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王大民诗选》第三辑  静听石语

转载 2015-01-09 13:53:15

《王大民诗选》第三辑  静听石语

 

 

钓  者

 

 

钓者钓鱼

鱼钓钓者

真正的钓者

是在钓生活

钓自己的

过去  现在  未来

多次鱼儿脱钩时

才反应过来

不惜错过提杆时机

 

 

 

 

 

虚拟爱情的人

 

 

虚拟爱情的人

一切都是暧昧的

花鸟雌雄分明

 

走出尘世

如那天空

虚无辽远

 

 

 

 

谁说情是虚幻的

 

 

谁说情是虚幻的

一个眼神

如一道飓风掠过你心底

落日的余晖点燃不了你

一个温柔的回眸可使你燃烧

任何药物都医治不了的心疾

一个小小许诺可让你神奇地站起

 

谁说情是虚幻的

它摧残多少了豆冠年华

折倒了多少顶天立地的树

冷了多少春秋的月

 

 

 

 

静听石语

 

 

遗落在荒野上的一块青石

是一个谜

那深青的色是它灿烂历史的见证

那开花的季节早已封存在岁月的深处

此刻的风  似在叙说

它来自远古时代的荒凉

 

 

 

 

我们就这样分别吧

 

 

我们就这样分别吧

原计划了的事

包括那欲言又止的

一切划上句号

 

我们就这样分别吧

在那转弯的街头

不知立了多久

一阵风的吹拂

回头仍是众多的陌生面孔

 

就这样分别吧

孤寂是生活的真谛

 

 

 

 

昨晚我听到秋的第一声叹息

 

 

昨晚我听到秋的第一声叹息

一阵暖风中裹住一丝凉气

我如不是屏住呼吸

也不会觉察这些细微

我知道这是秋的声音

今晨一阵热浪再次把我冲击

我佩服你的勇气

那样执着深沉

也有些无奈

在这寂静的旷野

辽阔的天穹

 

 

 

一对无声划过天空的鸟

 

 

整个下午我们都相拥而坐

屏住呼吸都不愿再超越

只在你如网的发丝里冥想

寂静得可以感到一根针的落地

你说你听到石语

我说它已跑到路中央

你我都愿得到一个永久的方式

如那窗外辽阔的天际

一对无声划过的鸟

 

 

 

 

深冬夜的野外

 

 

深冬夜的野外

空气是凝固的

连着大地与天空

大地似高低不平的滑地板

偶尔有行人如慢慢移动的柱子

天空是墨蓝的玻璃

星月嵌在上面如宝石般放着寒光

望一眼透心凉

植物的拔节声

与花草鸟虫的喧嚣声

及白日一些人有声有色的言语和行动

此时在人们梦中上演

 

一切都是凝固的

一切又是透明的

 

 

 

星期天的上午

 

 

从窗口洒下室内的光

印于我桌案金黄

及门缝溜进的风

轻翻我书角

如我底心有形而无声

 

此刻

我不在关心世事

只想我的来生

 

 

 

 

今夜思绪凝滞

 

 

黄昏里

屋檐下那无声晃过的蝙蝠身影

可是我忧郁的心底

    走不出的预示

 

今夜思绪凝滞

不再缅怀岁月人

月昏月苍

     如我底心

 

 

 

偶遇即兴

 

 

那美丽的眼睛让我不能自己

谁见了就会心动不已

你无意的回眸

让我慌忙羞愧地把头低

那脉脉含情情的眼睛未必为了谁

不要自作多情

那是少年时的想像

那是我梦中的情景

你是人们生活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再高级的画师

也画不出你在我眼前的情景

 

 

 

 

恨一个人比爱一个人轻松

 

 

爱一个人比恨一个人累

恨一个人比爱一个人轻松

为爱而生的人必为爱而死

 

终止了爱也终止了恨

终止了美也就终止了丑

 

我淡淡的表情

是岁月的图案

只有自家人读懂

 

 

 

杨花啊杨花

 

 

杨花啊  杨花

人们嘲你随风漂泊

不恋故土自己的家

 

我却赞你有自己的梦

跋山涉水  为的是

把绿荫  淡香

向生活中每个角落施撒

 

              1985年 春

 

 

 

 

望那寂静辽远的天空

 

望那寂静辽远的天空

似停止的钟

围绕我那世事的柔情

也想一笔勾销了呢

 

想世事是那样的冷

想远方人远方人又怎么想

 

 

 

 

那年夏天

 

 

