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童年往事(散文)

(2016-06-03 15:14:17)
标签:

文化

情感

历史

分类: 转载
童年往事(散文)

童年往事(散文)


童年往事

 

杨光

 

 

  我的童年有好长一段时光是在姥姥家度过的,姥姥家在威海市田村镇刘家疃村一个叫里口山的 山坳里,那里周围基本上都是陡坡和山壑,不适于种田,却适于种植果树,所以那个山上有许多的 苹果树,据说我姥爷的祖上也是靠种植果树为生,间或种植一点庄家,因此我们的祖屋就建在山上 而不是建在西面山下的村子里,姥姥家周边还有几户邻居也是果农。

  姥姥家是一个四合院,除了正房睡觉和吃饭,院子里东厢房里是一堆农具,还有一匹叫驴和一 个小磨盘,家里的麦子、玉米等粮食都要靠它磨成面粉;西侧靠正房的窗下是一个猪圈,终年养着 一大一小两条猪,过年的时候会把大的猪宰了,然后再买一条小猪,原来的小的就成了大的,还是 一大一小。每到杀猪的时候很是热闹,大锅煮熟了猪肉会分送周围的邻居,等到别人家杀猪也会送 些肉过来,肉香味会飘满整个山坳。猪圈的南边是一个平房,房顶上经常会晒一些粮食,房檐上靠 着一副梯子,我时常喜欢从这个梯子上去玩耍,但是因为我年龄太小常会被人喊下来。外婆的院门 前,下几级台阶是一块挺大的平地,连着通往山下的一条小路,小路下到河边踩着河上的石墩过了 河,一直往西走就是村子,穿过村子再往西就是去城里的路了。外婆家门前的平场上有一颗巨大的 柿子树,每当秋季果实累累,因为树太高,柿子熟了也并没有人能够去摘下来,所以常常会听到“噗 嗤、噗嗤!”的声响,是熟透的柿子掉在地上跌成橙黄的一摊,走过的人都会小心的躲闪着。

   后来听妈妈说,这棵柿子树在她们小的时候也是每年都会有人上树去摘的,但是有一年出了件 事,妈妈的二姐,就是我的二姨,是一个生就假小子脾气的泼辣姑娘,每年都是她主动爬到树上去 摘,这一年柿子丰收,她爬得特别高,摘了好几大兜子柿子递下来,但是因为踩的树枝太向外,枝 杈渐细,终于撑不住了,"咔吱"一声,脚底下的树枝断裂,二姨身体敏捷,急忙用手抓住上面的栀 子,这时候她的两脚已经踩空,距地面足有4、5米高,情形十分惊险,众人惊的一下子愕然怔住 了,"快叫爹!"不知谁喊了一声,有人急忙跑到屋里把我姥爷叫出来,姥爷那时候年轻,几步爬上树 去,就在伸手抱住二姨的时候,二姨双手已经无力坚持,恰好松手,只差一点就掉下去,妈妈说他 们都吓坏了,真要摔下去准会摔成残废,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冒险爬到高处摘柿子了。

   顺着院前的山路拐两个弯就到了山下的小河边,河水清澈见底,水流徐缓,仔细看水中会有手 掌大的鲫鱼出没,小手指头肚大的小河虾也时隐时现,我的表哥春平常能摸到鱼,他站在没膝深的 水里小心的用双手在河中的石缝下从两侧向中间聚拢,突然一使劲,就抓住一条铮亮的鲫鱼,举起 来向我摇晃,我十分羡慕,也学着他的样子摸着石头,摸鱼要静下心来等河底的沙尘沉淀,鱼儿静 静的躲在石罅下的时候,很慢很慢的移动手掌,等到距离很近的时候突然发力,才能抓住,鱼儿挣 扎的时候会有一股鱼腥味散发出来,那味道至今想起仍令我即刻回到童年的生活中。

   那个小河平时非常的温顺清澈,但是也有发怒的时候,记忆里每年雨季都会发大水,河水涨到 了平时走路的河堰上,水流湍急而浑浊,河水中有许多树木和杂物顺流而下,甚至也会有活猪活鸭 浮在水上,岸上众人呼喊着,有人试图用绳子或长杆救它上来,但是终因水流太急而无果。有一年 我看到邻居的大人们急匆匆的窜过门前向河边跑去,我也跟在后面跑,河边上一堆人围在一起,我 好奇的挤进去,只见水中泡着一个着深色衣裤的人,头朝下趴着,听说是上游村子里的,可能是不 慎落水而亡吧,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人。 

