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王大民诗选》 第四辑 爱的结局

转载 2015-01-09 13:34:22

《王大民诗选》第四辑 爱的结局

 

 

瞻祝英台与梁山伯墓

 

 

一路上

都在你的故事里

到了墓前更陷入了一个情节里

如泣的秦腔的旋律在耳边骤然放大

八方同来的游客与我一样写在脸上

 

这伟大的爱情是一个代表作

感化一代又一代

将继续上演一个个伤感凄美的故事……

 

 

            2010年·汝南县梁祝镇

 

 

 

初到广州

 

 

初到广州

走在大街上

如立海底中央

来往的人与车辆如来回游动的各种鱼

一座座五彩缤纷的建筑则是他(她)们的安乐宫

他(她)们南腔北调的话和各种机器声

如大小鱼发出的汽泡

让我既新奇又不安

唯一识别的是晚报上的文字

某某明星今晚将在某大酒店献艺

某某商厦为答谢新老客户

商品将让利大展销活动

让我雾里看花

最触目惊心的是

某某银行昨日下午遭劫

某某出租屋又发现一无名女尸

如一个个哑雷令我毛骨悚然

 

快拽我上岸吧

让淹没的我慢慢复苏

以后的事慢慢再说

来广州是找一位亲人

怎有别的打算

亲人是这个城市的焦点

只有找到他

才可慢慢破解广州

    

              2005年秋广州

 

 

 

 

雨一直下个不停

 

 

雨一直下个不停

连着黎明接着黄昏

下到我寂寞里

积水如池如花开在我梦里

一个世纪  两个世纪  几个世纪

雨是弥天的网

你我网中的鱼

游来游去

过去  现在  未来

未来  现在  过去

期望是云缝里的光

早已淋湿

我心底呼你名字

走不出我体内……

 

 

 

温柔之梦  

 

 

温柔之梦

是我长长寂寞尽头的莲溪

莲溪旁稀疏的树林里

期盼中

你款款而来似曾有过的情景

在没有日月的昏光黄线里

相拥不用语言

以多情之手馥郁之嘴

相懂之睦温柔之胸

情与体的交融

默契温馨

愿在温柔之乡永存

可那墙角柜底一鼠之语

又惊起那多情女迅速逃遁

又留我于漆黑一隔

长长回味……

 

 

那颗星

 

 

谁说那颗星

是一个传说中的多情女

装着你的故事今晚举杯

我把你邀请......

 

哎  整个夜晚

似梦非梦

尽在飘渺中

美死了  熬死了

直到天明

 

起来好了

睁开腥忪的眼

心似西落的残月

仍在昨夜中......  

 

 

 

无  题  

 

 

昨夜失眠

围绕村西山岗上一棵老松树想了许多

诞生多久了不知  关于你的故事

村中老小都能说出一二

光绪年间  旧军阀  红卫兵……

 

刚在上空与老松树

及周围的花草鸟虫私语的月儿

又窗檐窥探我

 

一个透明的夜  一个朦胧的梦

 

早起直奔向你

哦  沉睡的老松满身的晶珠

可似我昨夜泪湿衣襟

 

西落的残月

满载着我昨夜的梦

 

            1988年3月·湖北大悟县

 

 

 

 

曾记起

 

 

耳边曾回绕

多年前那土墙格窗里

一丝温软之语

只是村西小林幽径里

小草翻了几翻

风雨抹了又抹

早没了你我足迹

 

如今可怜人儿

又投向谁怀里

清风中

为你祈祷

朝东

    又向西

 

 

 

 

这九月的风 

 

 

这九月的风

如我心底荒凉

这九月的落叶

如我思绪瑟瑟惆怅

 

在这季节的深处

风啊  不要再扫

扫我苍亮的梦

人生在半路就老了

如一只早困倦了的鸟

落在草丛  羽毛散落

等一割草人拾起

 

 

 

 

 

修  女 

 

修女底心关闭了世外的一切

狂热的心已似被遗弃的沼泽

那开花的季节早封存在岁月深处

那幽深的眼神

为什么还要躲着另一双眼神

关住行为关不住心

温馨与惆怅相伴走下去

只等来生

 

 咏桃花夫人

 

