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域阿藤
西域阿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485
  • 关注人气: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我所翻译的蒙古历史题材的俄文小说

(2015-03-30 12:37:15)
标签:

转载

分类: 吐尔扈特蒙古纪实
这三本书是我目前正在拜读的具有史学价值的好书!我的正藏版是从1984年就开始珍藏的,可惜年轻时不懂自己民族的历史过程,也没有想过要去细读,只是草草读过便罢!一本《狼图腾》让我开始重新拿起这些被我搁置在书架上的好书,细心学习,研究,受益匪浅啊!

           

     这篇文章也是我根据接受呼和浩特广播电台张景植采访时录制的录音整理而成的。全文约7000字。概未发表过。下面是整理成的全文。

 

 

             我所翻译的蒙古历史题材的俄文小说

 

    (一)我选择这个谈话题目的理由

    呼和浩特广播电台首府城市生活广播“印象青城”节目主要介绍的是呼和浩特的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今天我谈的题目却是“我所翻译的蒙古历史题材的俄文小说”。这个题目似乎与节目的主旨有所不合。但是,我想,一,谈呼和浩特离不开蒙古人,而我翻译的俄文小说讲的正是蒙古人的历史,二,小说特别是历史小说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三,我本人又是土生土长的呼和浩特人,这样说来,我选择的这个题目虽然差强人意,但总还与呼和浩特沾边,与文化沾边,因此大体上还是与节目主旨不太离谱的吧。

    (二)我所知道的以蒙古历史为题材的俄文小说

    十三世纪,蒙古人在其天才领袖成吉思汗的领导下,在欧亚大陆五分之四的地域内,建立起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庞大的蒙古帝国。成吉思汗及其蒙古大帝国在世界历史上留下了太大的影响和太多的遗产,以致在当今世界上形成了一门以蒙古历史和文化、语言和文学、经济和民族为对象的专门学科——蒙古学,且成就斐然,至于以蒙古人为题材的历史小说可以说层出不穷。法国有莱昂·卡恩的《青旗》(1877年,巴黎),英国有塞·科勒律治的《忽必烈汗》、英国的克里斯多夫·马洛的《帖木儿大帝》等等。特别在我国,近年来各种版本各种体裁的成吉思汗传、蒙古历史小说简直可以用汗牛充栋名之。

    就我所知,在苏联也出版过两部大部头的以成吉思汗及其继承人为题材的历史小说。

    一部是莫斯科的俄罗斯人瓦西里·扬(瓦西里·扬切维茨基)的《蒙古人的入侵》三部曲,全书约110万字。第一部叫《成吉思汗》,写于1939年,描述的是成吉思汗征服花剌子模、派兵在迦儿迦河畔击败俄罗斯人与钦察人联军、会见道教长春真人以及围猎受伤后逝世的经过。第二部叫《拔都汗》,写于1942年,描述的是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汗西征俄罗斯的梁赞、弗拉基米尔、莫斯科诸公国的经过。第三部叫《走向“最后的海洋”》,写于1951年,描写的是拔都汗攻克基辅公国、进军波兰和匈牙利、一直打到南斯拉夫亚得里亚海滨以及撤兵萨莱的经过。其中,第一部《成吉思汗》曾于1942年获得当时苏联最高文学奖金——斯大林文学奖金。

    另一部是布里亚特的俄罗斯人伊萨伊·卡拉什尼科夫的《严酷的年代》,初版于1980年,增订再版于1985年。全书约70万字,分上下两卷。上卷标题为《被追逐者》,描写的是成吉思汗在被欺辱、被追逐的艰难困苦之中度过自己的童年、幼年和青年时代,锻炼成长,统一诸部,当上了全蒙古大汗的经过。下卷标题为《追逐者》,描述的是成吉思汗成为蒙古大汗亦即“追逐者”之后,征西辽、征金、征西夏、征花剌子模,会见道教长春真人,直到围猎受伤去世的经过。