   到了读书的年龄,我被送到村子里的小学,那小学是在村西的一个庙里,可能是文革把庙都破 四旧了吧,所以庙还在但是已经没有了香火,就改做了小学。进了庙门一旁的大树杈上挂着一口小 钟,每到上课下课时就有人敲几下,那钟声好听的很。

   在一间庙堂改成的教室里,顺着房屋的两侧放了两排桌椅,这就是我的课堂了,因为学生不多, 房子也不够,我们这个课堂是有两个班共用,南边靠窗户的一列是四年级,北边靠墙的一列是我们 一年级,老师每当上课先让一年级自己看书,给四年级讲课,然后再倒过来让四年级看书,给一年级讲课,这情景今天的学生很难想象。

   那时候条件艰苦,许多人家没有钱给孩子买纸笔,所以当时流行石板,每个学生都是在书包里, 没有书包就用一个布包袱甚至柳条篮子里放上一个石板几本破书,石板其实就是一块很薄的黑色磨 光的石片,用粉笔在上面写字,我的表哥春平家里连石板也没有,他就用了一个用破烟筒皮铁片, 压平了当作石板用,锈迹斑斑的写上粉笔字倒也黑白分明。

   妈妈为了我上学特地从威海商店里买了一块石板,周边还有好看的松木做成的边框,在我们班 里算是最高级的了,同学们都很羡慕。

    石板写字是反复使用,用多了就会因为粉笔的粉白遮蔽了原本的黑色,所以每到下课同学们都 会到庙前的小河沟里去洗石板,我的新石板第一天使用,也去用河水洗,却不曾想那边框是由胶水 粘合而成的,一见水就脱了胶,成了光溜溜的一块石片,我心中痛惜不已,大失所望,石板虽然还 可以继续用,但是已经全没有原来那么漂亮的感觉了,沮丧透了。

   每天上学都要自东向西穿过整个村子,而我所选择的道路其实是绕了弯的,为的是走一走穿村 而过的那条中心路,因为这条路上都是商铺和作坊,有铁匠、豆腐房,牲口棚、裁缝铺和小卖铺等, 当时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大世界,我第一次看到给骡子钉铁掌、第一次看到豆腐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的一个同学他家里就是铁匠铺,每天放学回家就给他爸爸打下手,拉风箱,我不明白为什么刚打 好的红红的铁器"刺溜"一声渐在水里,十分好奇,还看到路边的毛驴下体逐渐伸出长长的一截,同学 们都哄笑着,我却莫名其妙的不知是怎么回事。

   每天早上,姥姥会给我带上一个白面的糖三角到学校做中午饭,有时还会带一个鸡蛋,或者一 个咸鸭蛋,我的表哥春平基本上每天都是带着大葱和玉米面的饼子,班上的其他同学也基本上是地 瓜和玉米,同学们看到我吃白面都很羡慕,我自己当时却并没有觉得多么特殊,后来逐渐知道因为 我的父母给姥姥一些钱粮补贴,姥姥都花在了我的身上,她为了让我身体长得好些,轻易不肯的让 别的孩子粘我的光。

   在农村的那段时间,由于是文革后期,学校里基本上也没学到什么知识,只是简单的认了些字, 但是却学到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使我对农村的一切有了很深的感情,上崦下沟,骑驴赶羊, 挖瓜摘豆,摸鱼捕虾,玩的好不开心,虽然前后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却使我一生都对农村的田野 时光充满怀恋。

   后来妈妈为了让我读书,在一年级的第二学期把我转学到青岛,刚离开老家的那段日子,不知 多少个夜晚窝在被窝里默默的流着泪,极度的思念家乡的一切,想念春平哥,想念我的姥姥和小姨, 想念家门口的哪条纯净的小河,想念淳朴的山里人以及那翠绿的山坡和山坡上哪果实累累的果园。

 

(本文原载《青岛文学》2016年第6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