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廖凡:40岁被点燃的焰火

2014-03-28 12:51:22评论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张书旗 

 

廖凡火了

 

  精致裁剪的黑色西服,标志性的八字胡须,眼前的这个人,刚凭在《白日焰火》里的精湛演出,擒下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成为柏林电影节华人影帝第一人。他,就是廖凡。

  采访廖凡前,在南京发布会候场的时候,人头攒动。眼前黑压压的一片摄像机、相机和手机都随时待机候命,终于,在廖凡踏入红毯的一刻,彻底爆发了。只见闪光灯,只闻欢呼声,唯独不见人影。

  随着《白日焰火》的公映,类似的场景最近正在各地频繁上演,无论廖凡走到哪,身边始终都会围着一群记者,他们观察、拍摄、记录,然后发稿。

  一贯低调的廖凡似乎还不适应这样的明星生活。他说他觉得记者们看他的角度在柏林之后好像完全变了。在记者面前,已经没法再和廖凡多做交谈,连事先约定好的专访都要一再地压缩时间,甚至掐秒计算。

  从影20年,出演了50部电影,观众或多或少都看过这张脸,这位圈内公认的实力派演员,却一直不温不火,如今“廖凡”这个名字一夜之间火了。一时间他就成了各大电视台、视频网站哄抢的香饽饽,各类演讲、专访几乎乱花渐欲迷人眼。

  主持人孟非问他,“拿个国际影帝这事有多难?”廖凡愣了几秒钟,说:“不是特别难,比接受采访要容易多了。”

  平日里就寡言少语的他,甚至还在《我是歌手》客串了一把主持。身份的转变让新科“影帝”紧张得发抖,连台词都频频卡壳。在这样一个以唱歌论英雄的舞台上,竟然将廖凡请过来,可见“廖凡”两个字的“火力”之大。

  结束后接受采访时,廖凡自嘲道:“在一个500人的现场说话,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但我只是有点紧张,没有非常紧张。”

  很显然,他还不太习惯面对这样的大场面。现在的生活完全超出了预想,他还是不太习惯媒体蜂拥而至,手里拿着四个电视台的麦克风就有点拿不住,他自嘲说“技术不好”。

  而无论是在台上主持,还是在台下接受记者采访,廖凡都显得有些紧张和小心翼翼,说话时,声音很轻,节奏很慢,似乎说出来的每个字都要事先在脑子里斟酌一遍,连带着情绪一起,像是一种强压的克制。和电影里他一贯的彪悍,带着痞气的形象反差很大。

  经历了大小媒体无缝隙的采访轰炸,他的脸上已经很难看到喜悦,有的只是疲惫,也许还有略带不安的严肃。

  廖凡说:“获奖那一刻,我很恍惚,也有点纳闷,觉得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其实我当天看完这部电影,就感觉到一种踏实,不是我对得奖有多大把握,而是我看自己的电影没跳戏,看到片中我演的角色难受,我也会难过。这时我就知道,我想表达的东西,拍摄时都做到了。”

  在领奖台上,廖凡说:“今天得到了最好的生日礼物”,却没想到,一夜之间,自己的获奖成为了所有中国媒体的狂欢。

 

廖凡是谁?

 

  很多人把廖凡在40岁获得影帝这件事看做是影视圈里“潜伏者”的爆发。低调了很多年,二三线了很多年,终于有一日厚积薄发。

  事实上,不止于圈里人,包括观众、记者在内的大多数旁观者,在提起廖凡时,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坚持”“磨练”“励志”等词汇,有的甚至会一懵,需要在脑子里搜索下这个人。对于廖凡这个名字,确实还很陌生,他像个谜一样,等待着被揭晓,被认知。

  廖凡始终排斥所谓的“坚持”论,他甚至觉得人们形容的词汇太匮乏了,来回就那么几个词,用他自己的话说,“一帆风顺”才是他从影经历的真实写照,他反复强调,“我不是一个苦命的演员,我觉得我只是喜欢干这些事,而且这确实让我很愉悦。”

  确实,从男七号走到男一号,廖凡的演艺路走得扎扎实实。他没有高看自己,也从不低估自己。

  廖凡的演艺生涯似乎是注定的。父母都是剧团演员,从小受戏剧影响的他因为一个“我为什么不能做演员”的念头,决定去考上海戏剧学院。

  “我比他们公费生更努力,更珍惜某种东西。”由于是自费生,廖凡被激发出自尊心。他花数倍于他人的时间在教室里排戏。即使同班同学李冰冰和任泉片约不断,但别人找他拍戏,导演不好、角色不好就不去,宁愿和好搭档天天抱着剧本在学校排戏剧。

  “我看他一直沉浸在剧情当中,有时候为了一个小练习,他就坐在一边观察,看完之后就研究,吃饭琢磨,走路也在琢磨,自己坐那突然间笑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教师何雁回忆道。