    总的看来,《严酷的年代》写的是成吉思汗一生的故事,《蒙古人的入侵》写的则是成吉思汗后半生的戎马生涯及其继承人西征的故事。

    第一部《蒙古人的入侵》,我已经翻译并且出版。第二部《严酷的年代》,我手头有原文本,尚未翻译。

    (三)《蒙古人的入侵》三部曲的艺术价值

    以上谈了《蒙古人的入侵》一书的内容,下面介绍一下这部历史小说的艺术价值。

    评判一部历史小说的艺术价值,先要看“历史”二字,也就是看作者所述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与历史原貌是否相合。这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历史再现问题。我在翻译《蒙古人的入侵》过程中》,对作者描述成吉思汗及其继承人西征所涉及到的历史背景及重大历史事件如蒙古商队在花剌子模失踪,花拉子模诸城市陷落、迦儿迦河畔之战,攻占俄罗斯的梁赞、弗拉基米尔、莫斯科、基辅诸公国,征战波兰、匈牙利和南斯拉夫,重要历史人物蒙古方面的成吉思汗、拔都汗、贵由汗和将领速不台—把阿秃儿、哲别,花拉子模方面的国王摩诃末、母后秃儿罕、王储扎阑丁,钦察方面的忽滩汗,俄罗斯方面的梁赞、弗拉基米尔、莫斯科、基辅诸公国的大公和将军,匈牙利方面的国王贝拉和将军等等进行了考查,发现这些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均见于史籍记载,并与历史记载的叙述基本吻合。可以说,在与历史原貌相合这一点上,《蒙古人的入侵》的作者态度严谨,而非“戏说”之类。据有关资料介绍,为了写好这部小说,作者本人曾花费多年时间,对蒙古人入侵俄罗斯的有关历史资料进行过相当深入的研究,还写过一本历史专著,叫做《拔都汗的入侵》,并在他死后还正式出版过。为了写好这部小说,作者还曾花费数年时间,在苏联的中亚和伏尔加河流域对蒙古人入侵俄罗斯经过的地区进行过大量实地考察。此外,作者在对自己小说中出现的人名、地名、官职名封号等,不时从历史学角度做了必要且多半是正确的注释。从这些注释也可以看出,作者对他写作的这段历史研究得相当深入。

    评判一部历史小说的艺术价值,还要看“小说”二字,也就是看作者的艺术构思和表现手法如何。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艺术再现问题。

    首先,看作者的艺术构思。历史小说当然要反映历史的大体原貌,但是为了表现主题,应当允许而且必须有相当的虚构成分,必须围绕真实的历史人物设置若干虚构人物,围绕真实的历史事件设置若干虚构情节。作者在三部曲中设置了几个贯穿全书的虚构人物。其中一个主要的虚构人物叫哈吉·拉希姆。此人是花拉子模国人,到过伊斯兰教圣地麦加,获得过“哈吉”的头衔(“圣地朝觐者”之意),当过河中地区蒙古官吏的顾问马合木的录事,后来经马合木的推荐,当了拔都汗幼年时的老师,再后来随拔都西征,被留在拔都汗帐中,为拔都撰写《征途札记》,用拔都的话来说,就是“将蒙古大军征服世界的业绩真实地记录下来”。在小说中,哈吉·拉希姆这个人物既学识渊博,又慎于行事,既听命于拔都汗,又同情受苦受难的被征服百姓,所以通过他的《征途札记》,作者可以以第一人称的口气真实地再现事件的经过,通过哈吉·拉希姆之口,作者可以直接表述自己谴责侵略行径的观点。此外,在第一部中,作者设置了出没于卡拉库姆沙漠之中的“强盗”哈拉·孔恰尔和突厥蛮少女阕—扎玛尔传奇般的恋爱故事。在第二部中,作者设置了钦察老人克亚里泽克和他的四个儿子追随蒙古大军参战、俄罗斯一群林中百姓自愿参加抗击蒙古人入侵的故事。在第三部中,作者设置了阿拉伯使者阿布德·拉赫曼及其随从杜达在拔都汗帐中为德意志国王刺探情报、通风报信的故事。这些虚构人物各具性格,栩栩如生,虚构故事生动鲜活,妙趣横生。作者将真实的历史人物、真实的历史事件与虚构的故事人物、虚构的故事情节巧妙地糅合在一起,虚虚实实,敷衍成文,大场面比如攻城陷寨有大场面的气魄,小情节比如喝酒筵宴有小情节的细致,演绎得很有兴味。

