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伤逝--祭--泪行

(2009-12-01 21:06:28)
标签:

孙朱朱

父亲

永别

分类: 岁月有痕

    伤逝--祭--泪行

                  伤逝-----祭-----泪行

 

                             ( 一 )

 十一月十七日凌晨四点十分电话忽然响起,不祥的预感马上揪住了我的心,最怕听到的消息在弟弟的哭声中传来--晚上我从医院走之前还没事的父亲却在睡梦中逝去了~~~~~~

 

给老公(那晚他在前线驻地)打电话时已是泣不成声,冲出家门时听见儿子的哭声从身后传来,就那样不管不顾的一个人跑进了北方冬日的漆黑里,冰冷的寒风和着汹涌而出的泪水模糊了路的方向,还好找到了守夜的出租车,哽咽着报出了那个让人心碎的地方~~~~~

 

                             ( 二 )

其实从父亲的病确诊那天起就有了心理准备,也明知道死是生的一部分,可是到了这一刻还是不愿相信从此后就真的和父亲天地永隔了~~~~看着已穿戴整齐的父亲和那张好似安详睡着的脸,握着他曾经无数次抚摸过我的温暖大手,我真地舍不得放开~~~~~~

 

大姐告诉我们要把泪水收好,她说让父亲背上太多的泪水会走不动的,还是让父亲微笑着轻松地走进那个再也不会被病痛折磨的世界里吧~~~~~可是为什么泪水还是不听话的流着,爸爸,如果泪水真的能够绊住你离去的脚步该有多好,多么希望我们的泪水能够汇成河把你驶向远方的小船拽回我们的岸~~~~~

 

                            ( 三 )

九月份的时候父亲开始有疲劳迷糊的感觉,总以为是血压或者常见的那些老年病,去医院做了血液检查和脑部的ct,一切正常,可是症状还是不见消失,于是又做了腹腔内的检查,这次却是五雷轰顶般的噩耗——转发性肝癌晚期,医生也无能为力,只是告诉回家等待~~~~~

 

真是突然得让人无法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性,父亲一向身体很好,常年连感冒这样的小病都不会得,怎么会得上这样的绝症呢?

 

没敢让父亲知道自己的病情,擦干泪水还要在父亲面前装出没事的样子,尽管我们的内心已是波涛翻滚潮水汹涌~~~那段时间妹妹以母亲需要人照顾的理由把父母留在自己家里,我也以这个理由基本上每天都去那里精心地做些父亲喜欢的食物,尽可能地把那个期限拉长一些~~~~因为害怕去面对,所以始终拒绝去想和此有关的事情,每天还是像往常一样努力地生活着,盼望着能有奇迹出现,盼望着时间能够就此停止不前,那么一切都不会有再发展的可能了~~~~~

 

可是,该来的还是没有躲过去,父亲的身体状况急速地衰败着,已开始疼痛地吃不下东西了,只能住院靠营养针和止痛针维持,虽然医生告诉我们营养针里的营养90%都会被肿瘤吸收,会加速病情的恶化,可是看见父亲痛苦的样子我们还是艰难地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既然一切无法挽回,还是让父亲在最后的日子少遭点罪吧~~~

 

此刻已无法再对父亲隐瞒,其实已不用再说什么,父亲早已心中明了,一直在远方的弟弟也回来了,当我们几个一起守在父亲的床边时,父亲平静地交代了自己的后事~~~~~医院的陪护虽然很辛苦,可是还是觉得时间快得像在飞,匆匆得让人时常喉咙发紧~~~~

 

父亲去世的前一周,腹水忽然下去了,也能吃些东西了,我们真的好高兴呀,虽然姐姐医院的医生说这肯定是更加恶化的前兆,可我还是情愿固执地相信父亲的病要好了,我不停地劝父亲相信我的想法,还总是用语言激不愿下床的父亲起来走走恢复体力,在我的心中满是美好的憧憬~~~~~事后老公说当时就觉得我的想法太天真了,可是看到我高兴的样子,也就没忍心说~~~~

 

20多天的时间就这样在父亲被病痛折磨得瘦骨嶙峋和我们的患得患失中过去了,所有的一切还是如期而至,不管我们多么的不舍,亲爱的父亲还是走了~~~一向乐观的父亲虽然已七十岁了,却丝毫没有任何老态,脸上的皱纹不多,就连头发也还没有花白,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小上十岁,曾经我们看着他长长地眉毛,还说这是长寿眉,父亲是能长命百岁的,谁知道在这个冬天父亲却永远地离开了可我们,从发现到离去只有短短的两个月,快得让人无法相信~~~~~~