  毕业后他认识了孟京辉,开始演先锋话剧《思凡》,在北京谁也不认识的他通过话剧开始被影视圈的人认知。

  因为张一白的赏识,廖凡得以参演中国第一部本土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这部戏捧红了李亚鹏、徐静蕾、王学兵等年轻偶像,甚至捧红了片尾曲《等你爱我》,却偏偏没有让廖凡红起来。

  廖凡说:“我觉得正常人都应该是有起有落的,你不可能永远在一个高点,也不可能永远在一个低点。有一阵子的时候,我觉得一直都在一个低点,然后就会安慰自己说,好了你已经到了低点了,你已经到了最低点了,然后剩下的一切就只剩下反弹了,好像确实也是这样。”

  廖凡至此开始频繁接戏,不论角色大小,却始终没有红起来。他自嘲自己眼光准,因为总是戏红人不红。

  相对于有些明星们的“时间就是金钱”,他喜欢花更多的时间泡在角色里,慢慢酝酿到最醇厚。

  出演《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时,他第一次成了绝对主角,两三个月里,他待在一个地方,苦苦琢磨这部电影,天天跑步、健身,直到把自己变成角色,演完这部戏,连家人都看出他有点“演傻了”。

  而《让子弹飞》里有勇有谋的麻匪老三一角,将他硬朗的一面展露无遗,连姜文都忍不住对他竖起大拇指。

  不管是电视剧、电影还是话剧,他演过的角色似乎都带有极致的标签。对此,廖凡说,“这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系,我性格不是一个特别热烈的人,会让人觉得我是一个比较没精打采的人,所以,在有机会去表达的时候,就总是希望更热烈一些。”

  潇湘电影频道副总监杨蔚然对廖凡的印象早在孟京辉的《恋爱的犀牛》中就异常深刻,“那个时候整场剧看下来,唯独对他印象最深,他对角色的处理、肢体动作有种心细如尘的低调。他应该是案头工作做得很到位的演员,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进入人物的内心。”

  演技获得认可背后,是艰苦的付出。拍《建党伟业》时,廖凡两次坠马,肩膀打了十二根钢锭。回忆起这些,廖凡的父亲廖丙炎有些哽咽,“摔倒了,打了钢锭,但他什么都没有说。过节的一天晚上,他回到家睡觉,醒来时他妈妈坐在床边看着他,轻轻抚摸他的右肩……”

  廖凡说自己笨,观众觉得他总是离“爆红”差些火候,但他从不愿刻意经营自己,更愿意用作品来说话,觉得总有一天会用作品彻底征服别人。

  于是,这一天终于来了。

 

廖凡就是“张自力”

 

  接下《白日焰火》,廖凡形容颇有种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导演刁亦男一直保持着平静而良好的心态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到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做得对,因为我自己就是这么干的。我们一拍即合,就这么简单。”

  拿到剧本时,廖凡一气儿读完,“当我看到这个角色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他身上有一些东西跟我很像,他的那些失落和痛苦,好像我都经历过似的。”

  在《白日焰火》里,零下30多度的北国冰城,大风和寒冷一直贯穿始终。廖凡饰演一个徘徊在酒精麻醉跟现实清醒中的警察。

  廖凡直言,“拍这个戏,是我最放纵的一次”。他增肥、肮脏、粗野甚至下流,从形象到内心,都是一个极度颓唐的男人,也因此在30分钟后成功让人忘记了他是廖凡,“他首先是一个失败者,出于一个心结加入到破解碎尸案的行列中来,破案过程对他而言,是一个发现爱和找回自我的过程。”

  听廖凡说起饰演的角色张自力时,总让人有种他在描述自己的恍惚。

  导演刁亦男说,“廖凡特别认真,是戏痴。拍摄期间正好他内心很受伤,处于低谷,特别像片中人物,就全情入戏了,拍完之后很久没有出来,我怀疑他现在可能也还没出来。”

  而在片中献出精彩对手戏的桂纶镁眼中,廖凡是一个非常尊重表演、尊重电影和尊重自己的电影作者,“我看到了他是如何不停地在琢磨一个角色,完全地融入,把自己扔在角色中,无时无刻没有放弃任何可能让角色更好的机会。”

  影片中,廖凡有一段啼笑皆非的独舞,凌乱的舞步,没有节拍,肆意地发泄。导演刁亦男甚至进入镜头,跟着不自觉地跳起来。似醉似醒后胡乱舞动的四肢,有种《低俗小说》里特拉·沃尔塔和乌玛·瑟曼那段舞蹈的感觉。

  在这部阴郁的电影里,这场最后的舞蹈成为张自力这个人物的华彩。

  就像廖凡自己,在人生谷底的边缘,已经沉沦到不能更低的地步,生物的本能让人只能向上。

  而在廖凡眼里,影帝并不是终身成就,他不过是漫漫长路里的一个里程碑,犹如白日焰火般,没那么灿烂,却很温暖。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