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风华
王风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84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現實的另外一種樣子—再識王風華

(2010-05-26 02:26:48)
标签:

杂谈

分类: 王风华作品评述

現實的另外一種樣子—再識王風華

文/鄭乃銘

 

王風華,一直把他的秘密藏得很好。

 

多年來,王風華始終有個習慣,他雙眼所收集到的真實世界景象,總能夠被他分成兩個段落進入不同的記憶體內承載,一個是尋常生活的記憶體;也是他生活的真實世界,另外一個則是被他放到內心裡養植的內在現實。

 

這心理的現實與真實世界中的現實,自然是有絕對性出入。在這個現實裡,連空氣都安靜到處於凝結狀態。詭異的是;雖然連空氣都靜止,但王風華心理的現實則是會成長、會改變、會推移、會起承、會飽含情緒,甚或至一聲低到不能再低緩的嘆息,也能教他留在畫面空間裡,不散;也不願散去。

 

作為中國新世代藝術家群體當中的一份子,每個人都共同面對相似的課題,如何從過去的基礎底下再創新的個人基底,更且如何從已經被搬弄到熟爛題材裡面;再度演繹出屬於個人的語意學。再度欣賞王風華的新作,讓我愈加確定王風華的藝術根本就是與他的長成環境共同呼吸,他從西安這個環境所吸收的養分,真真確確被他扣緊在創作思維裡,完全翻不了身。

 

我之所以把王風華的藝術思維放到他生活的環境來推算,並不是沒有根據的。

 

王風華生長在西安,從他的角度來看,西安的風華是被深埋在地底下,而那些一旦能夠被挖掘出來的歷史印痕,裸現在世人面前,則都已經褪盡光澤,有的更且是破敗而剩下殘片。從小,王風華對西安曾經有過的光芒,印象裡;都是黯淡且隱晦,都是經過拼組之後才能看出概貌。西安對於現代的王風華來講,是個矇著塵埃出土的歷史;活在過去,死在現在的歷史。

 

只是,王風華揮不掉這些屬於西安輝煌過去的歷史,竟然是如此大量的向他提示;生命再如何的成就出偉大漩渦,漩渦的力量終究都會有失退時候。而這種活的時候備受關注;死的時候則隱於塵土的境遇轉折,讓王風華更加體會到生命的本質到底是孤獨、到底面對自己比面對別人的時候來得多。他從西安的環境感悟到的時間湮雲,使得他體認到現在的光華將會是明日的歷史,這個心念因此也就匯聚成為他藝術創作的極大心理後盾。

 

我們從他早期作品所觸及的機場、候機室、飛機,再到他最被大家所知悉的玻璃帷幕都市景觀,仔細去分析這些圖面元素,都是緊隨著現在生活環境轉變所普遍性接觸到的事物。機場,意味著現代人流浪的基因、意味著人對現狀不滿而可求追逐更好的想像、意味著人與人之間偶遇及匆匆分離無需揹負責任的情感交換。至於,象徵現代都市開發的巨型玻璃帷幕大樓,則是積聚現代人力資源最龐大的發電廠,但正因為材質的本身,玻璃帷幕大樓也被拿來隱喻都市普遍存在的人際疏離;就好像人彼此靠得近卻內心有著深度距離。在我感覺,王風華撇開西安歷史當中眾多的元素不去碰觸,他也不企圖從歷史元素中去做還魂動作,獨獨選擇建築物來作為切入點,用意其實就在於他渴望透過現代的東西來為歷史做引流,而建築物是現代生活極為指標性象徵物;是地表最能被一眼洞穿的凸出物,不斷翻新也不斷被賦予新的樣貌與材料的實驗,可是再如何亮麗的建築物,終究只是明日歷史的一部份、到底也會成為一坏塵土。王風華把創作的主體鎖定在建築物這個環節,當我置身在西安的漢陽陵、秦兵馬俑坑的時候,就更能夠體察到王風華與舊西安歷史這兩者的互動空間。西安遍地是被挖掘出來的古墳,不論是被盜或被有計畫開挖,滿目所及都是化為黃土的歷史滄桑,想想;誰有再大的力氣能夠挽留住歷史的一點點全部呢?王風華在為自己創作的精神作鋪墊上,相當細膩選擇歷史這樣的隱喻來做貫穿,把談論「時間流動」這個八股的話題,扭轉到一個更貼合現代生活的語境來作為表述,也替他自己的藝術塑造了有別於其他人的獨特風韻。

 

我曾經在【能走得很遠的一種踏實的寂寞—初解王風華】文章中,提到王風華藝術裡面的三項因素:環境性因素、內在性因素與隱喻性因素,這三項因素始終是被他很適度又妥善保留在創作裡。在09年的新作系列中,王風華的藝術依舊能沿襲他這一貫的精神,但卻又比第一次在台北首度個展,更打進到內在的深度,且能從中確切描繪出屬於他個人私密的風景,這個風景也就是我ㄧ開始所稱的內在現實。

