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王大民诗选》 第二辑  花开花落

转载 2015-01-09 14:02:04

《王大民诗选》第二辑  花开花落

 

除夕之夜

 

 

这一夜晚

在每个人心中印象最深

多少日子所期盼的一天

多少次深爱回顾的一天

 

除夕之夜最难眠

也有几盅美酒下肚

总爱前思后想

过往的在身后

似荒原中的路

弯弯曲曲向后延伸

渐渐难成记忆......

今后的路

像彩虹挂在天边

有几分浪漫......

 

除夕之夜

是团聚的日子

不能团聚的你啊

在亲人心里装不住了  挂在嘴边

你的心也早已似一片熟透的枫叶

翻山越水飞回了老家……

 

除夕之夜最难眠

刚想入梦

外面已有噼啪的鞭炮声在接新年……

 

                         1998年早春

 

 

 

 

 

写在息县第二次

    沿淮诗会上的歌

 

 

题记:2002年秋,由诗人崔万伟组织发起的息县第二次沿淮诗会在息县水利局宾馆召开,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诗人田君,诗人、评论家刘火应邀参加,与大息地诗友欢聚一堂,气氛十分活跃。

 

从茫茫人海里你走出来

从平时不在意的角落你赶过来

我们在这里汇合

让许多寂寞孤独在这里汇合

带上我们艰辛的成果在这里讨论认可

带上平时不易解答的问题在这里突破

带上我们各自的祝愿

送到每个诗友的心窝

我们有幸走到一起

从此  不再错过

同一志向  同一条路

只有志同道合的人才这么亲近

在睡梦中就有这样的场合

 

有李政刚和崔万伟社长来主持

他们精劈的见解与风趣幽默的话语

让我们既受益非浅又前仰后合

徐群老师精彩的演讲

让我们时时鼓起掌

更让我们钦佩的是王鑫编辑

默默地做着记录

之后还要组稿编辑排版到处跑

更是那诗友们个个抑扬顿挫的朗诵

激起我们久久不息的掌声如欢快的河

 

我们为什么热情这么高啊

为家乡信阳近几年日新月异的建设变化,

为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我们在唱同一首歌

 

兄弟姐妹们

来  让我们一起干杯

带着醉意

祝大家回到各自的岗位上

怀着一个爱心走进生活

写出更优美的篇章,

创作出更新的成果

有我们团队作战

你就不会迷失偏落

突破我们的区域

走出我们的国度

到那天

让我们一起站在太平洋的一端

向世界人民放歌……

 

                  写于2002年秋

 

 

 

 

 

爱上一个女人

 

 

并不是别的女人不真实不美丽

我珍惜你我之间的缘分

并不是别的女人不温存不漂亮

你已住进我心房

 

并不是别的女人不热情不体贴

以前也和别的女人捉迷藏

发现她属于另一个地方

 

并不是别的女人不可亲不可爱

以前  你已被丘比特神箭刺伤

至今还未愈合

我若离去  等于又撒一把盐在伤口上……

 

花开花落

 

 

这四月的风是如此地清冷

这朦胧的月夜不再使我陶醉

弯弯的月如勾

又勾起我过去的岁月

更令我疼痛

月还是那晚的月

再也眏照不了

那双美丽而忧郁的眼睛

 

在这四月的月夜清冷的风里

一个人立在过去与未来中

 

 

 

 

致一个舞蹈演员

 

 

你是一朵怒放的花

给疲备的人们以激情

把世俗的生活点燃

你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和着颤动的音符

使呆板的生活跳跃

滋润着每个干枯的心田

紧裹的身躯优美的曲线

淀放着人类原始的青春与欲望

 

你看

每一个细节都是一个故事

每一个眼神都有一段情感

每一次定位

都向着日月

    指向蓝天……

 

 

 

镰 刀

 

 

每当看到高大威风的联合收割机

就想起了小小的镰刀

锃亮锋利的镰刀

在慢长的历史岁月

割呀割  砍呀砍

割得太阳等不及下了山

砍得星星月亮都闭上了眼……

 

