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旺盛
郑旺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58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震撼世界——事关华夏五千年文明源头大发现(一)

(2008-10-13 21:43:28)
标签:

上古文明

具茨山

文化

震撼世界——事关华夏五千年文明源头大发现(一)

 

什么是石破天惊?什么是震撼世界?什么是惊叹不已?什么是撼人魂魄?世界上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够用这些词语去描绘去形容?当我们告诉你一个人在一座山中发现了距今六千年的甲骨文前的文字,发现了一系列事关华夏五千年文明源头的物证,十六年矢志不移情系一块块冰凉的石头一座座冷峻的山谷一道道奇险的悬崖探索解读中华文明源头的惊天秘密时,你是否会有惊心动魄的感觉?当我们用无数珍宝级的上古时代的文明遗存证明这一切千真万确时,你是否会拍案叫绝?让我们一起走近具茨山上古时代珍贵文化遗存发现者研究者刘俊杰,与他一起发现并探索华夏民族五千年灿烂文明源头的秘密,了解甲骨文前的文字,《易经》的起源,大禹治水的佐证,黄帝时代的都城,上古时代的农业……让我们的心灵经受一次翻天覆地的洗礼与震撼,感受中华历史厚重而磅礴,永恒与骄傲的一道道耀眼夺目的灵光……

 

 

石破天惊——刘俊杰在具茨山发现了炎黄先祖六千年前留给我们的珍贵历史。

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这是每一个炎黄子孙都为之骄傲的历史。然而,一些国外学者却因为中国没有找到像埃及象形文字、金字塔等文明遗迹佐证文明史而惊疑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真实性。而事实上我中华民族拥有超过五千年的文明史。可有谁能够去证明它呢?炎黄帝、大禹治水的足迹在哪里?夏朝建国的遗址在哪里?距今3500年历史的甲骨文是我国已发现最早的文字,可在甲骨文之前的文字刻在哪里?又是什么形态呢?数学的起源在哪里?易图的起源在哪里?夏历的起源在哪里?货币的起源又在哪里?……中华文明真的只有五千年的历史吗?这些千古的历史谜团,让多少专家学者穷经皓首去破译,但苦于没有发现新的物证,只能从先秦后汉最早的史书记载里,追寻上古的神话传说去解读答案,从龟背磬竹上去遥想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

一代宗师郭沫若临终的时候,为一生都没有找到甲骨文之前的文字物证而难以闭慧目。甲骨文之前的文字到底在哪里?郭老始终坚信一定会找到上古的文化遗存,只是岁月流逝,这已成为郭老的千古遗憾。

然而今天,一个年轻人的一系列重大发现不仅足以让郭老含笑九泉,更足以打消一些国外学者对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怀疑。更重要的是,这一系列重大发现,必将中华文明至少向前推进一千年。

这个年轻人叫什么?他叫刘俊杰。

在黄河之南一座人烟罕至面积四百平方公里的神秘大山——具茨山里,布满了他的足迹。16年来,无论是春暖花开雁南飞,还是飞雪飘飘朔风寒,他孤独地在那里攀登跋涉,如一只苍穹下搏击的雄鹰,有一种力量激励在他心中,有一种圣光照耀在他脸上,浩荡行走天地间,路漫漫其修远兮。上下求索,九死未悔,胸中有夸父追日的万丈豪情。16年里,他6次遇险山中,骑坏了8辆摩托车,摔坏了15架照相机。多少次失足摔昏过去命悬一线,多少次归途困于山冈迷途茫茫,然而,他痴心不改,把生死置之度外,执著如山,义无反顾地前行。

这是一片神圣得令人敬畏的神秘之地,这是一片令刘俊杰魂系一生永不言悔的神秘之地,是先祖的灵光照耀着他前行的路,让他发现了这些足以震撼世界的秘密。他的发现必将改写中国和世界教科书中有关中国文明史的记载,必将成为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必将列入21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奇迹。

他到底发现了什么???