 

我之所以認為王風華內在的現實與外在世界是不同,主要原因是在於,首先,我要先釐清一個觀賞他作品的基本觀念,王風華儘管是以細膩的筆觸來作為表現技巧,但我卻不認為他的藝術就能稱之為超寫實主義(Super Realism)。超寫實主義是利用照片或藉用照相機客觀、正確、仔細的眼光,來捕捉對象的形制,再將此二度平面上的形象,客觀地製作到二度平面的畫布上。因此,對於這樣的形象,與其說是敘述對象,倒不如說是呈現對象之形美,因此也可稱之為是一種「存在的寫實」。

 

這裡面,涉及到「存在的寫實」這關鍵詞,它指的是一種對現實世界的呈現;而非只是一種敘述。如此的指述就和王風華近期創作,在精神上是拉開的。王風華的新作品,當然還是先通過照相機來拍攝真實環境,但這些畫面則都完全先進入他電腦資料庫裡面,接著才開始進入畫面的拼組過程。經過這兩道手續之後,電腦螢幕所呈現出來的畫面已經不純然是原初的景致,王風華等於是在電腦先進行第一次創作,才使之成為架上作品。嚴格來講,這樣的手續已經成就新的環境景致,或許有些元素是熟悉,但整體景貌與環境的配備可能並不存在於真實世界,如此;也就成為王風華個人最名符其實的潘朵拉星球。

 

我之所以不願意從存在的寫實角度來解析王風華的藝術語境,還有另外一個主要因素;王風華從以玻璃帷幕大樓為主題,再到近期作品以都市生活公寓牆面、工程圍籬、大樓屋頂…為題材,他都讓自己處在與觀照物有距離的對位關係位置上,絲毫不願意讓自己過度投射或涉入觀照物的情感選擇意圖,這樣的藝術表達,在我接觸眾多7080亞洲當代藝術家裏面,是非常特殊的代表。我發現;這應該是王風華內心有著極為強烈的孤獨意識與不安全感,當他面對自己作品的時候,就會下意識讓自己躲在層層外在性保護措施底層,不太願意讓自己太赤裸去面對外在,這個心理慣性,使得他所形現出來的藝術,就跳脫開純粹對現實的寫實景物描述,並且也不至於淪為自我意識的主觀誘導,進入屬於王風華式的存在主義心理具象中。

 

王風華的近期創作,植入更濃烈的時間感,而且表現得相隱喻性,不讓這個議題流於過度形式性,這是我個人相當喜歡的一個環節。比如說,我嘗試把名為〈中午的陽光〉四件系列作品,整并成為一組畫來看,王風華在這主題裡,以都市常見的公寓建築灰色外牆來作視覺主導,他的手法偏向攝影的拍攝技巧;讓前景轉趨為暗影,進而凸顯出背景的清晰光亮。這四件可并為一組的畫作,讓我特別感到有趣味的是,它回到王風華相當擅長經營的場景狀似相同、但卻又潛藏著內在波動的畫面慣性中。他把畫面極為精準地鎖定在公寓外牆上,這個表面上看起來很容易流入視覺枯燥的畫面描述,卻暗地透露出他個人比較私密的心理移動。在作品系列一,畫面最上方露出一點室內綠色的窗簾、中間窗戶裡則懸掛著藍色衣物、畫面最下方則是覆蓋在矮籬的紅藍條紋塑膠帆布。系列二,窗戶裡則有紅色衣物,戶外則是黃色的護欄。系列三,則是外牆的窗戶鐵欄與紅色的遮蔽物。系列四,窗戶半開狀、綠色窗簾。王風華在這四個畫面中,經由螢光色的點破,讓畫面的靜止因此有了紋路感,同時也間接轉述了他個人內心的蠢動。除此之外,這四件作品令人感受到空氣是沒有在流動,但視覺的深度則因為上述幾個細節的經營,不僅出現了層次推移,也讓畫面的空間因此深邃了許多。我想特別提出是畫面在處理梧桐樹暗影部份,王風華當然是以攝影的慣性運景來處理畫面的鋪陳,可是梧桐樹的暗影在這裡很適巧形成類似一種剪影的效果,等於就更強化畫面的景序與時間轉接到植物身上的走動感,但正因為是類似剪影的處理,畫面不僅突出梧桐樹葉形狀的錯結,也把時間推回到神秘而不能過於外相的表述方式,使得觀者會有一種對時間的想像與等待心理浮現。

 