那年夏天

我总擦拭着每个房间里的窗玻璃

弃笔杆于书案一角

不如说是在擦抹我的过去

那上面隐约的痕迹

总似我岁月里走过的

婉转于原野里一条曲折小径啊

 

 

 

医院是让一个人深思的地方

 

 

一场病成就了他

病魔谋杀了他的一些虚幻

包括曾有过的和即将实施的罪恶

此时他才对这个世界有了重新认识

有所反思

他开始诅咒欲望差点害了自己

 

我每次走进医院的心情都是那么沉重严肃

不如说医院是让一个人深思的地方

从医院里走出来一次

对人生就有了一次感慨和总结

人生所有的学习和体验

都赶不上来一次这里

在这里不得不让你对人生深思

有事没事来这里走走吧

看看他们的愁云满面和沉重的心

听听他们的呻吟和呼叫

来这里一次胜过其它一切的说教

或许会把你的一些虚幻和邪念谋杀在萌芽里

 

看看那洁白的床单

和医生护士洁白的大褂

就知道生活象征什么

那医生护士应该是生活中最大的悟者

每天都在生与死的边缘思考和行走

看他(她)们那若无其事和平淡的表情

就知道生活真正的意义

 

                2013年 春

 

 

 

 

有的人有的人

 

 

有的人见一次面还想见

打一次交道还想来往

有的人见一次面就不愿再见了

因为他一开口就知道他说什么话

一撅屁股就知道他放什么屁

 

有的人注定要打一辈子交道

相扶相助一辈子

挖空心思较量一生

 

有的书反复读了几遍再读还津津有味

有的文章读了一点就读不下去了

有的人出了几本书还默默无闻

有的人一篇文章就打响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顺其自然的

往往事情就是这样得来的

多少伤感就是这样自己给自己增添渲染的……

 

 

 

 

 

 

早春的山

 

早春的山远远望去

如一个披着纱隐隐约约的少女

给你一个诡秘的微笑

 

望山跑死马

终于到了你脚下

哪有什么诱惑

除了白石黄土还是白石黄土

只有一些绿色的马蹄掌

稀稀拉拉地印在上面

踏春的人还在等待

也好  独自爬爬走走

毫无顾忌地吆喝吆喝  喊喊

把平时压在心底的气都呵出去

随意的不雅表演逗着自己乐

人间的琐碎皮毛

也就是山下那一缕缕炊烟

 

一个人上山真好

走着走着

我的身子飘起来了……

 

 

 

 

我呆在一小歌厅的一角

 

 

我呆在一小歌厅的一角

忽明忽暗的光线里

歌女沙哑的歌喉疯狂地把爱情倾诉

扭动的身躯柔软而刚韧

展现原始的青春与欲望

我没跟着喝彩

犹如我的不存在

 

外面的雨好似下了几世纪……

 

我的去处

仍是在那一片

柔黄的光线里如我的岛屿

把自己梳理抒写

外面的雨温馨而悠长……

 

 

 

 

深夜的城市似蒙个网

 

 

深夜是什么声音把我惊醒

它来自天外还是附近

披衣走上阳台是梦游者

一阵清风一阵清醒

刚刚梦幻再无记忆

往事又渐渐清晰......

 

整个城市似蒙个网

网中人各做各的梦

是非都与白天有关

是游戏都走不出它边缘

忽明忽暗的光是这个城市的眼

哪怕是隐约的天籁声都可掠过她心底

 

我不是独醒者

是失眠人……

 2005年秋

 

那天下午我在郊外与一只小鸟偶遇

 

 

昨天下午我在郊外与一只小鸟偶遇

我先到达那个地点

它无声地落到我面前与我对望

我把思绪转向它

想它也定有丰富的情感世界

但它绝不会想象出我们人类有多么的伟大

主宰着这个地界

不会想象我们人类有那么复杂

更不会想到我常那么自作多情

它无意的飞来又离去

我还在对着它飞去的方向发呆

 

 

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有条件的包二房

    各有所需

 

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小偷偷了别人

尽管被偷者苦不堪言

小偷定有其理由

 

贪婪者欲望无止境

那是步步高的原理

又有其生长的土壤

 

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包括强欺弱  恶伤善

一切都有其根源

一切都有其发展、去处

    

 

 

于上海城隍庙断想

 

 

观一条街便是看一个世界

看一个人便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

 

生活这么广世界这么大

大与小简单与复杂任你笔尖来划

 

度过一天便是走完一生

生与死是与非只是一念之差

 

                 1996年秋上海

 

 

 

蝉  声

 

 