    其次,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作者早期致力过侦探小说的写作,在写作《蒙古人的入侵》时充分运用了他擅长写作惊险小说的功力。每部开头,作者总是落笔于一连串乍看起来与小说要描述的主线似无瓜葛的戏剧性场面,造成一种扑朔迷离、引人入胜的效果;而后,随着故事情节的向前推进,再将这些场面中出现的人物身份一一挑明,人物关系一一交待;接着让这些人物在重大事件中登台亮相,推动情节向前发展;最后在全书收束时还要让这些人重新露面。环环相扣,前后照应,显得十分得体。

    另外,书中间或还插入一些古色古香的歌谣和美丽动人的传说,忙中偷闲,烘托气氛,显得别有一番韵味。

还有,书中顺便描述了蒙古草原、阿拉伯世界、俄罗斯公国、东欧各国的风土人情,宗教习俗,宫廷生活,百姓杂事,显得五光十色,令人目不暇接。

    总起来讲,《蒙古人的入侵》从艺术构思和表现手法上看,还是很有一些特色的。

与此同时,也要看到,《蒙古人的入侵》的作者毕竟不是一位大家,此前没有、此后也再没有写出有分量有影响的作品。他的这个三部曲,第一部还颇有一些新意,第二三部则落入第一部的窠臼,让人觉得有点强弩之末之感。

     (四)《蒙古人的入侵》三部曲的思想倾向

    纵观洋洋百余万字的历史书小说《蒙古人入侵》的思想倾向,可以用反抗侵略四个字概括,也就是说是俄罗斯人对蒙古人入侵的反抗。

    先从历史角度看。成吉思汗本人在统一蒙古诸部、形成蒙古民族方面,其继承人在入主中原、推进中国统一、促进中西交通方面,确实都做出过重要贡献。但是,他们进行的西征,无疑是一场实货真价实的侵略战争。这一点,古今中外的历史学家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不一致的地方仅在于:一些历史学家和艺术家大肆渲染蒙古大军在西征中的烧杀劫掠,而抹煞了蒙古人西征客观上对中西交通的沟通做出的贡献;而另一些历史学家和艺术家在承认蒙古大军西征是入侵行为的同时,却惊叹于成吉思汗的军事天才和蒙古人的作战能力,并毫无保留地大加歌颂。

    再从俄罗斯人的角度看。他们的祖先无疑是蒙古大军入侵的直接受害者。他们视成吉思汗为侵略者,视他们的祖先的行动为反抗侵略,是合情合理的。

    后从这部历史小说的成书时代看。《蒙古人的入侵》的前两部《成吉思汗》和《拔都汗》分别写成于1939年和1942年,正是苏联反抗德国法西斯入侵的伟大卫国战争的前夕和激烈进行之时。作者在此时写作的有关蒙古人的历史小说表现反抗侵略这个主题,当是十分自然的,也是他写作的初衷之所在。

    最后从这部历史小说的获奖情况看。如果就小说的艺术成就或作者的知名度而言,斯大林文学奖金无论如何不会落到《成吉思汗》及其作者瓦西里·扬的头上。这部小说及其作者之所以获此殊荣,就其根本还在于反抗侵略的主题与苏联当时面临的情势完全相合。

