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当下诗坛
当下诗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91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再度支持重庆子衣:兼议女诗人们身体写作的积极意义

(2013-06-15 09:13:44)

再度支持重庆子衣:兼议女诗人们身体写作的积极意义

 ——新一轮的网络写作在引领女诗人们全心身的解放

 

 

 

    从三月份玉上烟的乳房诗歌系列,到六月份青蓝格格、重庆子衣们的性爱书写,在众声喧哗的争议声中,我倒欣喜地看到,新一轮的网络写作,正在引领女诗人们全身心的解放。前几年的下半身诗歌,其实也是诗人们反崇高,反伪道德的一种新理念,新思潮,只可惜诗人们大多倾向于口水诗,太过白化和随意,虽有少数思考之作,但却缺少了诗歌的美感和可读性。

    今年三月,玉上烟以《乳房之诗》《阳萎之诗》直接命题,在渐渐沉寂的诗坛,引发了一场争议。可惜当时玉上烟新浪博客好象关闭了评论,众人参与热议的程度不是特别大。但微博里的评论也很活跃,有些诗人对这些诗作进行评论,从一些诗评家的评议,可以看出赞同与反对的声音都有。关于身体的写作,文学作品中早就比比皆是。但直接以身体器官命名的诗作,刺激了我们的眼球,冲击着我们的习惯思维,自然倍受关注,引起热议。这种大胆尝试的勇气,向我们展示女诗人们在写作时更加自由的心灵。

    难能可贵的是,五月底六月初,青蓝格格,重庆子衣等女诗人也开始以身体器官直接命题,进行诗歌创作。这种写作,我们不能草率地以跟风来否定。如果没有后面这几位女诗人的写作,可能玉上烟的创作,也只能在诗坛引起一时之议,诗人们以及理论家们,无法进行更多方面的探讨。令我赞赏的是,一向以勇敢与胆识著称的重庆子衣女诗人,大胆公开此类诗歌的评论,在她的《性爱诗三拍》一贴里,无数诗友才得以更为自由的围观和热议,从多方面呈现众人对这一类诗歌写作的不同看法。一些诗友否定甚至厌恶这类写法,甚至一些很有影响力的女诗人也对此表达了蔑视。但仍有不少诗友赞赏这种勇气,支持她们对身体写作和性爱诗歌的探索方向。闹哄哄的评论,一些诗友专门在博客就这一诗歌现象进行否定或肯定,加之重庆子衣女诗人的一些驳斥之贴,让我们看到这种写作现象的产生,所引发的异彩纷呈的阅读视角和阅读感受。如果玉上烟的乳房之诗系列,关注的是身体器官给个体生命带来的美好与感伤,从而深层次思考当下时代对人类身心的压力与创伤,以及身体残缺所带来的生存困境,生命哀伤,而青蓝格格和重庆子衣却是在性爱的美好与伤痛这个方向进行了补充和扩展。她们每个人的书写都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她们直接以身体器官命名的大胆尝试,彻底颠覆了我们的传统思维,让我们面对女诗人们大胆直露的抒写中。极为震撼,从而导致一些人的狂乱排斥。

    其实,这是女诗人们在这一时代更为开放的写作心态的呈现。是任何所谓诗歌权威或诗评家们无法阻止的。它不是偶然现象,而是应运时代而生。在当下性丑闻频频上演于互联网的时代,女诗人们以一种冷静的,积极的,真诚的、坦率的目光,审视我们隐秘的生殖器官,抒写我们熟悉但却要遮蔽躲藏的性爱,这本身就是这个时代女人们身心的另一次解放。前些年下半身诗歌的写作,同样也是一次思想的革新与解放,但口语方向的写作,让这些诗歌烟消云散,留下的精品不多。但我们可喜地看到,几位女诗人的诗作都不口语,都在叙述、描写或抒情之中,极力保持着一份疼痛,一份优雅。

    在一些诗友的评议中,我仍然看到,中国的男权思想,男权意识,仍然在阻止女诗人们解放思想的大胆尝试。在重庆子衣博客某些跟贴的无端谩骂中,在某些诗友开贴失却风度的侮辱中,我看到可悲的男权意识,仍在漫延,对女人们的尊重,对女诗人们直接以器官命题的写作方式大加批判。甚至有人断言这样的写作方向,要将诗坛变为性坛。脑子没转过弯来的是男诗人们。是男人们。男诗人仍然渴望女诗人们能写得隐忍些、含蓄些,害怕太过强大的母性意识,失却男人的主导地位。而一些女诗人则表示,这类诗歌想写,却不敢写。说明在诗人们在创作中,内心仍然围着一个个禁区。而重庆子衣们踩动的,便是这样的雷区,为此才引爆了诗坛的热议。其实,今天的女性早就不是过去时代的女性,一些具有更加独立、更加自由、更加开放心态的女诗人,她们的思想已不在我们男人们的掌控之中。我并不认为她们这样的书写方式是在对父母兄弟的侮辱,有这样的写作方向,人的身心更自由、更坦率地呈现。有这样的诗歌,才是正常现象。我们也不必惊呼她们身心的完全觉醒与解放,我们只是要以自然接受的心态,迎接这种思潮的到来就行。

