是属于整个苻氏家族的,对于血性十足的苻登来说,更加不能容忍。可以说,苻登争战,是带着为苻坚报仇的信念进行的。这一点,在苻登当上皇帝后,表现得尤为强烈。他的做法甚至有些偏激。

 

苻丕死后苻登被拥立,随即他便“立坚神主于军中”,在军中设立苻坚的灵位,还“载以辎軿,羽葆青盖,车建黄旗”,羽葆青盖,就是用鸟羽联缀的车篷,用绿叶覆盖,是古代帝王葬礼的一种仪仗,相当于现在的鲜花翠柏。用车拉着,车的四周插满黄旗,很庄重。“武贲之士三百人以卫之”,还派三百个威武的勇士,全副武装的专门守卫。每次打仗前,苻登都要先向苻坚的灵位行礼祷告,“觑欷流涕,将士莫不悲恸”,三军激愤,于是“皆刻鉾铠为‘死休’字”,在兵器铠甲上刻上“死休”两个字。所谓哀兵必胜,又抱有必死之心,还敢吃死人肉,这样的军队自然是无往不胜。苻登率领这支军队收复了前秦许多失地。

 

轻敌,向来是兵家之大忌。苻登英雄一世,最终也败在了这上面。姚苌死后,姚苌的儿子姚兴继位,苻登被接连的胜利蒙住了双眼,根本没把姚兴放在眼里。看看苻登说的话就一目了然了,“姚兴小儿,吾将折杖以笞之”(《晋书》),姚兴这个小娃娃,我只要折一根木杖就能打败他。而遗憾的是,他最终败给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娃娃。

 

苻登当时“尽众而东”,倾全国之力,志在必得,虎狼之师浩浩荡荡杀向后秦,却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就像后来武器先进的拿破仑,也会有滑铁卢惨败一样,这支吃人肉的虎狼之师也没能挽回败局,因为这次他们缺的不是军粮,而是水。在马嵬堡,苻登受到后秦始平太守姚祥的顽强抵抗,久攻不下,士兵口渴,“众渴死者十二三”,光渴死的就有十分之二三。后秦于是集中兵力趁势攻击,前秦大军溃散,苻登“单马奔雍”,一人逃到雍城。后来姚兴乘胜追击,在马毛山南彻底打败苻登,苻登也在这次战斗中被杀。苻登死后,前秦再也没有抵抗能力,苻登的儿子苻崇也仅当了两个月的皇帝,便走投无路,最后被西秦攻杀。苻氏筑造的帝国之塔,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文/路卫兵)

                                                                       戏说影响历史的五次蝴蝶效应

声明:本博中的文章诗词均为路卫兵原创作品。报刊转载须经本人同意,个人转帖请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合作。作者联系方式详见本博首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