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建军
魏建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495
  • 关注人气:2,1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记一个梦

(2010-03-09 14:33:44)
标签:

丰丰

女人

孩子

老人

火光

演出

绷带

魏建军

文化

分类: 散文稿

  记一个梦

                                                             魏建军

这是一个曾经的梦。

现在我还做着它,是温热还是可怕?

一个女孩,一个女人。

其实是一个女孩成为了一个女人。

这没什么说的,只是梦里反复不断地提醒了我,让我说,说!……

当我经历过一场盛大的演出,然后信步走进了家乡的一个小镇。其实我发现多年以来一直没有走进去,小镇上的大街歪歪扭扭,它们曾是我的迷恋之所和逃脱之地。

那条街其实已经没有什么了。

可是,在我心里它还活着,发生着什么,随着时光流逝,竟没有丝毫减弱的成分。

这叫人后怕。

就像我走进一个剧场,或者农村的戏台。戏还没有开始,许多人等着一场大戏的上演,表情各异,有人在旁边卖字画,有人看字画,有人卖瓜子,有人啃瓜子,一刻不停,瓜子是一种让人停不下来的东西。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让我感到无限地陌生,这是那条街,却是另一个我不熟悉的国度。

我想逃跑,没有理由。

我已无暇等待一场大戏的开演,那可能是一场秦腔,也可能是一场阴谋。许多人为此倾其心血,大声向世界宣告人生的意义,在大戏散演后,继续走上回家的路,戏院无法让人沉沁一生,只能抖落一时的疲惫和灰尘。

可是,当我退身穿过这个戏的戏场大门时,却冷不丁地碰上了多少年来一直回避的对象——一位老妇人,当初说她女儿给我的人。许多年前我已拒绝,不管是违心还是真意。她说:丰丰在那边呢,去吧?……

细看,在路的一旁,丰丰仿佛早已无意地站在那里,穿着黑色外套,等着我,羞涩、坚定。我只好迎上前去,出于礼貌。相互对视,没有说一句话,她接过我的包,径直向她家走,我跟在她后面,一点都没有反抗。

她家的一个院子。她家的一间小屋。她家的一间厨房。很奇怪,她家明明在街道上,应该早已不用乡下的灶舍了,可是,这灶舍就像我家的灶舍。火膛里燃着火,旺盛、炽烈。火光映着丰丰的脸,羞涩、坚定。她已有孩子了,她抱起孩子,我接过孩子,她让孩子叫叔叔。孩子起先哭,继而笑,继而在我怀中欢跳,像我走失多年的堂弟,这是一场多么不可思议的相逢。

她家的灶头上有锅,但是没有盖锅盖。锅灶是用土砌成的,如果算锅盖的话,上面则是草甸锅盖,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锅盖,简直像一座坟上的草甸,很怪?在农村,很多东西没有锅盖就无法煮熟,包括把生米煮成熟饭。

她往膛里添着柴,脸此刻被火光耀得格外好看。

我抱着孩子,有人进来,是一个老人,问候、寒暄、然后语终。

膛火继续映着她的脸,仿佛时间为我定格下了一种值得记忆的东西。我想伸出手去,去摸摸丰丰经历过风霜的脸,可是,还是像多年以前一样矜持,一样畏惧这温暖的美丽的脸,呵呵……

这时梦醒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左手被绷带绑着,呵呵。

这是一个梦,仅仅是一个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临近年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临近年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