從王風華的作品圖像傳達上,會覺得這位藝術家似乎不習慣邀請觀者走進室內,在玻璃帷幕的主題上;是如此,在上述的都市公寓外牆的主體上;亦復如此。他在近作裡,有一個系列是以建築頂層為重點,名為〈屋頂的太陽〉作品,是以現在頗為普遍裝設在屋頂上的太陽能源板為主要,這個系列主題應該是他這次作品裡面,比較偏向純粹景的敘述風格代表。非常亮麗的陽光,很均勻照射在屋頂上,太陽能板安安靜靜吸收著太陽的熱度,王風華以相當工整的畫面結構來架設這個主題,非常工業化的發明被拿來對比看不見的自然太陽;但骨子裡卻是在執行一種生命能源的交換與吸收,太陽熱度的無私,被拿來突現人類發明的心思,一種天然與蓄意的兩極角力,就在人類居住的屋頂上悄悄進行著,毫無煙硝味,但把時間走動換成生活的能源蓄積,王風華從都市生活人為景觀裡面,挖出一個另類觀點,意識固然有興味,但我個人覺得;這個主題比較留存在對景的陳述,同樣要從都市尋常生活處境中窺看出時間深度,就沒有他在另一個圍籬主題系列中,來得令人感觸良多。

 

我曾經在討論王風華玻璃帷幕大樓的主題創作中,提及到玻璃帷幕具備兩項心理行為,一是、從裡面能夠看到外面世界的心理掌控慾;第二、白天,外面是看不到大樓裡面的活動情形(晚間則因為室內燈光關係,從外面多少就能窺看到大樓內部活動情形),這種不願意過於曝露自己在別人面前,卻又對別人有種好奇與打探的心理,根本就是現世人際普遍現象。王風華延續玻璃帷幕的這種足以拿來觀看四周環境變化、卻又能保護自己、收集時間移動軌跡等等特色的材料元素,這次則選擇都市環境經常會遭遇到的工程整修所搭建的藍色、銀色圍籬來入手,從技巧表現來說,他在處理圍籬的這個素材上,很明顯比起他在處置玻璃帷幕的表現,對於材料本身的肌里與溫度呈現,就有非常突出的表現。

 

通常,工程所使用的圍籬,會因為施工期的長短而在圍籬表面出現很多千瘡百孔。王風華很顯然並沒有落入這樣簡易的時間描述法,在他的畫面上,藍色圍籬並沒有太破損或太多經過時間外力摧擊樣貌,銀色圍籬雖然應該會比較能夠映射四周環境模樣,但他所選擇入畫的銀色圍籬則是屬於那種霧狀表面的圍籬,間接把映射四周環境的這個動作表情處理得極端低調。在這些圍籬上面,王風華透過陽光影子的灑落,很隱晦性收集了時間移動的模樣,但最主要則是想透過這項元素談到人與人之間的一種阻絕;一種雖然是生活在同樣空間卻會存在著心牆的問題。在這裡,王風華其實已經傳承他在畫玻璃帷幕大樓時期的藝術精神,只是,都市裡的工程圍籬是有時間性,它會因為工程完畢之後,拆除;亮出眾人忍受多時不便之後的期待新貌。這就好比人與人之間會因為某個問題出現,而開始在心理建築起了一道圍籬。可是,如果隨著兩人之間的那層問題解除了,圍籬;很自然就卸除。轉念再想,櫛比鱗次的玻璃帷幕大樓,就不是一個可以隨著問題消失而就被摧毀,都會建築大樓往往是文明進程的一種註記,只有歷史會將它化為黃土,它與工程圍籬的臨時性,著實存在著不同深淺的人性、歷史刻痕。

 

王風華把內心的孤獨,藏在公寓灰牆所擋絕的窗內、圍籬所隔絕的另外一邊,還有在大陸經常會看到一種簡陋砌起的磚牆裡。他有一件作品名為〈清晨〉,簡單白色刷塗的磚牆裡面,矗立著一間好像是樣品屋般的簡易建築,王風華在這件作品浮現一股中國社會很普遍存在的隨意起建、也能隨意拆建的都市生活素質,不論是只露出頂層的建築或磚牆,都會給人一種並不靠譜的安全,好像是在告訴觀者,它的存在只是被拿來隨時準備要拆除的。這裡的磚牆與圍籬就指出兩層不同生活語境,談論時間的議題也因此有了差異。

 

存在的寫實,確實無法那麼全然性說明了王風華的藝術。我始終認為,王風華站在西安的歷史上,清楚看出了不見它起高樓、只見它樓已塌的時間鑿痕,這個經驗讓他在創作路徑上,不純然選擇去描述一個歷史所留下毫無水分的靈魂,他反而在這時空錯置過程間,另外開闢自己內心的現實,去陳述自己對於環境的感觸與對時間的感動。當然,這裡面更有著他自己個性上的絕對因素滲入。我嘗想,歷史的厚度,未必就能讓西安人因此找到靈魂深度的入口。可是,在王風華的藝術裡,他則讓西安的歷史因為他所選擇的現代題材,找到了引流的入徑,因此,圓融了這所謂非常王風華式的存在主義;非常王風華式的內在現實。

 

現實,也因此有了另外一種樣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南北之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南北之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