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建军
魏建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50
  • 关注人气:2,1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时明月今世梦——读王彬先生散文集《旧时明月》

(2010-08-16 10:13:09)
标签:

《旧时明月》

王彬

散文集

《文学报》

魏建军

文化

分类: 读后感

                旧时明月今世梦
  
             ——读王彬先生散文集《旧时明月》

       
                                                                    魏建军

   旧时明月今世梦——读王彬先生散文集《旧时明月》


  
  夏夜,明月当空。历史躺在暗处,时间的风,抚过一个个旧日的尘梦,把清朗的明月和浩渺的心灵一同呈现在我的面前。这明月既是古典的,又是现代的。晦明之间,隐现出一个个历史的人和物,让你审视,思索,反观,自照。
  
  在“文化散文”大行其道的今天,我很难给王彬先生含有历史题材、文化观照、个人情怀、重大寄托的文章简单归类和命名。当有人将它们急于划入“文化散文”的范畴时,我听见了一个学者的隐忧:“是否还可以有另一种划分呢?”,“心里是这么芜杂”。其实,不管是划入哪一类型,作为一个普通的读者,进入文本赏心悦读方是关键所在。“文化”和“散文”都不应该简单等同于一种利用的概念工具和为研究开脱的理由,命名的困境需要心智成熟的时代。如果我们暂时寻找不到,赏读文本也就足矣。
  
  还是以《旧时明月》的开篇《沈园香碎》为例吧。本来“沈园也并没有什么。无非是一面水塘,正是柳絮吹棉的时候,灰暗的水面上仿佛浮满了白色的苔藓。实在没有什么美的印象。”可是,沈园的独特之处不在于今天的自然环境,而在于作者对生长在绍兴的陆游与唐婉,鲁迅和朱安的思考与喟叹。相爱的陆游和唐婉被封建的母亲活活拆散,凄然分离。没有爱情的鲁迅和朱安,更是隔膜一生。作者抛开写作的常态,在宽阔的时空视野里思考唐婉和朱安这两个女人不同的悲剧。而当思绪回到现实中时,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姑娘”闯入了作者的相机镜头,可是,“我没有拍。待她走后,我突然意识到,那个小姑娘是多么美丽的啊。”
  
  如果说在《沈园香碎》中表达的是对历史人物的同情和悲悯,那么在《红粉》中则是理性的思索与批判。此文写白居易这个可以同情卖炭的老人,织绫的女人,刈割的妇女,却不同情一个男人的侍妾的诗人,竟然以诗歌为武器,刺激已经为夫守节十年的关盼盼殉葬。所可恨者,不仅在于事件本身,而在于有人还以受害者的口吻表示感激之情。悠悠中华,翻开这样的一页历史,其心不可不叹也。
  
  王彬先生是研究叙事学的,这种研究的功力也恰到好处地运用到了他散文的创作中。如《万历三十六年冬天的一篇日记》通过袁中道的一篇日记描摹其人的生活情趣和官场生存方式,不动声色地显露出批判的锋芒。《水浒的酒店》更是此类文章之佳品。许多人写水浒人物,有时也写得生趣盎然。可是,用此种视角和情态写水浒人物,却是王彬先生所独有的。“酒店”成为研究水浒人物性格和行事方式的最为典型的场景。“从阳谷县的狮子楼,景阳冈,到开封的樊楼、孟县的快活林,再到九江的浔阳楼与琵琶亭,”一路酒气爽朗,恣意横生,饶有兴味。
  
  此种思想和审美倾向也影响到了《岳阳三士》、《小教堂》和《桃源乡梦》中。《岳阳三士》里不仅写了吕洞宾、范仲淹、杜甫等三位历史名人与岳阳的关系,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肯定了一种历史判断,如:“在封建时代,杜甫被尊为诗圣,在今天被尊为人民诗人。原因是,他的诗不仅在于诗艺,而且在于诗艺之外,吟哦了民生的疾苦。而诗人的漂泊更是艰辛。”这样的议论对于同样缺少担当的时代,非常沉痛而有警世意味。
  
  在《小教堂》和《桃源乡梦》里,作者审视历史,拷问灵魂,洋溢着哲思的火花。在《小教堂》中教堂不再是进入天堂的通道,而是现实人生不断置换场景,演绎历史的所在,充满悲情的沉思。而在《桃园乡梦》里作者遭遇了审美困境,写到有研究者考证陶渊明“悠然见南山”中的“南山”之所在和“不为五斗米折腰”中“五斗米”竟为“五斗米教”的结论,即使考证真实,也大煞风景。因为此种考证无视文学语言自身的审美规律,往往容易丢失很多可贵的心理隐喻传统。
  
  而《美丽的火车》,则不同于本书中所有的篇目。“火车”是我们观察世界和开启人生旅程的隐喻,甚或是一种看世界的情结,富有期待却渗透着忧伤。人生是一段段的旅程,也是需要承载物的。因为火车,发生过多少相聚和分离。当一声低鸣响起,多少记忆将载入历史的尘梦中啊。王彬先生将他的这篇散文,放在书中的最后,我想是应该有深意在焉的,流露了作者对往事与人生的寄托与美好情怀,如同作者援引土耳其诗人塔朗吉所吟诵的那样:“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通读王彬先生的散文,是需要细火慢烤地慢慢品味和幽寂沉思的。亲切、随意、简略而典雅地对历史事件和已故的历史人物进行谛视与关照,给人洁净而又深沉的感触,这样的散文我久矣读不到了,今天读来实在是一件叫人高兴之事。
  
  如果说还有什么期待,我倒是希望在历史话语中更多一些批判。也许他是有意为之,而给我们读者所置留的。如此,做一个读者也是幸运的,因为还有一些东西等待着我们自身完成。

   

    (此文已发于《文学报》,有删节,这里全面恢复。)

    《文学报》链接地址:http://wenxue.news365.com.cn/8b/201008/t20100812_2797014.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