现在 终于收获了生活的灿烂

最初的那一把

就被历史留在了党徽里

   一直珍藏到永远……

 

 

 

 

 

致  你

 

 

你的完美让我的拙笔无法完成

与你一起只能感到你清清的芳气

美丽的光芒令我把头再低

还有你那动人的往事

更使我感动不已……

 

我的女神  现实中的女神

少年时虚构的梦想的你  就在眼前

可惜已错过时期

为了一切  我将远离

让你永远停留在我想象的不醒的梦中

知道自己得了一种不可救药的单相思……

 

 

 

双面人

 

 

听说他在工作上

为当地群众办了许多好事

立了不少政绩

又自资帮助了不少贫困的人

又听说他与当地一些黑社会有些来往

称兄道弟做了一些不阳光的事

 

传说总归传说没有谁去认真探究

一次由于其他事发

失去了自由

才知以上传说属实

 

 

 

 

我的那些乡亲

 

 

我的那些乡亲生活很简单

他们常用是与不是来回答生活

他们劳动也很有力度

翻动大地大地散出泥土的气味

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常与日月交语

他们玩的也潇洒

喝酒都是大杯大碗

打牌输赢都是笑哈哈

常把一些艰难无奈的生活说成俏皮话

 

其实在他们心底深处

也有我们想象不到的东西

他们简单的表达就是对生活利索的总结

那复杂细腻的情感早藏在心底

那像我做事谨慎又拘束

说话慢条斯文

一个故做深沉者

写些东西也都是虚构的

反复修改过的

一个总想窃名钓誉者

一个投机者

 

如果你蓦然地盯着我的眼睛

我的虚伪定会一时躲藏不及

把我暴露在你面前

 

 

 

 

        回  忆

 

 

        那年我流浪在南方的一个繁华城市

        租住在一间简陋的小平房里

        对门有一女孩

        同是从故乡流落到这里

        开始都不在意

        渐渐有了微笑问候

        一种久违的温馨掠过心底

        在那迷乱的岁月

        感到生活中仍有美的存在

        孤独漫长的日子里

        如一盏灯温暖照亮了我

        抚慰了我受伤的心底

        激起我对生活的热情

        还有爱的勇气

 

                         1999年春

 

 

 

不认识你多好

 

 

不认识你多好

常独自醉摇在昏黄的深巷里

东一脚

       前年情

西一脚

      昨年恨

不认识你多好

你一言不发又无回睦

而我还要常在清风里

为你祈祷

认识你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留下一个个凄美的记忆

让我在慢长孤独的日子里品尝

多情常被无情恼

       自作多情是自找

 

 

 

我的姥姥终于中秋

 

 

我的姥姥终于中秋

一个秋高气爽

粮食堆满仓的秋天

凭吊的人刚来还神情严肃庄重

坐上桌不一会就开始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大声划拳

在客人阵阵划拳谈笑中

让我又回到姥姥出生  成长

和顶起半边天的岁月

她那传统掘强勤劳善良的一生

是一道独具亮光的风景线

穿过黑夜划过时空

终于一个秋高气爽的秋天

 

 

 

送  别

 

 

一切都将归于平静

一切都将回到原来的日子

于忙碌与悠闲中

寻找自己的欢娱与忧愉

走了就不要说再归来

欢聚与离别是连体

欢聚只是一个瞬间的亮点

照着漫长的期待路

 

在离别的日子里

让我在过去的时光里陶醉

 

 

 

早已种上我喜欢的腊梅

 

 

不愿再回到那过去的岁月

那明月下的暂言

已经你我默认废掉

再点燃月还是那个月

怕它笑我们的反复

我已习惯地看着地上

那些虫子为生存而忙碌的身影

和天上时聚时散的云

不要说我心如荒地

其实  在我幽闭的心底

早已种上我喜欢的腊梅

我木然的表情

是我扎起的篱笆

     等着一个人来摘取

 

                2002年5月

 

 

 

 

深夜里失眠者

 

 