他发现的是一座被保存完好的五千年前华夏先祖们建造的记录华夏文明的“历史博物馆”。他倾其所有踏遍荒山去追寻先祖的踪迹,阅万卷史书去破译千百组神秘的石刻符号,终于在一片大山里揭开了一座人类五千年前建造的历史博物馆的面纱,使华夏文明的源头现身太平盛世,熠熠生辉于中华大地………

千百组神秘的符号隐藏在方圆一百多公里的大山里,至少六千多年来,华夏文明的源头静静地躺在这里,阅尽了人间春色。这沉睡了五千多年的历史,被20岁的摄影家刘俊杰在一个夏日的午后,不经意间悠然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于是就有了后来发生的令人荡气回肠的传奇。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刘俊杰的发现是一个震惊世界的伟大发现,它的意义超过了殷虚甲骨文。启开华夏文明的源头,找到神话传说中存在的物证,这是我国考古界多少前辈宗师苦苦追寻的梦想啊。我们的炎黄大帝不只是活在神话中,这里就有他的城基,大禹治水也不再只是传说,这里就有他治水的图刻和模型。先祖先宗为我们留下了多么珍贵而丰富的史料,它涉及了文字起源、易图起源、道教之源、夏历之源、天文历象、农业文明、金属使用、数学起源、雕塑起源、原始宗教、战争记录、库币货币、大禹治水、中日棋道之源、宋明理学之源、河图洛书之源……如此源远流长光辉灿烂的文化遗存,叫人简直不敢相信如坠入七彩云中,魄游魂飞,叹为观之。

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刘俊杰发现的华夏文明之源的文化遗存物证,已发现的有两千多处石刻,分布在具茨山方圆二百多公里的大山里。其中有近百幅易图图谱,包括阴阳二气如环图,纳甲图,方圆相生图,地方图,太极图,六十四卦卦气图等,发现的象形文字符号分布更广,洋洋洒洒刻满无数的石壁。另有多块形似龟状的巨石,其背上均刻有排列有序的图符,印证了几千年来关于“背负洛书”的传说。洛书勾股图,老阴数合勾股图,日月星象图,以及千百幅尚无破解的神秘图符刻满山间,更发现了古城遗址,石刻雕塑,简直是一座璀璨的华夏文明源头的石刻宝库。

这样浩繁的石刻工程,刘俊杰推断在当时决不是个人的行为,而是一个历时长时期的有组织的群体活动。既然是一个有组织的活动,这样丰富的内容,应该是先人的历史博物馆。先人把那个时期的文明用当时所能用的工具和方法,系统地记录保存下来,留给他的子子孙孙,这不能不使人们对华夏的祖先肃然起敬。它越过五千年漫漫岁月的尘烟,历经多少人间的战乱浩劫而无损,历经多少大自然的风剥雷劈而不灭,安详地躺在那里诉说着上古的往事,这不能不说是我们华夏子孙的幸事,是我们现在这一个历史上难得的太平盛世时代的福音。

先祖庇福厚恩浩荡,华夏源头震惊世人。当这些事关中华五千年文明源头的一系列重大发现与研究,经专家考证被《许昌晨报》、《郑州晚报》、《大河报》等数十家媒体报道后,新华社播发了通稿,上千家网站登载这些新闻,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如今刘俊杰的生命已经紧紧地与这件大事连在了一起,他的生命已不仅仅属于他个人而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历史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回首他走过的那些悠悠岁月,追寻他探源华夏文明的一串串足迹,刘俊杰从20岁的青春小伙走到36岁的中年时光,他生命里经历过多少苦辣酸甜和生死抉择,胸中又跳动着一颗怎样的赤子之心神圣之爱?苍天在上!让他脚下那片被丈量了16年的巍巍大山来诉说这荡气回肠感人肺腑的一切吧,让先祖的圣光穿透五千年历史的烟云把刘俊杰的心灵和这埋藏了太久的史前文明一同照亮。

 

 

 

