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五台山文学月刊
五台山文学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19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人自荐——宋耀珍

(2009-07-20 01:04:32)
标签:

五台山

诗歌

专号

杂谈

  宋耀珍诗人自荐——宋耀珍

 和解》
从半开的门望进去
我看见父亲和父亲重叠在床上
从大开的门望进去
我看见父亲双手捧着他的病肺
在低头落泪

我还见到过父亲随匆匆的人流
向冥地走去。昏黄的天色下
我正朝着相反的方向行走

我和父亲的和解
是在春天的一棵柳树下
他一言不发地坐在一块石头上
晒太阳。那天,我彻底忘记
他已经死去多年
我走上去,叫了一声:“父亲。”
他转过头来,像望着一个陌生人

我没想到,那么多的父亲
在他的身后,一棵树下坐着一个
那么多,无边无际
他们全部都阴沉着脸
我没想到,死亡带走了那么多的父亲
如果他们从石头上站起来
如果他们叫嚷着要回来

我常在噩梦中回到故乡
我一再地遇见父亲
他像有话必须对我说
但死亡已经夺去了他的声带、舌头
和嘴唇。

【自荐理由】

    关于“父亲”,有两种解释:其一是血缘的、肉身的,其二是精神的、象征的。在几乎所有的时光中,我们享受和体验着第一种意义的“父亲”,我们被呵护、养育甚至娇惯,但随着童年的结束,反抗束缚、要求自由的冲动,使我们逐渐进入对“父亲”的第二种意义的体验。其实,一切远比语言表达的要复杂和隐晦得多,而在所有形式的表达中,除了沉默,没有比诗歌更准确、更接近真相的表达了。

我感觉,诗歌应该有一种对事件和生命体验提炼和存储的功能,有一部分诗歌,是能够唤起诗人或阅读者的记忆的。诗歌要实现这样的功能,却不必去叙事、描写,恰恰相反,需要的是想象和对语言幻境中的情形的准确记录。

    回到《和解》,我以为它基本实现了以上我的观点。这是一首等待已久的诗,也是一首突然的诗我曾经在一首标题即为《父亲》的诗中,表达过类似叶赛宁怀乡的忧郁,那是几乎所有漂泊者,对由于精神无所依靠产生的恐惧和悲痛的共同表达,也是幼稚与矫情。当几年后,我再次写到父亲,我已对生命有了更多的认识,也已承受了父亲肯定承受过的生命的喜怒哀乐。而说它是一首突然的诗,是因为它是在上班的某一瞬间被一个词触动而很快写成的。

赵泽汀曾这样评价这首诗:《和解》是一首梦境与现实交织的经典之作······这肯定是一个多次出现在梦中的场景,被作者用精确的诗行抓住,在生死交错的模糊地带再现了血缘的纠缠与灵魂的愧疚。梦的象征常常由错综复杂、栩栩如生的幻像所构成。而它恰恰是我们探究人的象征能力与心灵本体最为常见、最易接近的源泉。但梦作为从本能到理性的重要旨意的运载体,要想解释它,我们必须再次学习和使用被遗忘了的本能的语言。”

【作者简介】

    宋耀珍,1965生,从事诗歌创作和诗歌评论10余年,孜孜不敢懈怠。现供职于《山西青年》杂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