    表现反抗侵略的主题,把成吉思汗和拔都汗的西征说成是侵略,这些都没有错误。但是,不能一门心思渲染蒙古大军在西征中的烧杀劫掠,不能绝口不提蒙古人西征对中西交通的沟通做出的贡献,更不能把蒙古人西征的初衷的定错位。蒙古人,这支在十三世纪崛起的草原游牧民族,他们把西征这类对外扩张仅仅当作是掠夺财富的手段而已。他们入侵俄罗斯、波兰、匈牙利、南斯拉夫等地,不外乎为了掠夺财富。成吉思汗曾对自己的将领们这样说过:“人生最大的乐事莫过于战胜和杀尽敌人,夺取所有的一切,乘其骏马,纳其妻妾。”(拉施特丁《史集》)他还对自己的儿子们这样说过:“天下土地广大,江河众多,你们尽可以自己去扩大营盘,占领国土。”(《蒙古秘史》)在当时的认知条件下,成吉思汗和拔都汗根本不知道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也不可能知道世界有多大,这样也就更不可能把征服全世界当作他们的既定目标。因此,在《蒙古人的入侵》这部小说中作者反反复复、口口声声地说成吉思汗和拔都汗的西征是为了征服全世界,奴役全世界,实在是过高地估计了成吉思汗和拔都汗的认知水平了。作者非要把成吉思汗和拔都汗的西征说成是要征服全世界,其实是另有意焉。其意何在?在于把成吉思汗和拔都汗比附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德国希特勒。于是,在第二部《拔都汗》第十九章“征服者的梦想”中就有了拔都汗说的这样一番话了:“蒙古人是世界上最勇敢、最强大、最聪明的人,因此,蒙古人应当统治全世界。被苍天选中的民族只有蒙古人。其他民族只配给我们充当奴隶,为我们效劳,倘若我们给他们一条生路的话。所有凶悍勇猛、不甘屈从的人都将从地面上被清除。他们将像干牛粪片一样,在我们蒙古人的篝火堆里被烧掉。”稍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会想到,这不应该是十三世纪拔都汗的语言,而是活脱脱的二十世纪40年代德国希特勒的语言,只消把这句话中的“蒙古人”换成“日耳曼人”就可以了。如此一来,作者就把自己作品的基本立意搞错了,从而也就导致作者在他的小说中出现了一大堆对蒙古人竭尽侮辱之能事的描写,从而也就损害了他的作品的整体价值。写历史小说的目的之一是“以古讽今、以古喻今”,在这里重要的是讽喻,而不能把古今混为一谈。

    (五)我翻译《蒙古人的入侵》的体会

    在谈翻译体会之前,我想先简略地谈谈我的翻译经历。

    我是呼和浩特人,生于斯,长于斯,读书于斯,工作于斯。我当过中学俄语教师,当过中学教材编辑,当过中学外语教学研究人员。将俄文资料译成汉文只是我的业余工作。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我开始翻译尝试。当时在我们呼和浩特,需要俄文资料的只有社会科学研究部门,他们最需要的或者说仅只需要的是蒙古历史学、蒙古考古学、蒙古语言学方面的俄文资料。为了试笔,我先后为这些部门翻译了史学论文和专著、史学—民族学论文和专著、考古学特别是岩画的论文,发表在这些部门的内部刊物上。顺便说一句,这些译文和专著在最近五年内几乎都有机会公开出版了。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我在继续翻译论文和专著的同时,开始翻译并公开出版一些故事、小说之类的小册子。翻译蒙古史以及与蒙古民族有关的著作和论文,使我对蒙古人的历史文化、生活习俗等等有关知识有了相当的积累。八十年代中期转向文学作品翻译时,我自然便决定翻译与蒙古人有关的历史小说。这是我选择翻译《蒙古人的入侵》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五十年代初当我还在读小学时我就知道有一部译成汉文的苏联小说叫《成吉思汗》,在苏联曾获得过斯大林文学奖金,但是汉译本此后再未重版。后来又知道,《成吉思汗》是《蒙古人的入侵》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其中第二部《拔都汗》曾有人在八十年代初从新蒙古文转译为汉文并出版,但是该书的汉译本与原文多有不合之处。第三部《走向“最后的海洋”》则尚未有人翻译。于是我决定,要译蒙古历史小说,便将《蒙古人的入侵》全部翻译出来。我先译的是第三部《走向“最后的海洋”》,出版于1984年,接着译第一部《成吉思汗》,出版于1987年。按原定计划我应当接着翻译第二部《拔都汗》,但是由于图书市场方面出现了变化,我的翻译计划被迫搁置。直到2004年,我在外地出差期间,接到北京一家文化公司打来的长途电话,来电话的是为该公司策划出版事宜的一位学者。他在电话中说了他20年前读到过我译的《走向“最后的海洋”》的印象,说了为寻找我所花费的努力,还说了一些我的译文文笔老到,熟悉史实之类的溢美之词,最后建议我把第二部《拔都汗》译出,该公司愿意把三部曲收入他们创立的“汗血马文库”一并出版。这样,我便在2005年将《拔都汗》译出。在2006年至2007年期间,《蒙古人的入侵》终于由该公司交北京外文出版社全部出齐。算起来,从第一部出版到三部曲全部出版,前后共耗时20余年。