      震撼世界——刘俊杰在具茨山的每一项发现都直指中华民族五千年灿烂文明的源头

世有奇人,必有奇举。

刘俊杰当属奇人,更有奇举。奇人奇举,足以令人震惊、叹绝、钦敬。

刘俊杰的家住在黄河南岸一座名叫具茨山的山脚下,说籍贯,应是中国河南禹州市XX乡     XX村。具茨山堪称历史名山,《汉书·地理志》、《庄子·徐无鬼》及郦道元之《水经注》等书都名载具茨山,黄帝、大禹、大隗、广成子等诸多历史名人也与具茨山有着不解之缘。刘俊杰生于斯,长于斯,必将成于斯。具茨山早已融入了刘俊杰的生命之中,那每一块岩石,每一座峡谷,每一条山径,每一株草木,每一片浮云,每一次日出和日落,都目睹着刘俊杰成长、跋涉、探索的路,灵光普照的刘俊杰在此演绎着他传奇的经历与人生。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刘俊杰的父亲一生恪守此道,隐居具茨山,以书画为生命的基石,一点一滴书写着描绘着此山此水此生。耳濡目染,家庭熏陶,刘俊杰从小就具有了书画的天赋和灵性,他爱家人爱生命爱山水爱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他不求闻达于仕途,只愿纵情于山水。为将人世间美好的东西在瞬间变为永恒,刘俊杰又爱上了摄影,并令人难以置信地拍出了许多震撼心灵的作品。

为了冥冥之中心灵的渴望,十七岁的刘俊杰背起行装拿起画笔和相机,经历数月,跨越数省,徒步横穿大别山,在山水之中感悟大自然的神奇与壮美,陶冶他那一颗充满激情超凡脱俗的心。横穿大别山归来,他毅然来到河南汝州风穴寺,皈依佛门,参禅悟性。一年后,他又走出风穴寺成为佛门的俗家弟子,并担任了禹州市佛教协会的负责人,年轻的刘俊杰在佛光的普照下再次以新的感悟与愿望遍游山水,踏上了闲云野鹤般的人生,从大自然中感受天人合一的大彻大悟,也因此具有了非凡的灵性与才气。1988年,20岁的刘俊杰不经意间的一幅摄影作品摘取了由中国摄影家协会等8部委联合举办的摄影大赛一等奖,在北京受到国家八部委八位部长的接见。此后,刘俊杰又受到全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接见。赵朴初亲自为刘俊杰的书题写书名,帮助他筹集建设禹州佛教协会的款项。从北京归来后,刘俊杰在禹州为佛教协会盖了99间房。尔后,刘俊杰将房产交给佛教协会管理,自己回到了具茨山,住进了具茨山下自己家的三间小土屋。他立志要遍游天下,览尽华夏文化,做徐霞客式的人物,用画笔、用摄影描绘自己亲眼目睹,亲身经历,感悟万千的大河山川。

才华横溢,壮心不已。刘俊杰既有父亲那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不为世俗所困甘做隐士的人格,又有超越父辈浪迹四海寻先问祖吊古怀幽闲云野鹤般的大雅与洒脱,于是他以豪迈的情怀很快就再次踏上了壮游天下的路。他首先锁定的目标就是位于家乡的名山——具茨山。

具茨山距他家十多公里,尽管是历史名山,但现在却是一座林木很少的荒山,荒无人烟,无路可寻,已长年被人遗忘。去踏荒山而不游名山大川,这正是他的卓尔不群之处,独辟蹊径,其乐悠悠。

16年前春天的一个黎明,他骑上擦亮的摩托车,背上相机、水壶和干粮,迎着微熹的曙光出发了。他当时无论如何也未料到,这一进山,他的生命就融化在了大山里,16年的漫漫人生路从此再也没有从大山里走出来。

那是一片神圣得令人敬畏的神秘之地。

那是一座布满先祖足迹闪耀着先祖灵光的神秘之山。

刘俊杰踏破荒山寻美景,四处采风拍摄风光照片。那一次,他不小心被摔下山岩。拦住他的是一块褐色的大石头,他靠在石壁上歇息,无意中发现石壁上刻满了很多符号,这符号神秘宛如天书无法释读,他揉了揉摔痛的脑袋,心想是谁在这里刻下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他环顾四周,群山连绵苍苍茫茫万籁无语。

巍巍山峦,沉寂千年,那种寂静能使人听到当年古人征战的金戈铁马声,感受到史前文明蒸腾的紫气笼罩四野。森林山风从远古的穴洞里呜呜吹来,拍打着刘俊杰黝黑的脸庞,洗刷了刘俊杰身上的每一个毛孔。