桃花是美的象征 爱的比喻

历史上的桃花夫人便由此而来

过去多少桃花的记忆

串起我多少桃花的岁月

儿时的时光 少年时的岁月

现在难见桃花

只在梦中时有桃花运

桃花啊 桃花

那执着的爱恋

古往今来

有多少人在遥遥的征途为你跋涉

有多少人在慢慢的长夜为你守候

有多少人在田间地头街角小巷

为你恩恩怨怨

有多少将士在疆场上为你驰骋拼杀

有多少文人墨客耗尽心血为你把墨汁挥洒

有多少人为你付出一生

却落个满地残瓣 空把泪撒

 

桃花啊 桃花

可真正拥有桃花的人

有多少人还盼着牡丹和梨花

 

桃花啊 桃花

那立在息县城区中央的桃花夫人

便是一切历史的见证

息夫人啊 息夫人

你是母亲 你是姐姐 你是情人

每当路过你身边

你就像从历史里复活

心存人间世事 胸怀国事民生

目视前方 表情微微

我早准备好的千言万语也被咽住

此时怎不让我心底戚戚 默默把泪撒

 

2013年4月15日诗草

2013年6月6日修改

 

 

我愿在长长的夏日午睡中不醒

 

曾记得那夏日长长的午睡

那样悠悠而辽远

我不管天怎么变人怎么转向

我愿继续做着自己设计的长长的梦

梦那浩瀚的海以及那混混的地下清凉

 

难忘那美丽灿烂的春日啊

那流逝的岁月更让我忧伤

那野花簇拥蝗虫打脚的小径

永远是梦中的情景

那原野秋高气爽的秋日

也不再属于我

一场秋风一场寒

一个突然转过去的背影

就收起大地的笑容

更是那连绵的阴雨

让人愁苦难熬心底慌

 

那辽远悠长我夏季沉睡的日子

那高一声低一声蝉的颤颤清唱

引我到他乡

那浩瀚的海以及

    那混混的地下清凉

 

 

 

一天的清思

 

 

一天的清思

走到黄昏骤然被放大

那所思念的人的线条音调呢

黄昏也模糊了浅浅的云清清的草

那上串下跳忽东忽西的蝙蝠

可是我无声的预示呢

 

 

 

 

晨  星

 

 

昨夜闪烁不停的晨星啊

可是我昨夜的梦

现在你微闭的眼睛

犹如我还在昨夜中

你们即将隐遁于辽远的天际

我仍将以疲惫朦胧之心

融于繁杂的现实……

 

 

 

不再路过那棵树

 

 

那撩至耳后垂落的发丝

不再是我温馨的梦网

那令人陶醉的酒窝

也只是一瞬间亮丽的记忆

记忆深处永停留在那晚

月色苍白

照你欲言又止的唇

和顺着脸庞的两颗晶莹泪珠

我已感到那无声的预示

 

从此在那清冷的街头

再见不到你身影

独自一人

也不再路过郊外那棵树

望上面那窥探过我们的月

     

 

 

 

有一种笛音

 

 

有一种笛音

那是很久以前的声音

常在昨夜我梦中响起

 

有一种笛音

它来自故乡

常与我在他乡重逢

绯绯恻恻  悠悠扬扬

掏空了我的心

 

我是笛中人呀

却寻不到吹笛人……

 

               1989年武汉

 

 

 

 

 

在一个乡镇火车站

 

 

小雨淅淅沥沥

好似下了几世纪

若有若无的风

不知从哪里来又往那里吹

一位打着小红伞的姑娘啊

向人流张望

列车已启动

你仍在等候中

    

小红伞已点亮了谁的心

我误来此站

下一站又在何方

 

 

 

 

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谨以此诗怀念一个永离的人

 

 

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那个曾令一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的人

那个曾令一个人心痛的人

 

我真的就不相信

前天还与我在一起吃饭

第二天在一起钓鱼

谈笑里陶醉在未来的喜悦中

 

我简直就不相信

那个人说没就没了

那个说没就没了的人

永离前没一点预兆

按推理他还将有许多令人羡慕的事上演

 

我闭上眼或仿怫间你有声有色

似梦中你默默地做着其他事

一双幽怨的眼

在没有阳光没有星月的环境里

你曾经欢悦的情景呢

睁开眼睛你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呢

我平静的表面泣血的心底谁能读懂

 

哎  我走过的路啊

为了证实什么

曾经的疯狂与悲欢

 

一想到那个说没就没了的人

我的嘴就嚅动一下

谁也不会在意我这个小小的表情

 

                       1998年秋

 

 

 