    下面该着谈翻译体会了。大而言之,翻译包含两个阶段,一个是理解,一个是表述。理解需要的是一种功底,就是外文功底,而表述则需要两种功底,就是中文功底和对所述故事涉及的知识功底。我自认为,我的俄文功底问题不大,毕竟在大学苦读了四年俄语;中文功底由于我从初中起就喜欢阅读和作文,高中时在《呼和浩特晚报》上发表过作品,曾以唯一的高中生身份参加过呼和浩特青年文学业余创作小组的活动,用流畅甚至典雅的汉文表述译文问题也不大;至于翻译《蒙古人的入侵》所需要的蒙古史背景,上面已经谈过,早已有相当的积累。大概正因为如此,我翻译的《蒙古人的入侵》〉才会被人看重。以上这些,算是我翻译《蒙古人的入侵》的总的体会吧。此外,我还想就历史小说翻译中处理好两个具体问题谈点体会。

    一、处理好译名问题

    译名包括人名、地名的翻译。译名问题是翻译历史题材小说首当其冲要遇到的问题。特别是蒙古历史小说,由于汉文历史有关蒙古的人名、蒙古人所到地方的地名记载相当混乱,翻译起来十分棘手。处理得好,能正确再现历史,烘托出历史氛围;处理不好,就会让高人看穿,留下笑柄。在处理译名问题上,我确实颇费了一番功夫。

    首先是人名。我的处理原则如下。蒙古人的名字,凡见诸汉文史籍的,基本上采用史籍中沿用的名字,比如拔都汗、速不台—把阿秃儿等等;史籍中不见的,则按汉文史籍记载蒙古人名字的习用方式译出,如西征中有一个万户长的名字“库尔米什”,既不见于蒙古史籍,更不见于汉文史籍,我就译作“火儿迷失”。花拉子模国人的名字译法与蒙古人名字的译法相同,如国王的名字采用的是汉文史籍的记载“摩诃末”,不用“默哈默德”。俄国人和其它国籍人的名字则采用现在通常的译法,不采用汉文史籍中那种极不准确的译音。至于中国人的名字,就要译成中国人的样子,比如小说中拔都汗的妃子有一个中国女仆,原文拼做“伊拉赫”,这显然是不熟悉中国女性名字叫法的原作者杜撰出来的,我酌情译作“伊莲荷”。

    其次是地名。我的处理原则分作几种情况。一种是沿用汉文史籍中的说法,如“花拉子模”,“玉龙杰赤”等等。另一种是同一个地名,因为说话人的不同,而分别译成两种形式,如“俄罗斯”,出自俄罗斯人之口时,就译作“俄罗斯”,出自蒙古人之口时,就译作“斡罗思”。同理,“基辅”有时译作“基辅”,有时译作“乞瓦”。第三种情况,有的地名干脆采用现今的叫法,如“巴格达”就不再采用汉文史籍当时的叫法“报答”,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二、处理好译文风格问题

    译文的风格是由原文的风格决定的,而不是译者兴之所至随意发挥。原文在描述不同的人物特别是模拟不同身份的人物语言时,在代拟不同的诏令和书信时,在引述不同风味的歌谣时,都用了不同风格的词汇和句式,用了不同风格的文体。仅以《走向“最后的海洋”》为例说明。

    比如,在第十七章写到拔都汗征询手下诸王以及阿拉伯使者、汉人建筑匠人、汗帐修史人对“荣誉”有何见解时,各个人的回答就使用了风格显然不同的词句,诸王是直率,建筑匠人是咬文嚼字,汗帐修史人是高深莫测,拔都汗的总结则是激昂和武断。

    再比如,在第三十七章有一封拔都汗致匈牙利国王的信函,第六十三章有一道拔都汗手下人模仿匈牙利国王口气向匈牙利国民发出的诏书,前者语气庄重,后者则用词平淡。

   又比如,在第三十三章写到,放荡不羁的拔都汗侄子诺垓挑逗拔都汗妃子时唱的一段歌谣透着轻佻,在七十二章他由于不服从拔都汗的命令而面临处死前唱的一段歌谣则透着悲壮。

    所有这些,我在翻译时都尽可能设法选择相应的词语、句式和文体,将其原有面貌再现出来。至于我作得如何,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我的译文读读看。

 

                

 

 

 

 

                (7000字,2008年3月28日)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