刘俊杰当时并不知道他在这里发现的东西将会成为震惊世界的伟大发现,将会成为21世纪重大的考古奇迹,将会佐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将会将中华文明史向前推进一千年,将会改写教科书中关于中华文明史的历史。当时,他只是好奇,只是听到自己澎湃的心潮随山风激荡,轰然鸣响,他被眼前古老而神秘的气象吸引着,似被勾魂摄魄,深深地震颤。他不知先祖的慈目正默默地注视着他,放射出了笼罩他的万丈光芒。

他到底看到了一幅什么样的景象呢?让他16年沉迷其中,长醉不起。从此不得不放弃他壮游天下,闲云野鹤的梦想。

刘俊杰是个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博古通今的年轻人,他对故乡的名山具茨山的历史文化深有了解。面对崖壁上成片成片,成行成排雕凿的大如房屋小如棋盘的奇怪的符号,刘俊杰立刻意识到雕凿符号中必然隐藏着惊天的秘密。据史书记载,这里是黄帝、大禹活动的主要地域,这些符号是不是上古时代的文字,记载着黄帝大禹的丰功伟绩?

当想到这些神秘的符号蕴藏着上古时代的秘密,直指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的源头时,刘俊杰热血沸腾,激动万分。他怀着对华夏祖先无限的崇敬与虔诚之心开始在具茨山中找寻更多这样雕凿在崖石上的神秘符号,冥冥之中有一种灵光让他坚信具茨山中会有大量上古时代的遗迹,他下了决心要用双脚踏遍具茨山每一片山坡每一座山谷。这一走就是十六个年头,他如一位神秘的独行大侠每日穿行在具茨山中,当他踏遍二百平方公里的具茨山时,他发现了更多令他震惊的上古遗迹,他的心如痴如醉。

他到底发现了什么???

    一、他发现了五座刻满成行成篇神秘符号的山谷。在具茨山五座荒无人烟的无名峡谷石壁、巨石之上,刻满了成行成篇的符号,刘俊杰为方便记忆,便将他们编为1号、2号、3号、4号、5号“文字谷”。五座文字谷中,雕凿符号的数量之多,字形之繁,足以让人望而兴叹。在这些字形符号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从半坡遗地彩陶上的刻划符号到殷周青铜器上刻划文字的几乎所有字形。几座山谷中的刻划风格惊人地一致,具有严密的规律,已经独成体系。另外,在这里还有一些“图形文字”存在,数量不多,有些与“甲骨文”《说文解字》中的古字形极为相似。“图形文字”数量上的少,正说明它的产生要晚于刻划符号。值得特别指出的是:文字谷中的刻划符号是以平面和立体结构交错而成即是在平面部分还会出现一些深凹进岩石内的方坑、三角坑等形状,这种符号及记录方式与埃及象形文字的“阴体添黑”极为相仿。

原始文字的起源,经历了一个特别漫长的历史过程,从结绳记事演进至画卦记事,进而在此基础上把结绳与画卦结合形成一种平面与立体的组合——契刻。刻划符号体系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指事系统,基本上能够满足当时的社会需要。可在原始社会逐步向奴隶社会的过渡时期,随着社会的进化,原有的刻划符号系统已不能适应社会巨变,随着社会发展到这个特定阶段,在历史的巨变之中,最初的‘图形文字’应运而生,拥有了自己的形体之时,也就确立了它‘文字’的地位,使得文字以后的发展沿着这个‘象形’道路一直进化,成为于指事系统相辅相成的象形系统。

我们在具茨山遗存下来的刻划符号系统及最初的原始文字形态上,可以看到非常明显的传乘关系。从结绳记事演进到画卦记事,再进一步“易之以书契”,形成平面与立体交错而成的、非常完善的刻划符号系统并最终诞生了具茨山原始的象形文字。之后,具茨山似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悄然地退出了人们的视线,在几千年的岁月里无声无息地被人们遗忘着,直到被刘俊杰发现。