       

我们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离开母体的那一刻我们是恐慌害怕的,害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要面对那么多的无奈,是父母携手为我们挡住了世间的风雨,是父母的陪伴让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了爱和幸福,以前我只顾尽情地挥霍着父母的爱,总认为是取之不竭的,这一刻我才知道世间从此后再不会有父亲深沉的爱了,于是痛便没有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恣意地在我的思想里游走~~~~~

 

                               ( 四 )

母亲已病了好几年,因病的侵袭有些糊涂,在父亲住院期间我们并没有告诉他真实的情况,她每天都坐在电话机前等电话,我们都知道她放心不下父亲,却不敢给她打电话,在医院里和父亲见面的那次,父亲也没有告诉她自己的病情,看着相守四十多年就要生死永别的父母,真是心都要碎了~~~~~

 

虽然怕母亲承受不起,却还是必须得让她见父亲最后一面,相守了一生的两个人从此后阴阳两隔,母亲恋恋不舍地看了灵前的父亲一眼又一眼,流着泪喊着:“你骗我,你说过让我先走的......”老天何等的残忍呀,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世人,让人必须承受这样的痛苦~~~~~

 

                                ( 五 )

“人生如四季轮回,生命如草木繁衍,平和心态看世界,善待自己,善待人生是对故人最好的送别~~~~”这些道理我都明白,也知道朋友们是真心的希望我能够从悲伤中走出来,可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过后的伤,是要经过很长时间慢慢修护的,我是个最怕听任何安慰话语的人,所以父亲生病住院的消息我们没有对朋友们还有婆家的人说,有知道的朋友要去探望也被我们拒绝了,我们不愿任何人打扰了父亲最后那些只应该属于我们亲人的安静日子~~~

 

到现在我才发现医院和殡仪馆永远是人来人往最多的地方,每天的生和死不断地交替着,“热闹”这两个字原本不应该用在这里,可是实际却是这样,本来是最伤心的所在,可是世俗却让它像一个舞台,在这里失去亲人的悲痛欲绝对看客们来说好像是一场演出,全然不管别人的心碎,兀自边看边和旁边的人说着不相关的事情~~~~老公劝我“我参加过的所有这种事都是这样的,这就是大家常说的捧个人场,既然入了世,就随了俗吧,只要我理解你就可以了~~~”我真的觉得悲哀应该是自己亲人的事,我们没有理由也不应该让别人和我们一起伤心,不需要任何外人参加,除了那些真正悲伤的挚友,不需要把这个也当成是一种礼尚往来,不是演出为何要有捧场的,可是渺小如我又能改变什么呢?我还是被动地随了波逐了流,也许真的应该像老公说的那样,既然入了世,就得随了俗~~~~~

 

                    ( 六 )

最后的告别时刻,所有的仪式都是世俗定好的程序,我像个木偶一样被牵着线在走,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泪水不停地滑落~~~~尽管穿着过膝的羽绒服却还是冷得牙齿打颤,彻骨的寒意穿透了我身体的每一寸,漫天的悲哀全部涌进了我的心门,封上,不留出口~~~~~

 

亲爱的爸爸,这一刻以后,将再也看不到您开心的笑脸,听不到您叮咛的话语,触不到温暖真实的您了,我知道您还舍不得远走,一次次回头看着您深爱的亲人们,借着风的手想抹去我们面颊上的泪水,我仿佛听见风中您的叹息,听见您说:“从此后请各自珍重~~~”

 

永远不敢回忆从父亲去世到最后告别的那三天,可是直到现在在夜晚的失眠里,那一切还会无比清晰地在脑海里一幕幕上演,每天早晨都盼望那一切只是一场噩梦,而每次在睡着的梦里父亲都像往常一样和我们生活着,我又多么希望这不是一场梦该有多好~~~前几天我跟姐说我总感觉爸是去远方旅游去了,不久就会在某一天微笑着出现在我们面前,姐说等到过些日子,慢慢的就知道等不回来了,那时才是最痛苦的~~~~是呀,日子一天天地过着,我的等待也逐渐化成了灰烬,常常心里空落落地独自发着呆~~~~~

               

                                 ( 七 )

亲爱的爸爸,请一路走好,我们相信你一定在天堂里关注着我们,保佑着我们,来生请一定记得和我们相认~~~~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