多少鱼儿找不回归路

 

 

洪水来时

顺水而流的鱼儿

走了不属于自己的路

多么宽广的天堂

洪流退去

多少鱼儿被搁置浅滩

找不回归路

 

 

 

 

我不再路过那街头

 

 

我不再路过那街头

及转角那盏灯

那有过我深深的吻

大胆纯洁地让路人回头

那郊外的一棵树也总是绕过

尽管为我们遮过风挡过雨

想起它  又在雨中

 

 

 

 

 

今晚不再缅怀远行人

 

 

黎明的雨连着黄昏

走出房门

房前树突然亮起  放大

我从早走到晚的思绪此时被卡住

苍白、混沌再也遥想不到彼岸

 

今晚月儿不再窗檐窥探我

我也不再缅怀远行人

孤卧静听檐下冰冷的雨

    一滴又一滴

    坠入我梦里……

 

 

 

 

还是那月

 

 

还是那月

曾在秦宫墙头倚

    唐宋柳梢挂

今晚照着这个时代

也点亮我

看头顶那月

似我

满面的倦容

    心底呜咽

 

 

 

 

是谁的手,在轻轻地把我召唤

 

 

是谁还在为那不再回首的笑容忧伤期盼

是谁还在为那无法达到彼岸的帆船守候眺望

是谁还停留在昨天的一个情景里为某个细节重复

白日的思绪梦里重现把自己所困

路那头是谁的手在轻轻地把我召唤

太倦了  让我静静地闭上眼

 

今晚的风

 

 

今晚的风

不是在吹

是在扫

扫头顶那月苍白

如我心底色

扫地上的草前后摆

如我心底慌

扫尽我诸多

世事柔情一片白

 

 

 

今夜我把自己拆开清洗

 

 

今夜我把自己拆开清洗

今夜我对世事认识

最清 最彻底 心底也最疼痛

今夜我把自己拆得四零八散

清洗只是表面的

那长时间烙在心底的伤痕

再也无法抹去

犹如我走过的路

再也不能回头  

不要看我那动人漂亮的文字

那都是我反复修改过的

不要看我光亮的外表 

那是我的伪装

其实 我心底早已是千孔百疮

那深藏在心底的疼痛

将伴我一生  默默承受

 

 

 

 

时而欣慰的是留下这些记忆

 

 

我的诗把我渲染

一生中没有羡慕的东西

时而欣慰的是留下这些记忆

如有缘读到它

能否拨起你心底湖的涟绮

若不  我将更加孤寂

如一片云浮来又悄悄流逝

似一蝴蝶落下

又无情地飞去  没了踪迹

多年后  再也无人记起

 2013年

 

 

 

我写过

 

 

我写过  你来时桃花盛开满面春风

去时秋雨连绵留下那永远的背影

夏季呢  我搁笔于书案一角

静听颤颤的蝉声引我到他乡

整个冬季啊  我神情低迷

恍惚中  一切成图案

你在岁月深处  那么遥远

 

 

我今天活着

    都是在重复昨天的一切

 

 

我今天活着

都是在重复昨天的一切

那少年时的期望

越来越迷乱常在梦中上演

 

我赤条条地来又将赤条条地去

那昨天的所困啊

是自己把自己夸大把自己渲染

 

走出尘世  那过往的多少事

曾是一个个美的风景  不再回返

 

 

 

 

 

 

黄  昏

 

 

数个树干似顶天柱子

一切分明的都已模糊

比如红花  绿叶

蓝天  白云……

 

此时  蝙蝠很亢奋

在努力搜寻什么

为达目的哪怕摔得

鼻青脸肿  遍体鳞伤

 

每逢此时

我总爱伫立窗前

思想漫无边际

天低得将触到我的头发梢

不觉地举起双手

欲把天揽着……

 

 

 

 

爱的结局

 

题记:奇异的风景是在到达彼岸的路上。

 

 

话突然止住

从背后把你抱住 

 

 

从此  岁月流逝

很快荒野又添新丘

谁也听不懂上面微风的叙说

你和我像化成两个化蝶

在周围追逐

 

分享: 

   

0

喜欢

阅读(10) 评论

 (0)

收藏(0) 

还没有被转载

 喜欢 

打印

已投稿到:

 排行榜

前一篇:《王大民诗选》第三辑  静听石语

后一篇:《周易》的真相!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浼犲獟浜虹帇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40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