    二、他在具茨山的岩壁、巨石上发现了大量由圆点、方格、方块组成的图形。这些神秘的圆点、方格、方块在具茨山中排列有序,变化丰富并有独立严密的体系。刘俊杰查阅大量古籍后,认为这些圆点、方格、方块与后世相传的一些易图一脉相承,可相互印证,应该是后世种种易图的发源。我国古代的一套有象征意义的符号,用‘一’代表阳,用‘——’代表阴,用三个这样的符号组成八种形式,叫做八卦。每一卦代表一定的事物。八卦互相搭配又得六十四卦,用来象征自然现象和人事现象。八卦相传是伏羲所造,后来用以占卜,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八卦符号‘—’与‘——’乃周易所传,而古代易有三种,据《周礼》载: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汉代经学大师郑玄在其《易论》、《易赞》中指出:“夏曰《连山》,殷曰《归藏》,周曰《周易》。”由此可见《周易》不过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三种易经中的一种,是在夏、商易学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的。而《连山》、《归藏》的具体内容究竟如何,因书缺有间,已无从祥考。但从史料的零星中仍不难看出三《易》的共同基础阴阳两爻。近些年来,随着易学考古的进展,发现了‘数字卦’。它们大多是由三个或六个数码上下重叠而成,由四个数码重叠而成的被认为是互体卦,因而有的学者经过考证辨析,认为现存以阴阳两面爻组成的易卦,正是由数字卦简化而来。这样,从时间顺序看,数字卦应是现在的易卦的前身。数字卦的数码是用‘点’来表示的,如果它存留在石头上的话,那只能是凿成凹痕或者圆坑。

刘俊杰说:而今,在具茨山的几座山坡上就发现数百处这样的图谱,这些圆坑被山民们称之为‘爻’。不过它已演变为一种只存在于当地的古老游戏——‘十二爻’。它们大多是以两行圆坑组成,每行各有六个,两行之外还有一个稍大一些的圆坑,被称之为‘老爻’。只是这个‘老爻’的位置从不固定,在发现记录下来的近五百处遗存中,竟无一重复。足见此‘老爻’所处位置的不同,代表其有不同的象征意味。另外,对于此‘老爻’的表示除用圆坑外,还有方坑等形状,在‘十二爻’之外,还有很多‘十六爻’、‘二十四爻’等形式存在,只不过这些并未被乡亲们在放羊、放牛时用来玩游戏,他们说这些都是凿错的,不能用来下‘十二爻’。当我问及这些‘十二爻’始凿于何时,一位年近八十的老大爷说:“俺爷他爷也不着。”今天,即是作为山民放牧时下石子的游戏而存在着的‘十二爻’,随着放牧人员的日益减少,其游戏规则也同样面临失传的危险,在其游戏过程中的加加减减的运算方法,很可能还会与原来最初的卜筮方法之间存在着某种必然联系。《古史考》中就曾记载道:“庖羲氏作,卦始有筮。”

综合以上观点,想要说明的是:伏羲既已发明八卦,却并未舍弃结绳。《周易》的完善有赖于夏之《连山》、殷之《归藏》。他们都是在继承的基础上才去发展。但如今除《周易》外,其他两部书均已失传。刘俊杰用拓片对比《周易》,更有许多相近类同之处,足可以证明这些点、格、块与《周易》的关系。

    三、他在具茨山山体上发现了大量山体水利工程石雕。在探索具茨山上古遗存中,刘俊杰意外地在峡谷的山体上发现了刻有河流、湖泊的平面分布图,还有立体的水坝河湖模型。这些石雕规模宏大,内容丰富,不能不让人联想起上古时代洪水泛滥,江河湖泊无序,黄帝安民、大禹治水的历史典故。禹州一带是大禹活动的地区,大禹治水曾有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传说。这些上古时代的水利工程石雕,正可相互印证,过去的神话传说就是真实的历史,再联系到几千年前考古学家在一个西周时期的青铜器上发现的“禹治山川”的记载,大禹治水应该确有其人,大禹治水也应该确有其事,而这些上古时代的水利工程石雕更可印证这一历史事实。

我们中国人妇孺皆知的大禹治水的故事,到底是神话传说还是历史中确有其事?这一直是中国历史上的千古之谜!而这个历史悬案又直接关系到中华文明起源这一重大问题。我国古代文献中最古老的是《尚书》,其中讲到大禹治水,《诗经》中也有大禹治水的记载。李学勤说:“考古学中,古文字出现得很晚,所以有学者怀疑夏朝存在,一些外国学者甚至怀疑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真实性。”因为大禹在历史传唱中被尊为夏、商、周三代圣王之首,是夏王朝的奠基人,如果没有大禹便没有夏,更没有“华夏”,那么华夏文明也就无从谈起。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长盛不衰,然而,中国古代文明究竟在什么时候、什么地域、什么条件下、经过什么样的过程而产生、而发展、而流传的?