我常是深夜里孤独的醒者

常常的失眠中

感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小

如一个巴掌

巴掌里的一些事物都被放大公开

并不复杂  复杂的是人的思想

那来自天边隐约的天籁声是夜的呼吸

那天地交际的微光是夜注目的余光

黑夜如猫有一双夜光眼

可照亮每个人的灵魂和骨头

 

深夜里失眠者是孤独者也是醒者

白昼的强光晕眩了多少人的眼

 

 

 

 

路过

 

 

那窗扉里有你无名的相思

那片柔和的光里

可是我温馨的岛屿

 

我的脚步踌躇后

还是悄悄离去

 

                       1986年

 

 

 

 

请把带走的一颗心还给我

 

 

请把带走的一颗心还给我

我能感到你欢乐时的表情

却读不出你忧郁的心底

快乐使我蒙蔽

忧郁让我捉摸不定

那突然的离去中断了我们的一切

那一次次欲言又止的唇

留下一个个纠结

你说过再这样下去已没意义

你说过分离了不再相见

当初也有预感或只是说说

怎想到如此突然

 

请把带走的一颗心还给我

空荡荡的我丢了魂似的

在家常常望著天花板

在野外看云聚云散

整天摇曳在这无声的世界里

留我在岁月深处  一个个瞬间

 

 

 

走了多少路去过多少名山大川

 

 

走了多少路去过多少名山大川

唯有家乡那条小径让我徘徊留恋

那透过树叶斑驳的阳光

那树枝上对望的小鸟

那上串下跳碰脚的蝗虫

还有那林间小池塘里

野鸭的嬉戏

以及那时而跃起的小鱼漂亮的弧线

那被思绪点亮的小路啊

 

风雨早抹平了那条小径

记忆中那条小路啊

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被放大

 

阅历过多少人间世事

唯有那天下午

我们野外采蘑菇的事最开心

草叶做喇叭 彩霞飞满天

还有你那没有旋律伴奏的清唱

这一切一切啊

时而只在梦里出现

 

 

 

倒在灯光下的虫子

 

 

为向往光明都往这里涌

为向往光亮把自己暴露

为这短暂虚幻的光明手舞足蹈

过度的激情生活不会长久

也好  终止在光明的梦幻里

 

 

 

 

渔家女

 

 

小河边  柳丝下

谁家娘子哼着古老的歌谣

坐在小船一端拍着怀里的婴儿

目光总向着岸边麦田的小斜径里

 

哦  大概是他一大早就去了集镇上

至今还未归还

 

斜径里总似有个人影儿

脚步早踏在你心坎儿

 

莫着急

想必是他要趁着月色归还……

 

                   1989年 冬

 

 

 

 

 

感动的日子即将来临

 

那感动的日子既将来临

那温馨的时刻就要到来

我知道这不是一个梦

但我感觉它是梦

那是心底深处多年的期盼

那是原始的也是自然的

它被世俗所否定

我知道那不是长久的

甚至是瞬间既逝的

但那是我人生历程的一道风景

之后  还将珍藏在记忆的深处

 

人生重要的不是到达某一个目的地

而是欣赏路上那奇异的风景

来丰富自己的人生

我知道在今后平淡的日子在我暮年

仍将有连棉不断的阴雨让我低沉

仍会有不可预测的事让我不知所措

但那深藏心灵深处的会越来越清晰

会越来越值得回忆

会开出花朵

温馨地伴我走完自己的人生......

 

 

 

我曾如此地爱过一个人

 

 

我曾如此地爱过一个人

已过了多少年

早压在心底

时而还会泘出来

现在想起那真是幼稚可笑

但那时认真的劲儿

让自己久久走不出还真苦恼

那美妙的瞬间那溫馨的时刻

还留在我心底夹在我发黄的日记里

 

我爱她的美丽爱她的忧郁

也爱她的缺点

关于这曾有人诚心提起

我爱她那高低不平水泥路街道的小镇

我爱她那槐树环抱的小村

还有她那几间旧瓦房的家

我爱她家所有的人

不好的我也会为他们找理由

无意中听到那小镇上的新鲜事

我也会去打听……

 

 

 

 

 

可怕的事情

 

 

有人应该说的话突然开不了口是可怕的

有人有听觉说自己什么也没听见是可怕的

 