     任何一种诗歌潮流或方向,都是诗歌长河中的浪花。这种浪花的泛动,有其社会大环境产生的必然原因。这也早就不是谈性色变的年代,女诗人们写几首身体器官诗,写几首性爱诗,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们不要如此慌乱地害怕阻止这种思潮的到来。想那些外国的父母们,在女儿上大学时都要嘱咐带上避孕套。妻子出门丈夫担心其安全,仍然要叮嘱妻子带上安全套。而且,在黄段子,荤笑话早就流传的今天,在网络中到处是色情画面的今天,我们的女诗人们以严肃悲悯的心态,以疼痛热爱的真挚情感抒写几首性爱诗,有什么值得我们震动、惊慌的呢?

    再者,有人把三位女诗人形容作三月派或六月派,这种诗歌江湖的说法只当是游戏好玩的心态。也有认可了玉上烟诗作的诗友,任意指责重庆子衣诗作的低俗浅薄,这更是不负责的评论。她们三个的作品,不能说谁高格谁低下。也不能轻率地认定青蓝格格和重庆子衣就是跟风。重庆子衣的诗作更多的是呈现性爱生活的美好,审视性爱生命在繁衍炊烟、延续生命中担当的重要意义。这虽是我们熟知的生命内涵。但这样书写就是浅薄么?这样带有美感的抒写就只是感官上的愉悦么?再说,感官上的快乐同样是灵与肉完美结合的快乐,我们能轻易否定人类自身共有的这种情感吗?说到底,传统的思维习惯和世俗偏见,仍认为性爱的快乐就是物性的快乐,就是低级的、隐秘的、羞于公开言说的。而女诗人们大胆扯下最后一块遮羞布,以完全透明的方式呈现在公众视野,我们便慌了、乱了。叫嚷、辱骂,嘲讽,千百种对待性爱器官的不同心态,便呈现在我们面前。

     我不赞同一些诗友对重庆子衣这几首诗作的武断判断。相反,她写得如此真诚,如此坦然,甚至是带着敬畏与庄重来认识性爱生活、来热爱对女性身体有着重要作用的男性之根,认识担当繁殖生命任务的性器官,这是一种最为真实的还原,最为朴素本真的思考和认识,怎么就粗俗了浅薄了,如是这样,那么所有性爱行为不同样粗俗浅薄吗。而青蓝格格的诗作,在思想上的探索深度,同样不亚于玉上烟的作品,只是各人的思维向度不一样罢了。有人胡说六月派比不上三月派,还带着调侃的语气说玉上烟是这一诗派的掌门。这种说法我以为并不恰当。尊重女诗人们的写作,多视角多角度分析他们诗作中呈现的积极意义,也帮她们分析诗作中可以修订和改进的方向,这才是我们对这类诗歌理性的评议。而不是争论谁高谁低,谁高尚谁低俗。

     对于叫嚷着重庆子衣诗作是邪道的某一博客,我更不赞同这种主观性的评说。如果抒写性爱生活的美好就是低俗、邪道,那我们人类不正是都走在邪道之上吗?否定了这种情感,就是否定我们人类本身具有的生命特性。这是喧嚣着的网络噪音,在污浊着我们的视听,但我相信清醒者,一定会笑看他们权威般的狂妄,而对这种无知见解报以蔑视的微笑。

     在我看来,这几日的性爱诗歌热议,身体器官诗歌的大讨论,是这几位女诗人的诗作在审美取向上,严重颠覆了我们过去的习惯思维。但她们却是以一种新的气息,新的写作姿态,让我们明显地感觉,新一轮的网络写作正引领女诗人们全心身的解放。而理性看待这些诗歌写作现象,才是我们最应该具有的平静目光。

     也许,这真是文艺复兴的序曲时代,各种思潮在网络的载体里激烈交锋、碰撞。我们也有幸看到诗坛各种风云起伏的写作现象。这不是一件坏事,我更期待更多诗评家们来理性剥析这一写作现象的积极意义,以更为艺术、更为智慧的方向,引导女诗人们的写作,这就是我最大的期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