《中国文明起源新探》一书的作者苏秉琦认为:中原地区国家是如何起源的?从文献与考古结合考察,洪水与传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中原地区的文明起源要从洪水到治水谈起。

关于那场史前的大洪水不少古文献中也有记载,《孟子》载:“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草木茂盛,禽兽繁殖,五谷不登,禽兽逼人,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当尧之时,水逆行,泛滥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安息。《史记·夏本纪》中也说:“当帝尧之时,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

那场史前洪水已被证实,可对于大禹这位伟大的治水英雄和他的治水事业却一直缺乏有力的证明,故而促使中国的一代代学者历经艰辛地去寻找物证。

刘俊杰说:而今,在“大禹之州”的禹州市北部山区的高山峡谷之间,发现十余处大型石刻河道图谱、石雕水利模型。随着这批河道图谱、水利模型的惊现于世,为复原中国古代文明的产生、发展历史,对展现我国灿烂的古代文化,纠正某些偏见将大有益处。

“大禹治水”这一千古之谜将由神话传说回到历史事实,使得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真实性得到证实。

    四、他在具茨山发现了大规模的上古时代的没有屋顶的石彻建筑群。从一个山坡连绵不断延伸到另一个山坡,共有一千多间,应是上古时代的聚落群,从其规模、形制和部分遗物推断,此地极有可能是当时政治文化中心——三皇五帝时期的城池遗址。

刘俊杰查阅大量的史书,相关的文献记载黄帝活动的中心地域就在具茨山,《庄子·徐无鬼》载:“黄帝见大隗于具茨之山。”郦道元在《水经注》里更明确指出:“黄帝登具茨山,升于洪堤上,受《神芝图》于华盖童子,即是山也。”《庄子》还有一段记载:“黄帝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崆峒山上,往见之。”巧合的是,具茨山上还真有一座崆峒山,一座逍遥观。明《湖南府志》载:崆峒山,在钧州西北五十里,上有逍遥观,相传黄帝修炼之处。同时,他在记述洧水流至新郑地域时又引《帝王世纪》云:“或言县故有熊氏之墟,黄帝之所都也。”

难道这座巨型聚落遗址会与黄帝有熊部落之间有某些关联,它会不会暗合文献与某些神话传说?

人们谈论中国五千年文明史,自然是从《史记·五帝本纪》黄帝算起,在中国古代文献中,一般是把黄帝作为中华文明的肇始,海内外华人也都将黄帝作为中华民族的祖先,但文献中对黄帝乃至尧舜禹时期的记载非常简略,探寻中国古代文明起源及早期发展的过程,对于振奋民族精神,弘扬民族传统文化,增强民族凝聚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刘俊杰说,要想把我国自黄帝以来五千年的文明史明明白白摆在世界面前,只有找到确切的证据才行,我们在寻找五帝时代文明的时候,也只有依靠不多的文献记载及神话传说这些蛛丝马迹。而今在具茨山上发现的超级聚落遗址共有七个中小聚落组成,石砌“城墙”跨越五座山峰,把7个聚落全部包围起来,其中六座外围聚落环卫着一个中心聚落,此中心聚落更有一道石砌内“城墙”,此中心聚落正中有一官署式建筑,它座落在被众聚落环卫着的呈馒头形的山峰上,南北长28米,东西宽17米,计476平方米。如果把附属的保卫建筑算上,其南北长为36米,东西宽21米,计756平方米。这会不会就是黄帝布政的宫殿呢?

此巨型聚落遗址被壮观的连绵几座山峰的石砌城墙环卫,中心聚落更有石砌内城墙严密防卫,这可能就是“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的具体体现。有官署式建筑,其前面大门右边岩石上甚至还存有当年凿下的旗杆几座,(直径为17cm,深37cm)。有熊氏部落的图腾当年就在这里飘扬。中心聚落内城房屋现存64所,内城墙外的房屋现有61所,被其他6个聚落众星拱月般环环绕着,座落在正南方的一个呈馒头壮的山峰上,这里是不是黄帝的都城——轩辕丘?因为在它的西北面还有一处地近百亩的大型广场,广场中心还有天然的大型祭台,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当时祭祀区。