有人管他人的老婆叫宝贝是可怕的

有人认贼作父是可怕的

 

一个人一屁股坐两个板凳

你没座在旁边站着

他安慰你鼓励你好好干

将来给你找个更好的位子是可怕的

 

有人平时与你没什么来往

一天突然找上门来非常殷勤

说将有许多好处给你是可怕的

 

不叫的狗是可怕的

有人指鹿为马是可怕的

 

如果一蛮横的人突然骂你并打你一拳

你什么也不说悄悄走你的

他也会有些怕

 

这些可怕的事情很多

它都将是一个个定时炸弹

 

 

 

有谁会在意你这微微的表情 

 

 

有谁会在意你这微微的表情

有谁会感到你心中剎那间的疼痛

在那遥远偏僻乡村的一角

在平凡的日子

但见你的微笑你的温情·

是一朵淡淡的花一首静静的歌

一道清丽的风景

如我梦中的中情景

照亮了那个村落

 

我的过去我的记忆啊

我生活的慰藉

我在另一座遥远的城市

为你写下这首歌……

 

 

 

又延伸回我的过去

 

 

不能见雨

若不  总是那个被摭住的记忆

最是那柔软的回眸

忙时还好  闲时又为你疲惫

那把用过的小伞裹了又裹压在箱底

一下雨又开在我心底

 

出门总绕开村西那小径里你我足迹

可窗玻璃上

那道弯曲的痕迹总相似

又延伸回我的过去……

 

 

 

 

上空有大雁声掠过 

       ——致一位文友

 

 

有水远方来

注满你家池塘

留几片萍叶

   悄悄流去

 

有人他乡来

道经你村口

送一片枫叶

    又默默离去

 

上空又有大雁声掠过

从此  你迷茫的夜空不再迷茫

 

打开久锁的抽屉

怀揣满带汗渍的希翼

翻越几座山

趟过几道水 来到小镇上

把它投向蔚蓝的天空……

 

                 2003年秋月

 

 

 

火  焰

 

 

那火焰如流星似火山爆发

那辉煌的时刻那最后的一瞬间

那灼眼之光时间的灰

那绝美的姿态让我眩晕让我伤痛

那永离前的凄美

那不再静静等待的结局

那留下

 

 

 

我不需要名字

 

 

我不需要名字

我想用某某符号代替

它是千万个相同的其中一个

我也不愿发出声音

我习惯于寂静虚无

不想打扰或惊动任何人

我不再狂热地

去爱某一个人也不冷漠

如荒原里一池平静的水

不要责我淡淡的表情

它在抑制我内心还未熄灭的炽热

和昨天还未褪去的梦做微微挥别

我常遥望辽阔的天际

愿与万物一起和谐自然

我来去这个世上

就像一阵风吹过

一粒灰尘一朵朵淡淡的云飘过

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草民

在他离开这个世上的多年后

    再也没人记起

 

 

  

 

那年整个夏天

 

 

那年整个夏天

我都在打扫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反复擦拭着每个物品

院中每片落叶也拾起

为的是迎接你不久的归来

前日你的来信让我惊喜不已

 

那年整个夏天

我都陶醉在你归来的情境里

思想在过去的记忆里

村西那片树林的一条我们走过的小径

我也不断去重新踏寻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你我都经历了离后的许多事

在离别的日子里

你没了方向  我也没了感觉

你我都不如意

你终于归来的决定还是让我惊喜不已

我要打扫多日封存的房间

那明亮的窗里

茶色的梳妆台还为你留着

我都不知擦了多少遍

那本关于你发黄的日记

我从柜角又重新找出

轻轻拍打它上面的灰尘  慢慢翻开

还夹在里面的蝴蝶标本我们的记忆

这一切  都是为迎接你夏末秋初  你的归来

 

分享: 

   

0

喜欢

阅读(6) 评论

 (0)

收藏(0) 

还没有被转载

 喜欢 

打印

已投稿到:

 排行榜

前一篇:《王大民诗选》 第一辑 屋后的草

后一篇:《王大民诗选》第三辑  静听石语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鐜嬫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70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