你是人们午睡中的梦

声音那么高

是一把正在切割的钢锯

要把那些令人不安的声音全部切除

比如老鼠的一个小小动作

就会让人从沉睡中惊醒

竖起耳根睁大眼睛细听

 

由于你率真而明朗的歌唱

人们才睡得更甜更香

把梦引向遥远

    带到他乡……

 

 

 

相思成灾

 

 

相思成灾便是寂寞

寂寞便是荒地

我愿在荒地里躺着

不知不觉中

长满了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花草

疯狂地生长

欲接上空中的星星

我眼巴巴地看着它们

不知身在东西南北中

迷在其中也好

但它们吱吱的拔节声

又吵得早已疲倦的我睡不着

 

披衣出门

头顶上正眨眼的月儿

让我又记起那晚那棵树下

爱人那挂满泪珠的面颊被它窥着

 

 

 

农历八月十六日记

 

 

走到今生

越来越多的问题让我困惑

那太多的人世柔情也将我缠绕

一个年轻的身躯裹住一个苍老的心

 

昨天回了趟老家

一路上的清风

逐渐拂去我云雾似的思绪

把我吹回过去……

 

我仍将简单的生活

以一颗童心面对我的余生……

 2011年农历8月16日

 

 

九月六日清晨随笔

 

 

人与兽的思想总在我脑里交替

生与死的意思在我心里徘徊

 

一个人的一生不过如此

大都在重复昨天的言行和思绪

 

往往能看透一个事物而无力改变

一个生活漂泊者

一个认可命运的人

 

我简单而复杂

至今还不知自己是什么东西

 

人生真谛往往是在平淡的日子里悟出来

大于其他说教

 

有幸是

趁现在思想与身体各部位配合默契

在填饱肚子同时

写些感悟的文字

是否能打动一些人

 

其余

常一个人淡思

等待一场死亡

心里已有了准备

 2012年9月6日

 

 

 

守望树

 

 

村西山崖上有一颗老松树

根深深地扎进岩石像自己坚强的意志

身子又临向深深的山谷

像是随时向下跳还是向上飞跃

为了一个信念献身

 

那年我流浪在他乡

旅居在一个乡镇的小旅馆

它就在街村西的一个山岗上

那晚她一直在月下发亮

也点亮了我的往事在小旅馆里一整夜

她经历了几代人当地人也说不清

关于她有一个传说几天也说不完

当地人叫她守望树

她整夜点燃着我的思绪让我熬煎如枯叶

一大早就逃离了那个地方

 

已过去了多少年  年轻的偶遇 

现在我也两鬓斑斑

现在情境不知  一生只路过那一次

现在还像我吗  明知无望

还在守望着一个人的归来

对于你我是过客

对一个人我就是你啊

一生都活在过去里

 

        1989年诗草于湖北大悟

           2006年修改于郑州

 

 

 

诗歌短章十三节

 

    1

子弹

都有飞翔的梦

 

最终

都锈蚀在腐烂的躯壳里

 

    2

今晚月思

似我心底

 

一路

    跟回

 

还窗檐

    窥探

 

    3 

诗人

常渲染一些事情

擦亮

人们的心底

 

    4

飞蛾的梦

    是光明的

 

钟情于烧焦的香味

疼痛只是一瞬间

 

    5

小时候

为和蓝天接近

爬上屋顶躺着

很快就融入蓝天了

 

    6

每片残瓦

都有传说

每道皱纹

都藏在岁月里

 

    7

一个温柔的回眸

可使你燃烧

 

胜过多少劝说

 

    8

童年

一棵树便是一个世界

 

老年

地球只是一个家园

 

    9

是你的伤害

让我变得深沉

是我的伤害

让我变得这样谦卑

 

    10

深夜赋予孤独失眠者

一双透视一切事物的眼

一个个灵魂在游动

一根根骨头在发光

往事历历在目  未来迷茫

 

    11

我体会到

不住人的庭院中的树只开花难结果

由此我相信树有灵

地有魂  天有一双眼

 

    12

哑巴

大都聪明

 

原因是

时而用手比划一下

大都在沉默着

 

    13

天空中一只孤独的鸟

可遮住一片天

 

 

            1990年·天津

          2009年再次修改

 

 

 

 

 

 

分享: 

   

0

喜欢

阅读(8) 评论

 (0)

收藏(0) 

还没有被转载

 喜欢 

打印

已投稿到:

 排行榜

前一篇:《王大民诗选》 第二辑  花开花落

后一篇:《王大民诗选》 第四辑 爱的结局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鐜嬫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70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