刘俊杰说:我们判断这座大型聚落遗址的形成年代,除了从其聚落街道布局、房屋结构、石质风化等方面入手外,还要考察它的公共墓地等因素,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在聚落内部的岩石一还暗藏着近十处史前的刻划符号,清清楚楚地印证着神话传说和文献记载。在黄帝活动地域的大本营里,出现的都城性质的超级聚落就可能是黄帝的都城——轩辕丘。

城市的出现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具茨山老山坪上的超级聚落的产生有其人文和地理的历史渊源,它经历了数千年的沧桑巨变,但仍然保持着其深厚的历史内涵。它与相距不远的风后顶、大鸿寨等聚落遗址遥相呼应,实质上已经具备了国家的雏形,我们有足够的物证可以佐证黄帝的都城就在这里。

    五、发现史前农业。在具茨山老山坪大型聚落遗址所处的山坡上,刘俊杰发现了成片成片约有一万余亩的上古时代的农田,还有上古时代石制的农具,让人想象到上古时代具茨山繁荣的农业文明。

老山坪,海拔765米,比较特殊的是老山坪四面均为悬崖绝壁,是一处天然的军事要塞。‘坪’字原来就是指山区或黄土高原的平地,老山坪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山顶上面有大量被废弃的农田。更神奇的是高山上面有充足的水源,可以保障居民的生活,我们现在还能看到一口井和一处天然的自流泉。黄帝选择此地建都,既有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是残酷战争和农业发展的需要,推动了具茨山农业文明的繁荣。

    六、发现史前天文仪器。在大型聚落遗址中,刘俊杰发现了一扇半损的大石盘,石盘中有圆孔,正面刻画有上百处凹进去的圆点。这个东西与汉代、明代的天文观测仪有许多相似之处,刘俊杰推测说,这扇石盘类似于日咎,圆孔内插入棍子,可测日影,用于计时,应是上古时代的天文仪器。

中国是世界上天文学发展最早的国家之一。“天文”一词,较早见于《周易·彖·贲》:“观乎天文,以察时变”,指的是日月星辰乃至风霜雨雪等气象的变化。从远古开始,我国先民开始观察天象。逐渐积累了丰富的天文知识,形成了与中国文化相联系的独特天文体系。在古代天文学中,不仅包括我们现在所说的天文学,还包括与此相关的气象、物候,还与宗教思想相联系。艰难险阻根据天空各类星象的性质、位置及异常变化来占卜预测自然灾害及人类社会中政治、军事方面的异常事变的学说和技术,《史记·天官司书》中有大量的相关记载。

自人类产生之后,人类的生存、发展和知识的演进,就与人类对天体和宇宙的探索形成了共根连体的关系。尤其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更具有突出的天体和宇宙文化的特征。天文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和中国文化的发展上都占有重要的位置。天文学也是我国古代最发达的四门自然科学之一(其他包括农学、医学和数学)。因此,中华民族对世界天文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并不是偶然的。

天文学的萌发和初步积累与先民们的生活需要及生产实践密切相关的。日月星辰的升落现隐、动物的季节迁徒、植物的萌蕃荣谢以及气候变化、寒来暑往,给先民们深切的印象。对其规律的逐渐深刻的认识,渐而形成了最原始的观相授时的知识。对“年”的较准确周期的探究,是在对某些星象的观测中进行的,而这导致了古代天文学的建立。

刘俊杰说,对于远古的神话传说,我们通常会认为这是与科学没有什么关系的。其实,在神话传说的背后,有着历史深处的影子,这些来自远古的信息里面,往往包含着我们祖先对自然界的观察和认识。

另一方面,上古先民出于对大自然的依赖和畏惧,以及由天象变化及其规律而引发的神秘感觉,又把天象当作神来崇拜。

这客观上促进了古代天文知识的普及,以致古代史书、经典、诗歌乃至甲卜骨辞都有有关天文历法的记载。因此明代的学者顾炎武在《日知录》中写道:“三代以上,从从皆知天文。“七月流火”、“三星在户”,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戌卒之作也,“龙尾伏辰”,儿童之谣也。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不知者矣。我国古代观测天象的台址名称很多,如灵台、瞻星台、司天台、观星台和观象台等,现今保存最完好的天文台地河南登封观星台和北京观象台。如果具茨山上遗存的上古石制天文观测仪器被确认的话,我们就会对农历(夏历)诞生的背景有一个重新的认识。

    七、发现河图、洛书。

在1988年至2003年十几年的对具茨山持续调查中,刘俊杰陆续发现了几块与世传河图、洛书十分相似的岩石凿刻图谱,对于它们形成的年代,经河南权威文物考古专家鉴定为原始社会晚期,原中国水利史学会会长姚汉源先生认为,此类符号的形成年代应在大禹时期。这个发现能不能去印证古老的神话传说和文献记载呢?

