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思念我的母亲

(2009-03-31 23:07:13)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一晃我已经离开自己的家乡有二十七天,一直是处于一种紧张忙碌的状态。虽然工作还不是超负荷,但是由于初到会宁,情况不熟悉,身体还是有些不适应,再加上领导的嘱咐和第一期如东老师的话语犹在耳畔,我们几位每天都是工作到深夜十二点以后的,也就没有丝毫的空隙去想家。

 

自从听了庆飞老师执教的《月光启蒙》,勾起我对母亲的思念,在听课时,不知不觉地泪水已经滑落在我胸前的照相机上。

 

我的母亲是一位农村的劳动妇女,终日田间劳作,年老体衰,疾病缠身。在我婚后的这些年里,从来就没有过不让我担心的时候。她患有糖尿病、支气管扩张等疾病,一年前因体内的肿瘤动过手术,一旦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大口大口的咳血,那几年可把我吓坏了,到处求医问药。

 

我曾经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母亲的生活过得好一点,但是我当时读的是师范,毕业后一直就是一名的普通农村小学教师,微薄的薪水也只能够养家糊口。平时也不觉得怎样寒碜,但是在我母亲生病住院期间,我真是觉得自己欠母亲的太多太多。每次抓药母亲总是对我说,少抓点,熬熬会好的。那时,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母亲不善言语,平时和我说话也不多。记得我读师范的那几年,每次回家,她总是拿出自己的纳的千层底的布鞋和自家做的炒米糖,然后小心翻开手帕取出几元钱塞在我的兜里,说早点赶路吧。至今,我仍保留着穿布鞋的习惯,只是我的穿的布鞋几年都不坏,只是在家里穿一穿,母亲眼睛不好了,她知道我的布鞋破了,就会新做——我爱人总是夸我的脚穿鞋子不坏。

 

为了孩子的上学,我搬到县城住,回老家看母亲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总是抽中午的时间匆匆去,又匆匆回,没有时间和母亲唠唠嗑。有时我塞给她一些零花钱让她买点营养品补补身子,她总是补贴了家用。后来,我就买了带回去,下次去的时候,不是没有动就是给了孙子吃了。

 

当我把自己要去会宁支教的事情告诉她时,她唯一念叨的就是孩子,你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了(弟弟去了南非),老人的心里是何等的寂寞?

 

母亲是平凡的,然而在儿子的心里母亲永远是伟大的。只是我身在异乡……月还是那轮明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