河出图、洛出书,在中国古代被认为是一种祥瑞,被视为天下太平、国富民安的治世征兆,它意味着圣人的出现,象征天意所归,万民所宗,国家兴盛,人民幸福。那么这种被历代帝王、文武百官奉为神秘而不可多得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样子?它又是何时形成的呢?这一直是我国历史之谜,同时也是世界文化未解之谜。

而今,在河南具茨山,这个神秘失踪了数千年的稀世珍宝重现于世,它的意义是什么?

关于河图、洛书的来源,有两个传说:

大禹治水的时候,在工程施工方面遇到很多困难,从黄河河水里出来龙马、洛水里出来乌龟,背上由圈圈点点形成的图案,这两个图案就是河图、洛书。大禹据此而驱使鬼神,并因此把中国的水患治平了。

另一个传说是:伏羲为王时,有龙马从黄河出现,背负花纹,伏羲据此划出八卦,这就是河图;大禹治水的时候,有神龟从洛水中负文而出,其背上有数至于九,大禹据此而陈述《洪范》九类常道,即“天与禹洛出书”。

还有黄帝时期在翠妫川的河中,一条大鱼溯流而上,背负白图箱兰叶龟文,近岸踊跃授帝。名曰《河图》,只是与伏羲河图不同,皆日月星辰之象,黄帝据此立星官之书,以传后世。

所以《易经》中就有:“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说法。

河图洛书神秘而神奇,它来无踪去无影,犹如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的圣人孔子当年就喟然叹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自从伏羲、黄帝、大禹时期有过河出图、洛出书的传说处,以后再也没有见到它的影子,好象彻底从人间蒸发掉了。在秦汉人心目中,对河图洛书的理解演变为当时国家的绝对秘密——带有文字的说明的地图,魏晋——隋唐时期的几起河图洛书事件被称之为妖妄的事业,宋之后对河图洛书的解释大都“皆属附会,不可信也”。

在河南具茨山发现的刻有“河图、洛书”模样的石刻图谱,既给我们带来了莫大的惊喜的,也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困惑。

传说中河图洛书在历史上总共出现过三次,其中的两次是与黄帝和大禹有关,而黄帝和大禹两人都与具茨山有着难以割舍的紧密联系。司马迁在《史记·五帝本纪》中有一段记载:“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故黄帝为有熊,……帝尧为陶唐,帝舜为虞,帝禹为夏后。”

从尧、舜的洪水泛滥到禹的洪水治理成功,似乎暗合了神话传说中河图洛书的某些性质——难道它真的会与大禹治水这个古老的神话传说有关?

河图洛书问题是易学史上争论最多,被弄得最复杂的最混乱,但同时又是内容最为丰富的问题,几千年来不但没有人能够讲清楚,反而又附加上层层迷雾。

刘俊杰说:今天我们能够在具茨山发现这个已神秘失踪数千年的宝贝,其中一些问题恐怕将要重新考虑。因为这里曾是人文初祖黄帝、华夏文明奠基人大禹的建都之地,故其意义非同寻常。

具茨山是历史名山,具茨山隐藏的上古遗存丰富如上古时代的石刻博物馆,令世界为之震惊、叹绝。而上述发现只是具茨山上古文化遗存中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刘俊杰还在具茨山中发现了星系图谱、数学图谱、河图、易图、石币等大量的上古时代的宝贵遗物。具茨山中如此丰富的上古遗物,每一项都直指中华文明的源头。他的发现,不仅震撼了自己的灵魂,更震撼了中国和世界,所有知道此事的人和单位,不管是专家或是媒体,没有不惊叹刘俊杰的发现是重大的发现,是事关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史源头的发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